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天下如棋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天机子恭敬说道“你这个大神仙,就不能想想法子,弄醒什幽?”九天霞客乐呵呵说道“你以为神仙是万能的,如果是万能,哪就天下太平喽!”

    鬼王无不担心,叹了口气“什幽命里坎坷多,一趟沐恩书院,几个月下来,遍体鳞伤的,还莫名其妙背负弑杀储君罪名,海捕文书都贴遍九洲!”

    须苍奇怪道“什幽回到鬼门,天下皆知,都快半年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这个夏樱葫芦里在卖什么膏药?”

    天机子“哈哈”笑道“鬼王手里三十万鬼门战士,就是最好的回答!”

    须苍疑惑“恐怕没那么简单,我这边得到线报萧睿来书,百破族清泔突然进攻息壤,占领了也乐郡;白术歌桑王奉夏樱之命,骤然向魔墟国发难,分明有人煽动各方势力互动内耗,这里面有古怪!什幽弑杀储君罪名,是一张很好的牌,夏樱怎么会不加以利用?”

    天机子不以为然“你们搞情报的就会疑神疑鬼,夏樱把息壤、崴参三郡归入百破,人家不肯,这不就打起来了,至于白术筑巢、漂泽、丰聿原本是洛昰的,歌桑占领,心中有愧,整天提心吊胆洛昰抢回去,所以才先发制人,各族都有矛盾,只是被夏樱利用而已!”

    “这才是我担心的,千年来,各藩国之间,多少都有些仇怨,有人在背后搞鬼!”

    鬼王知道他们一辩起,就是没完没了“想那么做什么,该来的总会来!霞兄为汐儿损耗无上仙元,这杯酒是要喝的!”

    门“咯吱”响动,外面有簌簌脚步声传来,甚是仓促“盟主,未央有旨意,已经下了未央山,正在路上!”

    刚刚才聊起,这个消息显然让鬼王一众惊愕,须苍道“何人来传旨?”

    “筱贵妃!”一听到筱贵妃三个字,什幽心里一疙当,眼珠子在眼皮底下咕噜转了一下,只听他继续说“她听闻什幽半年尤自昏迷不省,记牵妹妹,正好借传旨过来看看”

    一阵沉默过后,须苍不屑说道“猫哭老鼠假慈悲!”

    “你好歹当过她一天师尊,可别小瞧这个娇滴滴的小美人,仅仅一个月,宠冠后宫,朝野一片称颂,她的裙底乾坤,利害着呢!”

    须苍“哼哼”冷笑“不过床上权力,下了床,还能威风到哪里?”

    对于君臣畅所欲言,鬼王心里甚是欣慰,哈哈笑道“我们的贵妃娘娘己经有半年身孕,还长途跋涉,能安什么好心,还有几天路程,喝酒去吧!”

    ………

    房门打开,软酥的身躯扑在身上,一阵淡淡清香传来,轻轻哭啼“妹妹,姐姐看你来了,起来陪姐姐说话!”

    良久才慢慢收住哭声,一只温柔润滑的手,轻轻抚摸什幽的脸“姐姐把正事办了,一会再陪你说话。

    “伯父,夏樱有一道旨意给你!”

    “禀娘娘,在这里接旨,是对帝尊的大不敬,请娘娘移驾到乌惜殿,候微臣召集文武百官接旨!”

    “我前天获知什幽妹妹病情严重,恰好夏樱有旨意传给伯父,我才讨了这个差事,此行主要是来看什幽,那些礼节都可以免了!”

    “扑扑扑”跪下之声。

    “圣谕任姬羿为荡冥大元帅,夏蓟为副元帅,起兵五十万,一举扫荡冥界一众妖逆,解除千年痼疾,永绝后患,以安天下,以慰黎民!朝廷调派步兵营十万,毒牙兵三万,轻骑兵三万,滕甲兵一万,战车三千辆,战马六万匹,粮草四十万担,由储君夏蓟亲自统率相助,一年为限!”

    攻打九幽门?这道旨意大出鬼王意料之外“娘娘,用兵之道,需知已知彼,千年来,无人去过冥界,连九幽门都进不了,这仗怎么打?还望娘娘实情禀报帝尊,商议后再做定守。”

    “你就别难为我了,我只是一个弱女子,行兵打仗一窃不通。不过我听得出,朝廷这次是下了大决心,没有再追查什幽之罪,还委以重任,显然是对伯父绝对信任,伯父可不好推托!”

    拉出什幽之罪,这原本就是莫须有的罪名,绵里藏针,软硬兼施,倒令鬼王不知道如何应对。

    “娘娘……”

    “伯父,您确实有为难之处,可上表陈情!先下去吧,我想单独和妹妹坐一会儿,谈谈女孩子的贴心话!”鬼王似乎在犹豫“贵妃娘娘,什幽…她都昏迷半年了,这…这…”

    一声让人心碎的哀伤叹气“我在宫里,时常想起沐恩书院和什幽相处日子,也许,这十几天将会是我一辈子最快乐的时间!”沉默一小会“我父王之死,当时只有什幽一人在场,她被嫌疑也是应当的,伯父是怕我伺机报仇吗?”

    鬼王哑口无言。

    “伯父放心,纵使天下人都相信什幽谋杀我父王,我是绝对不信!”口气十分坚决。

    在乌惜王殿,料想她也耍不出什么花样,于是鬼王告退!

    柔若无骨的手拉着什幽,一件温润物品套入什幽左手,幽幽轻叹“这只血丝瑙镯,是我娘留给我的,我把最宝贵的东西送给你,你却丢弃在书院,姐姐心都碎了!”

