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生辰宴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窗外穿进一缕阳光,什幽心里明白,九幽碎魂继续在梦中觉醒,看着灭天满眼血丝,额头上汗珠子成串儿,眼中泪渍还没干,显然一夜没睡,随伸手帮他拭去额头的汗水“你看,我睡得太沉了,太阳都晒屁股了!”

    “我错了,原来梦魂是唤不醒的!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什幽从未见他如此彷徨,安慰道“我这不是醒过来吗?”

    “她,她到里哪了?”

    “想问九幽吗?鬼风山啊,然后见到九幽的外曾族母,就是那个玄肌夫人,她好美啊,我从来没见也这么美的女人………”

    她自顾叽叽喳喳说一大通,灭天越发脸色苍白,痛苦地闭上眼睛,随拉过他的手说道“不用为我担心,还早着呢!”

    灭天惊恐对她说“还早?下次醒来的,你可能就不是什幽了!”

    什幽装作不以为然“不是才做三个小梦,哪有那么快!说不定,一百年后,梦都没做完,那时候,我们都成老头,儿孙满堂了!”想到儿孙满堂,忍不住笑了!

    灭天痛苦到近乎抓狂,吼道“傻丫头,梦醒始于缘尽,终于缘结。我和九幽相识于江湖,那是缘结的地方,一旦你梦入江湖,她…她就会醒过来!”

    什幽瞬间明白我的时间不多了!见他如此凄苦,心中一阵酸楚“上天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让他千年等待,却要面对如此残忍的选择!”

    硬是忍住泪水,不让它流出来,若无其事说道“别总是一幅苦瓜脸,烟花虽然短暂,却能让人们永远记住它瞬间的灿烂,开心点好吗?让我带走我们在一起的快乐!”

    灭天并没有说话,只是把她被汗水沾结成一绺,贴在脸颊上的头发拔回到耳根后边,痴痴地看着她!

    这种无声的沉默,更是撕心裂肺的痛楚“你说话啊,我不喜欢你的沉默,趁我还是什幽的时候,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

    灭天长长呼出一口气,吐出胸中的烦闷,伸手捂往她的嘴“别胡思乱想,你不是烟花,你会象太阳一样永恒!”

    从他舒展开忧郁眉头,什幽知道他已经做出了决定,嫣然一笑,张开双手抱住他,说“这才对嘛,既然改变不了结局,我们就快乐走向它!”趴在他的身上,泪却禁不住掉下。

    这时,别院外传来一阵嬉闹,夏雷嚷道“小丫头,吃饭去喽!”

    灭天拍了拍她的后背,说“好啦,准备赴生辰宴了。”

    ………

    对于筱陌这场宴会,什幽心里总是感到别扭,朝堂如此大的变故,她是局中人,这个时候,摆什么生辰宴?

    禅位更象是一场闹剧,很简单一个道理“夏樱知道筱策太多秘密,筱策一旦继位,又怎么能够容他?肯定是第一个杀掉他,夏樱虽然荒淫,却不是愚蠢,他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人都死了,要美人有什么用?”

    无级堂几位弟子,都准备妥当,在门外恭候什幽这掌堂师姐,其实也非恭维,是他们想到什幽青莲下叶,既没灵兽,也不认得路。

    下叶本以书童为理由,不想去,经不住什幽的撕磨,也去参加了,青莲倒是落落大方“不就凑个热闹,谁跟谁啊,咱们下等人,少了场面应筹,吃着也爽。”

    下东篁山,用过午膳干粮,于辛时入天都府东郭郡,此处乃是帝都富庶之地,街道井然,楼阁掩映,行人熙熙攘攘,小摊商行,货如轮转,应有尽有,仕子官宦,卖文求卦,九流三教,各显神通。两旁粉黛娇娘,风流才子,莺声恰恰。

    帝都之繁华,自非鬼门穷酸之地可比,来时父王说要重修乌惜国王殿,也不知道修成什么模样。

    突然想起“这么久了,为何没见父王书信?那日九幽门异化裂魂曽出现,虽然有坤源珠镇慑,不知道后来有没有再次攻城,此兽刀枪不入,甚是难对付,不知道父王用什么办法对付。”

    筱亲王府,自然不难找。

    亲王府门口,但见内待索绰,托着拂尘,迈着他经典的平衡步,带着八位内侍,一队禁卫军,在满脸春风的筱策礼送下,面无表情地离开!

    第三道禅让诏书!今天是第六天,从筱策的神色上看,显然他已经领旨。再转身看看身边几位皇子老子皇位都没了,却还能若无其事来人家府里喝酒,天底下那有如此滑稽的禅让,今夜这场生辰宴,会不会又是象巨木阵一样,是一场鸿门宴?

    筱陌在门口接受书院弟子及宾客的祝贺,只是书院装束,既无喜也无忧,平静得出奇。

    什幽上前参拜“祝贵妃娘娘万寿无疆!臣女寒碜,无寿礼贡上,甚是不恭,请娘娘恕罪!”筱陌愣了一下,上前双手扶起,见到她手上红丝瑙镯,一丝异样神色轻微掠过,转而惨然一笑“你能来,我已经很开心了,你先进去吧,等一下再找你叙旧!”

