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梦觉边缘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父王,放我出去,他…他是来救我,你别逼他,不要逼他!”

    什幽拼命哭喊,伸手摇晃牢笼,触手处,一股罡气把她撞飞,扑倒在地下,胸口一阵烦闷,呕出一口鲜血。

    这时她才发现,有三位长得一模一样,仙风道骨的老人,从胸前仙宗结印中,放出灵索,筑成灵笼,把自己关在笼中。

    “九幽,你没事吧?老祖,求求你,收回一气化三清,千万不要伤到九幽!”鬼王哀求下,老者收小结灵真元!

    这时什幽才发现,所在的地方,竟然是鬼风山斜阳石下。几千鬼门士兵、五行旗兵、仙宗灵师、神域头佗兵匍匐在山的西面。

    鬼风山东面夕阳虚影里,一骑缓缓行至山前,人尚在狭窄山路入口,一股强烈的寒阳杀气扑面而来。

    什幽嘶声裂肺喊道“父王,他是好人,求求你,不伤害他!”

    一道灵封飞过来,捂住了什幽的嘴,显然怕她的哭喊惊动到灭天!

    鬼王长叹了一口声“汐儿,你醒醒吧,父王今天就让你看清他的真面目!”

    鬼王手一挥手,旗楼上,令官旗语打出,几千三界士兵,跨过山岭,漫山遍野,如猛虎下山,扑杀下来!

    灭天驻马半山腰,仰天长笑,未了剑从后背跃出,身体冉冉升至半空,二道红光夺目而出,口发“杰杰”怪声“天地独我,乾坤纵横,万物归一,道由我心,化石咒!”御剑狂飞,电光闪烁,红光所罩之处,士兵如烈岩淋身,通体炭红,僵立当场,扑杀姿势依然!

    “这、这是他吗?他怎么会有如此惊天动的灵力?”面前诡异场景,吓得什幽目瞪口呆,惊悚颤抖。一股惨冷之气从身后传来,她转头一看,父王正弓开满月,幽冥神弓,神箭绿光如雾,老祖结印拈指,一气化三清,三绺真元,淼淼注入神箭绿光之中,绿色雾气簇簇如块,“嗖”,弦发箭出,龙啸声中,一条巨蟒箭灵,碾碎花草,吞噬巨石,卷起漫天狂沙,吐信射向灭天。

    “射灵之箭!”什幽从见过这般灵力之箭,惊得无声尖叫一声,心中高喊“快躲开,快躲开!”

    灭天“嘿嘿”长啸,飞至半空,手握未了剑,迎着巨蟒劈下,咧咧如撕裂丝帛,竟然以巧剑,将巨蟒灵箭劈成两半!

    “交出闭月!不然,我今天就踏平鬼门!”喊声震彻寰宇!

    鬼王面如死灰,下令旗令兵赶忙打起收兵旗号。

    太阳尚未下山,如血夕阳,静谧披洒在山坡几百具扑杀炭红焦尸上,寂静中透出诡异令人颤栗。

    老祖惨然道“他已经成魔啦!”

    “汐儿,看到没有,这就是鬼门的下场!”鬼王老泪纵横。

    “不,不,父王,女儿和他相识于江湖,他不知道我是你的女儿,他只是为了救我!”什幽心如刀割。

    鬼王惊悚说道“汐儿,你不知道,他…他是回来报仇的!”

    什幽不明白鬼王的意思“他和鬼门素不相识,报什么仇?”

    鬼王痛心疾首“他是灵族之子,帝君为夺取灵族未了剑,命父王起兵,突然剿灭灵族,这是不共戴天的灭族大仇!”

    什幽刹那之间,脑里一片空白,只觉得天旋地转,心上一阵阵刺痛“什么时候,我怎么从来没有听父王提起?”

    “那是十年前,帝君下的是圣封令灭族密诏,父王也是天命难为啊!没想到灵族有幻灵之术,举族移灵入莫古树,生出灵蛋,幻化出灵子,如今后悔莫及!汐儿,他爱你,如今只有你能制止他!”