    一串泪滴在什幽手上“你心中一定恨透我,为什么设计害你?”

    突然哆嗦恐惧“因为我是无心招的人!无心招,你听过吗?它比白骨门还要古老,还要恐怖,我娘在他们手里,筱策送她去…他竟然把我娘送去当人质!”

    惊悚良久,筱陌很凄苦地叹了口气“妹妹,我的命出生就注定了,我娘是死侍,我也是死侍,以死侍主,就是我们的信条!”

    死侍?好熟悉的字眼,象似在哪里听过?极力去回忆,脑子却象累死的耕牛,一步都不愿意往走动!

    “你我的命运,都是别人棋盘上的棋子,是可以随时抛弃的小棋子!”筱陌用无奈的口气强调最后一句。

    “想摆脱命运的束傅,就要想尽办法,去成为下棋人,那怕抛弃一切都无所谓!”

    “我父王必须死,至于你有罪无罪,在他们眼里,重要吗?除了姐姐,没有人会在乎你!鬼门受你牵联,还有得选择吗?要么成为别人手里的一把刀,要么等着象我父王一样的下场!姐姐只能选择刀,都是为了你,为了你,你听到吗?你能明白吗?”

    筱陌变得抓狂,狠狠抽打摇晃什幽“起来,给我醒过来,你不是杂草吗?你不是在和命运抗争吗?你不是悲怜天下苍生吗?起来,给我醒过来!你就是我的梦想,我的一切!”

    一位千娇百媚的睡美人,脸上依旧洋溢着梦幻般的笑容,甜蜜得诡异,谁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安详得象一座雕刻!

    筱陌嚎号大哭“姐姐不愿意看到你受苦,如果可以选择,宁愿一刀杀了你!”

    许久后,哭声渐渐止住“姐姐走了,手镯留下,那是姐姐的心!”

    轻轻吻了额头,很毅然的离开。

    一抹苦涩味道,从口中流入咽喉,渗入心扉,什幽恍恍惚惚张开了眼,轻喊了一声姐姐!

    已经不见筱陌身影。

    丝被润滑温温,桃红闺房窈窈,宫罗在纱窗旁边拂扬,檀香在青铜鼎上飘袅。

    “姐姐!”声音微弱,甚至自己都听不到,挣扎起身,想去追筱陌,头轻微扬起,还没离开枕头,就已经耗尽了力气!

    “啪叮”,正拿剪花打发无聊时间的青莲手中剪刀掉落,那种震落剪刀的惊恐,不是耳朵听,不是眼睛看,是来自心灵的猛烈撞击,惊喊一声“若…若汐!”飞奔过来!

    泪花在青莲眼里闪烁,喜悦之情难于言表“若汐,你醒了!”耳朵附在什幽嘴边“筱…筱陌,喊她回来!”

    青莲一脸茫然“去哪里喊?去未央宫吗?这要禀明鬼王,她是贵妃娘娘,请她恐怕不容易!”又附耳过去“胡…胡说,她不是…刚刚出去?”

    青莲露出惊讶神色“若汐,你还以为她在宫中,她都走了半个月了!”

    怎么过得这么快?天上一天,地上一年,难道梦境就是在天上?

    青莲扶她斜靠软枕“雀儿,快去禀报,什幽公主醒了!”一位相貌机伶的十五六岁小丫鬟站在门口应了一声,匆匆下去!

    风易初高瘦的身躯抢在鬼王前面,匆匆走到绣床前,把脉查看,满脸喜悦的鬼王过来拉,拍了拍什幽肩膀,贵叔,须苍微笑站在两侧,身后一位腰系紫滕葫芦,满脸红光,正气凛然的银发老者,却是不认得。

    探脉许久,风易初脸色阴情不定“她体内灵力混杂,仙宗三清真元,鬼门腐心蚀骨真元,底子都是仙家,倒没什么。奇怪的是,似乎还有一股强大到无法想像的灵力,能够浸入人心,感觉如痴如仙,温情脉脉,让人舍不得离开!”

    鬼王焦急问道“看不出什么灵力吗?是好是坏?对汐儿有影响吗?”

    须苍说道“她不知道从那里学来一种奇怪的灵修之法,有点象邪灵的吞噬万灵之法,却又不尽相同,她这种灵修之法,不似吞噬邪灵那么阴毒,浩浩正气,凛然磅礴,只是借灵打灵,类似于仙家的借力打力,只有别人打她才起作用,并不是占有。会不会与此有关?”

    风易初摇了摇头“九莲护体,底子还是仙家的万灵盾,她体内这股灵力,鸿大到无法想像,以她年纪,显然无法修到这个境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股灵力似乎在沉睡,又似乎被什么关起来,若隐若现,能感觉到它,却无法触碰到它!”

    众人都觉得奇怪“难道是别人送的?”

    风易初瞧了什幽一眼“师尊羌宕哉千年行医,著有一本手记《匮医随记》,都是些罕见病症,里面记载,上古时期,他有一次去未央宫,帮一位贵人打胎,里面是这样记载隔幔,暗香诱人,如女投怀,纤手玉润!脉三浮一沉,体内有怪灵,柔如水,温如玉,入体如抚心!胎气己成,不妄杀生,无医而回!什幽体内之灵,有如此灵!随记写于天启1418年!”

    “有写明是何种灵力吗?”

    “随记没写,从时间上推断,师尊诊断之贵人,应当是玄肌夫人,她体内这股无上灵力,可能是玄肌夫人的玉女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