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五圣洞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五人扎成棕子,正准备入洞,夜空中一道流星白光,坠入簇簇树冠密叶之中,扑簌簌枝叶晃动,一只雪凰双爪踩抓树杈,夏蛮俏皮嚷嚷道“这么刺激好玩的事儿,干嘛落下我?”骄健跃跳下来,手一拍,雪凰拍翅飞出莫古树,白影穿过夜空,没入东篁山幽暗之中。

    哎呀,又来个累赘“玩你个大头鬼,我们是在逃命,快滚回去!”下叶弹出身上沾液,熏天臭气扑向夏蛮。

    她闪无可闪,只好闭气“不管,我都来了,敢撵我,我去告诉我们家老头子!”

    那神气简直就是无赖,不答应我就赖到底的架势,什幽心里喜欢她天真耿直,只是她是夏樱之女,自己是在逃命,怎能带着她冒险?便劝慰道“小公主,回去吧,这不是闹着玩的!”

    夏蛮扑入她怀里,红红的眼眶泪都快滴下来“什幽姐姐,我知道你们没错,我喜欢你们,想和你们呆在一起。带上我吧,我可以做你们的人质!”

    本以为她只是贪玩,却没想到她小小年纪,居然能明辩是非,这点令什幽十分感动!

    看来撵是撵不走了,总不能这么干耗着吧,须苍皱了皱眉头“进洞!”率先跳了进去。

    下叶突然冲过去,扯过夏蛮搂入怀中,哈哈大笑尽力撕磨,这下冷不防的,臭味熏得夏蛮“哇”呕吐出来,雪白绸袄满是鼻涕沾液,恶心得又吐几口,一回过神来,气得粉脸通红,伸手就是一大巴掌“小流氓!”赶忙跳到上面换气。

    下叶脱下油纸,连麻绳递给她“穿上,这点臭都忍不了,还想探险,呆会有你受的!”

    什幽想起听竹轩查看青莲右臂伤势时,他竟然伸手诈抓青莲右胸,也是被青莲狠狠打了一巴,伸手戳了一下他的额头“你啊,明明是一片好心,却偏编总是如此下作,让人误会!”

    下叶搓搓脸,嘻嘻一笑“事办成就行,省了啰嗦!”又对夏蛮说“洞穴臭十倍,不先适应,会被熏昏!衣服迟早会脏兮兮的,有你恶心的!”

    她呆过树洞,信了下叶所说,却推还油纸,脸上露出一丝歉意,帮他揉了揉“来时没考虑周全,不然带上繇鸡胗,你穿吧!”

    “我是野人,不碍事的!”下叶给她围上扎好,夏蛮二只大水眼细细打量他,人看熟了也不是很讨厌。

    这么一折腾,下叶倒是最后一个滑入树洞,脱掉捂在头脸那身书童衣衫。

    夏睿只点一根火把,洞里甚是昏暗,依稀可以看到,此处是一个拐道,呈圆桶形,约有二丈余宽,触手四壁刚硬如铁,布满狰狞褶皱,隐隐有巨木阵树身所见透明水泡。

    洞中反倒不如入口那般臭,下叶提醒“不要戳破烂斑,臭味就不会散发。”收拾东西起身。

    合秀青莲尤自呕酸水,什幽递过水袋,合秀漱漱口缓和一下“分不清东西南北,通道乌漆吗黑的,也不知道能通去哪里,还不如在这里等,他们围几天自然会撒走,我们到时候再出去!”

    须苍停下查探那道洞口“不行,天一亮他们会查到此洞,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这个地道,从腐渣尘味中,可判断出从来没有人走过,前方通道通往何处,没有人知道,师尊他们为自己冒险,什幽心中过意不去,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是多余,朝他们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响头。须苍扶起她“乖徒儿,能收你们这样的徒弟,是我毕生的荣幸,不用放在心上!”

    下叶率先进入黑暗中“此处能呼吸,说明有出口,死不了的!”夏蛮挤过去拉住他的手,这可是认识以来头一次,乐得下叶裂嘴冲她一笑,只是黑暗中夏蛮也没看到“空气能呼吸,或许裂缝中进来,你如所判断有出口。”

    俩小走前面,众人不再争论,后面青莲驮起什幽跟上,只听下叶说道“你说洞为什么是圆的?”这个问题大家倒没怎么去考虑,闻言皆是一愣。夏蛮想不透,替大家反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们走在树根中!”这下把大家吓到了,停下来思考,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又不明白是什么道理,夏蛮甚是惊讶“难道有人在树根中挖洞?再说树根往地里生长,我们不是走进死胡同了!”

    “师尊说过,东篁山莫古树同气连枝,都是沐恩书院门口莫古树所生,这个说明莫古树根,漫延整个东篁山,上次从九宫阵入洞时,就已经有所怀疑!这些树洞,显然不是人工开凿出来。风易初上次疹断,说莫古树之病,尤如尸斑,由内至外溃烂,这些莫古树根洞,正是一年一层溃烂腐蚀出来,所以才会如此圆滑!如今已烂至表皮,树皮才会形成尸斑待征。我们入口树洞,洞中尚有臭鸡蛋堵塞,显然是不久前才烂穿的。”

    青莲不免惊讶 “这么大的洞,得烂多少年?”

    夏蛮见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哪点象小孩,奇怪地看着他“小老头,你咋知道这么多?”

    下叶“咳咳”几下,老气横秋伸手拍拍她的头“小鬼,爷爷已经一千多岁了,只是还没有娶媳妇,你愿意做我媳妇吗?”

