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奇门遁甲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以藤制树,省去研究卦爻生克之理,无须寻找生死之门,由艮卦方位切入,六爻六树,皆引藤制住,行进速度快得惊人,太阳未下山,已攻入中心阵台。

    阵台悬于树上,隐没在密林之中,若非入阵明辩方位,即使御飞空中,也断难发现。

    “原来太极点是一棵莫古树,离地面三丈余切断,建在横断面上,八条树杈摭掩住!”

    众人登上坐阵台,阵台上灵师如四象阵一般诡异不见,灵引、灵拂、灵哨、灵旗俱在,小台上,一碟花生仁,半壳小酒,似乎灵师独饮一半,半途离开。

    “迅速查探阵台四周,住宿一晚,明天入九宫阵。”什幽吩咐下去。

    查探至太阳西沉,也一无所获。

    “正常,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又是有备而来,自然不会留下可疑迹象。”夏逍说道。

    “既然如此,今晚我们上灯,不必掩掩藏藏。”

    追莫说道“我们先行研究九宫阵,明天过传送门,稍做查探,即刻破阵。”

    什幽向夏蛮借来峨眉刺,于地上划出九宫图。

    “九宫之义,法于灵龟,二四为肩,六八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就是一个填数字题,又有何难?”夏蛮吱喳插嘴说道。

    “九宫列数,有四十五,而九宫诛仙阵中,有五十棵,另外五棵在哪?有何用处?”追莫问道。

    “此阵位列九阵之首,号称诛仙阵,必有其因,大家千万不可小觑。”惠普宁说道。

    “仅有50棵树,难道比一百棵树,更有困敌之力?”筱陌问道。

    “道之至理,以简制繁,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阵式易难,不可以树之多寡来衡量。”惠普宁答道。

    “九宫阵,九九归一,幻化无穷,兼容天下诸阵,常见为九宫八卦阵,九宫归一阵,两仪九宫阵,九宫北斗阵,九宫螺河阵………,而且,往往阵中有阵,阵可化阵,要摸清它的变化,绝非易事。”夏逍说道。

    “九宫方位,中宫为首,夺取中宫,九宫自乱。”

    “难就难在,中宫另有阵式守护。”

    “让那此恶心藤子帮我们破阵!”夏雷说道,食人藤看似风险,却大有用处,省时省力。

    “那是布阵之人疏忽,没料到莫古树与食人藤之间,互相克制,下个阵式,不会再有了。”

    “不,下个阵式,不排除还有食人藤。”惠普宁说道。

    “何以见得?”

    惠普宁解释说道“食人藤种植,非一朝一夕,布阵之人在八卦阵式没发现树藤冲突,自然不会排除下一阵式也采用。”

    “不是更好吗,我们以藤制树,省去不少麻烦,我去准备树段。”夏雷高兴地准备去砍树。

    “二哥别瞎拆腾,阵式不同,用法不同,明天再见机行事。”夏逍喊回夏雷。

    下叶寻思一会,说道“我们明天不过阵。”

    “这是为何?”众人不解。

    “索性现在就过去破了鸟阵,回家喝酒。”夏雷嚷道。

    “我们破阵二天,已到最后一阵,还有十三天,干粮还有6天,他们不是坐阵以待吗?我们索性凉他们几天。”

    青莲笑道“这主意倒是好玩,战场易权,阵在他手上,破不破阵主动权在我们手上,让他们眼巴巴干等。”

    “趁早破了,真不想多呆一刻!”追莫说道。

    “我也想早点回去。”筱陌也不想呆在这里。

    “举手表决吧!”什幽提议,最后46,决定明天入阵。

    黎明时分,露水尚末蒸发,什幽扯下阵旗,觉灵门把众人送入九宫阵。

    阵门宽敞,莫古树掌起茂密树盖,紧挨排列,道路通畅,中间筑一条高十几丈食人藤篱笆,紫金藤身在篱墙中蠕动穿梭,恍如一条条怪蛇,斗大花嘴四处张望。

    “篱笆墙取代战垒,隔断九宫方位,这只是一个普通九宫阵,各宫呈旋涡联防,原本是很难攻入中宫,如今知道以藤制阵之法,破阵不难。 ”追莫说道。

    “以藤制阵,甚耗时间,我们速度进入,争取天黑前到达东篁山顶!”什幽吩咐道。

    仁康、 夏雷、惠普宁找来引藤之物,追莫、什幽、夏蛮投掷诱饵,把藤引入九宫方位之中,藤树相制,破阵神速,午饭后,即进入中宫方位!

    中宫阵台,是一处军营帐篷,建在一棵拦腰锯断的莫古树之上,旁边五树也拦腰砍断,顶上各有一顶白色帐篷。

    “怎么不见阵旗?”夏逍疑惑道。

    惠普宁也甚是奇怪,说道“中宫乃是九宫阵核心所在,一般有阵式保护,难道旁边五树是五行阵保护?与中宫构成六合五行阵式?”