    什幽脑里惊雷一阵接一阵,“嗡嗡”炸响,眼前一阵昏弦,倒了下去。

    醒来的时候,发现鬼王掺扶着她,身体哆嗦,踉跄到一边“别碰我,你们帝君的罪孽,为什么让我承担,凭什么?”

    鬼王嘶声道“汐儿,无论他是谁,无论他是何居心,未了剑是魔魂铸剑,《破天诀》乃是魔心谱写,如今他既得魔剑,又有魔心,他成魔了!他会诛灭三界,汐儿,只有你才能制止他!”

    什幽遍体生寒,凄苦的说“你是想利用他对我的爱,杀了他,是吗?”

    站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老祖,突然说道“可以不用杀他,他《破天诀》尚未练成,只要偷取他的《破天诀》,阻止他魔心唤醒,他就还有人性。”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什幽心里一直在问自己。

    扑通一声,鬼王跪倒在地上,嘶声哭喊道“汐儿,灭天不除,三界难安,百姓将遭受无边苦难!”

    看着两鬓如霜的父王,二道热泪,从什幽眼中夺眶而出!

    什幽好象三魂七魄离开了,恍恍惚惚,跟随着父王,回到乌惜王殿,穿过竹林,来到一处悬崖边,崖下云海滚涌,无数只眼睛,象似在愤怒地看着她。

    什幽坐进吊蓝,滑入雾海之中,进入一道曲曲幽径,脚下一条汹涌岩浆河,河面一顶顶象蒲公英漂浮的雨伞,晶莹剔透,流光飞溢,轻轻蠕动。

    “汐儿,成败在此一举,父王请你的外曾祖母,传授你神功,助你一臂之力!”

    什幽聪耳不闻,好象走进了十八层地狱,四周黝黑的巨岩,尤如执索的鬼叉,奔腾的岩浆河,好象在洗刷内心的罪恶。

    不知过了多久,什幽听到怪兽苍老的啸声,奇异鸟儿的鸣叫,一阵花香扑鼻而来。

    好象走进建在半山腰的一处宫殿,殿前临百花幽谷,殿后面飞瀑如帘,楼阁匠心独到,娇巧温情。

    什幽却浑然不觉,渺渺茫茫跟在父王身后,踏入宫殿之中,里面空空荡荡,布置十分简朴,却似乎有一股温馨的气场,让人不觉得冷清。

    “过来,我的曾孙女,让外曾祖母瞧瞧。”声音十分好听,当什幽在极力回过神的时候,一股绵力显得迫不及待,隔空把什幽托起,如宽博温柔的母爱,轻轻把她搂入怀里,瞬间融化了她心中满腔的愁怨。

    案几上朴拙的土瓦檀香炉中,升起袅袅轻烟,洗去了心中凡尘俗事。

    一位少女,如画中佳人春睡初醒,尤似美人出浴更衣,冰肌如雪映月,迷眼春风吹拂,烟眉轻挑千山翠,丹唇微启百花羞!

    什幽被少女的美貌惊呆了“你是仙女吗?”在她心里,面前这位少女,只有仙女才能形容。

    少女似乎听腻了赞美,只是朱颜轻微一展,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抚摸什幽“傻孩子,我是你外曾组母!”

    “外曾祖母?”什幽感到万分惊讶,那可是很遥远的人,自己好象坠入云雾里,愣愣的说道“我曾祖母早就死了,如若还在,哪有这般年青美貌!”

    少女淡淡一笑“我就是玄肌夫人,你是帝天的外重孙,就是我的外重孙,你明白吗?”

    玄肌夫人,是鬼门前辈一段丑事,自然没有人敢提起,什幽也只是听过只言片语。只是面前这位美得不可方物的少女,怎么会是一百多岁的外曾祖母?

    什幽只能用惊讶和疑惑的眼神看着她。

    玄肌夫人怜爱的把什幽拉进怀里“这是冻颜之术,喜欢吗?外曾祖母一会传给你!”

