第43章 帝佗蔓藤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月色如帘,秋风似刀,二年火链之毒初解,连日奔波操劳,什幽纵是灵修之人,身体也自吃不消。

    “为什么不和他们明说?”下叶问道。

    什幽紧缩在少年怀里,凝望冷冷秋月,悠悠说道“书院课题也好,陷阱也罢,终归要破阵方能知道真相,何必在此时言明,扰乱军心。”

    “夏逍、惠普宁应当看得出,只是抱着和你一样心思。”

    “惠普宁灵慧之人,不会胡言乱语,这个夏逍,我自是看不透。”

    “队伍可疑,多言无益。”

    “仁康言及,七星阵,树杈异动,这是新的状况,八卦阵中,恐有新的变数。”什幽突然想起仁康之言,忧心忡忡说道。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担心又有何用!”

    “树根如鞭,树杈如手,你说这莫古树是什么来头,怎么能象人一样?”

    少年不语,良久方自轻叹一口气答道“莫古树,乃是天地所育,原来是百记原灵族守族灵树,甚有人性。”

    “百记原灵族,不是灭天所在吗?师尊都说《武库志》有记载,何以你说无灭天其人?”

    少年寻思片刻,又借月光低头凝视怀中什幽,说道“灭天乃是灵族灵子,世人不知其名,故称其为灭天!”

    什幽“哦”一声,恍然大悟“想必无人知其名,又恐其人,故杜撰出一个令人生畏之名,好丑化其人。”

    “你病后体弱,别再胡猜,好生歇息,再说话,我就回去了。”

    什幽闻言,赶紧闭上眼,须臾又张开眼偷看一下,见少年明眸相对,脱衣为她裹上,一脸怜爱,冲他焉然一笑,方自安心睡去。

    ……

    次日,十人入阵,什幽挥手示意诸人停止前进,先驻边缘细查。

    追莫惊讶道“此处莫古树,与之前所见,略为不同。”

    “有何不同?一样树干,胡子垂地,树杈密布,我看没什么两样。”仁康说道。

    “之前四阵,树干皮脉皱纹混乱,此处树干皮脉皱纹,由根至顶,一绺绺扭旋而上,象麻绳一样,而且树身分杈长得高。哦,还有藤蔓,留着长胡子,藤端还开着巨花!”夏蛮眼尖,马上看出不同之处。

    “对,对,对,七星阵巨木,也是这般,只是前六阵过于简单,不曾留意!”

    下叶端详树身,却见树身溃烂斑迹甚多,尤如泡疹,树与树之间爻线,用藤离隔开,藤身紫黄相间,斑澜如蝶翅,顶端盛开巨花,状如喇叭,口红如唇,唇纹凸凹,蠕动竟如少女丹唇,润泽欲滴。

    “食人藤!八卦阵爻线是食人藤!”惠普宁惊叫一声。

    “什么食人藤?”

    “此藤名叫帝佗蔓藤,原是毗佗罗国护城之用,因其太过阴毒,经常伤及无辜,上古国王已将其焚毁,怎么此物还在?”惠普宁解释道。

    “这…这还算教学吗?分明是要人命。”筱陌说道。

    “瞎操什么心,既然来了,打了再说。”

    “二哥,别进去。”

    却见夏雷举起雷公轰,“呦呵”一声,已冲上去,树根旋即交结如网,顿时将他困在网牢之中。

    夏雷只见漫天遍地根须,分不清东南西北,挥起双轰,舞出狂风暴雨般气浪,他以为如前几阵,树根触锤即散。

    哪知,这些根须,软绵无力,飘忽不定,双轰一弹即开,一停即聚,居然无一着力之处,树根依旧保持网牢形状,直气得夏雷“嗷嗷”直叫。

    众人只见夏雷一入阵,平时温文儒雅根须,狰狞竖起,顿时如凶神恶煞,似圆盘张开,狂涌如朝,扑向夏雷。夏雷瞬间消失在茫茫根须之中,只有“嗷嗷”叫声传出。

    “眼睛!”夏蛮惊叫一声。

    但见帝佗蔓,藤身如蛇迤逦,斑澜色彩令人恶心,黄斑中黑点如眼瞳,竟然象一只只诡异眼睛张开。顶端硕大花蕊,唇纹蠕动,唾沫轻隘,四处转动,叶柄上长长触须,如鬼爪“嗖嗖”见物缠绕,拉动藤身向前,迅速向莫古树爬去。

    藤蔓如毒蛇爬动,诸人看得心中直发毛,取出武器,准备进入救援。

    “不要进去,夏雷一时半刻不会有事,都站在树冠边缘,静观其变。”什幽赶忙出声喊停众人。

    “十三哥,你快想办法,救救二哥。”夏蛮急声喊道。

    “一树一阵,树树连环,此时冒然进去,只会受困,于事无补。”惠普宁说到。

    “我们所攻方位是土位,即是艮土,此树左为离火,右为坎水,破阵需以木克土,借右坎水,水旺木克土,避离火,方可一举制胜。”下叶负手,一幅宗师派头,侃侃而谈。

    夏蛮不服气,嘟嘴说道“小虾仁,您和懂个啥?别瞎搅和了。”

    “哎呀,小虾仁叫上瘾了,你个小蛮子,不想救你二哥了?”

    “谁叫你老叫我小蛮子,不喜欢这个外号。”

    “你们别胡闹了,夏雷危急,快说破阵之法。”筱陌急道。

    “他不守纪律,擅自行动,就需让他多吃点苦头。”

    “下叶,别拆腾了,人命关天,可不是闹着玩的。”青莲也出言劝说。

    “放心,他就当练练筋骨!”

