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召魂使者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灭天什幽,何以逃至万灵洞?”

    “灭天中了聚灵之箭,死了吗?后来如何?”

    什幽极力闭眼,重寻前梦,却醒中无梦,斜眼看下叶,黑暗中却不见其人,帐中虽黑暗,仍可依稀见人影,数数竟然只有九个!

    什幽心中如弦剐过,急出泪水“晚上睡时,明明见他独自一人,睡于茅房角落,何以不见人?

    紧忙匍匐过去,却下叶,伏在茅房里。什幽从案几缝中爬过去。

    “你来干嘛?”

    什幽失而复得,欣喜若狂,热泪莹眶“我就知道,你就是灭天!”

    下叶听得一头雾水“你缺水啦,神志不清,净说混话!”抽出手,摸摸什幽额头,又把把脉。

    什幽拔开他的手,嘤喃一声“哎呀,我没缺水,须弥山,万灵洞,散灵救九幽,分明就是你!”

    灭天冉冉而出,满脸惊讶“你,你何以得知?”

    “方才我神思恍惚间,梦中去过,你不许再耍赖!”

    “哦,无非胡梦一个。”

    “不是梦,我知道,我就知道,那不是梦,那是我的前生!”

    “想必此处莫古树,移自灵族须弥山,此树甚有灵性,夹带当年往事残迹,潜入你梦中!”

    “你又想耍赖啦!”

    下叶“嘘”声,伏地倾听,伸手“扑”敲打一下。

    什幽知他有意回避,见他深夜,潜伏茅房中,却也不明其意,好奇问道“你做什么?”

    下叶眼珠透亮,附耳对她说“下面有人!”

    什幽闻言顿时毛骨悚然“有人?”

    “有人在监听!”言毕,不经意重敲一下地毡,发出“扑”一声。

    “声音很实,不象中空!”

    下叶领着什幽,滚到帐中心,“扑”敲一下,什幽摇头,示意并无异状。

    俩人又摸爬至茅房旁边,“扑咚”,什幽摒息静听,虽是实声,发声隐隐偏软,点头附耳说道“差别甚微,不易察觉。”

    “地毡隔阻,木层甚厚,故而几不可闻!”

    “何以在边缘,而不在中间?”

    下叶拉其手,手指在掌心画图“树干中空,横道通向树身侧面!”

    什幽点头,取刀,准备割去地毡,下叶赶紧捂住,摇头说道“不可再试,恐惊动下方之人!”

    “今早我也怀疑,布阵之人,何以尽悉帐中一切,原来树干中空!”

    下叶示意什幽安静等侯,摸黑爬行,叫醒惠普宁、追莫。

    “有树洞?”俩人万分惊讶,紧跟着欣喜万分。

    什幽惠普宁分头叫醒众人。

    切开帐篷地毡,下叶取水,倒在方才敲出异声之处,旋即露出几个小孔。

    下叶再敲一下,说“木厚足三尺!”

    “莫古树十分致密,纵有巨斧利刃,一挖势必惊动下方监听之人!”

    下叶“嘘”声,掏出胸前红柳叶,顿时帐内红光漫漫,轻轻斜插,无声没柄,一拉一挑,一块碗口大木头跳起,惠普宁伸手接住!

    如此神锋利刃,众人无不诧舌。

    “容身洞口二尺见方,厚三尺,有此神刀,一天可挖穿!”夏逍仔细算计。

    什幽吩咐“唤醒夏雷,装疯以做掩护,发水派粮,恢复体力,晚上借黑入洞!”

    “树洞幽暗,情况不明,晚上于我们更为不利!”

    “好,我们确定白天入洞!”

    这边什幽、惠普宁、追莫做入洞部署,那边诸人帮下叶挖洞。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众人喜形于色,精神抖擞,帮手接出木屑。夏雷手舞足蹈,时而怒吼,似做脱水迷惑状,掩护挖掘搬运异响。

    血柳叶,唯下叶能用,却也进展神速,至下午,下叶出洞,低声道“尚余五寸余。”

    ”若洞中有人,挖穿势必潜逃,需仔细盘计,防其逃脱。”追莫说道。

    “千算万算,最终自乱,不如不算,此洞依夏雷身躯而挖,可容二人,洞穿时,我和惠普宁携钦绳而入,杀他个措手不及!”什幽掂量,敌暗我明,诸多盘算,不如快速攻击有效。

    软绳一瑞绑实,夏雷不再装疯,提住下叶衣领,防洞穿坠落,万事俱备,朝下叶点头。

    下叶紧握手中红柳叶,自洞底边缘一拉,凭你千年灵树,又怎经得起开天剑灵神力,洞底五寸实木,“哗”如桶盖跌落,一股阴冷恶臭,喷涌而出。

    夏雷如拧小鸡,提起下叶,什幽惠普宁,携绳紧拥,摒住气息,头下脚上,纵身跃下。

    但见洞中透出微弱壁光,一条白影,状如幽灵,从横洞平飞而出,直坠黑暗之中。

    “召魂使者!”惠普宁忍不惊叫一声,松开软绳,怀中沾出金光符咒,高喊;“孽畜,哪里跑!”一道金光,照亮黑暗,后发先至,没入白影体内,白影软皱皱,坠落树干直洞底部!