    夏蛮“呸”一声,挣脱他的手“谁要做你媳妇?一千多岁还是个矮冬瓜,丑八怪。”

    下叶说一千多岁,那可是真话,什幽听着却来气,想起哪天他说过几年说不定会爱上夏蛮,今天居然厚脸皮讨媳妇了,这还了得,心里酸酸的,趴在青莲背上,手指一拔,一片莲花瓣啪的打在下吓屁股上,下叶“哎呀”捂住跳起来,嘻皮笑脸对夏蛮说“干嘛打我,小媳妇儿,没过门就这么凶,看我今后怎么折磨你!”夏蛮赌气“我打你?打你又怎么样,谁让你嘴巴这么臭!”轮起娥眉刺“啪啪”重重打了他两下!

    明明知道是我打的,居然这么厚脸皮,当我是透明的,气得什幽“哼”一声,下叶赶紧收敛,夏蛮却伸手摸他的屁股“痛吗?”下叶知道玩过火了,什幽在生气,赶忙弄开夏蛮的手“不痛,不痛!”

    那知夏蛮黑暗中明眸看着他,俏皮笑道“你能长得比我高,我就做你小媳妇儿!”下叶哈拉嘴打量她一番,哭丧着脸“哪我还是不长高吧!”夏蛮一愣了一下,旋即明白,提脚踢了他一下屁股“还嫌我,自已拿块镜照照!”

    哎呀,不好,他三言二语,连十岁小女孩的心都捌走了,说不定当年雪蝶的心也是被她捌跑的。青莲偷偷附耳“他分明是个情种,以后可有你酸的!”什幽拧了青莲一下,突然喊道“萧公子,青莲累了,你来背我!”

    萧睿“哎”应一声,火把塞给幽怨眼光的合秀,走了过来!下叶赶忙打住嘻闹,回头朝青莲又打拳又作揖,做了个哀求脸色。青莲娇笑凑在他耳边说“活该!”却还是对走过来的萧睿说“我也是修灵之人,不累,你得引路,保护好大家。”合秀不情愿把火把塞还萧睿手里“领路去,小心洞前面可能有毒物异虫。”

    什幽得意的神色看着下叶,下叶冲她伸了伸舌头,转过头去继续探路。

    看着几个爱徒一路嘻闹,对危险不屑一顾,须苍不禁芙尔,要是人一生能这么欢乐走下去,该多好!只是身处险境,不敢怠慢“下叶,你说怎么找到出口?”

    这个问题大家都关心,下叶指着洞壁“我们先找宫灯!”一下子又把大家吸引住,下叶接着说“九宫阵地道中,宫灯通明,白骨门显就和皇家串通,藏匿洞中许久,而此路无人迹,显然东篁山莫古树根系庞大,他们没发现这里,我们只有找到宫灯那条通道,才能找到下山出口。”

    众人点头,下叶推测有一个大漏洞,却被夏蛮逮出来,过去拉着他的手,居然似乎认可自己就是他媳妇儿“你说得对,龟黯那天偷袭书院,自有出口通上山,出口也定是在宫灯通道那边,只是假如两个片区互不想通,或者堵住呢?我们怎么走过去?”

    夏蛮问出大家心中的共问疑问,什幽都生气了,下叶不敢再嬉闹,趁机抽手指着洞壁“风易初说莫古树之病是火毒泡疹,并非传染病,而满山莫古树都生同样的病,说明来自同一个病源,通过根系传开。从壁上水泡逐渐密集来看,显然我们正在走向莫古树病源中心。无论此洞和那边的洞有无相通,在病源之处,必然会有互通!”

    正当众人恍然大悟的时侯,前方不远处领路的萧睿“啊”惊叫一声,一向稳重的他突然都吓得惊叫,自然是惊悚之事,须苍疾步走上前,众人紧跟到近处一看,也不由得跟着“啊”一声。

    脚下烂出一个大洞,一股凄冷从洞下方幽黑中升出,不是彻骨的北风,不是霜冷的秋雨,更不是冻冷的冰雪,那是一种触体死尸一样的冷,冷在心脏,冷在脑海。

    须苍拿过火把,单腿倒扑金钩探查下方,微弱火把光亮似乎被洞下方黑暗吞噬掉,居然没有一点照射上来,洞中瞬时伸手不见五指。合秀紧挨着萧睿,夏蛮握住下叶的手。怀中小毛球正在蠕动,下吓明白是阴煞之气所致,只是奇怪,这次小毛球蠕动,感觉并不是见到驱尸人、夜煞那种兴奋,而是恐惧。

    天底下竟然有让天虚幻兽恐惧的煞气,那会是什么?下叶拉着夏蛮,挪到青莲身边,另一只手摸她的背,警剔地打量四周阴森森的黑暗。前方似有一丝暖气,轻若游丝渗透阴气传过来,那是一种心的感觉,肉眼只是浮尘障碍,心灵才有俗世真实。

    “前面是什么?”随着下叶一声疑问,须苍上来,萧睿接过火把“下面是一个超大空间,火把照看不到,我们脚下树根显然是绕山生长。”借着灯光绕过塌崩之处,下叶拉着夏蛮至方才心上所感受到的暖气地方,此处已是溃烂,穿过树体,依稀露出一个粗糙矮门!

    “萧睿,赶紧打亮!”随着须苍呼唤,火把伸入烂穿之处,烂斑破口里面,一道拱形门,岩石赤红,顶上字迹非刀非凿,居然是有人用手指写着三个古玄文,须苍惊讶念道五圣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