    什幽说道“夏雷性子直,也亏得他率先进阵,我们方能摸清阵式,快点解救他。”

    “破阵简单,把藤蔓引入阵中,此阵自破。”

    “何解?”众人觉得不可思议。

    “八卦迷魂阵,生克相依,原是难破,如今他们以帝佗蔓食人藤护右侧坎水位,以为多一个帮手,其实就是画蛇添足,反倒帮了我们。他们都是些有灵无慧之物,把帝佗蔓引入巨木树根之中,让树须和蔓藤自己撕咬,无论谁输谁贏,此阵都破了。”下叶说道。

    “以敌制敌!这法子好,只是如何把它引入阵中?”追莫问道。

    什幽观察一下藤蔓爬动情形,说道“惠普宁,追莫,速砍树枝或竹子过来,碗口粗,每段一尺长,三十段足够。”

    巨阵外沿,到处都是杂木,三十段树枝,片刻备妥,只是如何用,仁康还不甚明白。

    下叶对夏蛮说道“小蛮子,你准头好,把树段投掷在帝佗蔓花前方,每隔三尺投一段,把蔓藤引入莫古树阵式中。要快、狠、准,慢了便会被根须卷住。”

    夏蛮白了他一眼,却也明白其意,投掷一段过去,正好落在藤花前方。

    一见有物移动,藤花蠕动如蛇,对准落在前方树段,叶柄长触迅速抓拉附近石头杂物,瞬间爬到到树段旁面,花唇凑近,嗅了嗅木段。

    “速度依法投第二段。”夏蛮闻言出手,蔓藤触须一抓树段,闻之却是无魂之体,见前方异动,又迅速追赶。

    只投入不到二十段,帝佗蔓触及巨木阵式,莫古树根须怒张,根网迅速网向帝佗蔓,树根扭织成绳,拦腰绑住藤蔓,往上急拉,瞬间把它扯吊在半空。帝佗蔓一见漫天移动之物,藤体膨胀,猛然暴伸,藤篱上十几朵巨花,“嗖嗖嗖”急爬入阵,身上诡异斑眼释数张开,头端巨花喷出如水沾液,树根一触,如胶沾住,片刻根须坚硬,无法动弹,尾须“嘶嘶”,似乎在痛苦挣扎。

    “石化毒胶?大家小心。”惠普宁喊道。众人目瞪口呆,幸好没有冒然闯阵,否则被吐一口毒胶,硬化如石,肯定成为食人藤口中之物。

    此时,从藤篱奔爬也来的十几朵巨花,直入阵中,莫古树如临大敌,树干弯身,树杈如绳扭动,根须扬起,迎向食人藤!

    “扑”夏雷从网牢中掉下来。

    “二哥快跑,小心藤花口水!”夏蛮急喊,夏雷连滚带爬,回到巨树边沿。

    此时莫古树全身扭动,树枝旋舞,根须剑拔怒张,似是愤怒之极,抽打帝佗蔓,无数根须层层叠叠,捆绑住藤躯。食人藤花口,左躲右闪,避开根须,伺机吐出石化毒胶,封住根须,藤身如蛇盘旋,迅速缠绕住莫古树,捆身树根,莫古树根根,绵绵不绝,部分遇胶石化,部分却死死勒住藤蔓,不让其延伸,终于藤蔓绕至树冠,无法再动。

    最后,莫古树树根绑紧,帝佗蔓藤气衰力竭,相持不下,空中静止,恍如平常古藤绕树,又似树根拉一道道绕梯,看似平常无奇,其实,大家都明白,树藤之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你死我活的角力。

    目睹树藤大战,众人俱是腾目结舌,胆战心惊。

    “好了,安全了,这一树一藤,将会相斗万年,无力再顾及其它。”下叶行入莫古树阵中。

    “好残忍啊!如非亲眼所见,还以为它们相亲相爱,尤如情侣呢!说不定后人当他们是爱之见证,谁能知道他们是生死冤家。”筱陌打趣说道。

    “人世间诸般情爱,谁说不是前世冤孽?”筱陌偷眼看了什幽一眼,似怨似怜说道。

    什幽怦然心动,看着如雕塑般的莫古树和食人藤,又痴痴看着下叶“难道世间情孽,尽是如此可怕,生生死死,纠缠不清?”

    夏雷执锤敲了一下莫古树,哈哈大笑“古藤绕树,看你还得瑟。”那知他锤打到莫古树溃烂处,“啵”烂皮如泡爆开,流出疮浓液体,旋即臭气熏天,众人“哗”然掩鼻逃开。

    “哇,这破树还留一招。”夏雷边跑开边骂。

    “好恶心啊!从没闻过这般鼻味!”夏蛮急逃,忍不住呕吐一口。

    “又腥又臭,咋怎么象腐尸之味!”夏逍疑惑说道。

    下叶说道“这片莫古树似乎病了,之前四阵也见过!”

    “我也闻过,只是当时没在意,以为是老林枯叶之味,没想到近闻,竟是这般的臭。”下叶曾用手指戳穿过一次,也许孔小,泄味不浓,惠普宁闻到,也没去注意。

    “哎,似乎有七八外大溃烂,大家注意,千万别碰到,实在太恶心了。”筱陌说道。

    仁康眉头皱一下,叹道“病状似乎很严重,这些莫古树,十分难得,要是病死了,甚是可惜。或许百草生风易初客师,识得此病,破阵后请他来瞧瞧!”

    “现在顾不上了,破阵脱困后再说。大家既然已经了解八卦阵中,夹有食人藤,行进要多加小心,不可擅自行动。”惠普宁提醒众人。

    “此阵危机重重,到处迷团,已经背离教学课目,我们现在,不再研究阵式,只求速破!”什幽随命令众人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