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焱魔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这是宫灯吗?左看右看,象鬼火多点!”

    大家纷纷挤过头来,心情从诧异渐至惊讶这里竟然能看到宫灯,那么外面岂不是空的?萧睿举着火把凑近看,下叶赶紧挡住他“火把别靠近窗口!我们能看到他们,他们自然能看到我们!”萧睿赶忙闪入暗处,隐起火把。

    须苍附身趴下,耳贴地面倾听,示意别作声“五圣洞那边有动静,却没脚步声!”什幽琢磨一下“白骨门!”进洞搜索,白骨门最合适不过,他们身法诡异,又熟悉洞中一切。”须苍起身快走!”

    洞道于拐弯处向上,地道越发残破,那盏幽冥中宫灯,在黑暗紫紧跟随。

    “停!”萧睿叉开双手拦住,面前一道塌崩口,连底部都洞穿,微弱火光下,看不到对面地道。

    须苍抓过萧睿火把,运灵托起,从塌崩口上平飞出去,树根溃烂已经三去其一,火把越飞越远,已成为一个蛋黄,尤自看不到对面。须苍撤去灵力,火把自由下坠,在黑暗之中惭渐成为一个黄点,消失在深深幽暗之中。

    东篁山,是空的!脚下深渊,恐怕是来自地狱的深度,众人心里泛起一阵深深的寒意,死神恍惚正在脚下召唤!

    下叶四处查看了一下“我们快接近病源中心了!”远处那点鬼火宫灯,幽灵般跳动着,正向他们得意地招手!

    “增加火把,冲过去,小心脚下!”四根火把亮起,须苍灵力御在空中,夏蛮递给每人一根蛾眉刺“踩空就插入树体!”

    什幽拍拍青莲“放我下来。”青莲不肯,随笑着说“驮着我,能过去吗?”青莲只好放下她“你的脚,我们怎么保护?”合秀递来打了猎兽圈的绳子“套住腰部,我们几个串在一起!”夏蛮一见,拍手笑道“串蚱蜢,好玩!”自己打了个圈绑在腰上。下叶瞧见赞一句“这法子好使!”

    合秀说“这是我们百破摸燕窝之法,可以互相照应。你们谁当蛇头?”

    须苍伸手接过绳子,萧睿体谅师尊只有一手一脚,万一出现危险,灵力再高,也腾不出,说道“师尊,还是我来!”。须苍瞪了他一眼,还是把绳子绑在自己腰上,走在前面。

    一串六只蚱蜢,穿行在已经溃烂到不成形的树洞,头上许多地方露出天窗,火把那点光亮,几乎四周窗户扑的黑暗吞噬,无余光返照,洞中光线更加微弱,阴冷煞气遍体袭来,夏蛮忍不哆嗦拉紧下叶的手。

    走过斜上一段,进入一个弧弯,通道中到处是尸斑破洞,几无落脚之地。下叶斜眼看那盏宫灯,已经漂至后下侧,解开绳套“稍等一下!”从顶上破口爬出去,这一看让他瞬时毛骨悚然,嚷道“师尊,上来看看!”

    须苍解下绳子,飞跃上去,众人急忙跟着上去,一幅遗落战境“刷”,展现在面前一个昏暗的巨蛋,泽昏色暗,微微莹光摭挡不住汹涌煞气,它被游丝若系,漂浮空中的残破如败絮的树根缠绕着。它在无力挣扎,它在无声哭咽,蛋身流下浓浓泪汁。五根金光如丝线,从五行方位穿入蛋体,其中一根从方位上判断,来自刚才离开的五圣洞方向,这五根金光注入蛋体,却如石沉大海,泛不起一点波澜!

    它的光,不是温暖的朝阳,更不是炎炎的灼日,而是一股吞阳之光,吞噬人世间一切阳气,毁灭人世间一切生灵。

    众人不尤自主,紧了紧衫,尤自冻牙齿咯咯抖响,就象一粒星辰中的尘埃,仰望着耸立苍穹的神,感受自已的渺小和卑微,从脚底凉到头皮。

    凝视良久,须苍说“树根盘节而上,筑成塔形,从其状看,象是《落神记》中所说的八卦封魔塔!”

    “焱魔?难道蛋中所封,就是传说中的焱…焱魔?这就是莫古树病源?”什幽扯了扯下叶“焱魔被封住,莫古树怎么还会生病?”

    下叶指着蛋体“五圣己经封不住焱魔,故召唤灵树之力助封。灵根之巢,原是灵树灵力所聚,灵树用它困住焱魔。它向莫古树注入火毒,腐蚀掉根须。” 似乎想到什么,喊道“不好,灵树之巢根须灵力已枯竭,它…它快苏醒了!”

    此时,一根金丝线凭空消失,合秀突然喊道“火!”顺眼望去,似有一点火光闪烁,什幽从火点推断,惊喊道“不好,他们焚烧了五圣洞!”须苍吓了一跳,长叹道“天数,这是天数!血肉祭魂阵一破,焱魔随时会醒来,我们快走!”跳进地道中。

    这是天地之力,凡人在它面前只有卑微和渺小。升叶扯了下愣愣看呆的夏蛮,“它,好象在动!”下叶凑近她耳朵“啊!上你身啦!”夏蛮吓一跳,一抬脚把他踢进洞,猛然想起下方中空,赶紧一把抓住他,老鹰拧小鸡般提在面前,下叶冲她笑“封魔阵一破,它自然苏醒,快逃!”夏蛮愣一下,自己先跳下去,再抱住下叶。