    什幽见底部拐弯处,似有灯光,随放开绳索,紧追下去,圣手莲花借力洞壁,二次方至洞底,却见一排壁灯,绵延至深处,召魂使者负伤潜逃,惠普宁袖中取出金钵,甩向空中,默念法咒,金钵放射万道金光,汇成金光法牢,罩向白影。

    白影于法牢中,左闯右荡,始终无法逃脱,却是一阿娜美女!

    洞口诸人,听见惠普宁喊声,追莫拉绳跳下,略微探查横洞,紧跟跳入洞底,余人或爬或跃,跟着进去。

    “召魂使者?白骨门!你何以藏匿洞中?”千年御院,竟然白骨藏身,什幽已隐隐胆寒,近牢问道。

    牢中女子,虽身中金光符咒,困身法牢之中,却桀傲依旧,阴恻恻冷笑,双眼怨毒,直视什幽,猛然卷起舌头,似天高吭,发出一错一扬怪声。

    什幽“嗖”,手中圣手莲花,点向她的嘴角哑穴,召魂使者怪声嘎然而止,却仍然怒目而视。

    夏逍说道“她已发出求救,准备应战!”

    “就地休息片刻,以静制动,检查水粮补给。”什幽吩咐道。

    “横道中有水粮,显然是灵师之用,可取来补充。”追莫方才检查横洞,有所发现。

    什幽点头,此时方打量周围,树干中空,宽近二丈,高足有五十余丈,显然立身处,已深入地下。

    随说道“眼前有二条路,上方横道,通向阵台侧面,面前地洞,去向未明,我们选哪一条撒离?”

    惠普宁说道“横道重回奇门遁甲之中,显然行不通!至于面前地道,既已发现白骨门行踪,恐怕也是凶险重重!”

    “又回那鬼地方?整天喝尿饿肚子,有劲无处使,打死也不回去,倒不如走地道,见一个杀一个,死也爽快!”

    “我赞成夏雷之言!”

    六天帐篷,就是个恶梦,谁也不想再回去。

    “好,我们杀出去!”什幽走至召瑰使者面前,圣手莲花封住她的任督二脉,示意惠普宁收回法牢“带我们出去,放你一条生路。”

    召魂使者“哈哈”凄笑“放你们?我会比死惨百倍,你别做梦。”

    什幽明白,她的话不假,门有门规,背叛师门,诸罪之首,何况白骨门乃是上古最阴毒门派,想撬开她的口,更不用痴心妄想。此人心志正常,显然甘心情愿,并非蛊术控制,这个白骨门,是用何邪法,修练死士,让人甘愿以命,为之效力?

    心念至此,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此问不涉门规,无妨实言相告!”

    召魂使者一时倒不知所措,吱唔答道“古纳扎!”

    “何方人氏?”

    “不…不曾记得,懂事起,就住在洞里。”猛然似乎觉得不妥,赶忙摇手“不记…我不记得了,你别再问,我一句都不说。”

    什幽暗忖“想必这些人,从小接受教训,方如此愚忠,于人情世故,却是十分幼稚!”

    于是伸出圣手莲花,解开她的穴道,微笑说“古纳扎,我今放了你,逃命去吧,有多远逃多远,千万别再回去!”

    古纳闻言愕然,几不可信,愣愣问道“放我?”

    “快走,今后莫再为恶!”

    古纳扎恍如梦中,几步一回头,见无人追赶,纵身跃起,躯体平飞,形如鬼魂,消失在遂道拐角处!

    夏雷不解,问道“这样放跑她,谁帮我们引路?”

    惠普宁望着地道尽头,笑道“她不是在帮我们带路吗?”

    “嗯,至少说明,地道另有出口,走吧!”

    行至拐角,众人傻眼前面二条匝道!

    “一条斜下,一条斜上,走哪条?”

    “我们于山体之中,斜上分明是登顶之路,斜下定是下山之路!”

    “不玩了,我要回去。”夏蛮支持下山。

    夏雷、仁康立即表态,赞成下山。

    惠普宁对什幽说道“东篁山去不去,无关要紧,白骨门控制阵势,需立即禀告院尊,查明原因!”

    “好,下山!”

    穿过斜道,下叶怀中小毛球立即躁动不安,显然前方有邪灵出现,只是队伍十人,不知底细,不敢告知什幽,冒然暴露小毛球行踪,牵扯邪灵显现身,既使出洞,更加凶险。

    下山斜道甚短,不足十丈,前方突然豁然开朗,进入一条宽五丈地道,地道壁灯,竟然全是八角宫灯,弯延通道二旁,直伸入幽暗之处,可见通道,长不见尾。

    什幽暗道不妙宫灯乃是皇家用物,何以在此出现?难道白骨门,幕后操控之人,竟然是皇室之人!

    惠普宁显然判断出白骨门和皇室纠缠不清,当即说道“退回去!”

    但听凄厉哨声响起驱尸人!前后匝洞中,鱼涌出鬼魅身影,凌空猛扑过来。惠普宁金光符纹,射杀前几俱丧尸,与仁康抵挡前方丧尸,什幽、追莫合力筱陌、青莲,迂回身后,护住下叶、夏逍,洞道虽宽,夏雷双轰却难于施展,气得“嗷嗷”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