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被困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追莫说道“我琢磨着,沐恩一直是皇室书院,为何突然皇恩浩荡,施恩外戚,允许子嗣入学?之后灵兽定灵级,这么荒唐的事,到底为什么?”

    仁康惊愕道“这个局也太大了,至少几年,耗费巨人,又是图什么?”

    “几年筹备?给你一百年,你倒是筹划给我看看!”夏逍不屑说道。

    “擅自囚禁皇子,那可是谋反?谁敢如此大胆?”想及深层,筱陌越发惊恐。

    如此糜费,非人所能为,仁康自忖,漫说一百年,一千年自己都没这个能力。

    “哪……哪会是谁?谁有这个能力?”仁康问道。

    “除了龟孙子,还能会有谁?”夏雷窝了一肚子火,众人明白,他口里龟孙子,自是指大国师龟黯,当朝除他,谁还有这般能耐。

    “二哥,空穴来风之言,不可乱说,需知流言起于诽谤!”兹事体大,惠普宁出言斥止。

    “目前一切都只是猜测,当务之急,是如何脱困!”此事牵涉甚广,什幽不想他们再争论下去。

    “无人识得奇门遁甲之术,如何脱困?”

    “我想到一个法子,要不要试试。”这边讨论,那边夏蛮可没闲着,一直在琢磨如何破阵。

    “十九妹,啥法子?二哥帮你。”夏雷一时口快,嚷出“龟孙子”,犯了大忌,赶紧借机抽身。

    “帐篷离边沿相距十五丈,我们切下帐篷,编成绳索,绑在无羽箭上,我用天机簧,射飞出去,然后顺着树溜下去。”

    “此法倒是可行!”夏逍说道。

    什幽说道“左右没事,试试无妨。”说着取出软丝绳递给夏蛮“不用编绳子,惠普宁、追莫,我们三人探阵,如果可行,再回来接走其他人。”

    软丝绳绑紧帐篷支柱,另一头由夏蛮借天机簧之力,射出莫古树切面之外。

    “抓紧绳子,在奇门遁甲之中,无法相互照应,一旦发现抵抗不住,马上循绳子回来!”

    惠普宁、追莫、什幽各取出武器,抓住绳索,走出帐篷之门。

    什幽祭出莲花结阵,紧跟出门,顿时如致身沙漠暴风眼,四周黄沙漫天,伸手不见五指,周身无数旋涡,夹杂碎石瓦砾,剐击身体,莲花结阵瞬间被挤压成护身小圈,勉强前行,却如过火陷山,隔着结阵,尤如走进火炉,热浪滚滚压得人透不过气,暗付道“如此凶险,下叶他们更无法抵抗,此法不通。”

    出得火焰山,滔滔巨浪奔涌而至,什幽闭气而行,莲花结阵尤如水中泡泡,在狂风巨浪中无助漂零,什幽紧拉绳索,艰难而行,出得巨浪,却又见寒光透体,刀光剑影,不分方位,绵绵密密砍来,赶紧念起攻自诀,六片花瓣绕体保护,另三片阻挡近身刀剑,手中圣手莲花,左挑右挡,尤自疲于应付。

    突然,刀剑消失,前方巨木直撞而来,但见巨木来势凶猛,结阵断难阻挡,赶忙收起结阵,借力打力,引开巨木,紧接着又一段巨木,呼啸咆哮而来,顿时手忙脚乱,一挡一跳,避开巨木攻击,但见迷尘乱雾中,似有一道亮光影子,急忙循索过去,踩入亮光中,巨木骤然停歇,却见下叶等人,神色疑惑地望着她,惠普宁和追莫坐在地上,气喘嘘嘘!

    什幽顾不上自己大汗淋淋,全身近乎虚脱,急忙问道“怎么你们都在?出阵了吗?”

    夏蛮诧异地问道“你们怎么都回来了?下树了吗?”

    追莫苦笑,说道“我明明是循绳而走,却怎么都绕回来?”

    惠普宁说道“曾听家师言及,奇门遁甲之术,御云驾雾,点石成金,结斗成冰,可召唤自然之力为己用,果然诡异莫测!”

    “我们彻底被困了?”筱陌急得快哭了!

    “大家平心静气,省省力气吧!”什幽吩咐道。

    “多活个一二天,又有何用?那个龟孙子,竟然如此歹毒,出阵非拍碎他的龟壳不可。”夏雷暴怒而吼。

    “或许如什幽所说,这也是求生课,胆识课的考验,我们耐心等等,自会有人救我们出去!”

    “筱陌妹妹,你未免太乐观了,十三弟不是说了,有人要困死我们!”仁康说道。

    “大家不用太悲观,我们这里有四位皇子,一位公主,谁敢如此大胆?耐心等候便是!”什幽安慰道。

    “如果是夏桀呢?那小子,心狠手辣,有个屁兄弟之情!”

    夏雷口无摭拦,一提“夏桀”之名,诸位皇子顿时不寒而栗如果龟黯和夏桀沆瀣一气,皇子身份,更是死路一条。

    “不会吧,三哥…三哥怎么会呢!”夏蛮年纪尚幼,不懂夺嫡之事,却也隐隐感到遍体生寒,抖声问道。

    “停止一切猜疑,事情未明,我们千万不可自乱阵脚。”

    夏逍说道“把食物拿出来,做好分配,拖多一天,我们便多一分生还希望!”

