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爱不得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只见八卦封魔塔中,一团血光,破壳而出,无形无体,无根无相,傲然天下,渺视苍生。

    焱魔扯断血肉祭魂阵,撕烂八卦封魔塔,傲然而立,仰颈长啸,那种千年压抑的爆炸,胜利者归来的得意,蔑视苍生的高傲,毁灭一切的冷酷,裂叫震彻寰宇。

    树根牵扯山体,如山巨岩暴裂,滚滚坠落。

    一种镇慑灵魂的地动山摇,一股绞碎心灵的凄厉惨叫,还有哪逆天的火光,没有一丝暖意,切是寒透彻骨的阴尸冻冷!

    龟黯全身怵怵发抖,只见身后除了净魂者,带来召魂使者,驱史全部昏倒跌入深谷,那还顾得上须苍,身一滑直入窗口,仓惶逃离,净魂使者随后逃之夭夭!

    萧睿抱头,合秀弯腰,青莲已是倒地滚落,“我受不了啦,什么鬼东西呀!”夏蛮拼命捂住耳朵,还是无法抵挡心灵寒冷,还有那灵魂上的悲恻“我死啦!”咕噜噜掉了下去!

    眼看青莲夏蛮将要跌入深渊,须苍强忍啸声,飞身抢救,无奈心神难聚,灵力晦滞,晚了一步。

    千钧一发之时,一幕诧异场景出现,青莲、夏蛮手腕盛开出一朵晶莹剔透小莲花,二条长长花茎自什幽手腕长出,缠绕在她们手上,这一幕比看到焱魔更让须苍人惊诧九莲护体!这是那门子灵力,平生素未见闻!

    摧魂啸声一响,什幽心神俱裂,急忙聚起仙家三清真元抵抗,却无济于事,猛然想起母亲圣莲心咒,天地万灵,归我所用!既然可以吸收岌堰灵力,何不试试。于是默念启灵分灵咒,将焱魔扰神之灵纳入灵池,果然神志清明,然而灵池片刻溢满,胀痛欲暴,却不知道该将灵分向何处,见青莲夏蛮已经快跌入深渊,此时她聚神吸灵,动弹不得,心都快跳出来,闭眼不敢看这幕惨剧,心中急得念叨“拉住她们,快拉住她们!”

    等她张开眼睛时,却见到手腕莲花,竟然离体,结在她们俩人手腕上,不尤得又惊又喜,随悟出一个道理原来圣莲心咒,乃是灵随意动。哎呀,不好,他灵力受困,我们都难于抵挡,他恐怕早昏了。斜眼瞧下叶,脚下莲花生出,准备绑住他。

    却见下叶匍匐在树根身上,峨眉刺深深扎入根中,正在奇怪看着她身上莲花,对焱魔啸长视若无物!下叶生死咒早就滚瓜烂熟,遇险自然而生,虽不能出体杀敌,自保却是拙拙有余!

    咕噜噜萧睿、合秀已是抵挡不住滚落下去,什幽赶紧驱动脚下莲花,将他们捆住!

    焱魔恣意蹂躏、摧残血肉祭魂阵,八卦封魔塔,疯狂发泄千年受困的怨憎恨,更是一种战胜者对失败者的轻蔑和嘲笑。

    八条树根桥本来就已经风雨漂摇,残破不堪,此时在焱魔的肆虐下,更是疯狂颤抖、呻呤、哭泣!

    树根如荡千秋,什幽潜心默念圣莲心咒,恍如一叶轻舟,悠然立于狂波怒涛之上,将慑入体内灵气,分导出体外,身体四周聚起一层晶透莹光,渐渐发亮,皓如明月,保护住青莲夏蛮四人!

    他们在莹莹圣光中,竟然不再惧怕焱魔啸声和吸阳之灵,悠悠醒了过来!

    苍茫啸声嘎然而止,八卦封魔塔中,冉冉升起一片血的霞光,竟然是焱魔舒张的翅膀,“嗖”扑飞到休于莹莹圣光当中的什幽面前。

    它,现形了!

    苍龙骸骨一般的头颅,锐利凸凹,两角盘在头上如无极之门。

    幽蓝胡须根根如剑。

    一撮撮火符毛沿着细长的脖子长至腹下。

    如卧虎身躯四脚踏着火云。

    身上于空中看不到边际的血红翅膀,拍动着冥灵鬼火!

    一条如蝎子葫芦节尾巴上,叉开如刺硬羽!

    空洞洞的眼窟窿,燃起地狱般的火焰,惊讶打量着这团敢逆天威的圣体莹光,猛然剑髯怒拔,张开骷髅嘴,“吼”呕出化阳烈焰,将什幽和几名弟子团团包住,

    须苍暗道不不好,聚灵结盾挌挡,却如螳臂挡车,瞬间被焱魔化阳烈焰焚毁。

    什幽如坠冰窑,四周空气凝固,甚至时间都凝固,她心里明白,一撤圣莲心咒,他们就会冻成碎冰,心一横,咬紧牙急推咒语,灵道全开,只觉得手太阴、手厥心阴、右足三阴三条灵道,几欲裂开,阴寒之气狂涌而入,如吹气球,丹田灵池已快暴炸,急忙强行分灵手太阳,手明阳,手少阳,足少阳,足三阳,足明阳,竟然不顾左脚之伤,也想强行推开伤口,用之纳灵分灵,无奈意识自已封闭伤,无法启动。其他纳灵分灵,通道悉数全开!

    居然死不屈服,焱魔暴怒,吼吼狂叫,化阳烈焰奔腾如大海,一浪高过一浪,什幽顿时觉得纳灵六脉,如寒冰侵入,玉臂泛起层层霜花我,我快不行了,气脉快冻住了。

    冥冥中祷告自已,不能松懈下来,不能松懈下来,它是邪灵,邪不胜正,邪不胜正,我要战胜它。猛然吐纳嘘声“我要战胜你!”

