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血肉祭魂阵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真的有五圣洞?十哥没有骗我啊!”夏蛮欢喜得二颗大眼都快蹦出来,挤到前面去,却嘟起嘴:“就一个小破门!”失望站到一边。什幽摸着她的头:“夏逍只是瞎掰的,藏得这么深的洞,你能发现它,就是个奇迹。”

    被树根残皮堵住的拱形门,暖暖之气更浓烈,席卷走了刚才渗入心里那股阴气。须苍铁拐拔开摭挡杂物,那份岁月沉积的尘埃应声塌下,扬起一层呛鼻的灰尘,迷蒙中隐隐约约见到一间小石室!

    狭小拱门只能够容一个人出入,须苍率先进洞,萧睿赶紧举起火把进去,却被须苍喝住:“别进来,火把放到阴暗处,你们进来。”萧睿倒退出来,走前几步放好火把。

    大家充满好奇,一个挨一个走进石室中,进去一个,“啊”尖叫一声。

    怕是见到什么古怪事物,什幽倚着青莲,忐忑不安独脚跳进去,也跟着“啊”尖叫一声:

    一道血红金字符咒,耸立在面前,象一棵大树,足有二十丈,从顶端垂到地面,密密麻麻写满古玄符文,象一条条蠕动的金色蚯蚓,溢发波浪一般的金光!四周岩壁贴满小符咒,不,更象似从岩壁长出来。符咒金色光晖,汇集在符面,投射到岩顶一面八角形镜子上,聚成一条金丝,从顶部一个小孔,放射出去,也不知道射向哪里?

    什幽凝神这道诡异符咒良久,才回过神来打量石室,石室呈八角形,除了符咒,别无他物。这时夏蛮“啊!”一声,惊恐神色看着母指食指:“血!这道符在流血!”

    大家一听赶忙伸手搓一下那道符,惊讶地盯着自己俩个血红手指头。“肉身血符!”须苍的口气既是惊讶又是震撼。大家听都没听过,纷纷追问道:“师尊,什么肉身血符?”须苍并没有回答,只是满脸虔诚地注视着血符!

    “快,你们过来看看!”从血符后面传来下叶颤抖的声音,显然他发现更为惊悚的事情。

    什幽怕他有危险,抢先单脚跳过去:“怎么回事?”顺着下叶瞪目结舌的方向望去,顿时毛骨悚然,后面青莲合秀更是几乎吓晕了!

    一棵树,不,是长成树的人!

    他象似从地里长出来一样,双脚如根深深扎入岩石中,一个树杈屈臂在前,捻卍印在胸前,一个树杈单指指向天,胡须斜泼如飞,已经扎入地面岩石之中。

    斑驳苍老的树躯,似有五体,却看不出五体;枯瘪褶皱的脸,似有五官,却看不清五官。凛凛浩然正气指破长空,恻恻悲怜苍生脚定乾坤,用眼去看,对他是一种亵渎,心在他面前都必须谦卑地低下头。

    什幽闭上了眼,心上浮光掠影之中,老者指破苍穹借神力,脚扎大地灵归体,眼中透射一股凛然罡气,全神贯注,顺着金光穿过石室顶端小孔,正眺向前方!

    他在凝望什么?

    “传说是真的!”须苍跪了下去,什幽和大家不由自主也跟着跪下叩拜:“他们竟然牺牲小我,证道大我,化身符树,以血济符,以血肉之躯救助苍生!”

    想起入院筱陌所说的“五圣封魔”传说:“师尊,难道五圣封魔故事,是真的?”

    须苍点了点头,拜了九拜,怆然道:“五位先贤,才称得上圣人!”其他人没听过,纷纷凑过来问道。

    须苍吩咐萧睿:“灭了门口火把,别浪费,我们在圣人石室休息一下!”取下随身包裹,啃起了干粮,须苍指着符咒说道:“上古《落神记》,哦,只是一本传说故事杂学,曾记载五圣封魔故事。我们所见,应当是他们五圣之一,眼前所见,证明一切是真的,那么应当是有五位,他们在布置一个阵法:血肉祭魂阵,所封的魔兽,叫做混沌魔兽,人间称它为焱魔兽!”

    “师尊,听起来好神奇,只是迷团太多了,听着迷糊!”夏蛮最是喜欢希奇古怪的东西,只是故事没头没尾,她生性耿直,哪耐得住性子,直接发问,打断了须苍说话。

    下叶手悄悄在地上爬行,朝她屁股拧了一把,“哎呀”一声夏蛮回头:“干嘛拧我?”伸手打了他一下,也没怎么用力。

    “就你话多,师尊会说下去,就你耐不住。”夏蛮白了他一眼:“要你管!你知道《落神记》吗?你知道五圣吗?你知道焱魔吗?你知道五圣为什要封住焱魔吗?”连珠炮发问,惹得大家都笑了,夏蛮白了他一眼:“不懂就闭嘴!”

    须苍“呵呵”笑道:“《落神记》是一个叫无道的古人所著,那是道听途说的碎记,里面所记不全,为师所知不多。”

    夏蛮朝下吓奴奴嘴:“师尊都不知道,你个小屁孩能知道个啥?”