    “既然来了,入阵台看看!”

    众人攀树而上,垂下软丝绳,吊起下叶夏逍,此树宽十五丈,帐篷建在树轮最中心处,六树树干分杈交错互通,互为桥梁。

    众人入了帐篷,帐内空无一人,布置简朴,一案一几,案上檀香炉青烟袅袅,几上灵师用物品俱在,上首有一块横匾写着九宫奇门遁甲阵!

    “我们出阵了!”大家先是惊讶,而后喜极而泣,相拥而哭!没想到一切真是书院课题,都是吓人的。”

    “俺回家喝酒吃肉搂老婆了,以后再也不踏入书院半步,进来是小狗!”夏雷扛起雷公轰,起身出帐。

    “站住!”夏逍喊住,却见他已出了帐门。

    夏雷双脚刚刚迈出门槛,门口即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四周帐篷不见,分不清东西南北。

    夏雷尤如狂海扁舟,孤独无依,惊叫一声,轮起双轰,舞得密不透风,极力拦住风沙袭击,身边无一物可参照,恍如溺水之人,无依无助。

    夏雷顿时慌了神,一只小手塞在他的手里,他如溺水遇救,赶紧握住,小手一拉,夏雷借力迈了二步,重新回帐篷之中,发现伸手的是下叶。

    “什么鬼地方,不是已经破阵吗?怎么一出门飞沙走石,象掉进旋涡之中!”

    “都别轻举妄动,这可能是阵中藏阵!”惠普宁喊道。

    “阵中藏阵,这未免太狡猾了吧?”

    “帐门就是阵中藏阵入口!”

    什幽、夏逍、惠普宁、追莫,一手抓住门框,几次探身,出门查看,神色越来越凝重。

    “护住中宫的,是什么阵式?”

    “不是阵式,似乎是奇门遁甲!”惠普宁满脸惊慌神色说道。

    什幽在帐篷沙盘上,画出九宫阵“何人识得奇门遁甲之术?”

    “奇门遁甲?”众人懵懵然,无人识得!

    惠普宁思忖许久方说道“奇门遁甲术,乃是魔墟国术,可知天时,识地势,分阴阳,辩吉凶,识人知心,行军布阵,何以书院仙家之地,有人识得如此高深莫测之术。”

    夏逍说道“奇三乙、丁、丙,门八”开、休、生、伤、杜、景、心、惊,遁甲指六甲戌、己、庚、辛、任、癸,奇门遁甲共四千三百二十局,二千二百万种变化,可谓生生无穷尽,死死各不同,我所知不多,只知布阵之人,已借奇门遁甲之术,料准我们每一步行动,再推动九宫阵,我们破解不了!”

    “难道我被困了!”

    “对,除非坐阵之人指引,否则我们无法逃出奇门遁甲围困!”夏逍回答道。

    “这就是说,我们如闭着眼睛,在一个到处食人藤的阵中找出口。”追莫问道。

    “不,九宫阵已破,现在我们是被人用奇门遁甲封住了!”夏逍说道。

    “凌硝失效,退无可退,要是灵师不放我们出去,我们岂不是困死阵中?”筱陌有点惊慌失措地,追莫过去拉她的手,安慰道“郡主无须担心,书院断不可能困死我们!”

    “现在已经不关灵师的事,封住我们的,另有其人!”

    “野外求生训练嘛,就得有点求生样,不然何以练胆?”夏蛮倒是不以为意,漫不轻心的说。

    “小鬼,你最有办法,倒是出个主意啊!”下叶多次破阵,夏雷口上不说,心里却是佩服之至。

    “等!”下叶只是回了一个字。

    “等,等到几时?”青莲也是焦急。

    “等到有人放我们出去,或者找到破阵之法,还有十三天,尚余六天干粮,急什么?”

    仁康有点坐不住,说道“这个破地方,没酒没肉,哪是人呆着的?”

    “我劝你们,最好心平气和,少发怒气,食物只够六天,饮水却只有三天,我们可能得熬十三天!”

    “十三天?那不得饿7天,放屁,到时等收尸!”夏雷吼道。

    “你想多了,水只够三天,人无水四天则死,你最多混个六天七天!”说完下叶盘地而坐,不再理会夏雷。

    惠普宁夏逍也自坐下,什幽说道“我们不能坐于待毙,总得想法子偿试一下!”

    “什幽之话说得对,人多办法多,难道真想在此困十三天?”筱陌甩开追莫的手,和青莲挨着什幽坐下!

    惠普宁说道“我刚在门口看了一下,奇门遁甲阵式,原为护住中军帐篷,没想到他们却直接舍弃中军,用奇门遁甲封住这里!”

    “此阵是颠倒九宫奇门遁甲阵,摆明欺负我们不懂奇门之术,所以弃九宫不用,直接用奇门遁甲围困我们!”夏逍说道。

    惠普宁闻言,问道“十弟,难道你认为,有人想困死我们?”

    夏逍冷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