    她的身躯,甚至比筱陌还要娇软,还有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这怎么能让什幽相信,她是曾祖母级的人“外祖…我还是叫你姐姐吧!你怎么还……”

    “还没死!”什幽当然不敢提死字,本来想问还活着,其实意思都一样。

    玄肌夫人似乎已经看透她的心思,轻轻叹了口气说“活着对我已经是一种罪,想死又死不掉,我就是为这个发愁。”

    什幽不明白,天底下哪有想死的“你真的是我外曾祖母吗?怎么不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啊?”

    玄肌夫人灿烂地笑了,怜爱地捏了一下她的脸旦“真是傻孩子!”沉思了一下,凄然一笑“外曾祖母被天劫咒锁住,一百年前就应该不存在了!”

    孤独活了一百年?什幽突然感受到这位美丽的外曾祖母,内心是何等的寂寞,她真的好可怜,不尤自主地紧紧搂住她。

    玄肌夫人拍了拍她“有你这样一位美丽乖巧的重孙女,陪着我走完最后一程,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你父王似乎碰到什么难事,过来求助于我。我身受天劫,霜花降锁身,又能帮上什么忙?如今只能把神功传给你,希望你能好好利用,帮助你父王渡过难关。”

    “外曾祖母,我们出去,想办法帮你破除天劫咒。”

    玄肌夫人摇了摇头“解不了,再说我也不想解了,千年之后,让我做一个普通人吧!”珠泪从她美得让人心碎的眼中滴落下来!

    望着她香腮挂着二行热泪,什幽忍不住也想哭,这位比少女还美不知多少倍的外曾祖母,无论一颦一蹙、一笑一泪都是那么牵动别人的心魂。

    “我们开始吧,不要让你父王久等!不过,要接受我的神功,必须是你自己心甘情愿!”

    什幽点了点头。

    玄肌夫人,轻轻托起她的香腮,哪二片让人心醉的红唇,用让什幽骨酥魂销的角度,深深地吻了下去,莹莹如波涛的闪光,从醉人的红唇中,绵绵进入什幽脑海,慢慢聚拢成人形,最终汇集成一位裸身美女,用幽幽怨怨,让人心都融化的眼神,看着什幽,接着如雪花融化在金灿灿的阳光中,暖烘烘地走遍什幽全身。

    什幽就象从恍恍惚惚的大梦中醒来,感觉到二片粗糙寒冰擦磨嘴唇,赶紧张开眼一看,面前是一张褶皱的脸,怀中如抱一块冻玉。虽然很诡异,不过什幽马上明白,怀中这位缩水,枯瘦的老人,就是自己的外曾祖母,脱功后的玄肌夫人!

    什幽热泪滚涌而出“曾祖母,这…这可怎么办?”玄肌夫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朝她笑了笑“我可以没有遗憾地走了!”

    什幽忍不住问“外曾祖母,她…她是谁?”

    “这是移魂换体大法!”

    玄肌夫人抖抖索索伸出枯瘪的手,拨弄着她满头秀发“九幽,你是个好孩子,谢谢你帮我解脱,想有所得,自然会有所舍,我走了!”

    玄肌夫人安祥地合上了眼,眼角溢出二颗晶莹的泪水,谁也不知道,她最后这一滴泪,是为谁而流!

    什幽忍不住,闭上眼睛,热泪滚滚流下来,她不知道,再次张开眼的时候,会是怎么样残酷的现实!

    “我能忍心看着鬼门被灭门吗?”

    “我能忍心看着父王活在痛苦当中吗?”

    “我能杀了他吗?”

    “我该怎么办?”

    ………

    什幽缓缓张开眼,迎面却是一幅焦急,惊悚的脸,灭天!

    “啊!”什幽吓得尖叫一声“你怎么找到这里?鬼门呢?我父王呢?你…你杀了他们吗?”

    灭天摇了摇头“你是什幽,还是九幽?”什幽紧紧搂住他,哭喊道“我是什幽,带我走吧,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回来!”

    灭天动情地,紧紧地抱住她“什幽,你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