    什幽拜谢,刚进府门,便被一股大力拽至一旁,什幽吓了一跳,一看来人,竞然是筱策,只听他低声说“不用行礼,借一步说话!”

    什幽心里甚是惊讶,对筱策一直无好感,只是身在人家屋椽下,难免要低头,何况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拿自已怎样,便随他穿过中殿,进入后殿,绕过弄巷,居然把她带到练靶场。

    人都在中殿赴宴,练靶场本来就非王府重防之处,此时只有几个在远处哨兵,寂静得可怕。

    什幽不明白筱策领自己到这个僻静的地方,是何用意,也不用问,该说的他自然会说。

    筱策负手,踱了几步,转过身对什幽说“傍晚索绰过来宣第三道禅让诏书,我接了!”

    门口已经见到,什幽并没有感到意外,淡淡地说“祝贺王爷,荣登九五之尊!”

    筱策“嘿嘿”冷笑道“是禅让诏书,还是死亡诏书,过了今晚才知道。”

    他心中起疑,什幽并不意外,连自己都不相信,何况他是一个统领天下兵马的王爷,只是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小女子,算是局外人,他神神秘秘拉自已来这里,葫芦里到底装的是什么药。“我只是一个小女子,也是一个局外人,王爷找我来,不知道有何吩咐?”

    “我想和你父王合作,共分天下!”

    这下冷不防的,什幽心被揪了一下,扑通跪了下去“王爷,我们乌惜全是仰丈天威,方能偏安一隅,臣女知父王,断无此心,也万万不敢,还望王父不要乱开玩笑!”

    一股灵力把什幽扶起来“我不是和你商议的,我们已是串在一条绳子上的蚱蜢!”

    不等什幽发问,筱策竟自说下去“夏樱诈病十年,龟黯暗中耕耘三十年,从先皇开给,已经在下一盘大棋,妄图削夺藩王势力,重塑未央皇权,我手握天下兵马,是第一只蚱蜢,我如果过不了今晚,下一个就会是你的父王!忠诚丹,只是他们走出的第一步棋,自古君疑臣死,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这种天下权谋之事,什幽年纪尚幼,那会去考虑,可是忠诚丹,乃是邪恶的制心之术,夏樱有制天下之心,这是事实。一时之间,什幽无法断定他所说是真是假,脑中乱如麻,问道“听王爷所言,龟黯乃是谋事之人,现在不是王爷收服在身边?王爷还惧怕什么?”

    筱策不屑说道“龟黯先叛夏枳,后叛夏樱,一个三易其主之人,如何相信?”

    他原来是师尊的人?这点什幽倒是没料到“王爷我们只是边陲弱藩,势单力薄,王爷是看中我父王那点好!”

    “哈哈,我运兵多年,如果连这点都看不出,怎么统领天下兵马?鬼王素有雄心,忍辱负重,谋大事者不区小节,更重要一点,乌惜兵千年独守九幽门,将士多为百战余生,战力强悍,这是我最看中的!”

    筱策神色一顿,凛然看着什幽“他还有一位邪灵归附,洞查先机,运筹帷幄的女儿!”

    “我?”他已然知道邪灵之事,什幽只能自我解嘲“我只是一个小女子,王爷高看我了!”

    “千年首登东篁,怒斥夏樱,洞查奇袭,更重要一点,诸贤归心,这是谋大事者不可或缺之品格!”

    什幽苦笑“那都是蒙的,王爷见笑了!”

    “谋事在人,成事再天,这天就是运气,你能有这么多好运气,说明你是天命所归之人。”

    什幽欲待开口辩解,筱策挥手示意她“如若我能平安渡过今晚,顺利登基,我第一个杀了悦乐阁主,当做和你父王结盟的见面类!”

    别的不说,杀悦乐阁主,确实足够吸引什幽“王爷所谋之事甚大,臣女不敢作主,鬼门千年来一直效忠未央帝尊,王爷登基,我们父女都会一如继往,誓死效忠!”

    “好,乖侄女,入席吧,一切就看今晚!”

    看着筱策转身离去,什幽问道“王爷何以知道,今夜会有风险!”

    筱策并不停留“凭我知道夏樱的为人!”

    什幽拿不定主意,他的话可以相信吗?师尊所教的读心术,什幽其实不以为然,她自小生长在边陲,历过生死之战,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阅人无数,读心术只能辩别屑小之人,而真正大奸大恶之人,天生有本事抹去谎言的痕迹!

    半信半疑回到中殿,酒酣菜冷,想必酒席已近尾声,却见筱陌站起来,盈盈说道“今天是我的生辰,特设家宴,无须拘礼,以答射师尊同窗关爱之心,今夜,我们不醉不归!”

    碧纹下去吩咐,须臾,一队美若天仙歌女,托酒走进中殿!

    酒席本已沉闷,众人一见,眼前一亮醉仙酒!这可是乖乖不得了的御用酒品!歌妓个个貌如天仙,穿着可人,怎能让人不动心!顿时欢呼雀跃,再掀高潮!

    这酒席下半场,显然是男人们的事!什幽心不在焉,胡乱吃了点东西,走出中殿,心中不停掂量筱策之话瞧这情形,怎么会有事发生呢!

    突然,筱陌贴身侍女,一把拉住什幽,至宫灯阴暗处,悄声说道

    “今天,不是筱陌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