    清音吐梵,妙指点禅,任脉三焦上百会、胸口、丹田,后背督脉大椎、命门,五朵晶莹剔透莲花,袅袅浮出玉体。

    八莲护体,她在生死一线之时,借用焱魔灵力,强行打通体内生死玄关,圣莲心咒竟然直通八体,臂上霜花渐渐消融,护体莲花圣光破去凝固冰层!

    焱魔乃天地未开之前混沌之兽,其灵力又岂是人间凡体肉身可比,它千年被困,本就憋屈一肚子怒火,那知挣破封魔阵,出来就碰到一个刺头,居然降服不了一个小丫头,这下彻底惹怒了!

    空洞黑眼燃烧,全身剑髯怒张,尾鳍张开,伸出如火炼灵刺,狠狠刺向什幽。什幽莲花圣光溢动,全部集在在灵刺周围。

    须苍几次拼杀,皆被冻体火焰阻挡在外,萧睿、合秀本以为今日必命丧于此,那知什幽八莲护体,圣光沐溢下,居然抵拒到现在,瞪目结舌,眼看焱魔恼羞成怒,灵刺已穿破莲花圣光,缓缓刺向什幽。

    可惜什幽左脚受伤被固,无力冲破九莲,至超凡入圣之境,何况临阵磨刀,修为尚且,已经是气消力竭。

    ……

    意识昏昏中,只见灭天单手执船桨,小船踏波飞奔,穿过烟波迷茫处,前面朦朦岸线隐隐可见“那…就是江湖吗?”灭天皱了皱眉头“你真不知道?你怎么又懂得上船?”什幽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轮…回盘在…何处,问算先…生,那位…那位船夫老…人家说识得,愿意…帮我……”灭天惊讶不语,一会不屑看她,似乎自已嘀咕“这么愚蠢,人说你也信,活该让人丢下去喂鱼!”

    虽然毒发昏昏,什幽闻言就来气,挣扎起身“不…要说我…蠢,讨厌我就…丢…我下去,不用…你管!”灭天赶紧搂住,嘿嘿冷笑“安静躺着,不然,我可真丢下不管,任你在船上腐烂发臭!”话虽说得恶狠狠,什幽从紧搂的臂弯中,感受到无比的安全“骗…人,你面…冷心善,明明…好心,却是扮成坏…人!”灭天沉默不语,什幽只好强提起精神“江湖…真的是…一个地方吗?”灭天“嗯”一声“你闭嘴,再说话缝了你的嘴巴!”见她眼巴巴可怜样子,象似知道她的心思,不回答恐怕她打破沙锅问到底,随“嗯”的一声应道“江湖城,三洲飞角地带,这里天王老子也不管的地方,轮回盘乃是神物,传说在遗落境,要去遗落境,必经江湖城!”

    什幽见他一口气说这么话,已经算不错了,苍白花容绽放出微笑“轮回盘……在遗落…幻境吗?想必前面…就是江湖…城。”

    “什幽,不是,前面不是江湖城,别瞎猜!”

    什幽奇怪道“怎么叫什幽?告诉你,我的真名叫九幽,你刚才不是说,前面就是江湖城吗?”

    “不,不,没有江湖,你是什幽,你是什幽,快醒过来!”

    “灭天呢?你是谁?”灭天消失了,面前却站着一个不识的丑陋小孩“我怎么全身冻住了?”赶忙运起幽冥神功,拼命护住心脉,却那里抵抗得住焱魔之力,见莲花圣光竟然结成冰,“啪啪”裂响,焱魔尾巴灵之刺,已至眼前。

    下叶蹭蹭蹭退开,什幽心念重觉,圣莲心咒涌现,仓促间引引焱魔之灵锁住灵之刺!

    下叶仰天垂泪“快从宫灯窗口逃离!”什幽不明其意。

    只见下叶从怀中掏出小毛球“什么狗屁天虚幻兽,就是个胆小鬼!”说着丢入深渊!胸前扯下血柳叶,生死诀急速运转,罡气充盈全身,回首对什幽痴痴看了一眼,滴下一颗冰泪“相爱江湖,相忘江湖!”

    什幽猛然惊醒,明白他要做什么,吓得肝胆惧裂,嘶声哭喊“不要,不要离开我!”

    下叶纵一跃,冲着焱魔嘿嘿冷笑“畜生,大爷陪你玩!”跳上焱魔丑陋的头上,举起漫天红光,红柳刀照它头上插了下去,焱魔一阵痛叫,放开什幽,头猛力摇晃,妄图甩开下叶,下叶竟自死死抱住,灵力被禁锢,这玩命耍赖,死缠狗斗,他可是天生的行家,焱魔竟然一时间拿他没办法,突然闻到一股强烈异灵之味,从下方传来,竟然不理会头上下叶,翻滚坠入深渊,直追过去。

    什幽毫不犹豫,纵身跃下去,半空中飞来一条绳索,把她卷了上去“师尊,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他!”须苍绳子反而卷了个严实,扛在肩上“天地之灵互斗,你帮不上忙。我们快逃出去!”

    什幽在须苍肩膀上,狠命挣扎却无济于事,嘶声裂肺哭喊,痴苦泪水滴落深渊。

    却见幽深黑暗中,两片莹灵翅膀张开,怒涛磷光,反照出皓月白光,穿透刺骨黑暗,把东篁山体空间照亮如白昼。

    下面竟然是奔涌水流,依稀水面一块苍毛巨碑写着通天蒲牢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