    “咋省?也就拖个几天,有鸟用,还不如吃几顿饱饭,做个饱死鬼!”夏雷虽是粗鲁之人,生死对他来说,还不如填饱肚子重要!

    夏逍说道“他们想活抓我们!”

    “何以见得?”

    惠普宁笑道“若要取我们性命,现在我们受困,何必如此拆腾?”

    “对,在觉灵门,把我们传送到死地,岂不是更简单!”仁康说道。

    惠普宁摇头道“觉灵门乃上古神力,非一般人可破解,倒是现在被困阵中,若有心伤害,我们毫无反抗之力。看来他们真是想活抓我们!”

    夏逍说道”等我们水尽粮绝,再出手,岂不是省事省力?他们料定我们每人备7天干粮,已用三天,最多顶个四五天,我们重新安排食物用水,争取再顶七天。”

    “还是十弟脑子好使,到时他们以为我们饿晕了,我们来个出奇不意,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夏雷赞叹道。

    什幽寻思,目前无计可施,节省食物,拖多一天是一天,也只好如此,随点头应允,十人各把食物用水取出,集在条案上,分成八天用量。

    “十九妹,把背包拿出来。”夏逍说道。

    “干嘛用?”

    “集尿!”

    “什么?”夏蛮一听,“哇”叫一声“想用我的包包,集那恶东西,门都没有!”

    “水份只够三天,光有食物,如何撑过八天?”大家都知道,这是个生存问题。

    “十九妹,性命更重要,脱困后,哥去息壤,帮你定制十个赔你。”仁康说道。

    “才不喝那东西呢!”事关事家性命,夏蛮只好倒出包里东西,不情愿丢给夏逍。

    一听喝尿,什幽、筱陌、青莲都皱起眉头。

    “各人倒出一半水,存入夏蛮背包中备用,自今日起,各自把尿液存入随身水馕中,混着喝!”下叶说道。

    想想都恶心,夏蛮冲下叶“哼”一声,骂道“都是你这个乌鸦嘴,说什么吃屎喝尿,这会真让你说中了!”

    下叶冲她“嘻嘻”一笑“这会儿水足,尿清透,不趁早存起来,过二天就苦黄辣口。”说着拉起条案条几,在帐篷角落竖起来,包中取出油纸,绕案围起,搭了一个简易茅房,自己先“潺潺”把尿拉入水馕里!

    筱陌皱眉说道“我宁肯渴死!”什幽青莲夏蛮掩鼻,都抱同样心思!

    下叶如厕出来,裂嘴笑道“三天后,这东西比黄金还贵!”

    这些人,金娇玉贵,锦衣玉食,那受得了这般恶心东西,除了下叶,初始二天,竟然无人效仿!

    第三天,余水已喝完,干粮减半,半饥半饱,尤自可忍,没水却是万万不行,夏雷己是舌焦口躁,瞪着背包里的水,嚷道“渴死了,分了喝算了!”

    下叶捂入怀中,说道“是爷们的,想都别想,喝尿去,此水三天后才能喝,她们每天一口!”说着给什幽、筱陌、夏蛮、青莲每人倒了一口。

    惠普丁、追莫灵修甚高,打坐入定,尤自可忍,夏雷人高马大,神力乃是天生,并无灵修,那忍得住,几次想抢,却碍于惠普宁追莫阻拦。

    夏逍也是无灵之人,虽己渴得口唇脱皮,却静坐不语,什幽暗自称奇此人吊儿郎当的,那份意志力,却非常人所能及。

    第四天,众人已是渴得眼冒金星,纵有干粮,无水如何下咽,夏雷半夜偷偷存下尿液,饥渴之下,喝下苦臭之物,虽稍有缓解,却也于事无外,几次欲夺水,却被惠普宁神功制止。

    “十三弟,就一口,哥快渴死了,那尿入口苦咸酸臭,不喝还能忍,这一喝,口如火烧,哥实在忍不住了!”

    下叶递过水袋给他,说道“早叫你们提前存液,混着喝,那会水足,尿清洌,你偏不信,喝我的,就一口啊!”夏雷虽知水中有下叶之尿,却是忍耐不住,接过咕噜一大口!

    这一口,已喝去所余尿水一半,下叶赶忙抢回。夏雷嚷道“你小子,喝你一口尿水,至于如此紧张!”

    下叶说 “水少尿少,你一口喝去昨天到今儿拉出的。早叫你们掺着喝,你偏不听。”

    夏雷陪笑道“小兄弟,靠这东西,能撑几天?你鬼点子多,想个法子,给弄点水!”

    下叶懒洋洋躺下说道“ 这里几大脑袋,能想出弄水法子,早就想出来了。原本可以将油纸张开,致于帐篷多面,夜晚集露水……”

    “这法子行,咋不早说呢!”

    “现在早深秋,北风天气,秋高气爽,哪来露水!”

    “不试试,哪知道有没有!”

    “秋天也有清晨重雾的!”夏蛮一咕噜爬起来,筱陌、追莫也都过帮忙,搭了个架子,把油纸张开在帐门外。

    “瞎忙!”下叶干脆闭眼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