    下叶咳清嗓子:“《落神记》有三本,另两本《封神记》、《搜神记》都是混沌未化之前传史,《封神记》记载九天封神录,《搜神记》寻找遗落之神传记,《落神记》是搜寻走下神坛之事。这个作者自称无道,他真的就是无,早于天地而生,或许寂寞无聊,于是无中生有,随手做出生之帝,创造生灵,又做出灭之魔,毁灭生灵,自此始有天地,有阴阳,有正邪,有生死轮回,有恩爱情仇,无道居中捡一些趣事记录起来,供自己欣赏。五圣是生之帝十三个弟子之中五个,分明为东莱神君、西芜神君、南旡神君、北卧神君和中通神君,所封之魔兽,是灭之魔的坐骑,另外八个徒弟则在天虚幻境,结成八卦迷魂阵,困住灭之魔!”

    夏蛮开始不以为然,听着听着目噔口呆,一会才回过神伸脚踢他:“杜撰的吧,你咋知道?”下叶拔开她的脚:“爱信不信,听桥下说书先生说的!”

    除了什幽,其他人都半信半疑,不可信尤不得不信,须苍暗暗称奇,只是上古之事,传下来多半也成传说,无法考证,后人添油加醋,编撰补充也未可知,随吩咐:“快五更了,休息一刻。”

    一路走来,什幽也有点困乏,偷眼见夏蛮往下叶身边挤了挤,下叶掏出一件绒衫给她披上,心里酸溜溜的,却见他又拿下自己身上一件长绒,过来给自已盖上,算他有良心。突然觉得自己丢人,和一个十岁小妹妹吃什么醋呢?

    想到这点,觉得自己好笑,随坦然合上眼,却见一位白发老者,灰色麻布衫,短裤赤脚,手执竹杆,站在自己面前,分明就是刚才圣树浮在心上那位老翁,只是形象神非,他慈眉善目,和气问道:“你想去抢轮回盘?”什幽点了点头:“我要救我娘。”说完转身一看,原来自己在一艘船上,波光鳞鳞,微风拂面,正在惬意之中,猛然背后一阵刺骨杀气,惊讶转身,老翁从竹杆抽出一把幽蓝短刀,正朝她胸口无声刺来,骤然痛下杀手,脸上依旧挂着和谐可亲的微笑。

    事发突然,距离又近,刀身如此蓝光幽深,显然淬有剧毒,刀尖竟然透出嘶嘶罡气,什幽躲无可躲,切见一道红光如盾,挡在她胸口,事发仓促,那把刀始终刺穿红光灵盾,刺破胸口。

    只见红光化盾为刀,横切向老者,把他砍成二段,掉入水中。什幽见船不是很大,船头一人斜躺着,红光归入身旁剑鞘:“多谢阁下相救!”这时麻痹在胸口扩散,话没说完,两脚无力,倒了下去,却没有倒地,而是躺在一人手臂弯里!

    依稀间见到他剑眉微蹙,星眼甚是厌烦:“一点经验都没有,也学人出来行走。”

    什幽只觉得头脑昏沉,看到面前少年很熟悉,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很想摸摸这幅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手却软绵绵使不出力气:“你…你是谁?我…我们见过面吗?”

    少年不答理,看着她胸前伤口,犹豫一下,出指如飞,封住毒性扩散,撕开衣服,附嘴吸出毒汁,冷冷说道:“别说话,你中了死侍骨蚤之毒,只能暂时封住毒性,需要去遗落幻境找一味药灵苔藓,熏香方能解毒!”

    毒性一封,什幽恢复了点力气:“告诉我,你…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好象见过你!”

    少年呵笑:“世人叫我灭天,你就叫我灭天好了!帅哥都一个样,别人见着都说似曾识,老土。你叫什么?”

    哎呀,这人还真厚脸皮!什幽想起父王叮嘱:“江湖风险,不可真相示人,切记!”你挺自恋,你帅我也不赖,起码也算羞花闭月,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哼”了一声,随口答道:“闭月,我们这是去哪?”

    “江湖!”灭天显然知道她没说真名,却也不再追问,执起竹杆,架船使向烟波苍茫处。

    虽然神志不是很清醒,什幽一听还是好笑:“你有…难言之…隐,我不怪,何必连地名都骗我。我们不…就在…江湖之中吗?”

    “骗你?你自己坐船,难道不知道要去哪里吗?前面就叫江湖,你不是要抢轮回盘吗?怎么会不识得?那是去遗落幻境必经之路!”

    什幽好奇,隐隐觉得江湖两个字,似乎很不吉利:“江湖是什么?”

    “江湖就是一个地名。什幽,什幽,快醒过来!”张开眼,下叶一张恐惧到近乎变形的脸,须苍举拐正在她醒穴上注入灵力。

    怎么回事?萧睿举起火把,大家已经整装待发:“他们入洞搜查,就等你了,怎么睡得这死猪一样?快走!”什幽一咕噜爬起来,下叶吓得不敢碰她,退到一边,青莲怒目瞪他一眼,扶起什幽出洞,背上她。

    什幽猛然记起灭天说过:“梦入江湖,九幽重生!”心中怆然,我所剩时间不多了!回头看保持距离的下叶,朝他嫣然一笑:“过来!”下叶赶忙止步,连连摇头。什幽生气,提高桑子娇怒喊道:“过来!”

    下叶乖乖走近身边,什幽伸出手抚摸他的头发:“无论如何,我都开心,也绝不会后悔!”

    前面洞穴,已是残破不堪,阴煞之气寒透刺骨,恍惚走在死亡殿的通道上,一行六人身上的阳气,尽数被那股阴煞之气吞噬。

    一条了无生气的路,夏蛮指着破口处,全身哆嗦:“鬼…鬼火!”残破洞口,黑暗的深渊,一点火象一只蚊子跳跃闪耀,那是无声的死神在召唤。

    下叶往前跑,凑近破口一看:

    “那就是宫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