    须苍已把二条丧尸打飞,掉入幽深黑暗之中,地道狭小,到处塌陷,三尸白骨阵施展不开,这此驱尸人自然不是须苍萧睿对手,滞留在对面晃荡,不敢再进身。

    虽然他们不敢过来,退路已经被堵住了,他们显然只困不攻,长拖不是办法。什幽扯过下叶“怎么逃出去?”下叶安慰她“不用急,东篁山空,八根树根结塔,我们站在八卦封魔塔兑位,来为兑,兑上缺,去为坎,坎中满,宫灯在西南面,跟我来。”

    看着他们逃去,白骨门也不追赶。众人如踩梅花桩,随下叶走入坎位通道,绕来绕去,一会上一会下,兜了几大圈,宫灯看似不远,却耗了大半天。洞道愈发狭窄,却渐渐平实,恶臭阵阵,宫灯所在穿口可见,前方却已无退路。下叶停下众人,取下那套臭熏熏书童衣服“又得穿过臭鸡蛋,忍着点!”说话间穿扎好“我先去查探一下!”自已钻进去,须臾出来,摇头道“没烂穿,此路不通!”

    什幽帮他脱下衣服“怪不得方才白骨门没追过来。”经过巨木阵十天历险,此时大家心态却不甚紧张,夏蛮感激他当时省下水,没让她喝尿,凑过嘴嘲笑他“要不要集尿,包包借你!”下叶拔开“一边去!”张眼四处打量,对夏蛮说“披上油纸,蹲下下,你们躲远点!”夏蛮不知道他搞什么,不过知道他鬼主意多,半信半疑蹲下身,围上油纸。见他竟然踩上自己背部,心中恼怒,一站起身,下吓斥道“别动,还想不想走!”

    须苍明白这小子竟然想挖开上面,从外面走过去!出言道“莫古树身坚如铁,刀剑都难劈开,凭你也能凿穿?”

    什幽见过他颈上柳叶之能,招呼众人“来,分二班,轮流帮忙搬走木屑,忍住臭味!”

    夏蛮尤自不情愿,下叶赶忙让她稳住,执起胸红柳叶,一片红光没入头上一大块尸斑水泡中,顿时浓水嗒嗒滴落,恶臭滚滚发出,竟然刺穿树皮,“呼啦啦”撕下一块,萧睿闭气接住,不一会儿,切出一个容身大口,下叶直接爬出去。

    后面众人跟上,夏蛮无不惊讶“小子,你是什么东西,哪偷来的?”下叶执刀,红光在夏蛮面前晃晃荡荡“水果刀,削皮用的!”夏蛮气他如哄小孩,见他匍匐身爬向灯光破口之处,担心他掉下去,跟在后面“我帮你切那边入口!”下叶假装踹她一脚,让她回去“别跟来,此刀有魔法,你帮不上忙!”夏蛮当然知道他没说真话“胡说,不说就不说。那边在陡面,你会飞吗?”说的也是,随由她跟着。

    灯口在树根拐弯处,十余丈远,临近时,夏蛮取出峨眉刺聚灵力一插,绳子固定住,一端绑在下叶腰部,很认真对他说“吊下去,我拉住你,如有危险喊一下,我马上拉你上来。”语气之中甚是关切,下叶“唔”一声。沿曲面爬下去,只见红光漫开,裂裂之声传来,猛然下方“轰”的一声,下叶如皮球弹开,宫灯光亮一闪,夏蛮大吃一惊,第一反应扯住绳索,使尽灵力一拉,把下叶扯到跟前。

    从下方灯光之处跃出一人,竟然是龟黯,人未站上树根,一股灵力压得夏蛮透不过气,黑暗中,须苍一拐替夏蛮卸去袭身灵力,顺势扫向龟黯,龟黯借力迂退,站上树根。

    “扶他回去!”见师尊己和龟黯缠斗成一团,夏蛮抱着下叶,见他闭气不语,哇哭道“你别死,我要你陪我去好玩的地方玩。”却见下叶呕吐出堵住心脉闷气“我还没死呢,你哭啥!”夏蛮莹泪中破泣为笑,搂住了他!

    此时下方“嗖嗖嗖”跳出十几条人影,领头高挑黑影幽灵般漂至须苍侧身,人未到,阴灵先至,除了净魂便者,还能有谁?须苍铁拐格开阴灵,面对二大高手,自扪讨不到便宜,对弟子们吼道“退回封魔塔!”

    萧睿早已火把交给合秀,飞身接走下叶,夏蛮也退回刚才出口。不知不觉间,八卦封魔阵中,红光喷发,穿透树根,此时致身树根外面,可以清楚看到,一个如梦如幻的巨大空间,八条巨大树根如桥飞架,从岩壁穿出,在广阔空中结起八层根塔,下面依然是无底深渊!

    须苍逼退龟黯和净魂使者,收身退回。面前惊悚场景,龟黯洞中几十年从未见过,竟然愣在当场,惊讶、颤栗从八卦封魔塔的闪光传来,片刻方回过神来,纵身追赶“须苍,你们已经走投无路,还不束手就擒!”

    须苍嘿嘿冷笑“你们一班蠢才,放跑焱魔,今天我们就同归于尽!”龟黯寒意顿起,嘴上却仍然硬辩道“胡说,五圣封魔,只是个传说!”

    猛然间,一阵龙亢九霄啸声,千年的恨,千年的怨,千年的喷怒,如惊雷裂破长空,绵绵不绝,震得龟黯几欲昏倒!

    焱魔苏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