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避灵罩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千年的玄肌,是一个诡异、邪恶的传说,和鬼门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鬼门之中,从来无人敢言及,最好是大家都忘了就更干净!

    而如今风易初居然说什幽体内,藏有玉女神功,难道玄肌的幽灵回来了?这怎么不让鬼王毛骨悚然“玄肌乃是上古之人,都死了一千年,玉女神功怎么…怎么会落在若汐身上?”

    天机子思寻思片刻“世人只知道因果六道宿命论,在仙宗《六道轮回纪》中,有一个编外入六道轮回者,因果自了。偏偏天地中,有一些奇人异灵,不入轮回,千年重生,自了因果。”

    这下鬼王更是惊恐“国师,你说…汐儿是玄肌重生?”

    旁边老者“哈哈”大笑”瞧你们如临大敌,什么邪灵正灵?灵之正邪,全在于心。”对着什幽虚弱的眼光,老者伸手抚摸她的头发,仙灵之眼顿时令人忘俗“小娃儿,老头叫任九霞,人送外号九天霞客!”

    触手之处,如春风拂融寒冬,明灯点破黑暗,全身奇经八脉,通畅舒服,灵台虚心,清明净寂。

    “你…是…神…仙…吗?”勉强吐出五个字,竟然有三个字嘶哑至无声,只能看嘴形!

    九天霞客听音辨口还是听得清,朝她蹙了一边银白眉毛,作了个滑稽表情“你猜对了,我是神仙,象不象?”

    在病奄奄中,都被他逗乐了,开心地笑了,先点头,又是摇头。九天霞客扮了一幅苦瓜脸“又点头又摇头的,啥意思?让我猜猜,嗯!……这仙元帮你治病,先点头我象,可是瞧我这幅邋遢形骇,你又摇头说不象,我猜对了吗?”

    什幽点点头,二只乌溜溜的眼睛瞅着他,九天霞客拍拍紫藤葫芦,跺跺露指芒鞋“这一身行头,就不能做神仙?你认为什么样才算是神仙?”

    什幽笑得小嘴一开一合的,忍不住手动了一下,想去握他,九天霞客伸过手给她握住,附耳过去。

    “拱…着…才象!”九天霞客乐“呵呵”笑得开心“拱着?那不成泥菩萨喽!菩萨是一份仁爱良悯之心,和拱不拱在庙里没一点关系!”

    被什幽握住的手,轻轻把她的手腕翻过来,皱了一下眉头“小丫头,看你小小年纪浑身是伤,神仙都心酸!”

    幽幽叹了口气,这位神仙老伯伯真逗,什幽又是嘴唇嚅动,九天霞客凑过去一听“神仙……也会……叹气吗…?”

    九天霞客也乐了“神仙也是人,也有老婆小孩,怎么就不能叹气,你看玄天帝不是有女儿吗?”

    什幽此时全身暖暖的,东篁山蒲牢钟留下的痛,正在心里慢慢沉淀下去,精神好多了,九天霞客收回仙元“丫头,过几天就可以下地了,你这吸灵之法,谁教的?”说着附耳过去。

    “我…娘!”

    此时什幽原气稍为恢复,嘶哑却已经可听见的二个字,震惊了在场的人“你母亲?吸灵之法,是你母亲所创?”鬼王脸部肌肉抽搐,见什幽眼神过来,赶紧把脸移开。

    “父王,我娘…真的…是战死吗?”

    “战死?…”九天霞客莫名其妙反问,鬼王轻轻咳了一下,从恍惚神思中恢复过来,朝她点了点头,九天霞客赶紧“哦哦”加重语气“是,你母亲,莲花公主是战死!”

    这神情瞬间变化,又怎么能逃得过什幽“你们都…知道,就只有…她的女儿…不知道!父王,你是…知道你女儿的,不要再隐瞒!”

    这个女儿是鬼王一手拉扯大,知女莫若父,脾气一点不象她娘气定神怡,举重若轻,也不象自已刚毅果绝,却是执着坚韧,永不放弃,今天恐怕是瞒不住了!

    从父王、九天霞客的迟疑神色中,什幽断定娘亲之死,必另有隐情,甚至,她突然脑里灵光闪过母亲可能没有死!

    难捺心中激动、兴奋之情,她竟然于虚弱中,一咕噜爬了起来,抖抖索索伸手拉住父王“父王,告诉我,娘是不是没有死?”

    鬼王脸上那种揪心的痛,让什幽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如果可以,她早已经跪哭在地“父王你倒是说,娘在哪里?”

    紧紧闭上了眼晴,深深吸几口气,吐出心中的苦闷后,鬼王才张开眼“你娘逆天修行,违反天条,被天廷囚在遗落幻境!”

    “啊!”师尊说逆转轮回,犯了天大忌,难道母亲是因为自创圣莲心咒,而被囚禁的?更令什幽震惊的是遗落幻境,碎魂梦觉中,九幽和灭天相识之处江湖!

    要去遗落境,必走江湖城!

    碎魂梦觉,因爱而生,梦入江湖,九幽重生!他一生的痴苦,就是必须残忍的二选其一,最后他却选择了第三种方式自己永远地离开!

    前生九幽和灭天结缘于江湖,今世我和他却要相忘江湖!难道尘世间,冥冥中一切都已经是安排好吗?

    挂在苍白脸颊上的泪水,无论是喜悦还是辛酸,都是一样的苦涩!

    几位前辈自然不知道,骤然获得喜讯,良久无语的什幽的,此刻心潮翻江倒海!他们尤自在一旁窃窃私语,须苍和天机子显然在责怪鬼王不该把实情告诉什幽。

    东篁封魔阵中,焱魔夺走了他,同时也夺走了什幽的人生,如今骤然听闻娘亲还活着,生命之火再次熊熊燃烧“父王,我要去救我娘!”什幽有这想法,原是人之常情,鬼王能理解,叹了口气说“汐儿,如果能救,父王怎么会坐视不理,遗落幻境,非天非地,无形无影,我们甚至连它在哪里,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这是很浅显的道理父王贵为藩王,除了娘亲,再无后宫,鳏居八年,竟然不续弦,可见是他对娘亲一往情深。他手握雄兵三十万,如果有办法可以救,他怎么可能抽手旁观?

    显然,去遗落幻境,难于登天!

    母亲的音答笑貌,就象昨天一样清晰,无数个夜晚,什幽梦中躺在母亲的怀中,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枕上流淌着的是泪水。

    什幽泪眼迷茫看着鬼王“父王,你知道,我是会去的,谁都阻挡不了!”

    鬼王很无奈,叹了口气说“你的脾气父王怎么会不知道,所以父王才隐瞒下来,就是怕你年幼冲动,父王已经失去了你娘,可不能再失去你。这八年来,父王无时无刻暗中派人打探,那是天廷的监狱,霞客居于九天之上,所知也不多,何况我们身在凡界!”

    九天霞客呵呵笑道“我是个散仙,只求逍遥自,自找乐子,也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囚禁凡间冒犯天廷,亵渎天威,背逆天轮之人神魔道妖精异兽,他们天慧过人,灵修已入临圣之境,天廷怕他们逃避轮回,破坏天地平衡,方将它们一一缉拿囚禁!”

    什幽知道九天霞客是方外之人,自然不打诳语“因何你们神仙,就可以不入轮回?”

    这个问题甚是无礼,九天霞客不以为意“小丫头敢于怀疑一切,很不借!我也时常在想,凭什么我们就能够不劳而获,享受人间朝贡!”

    “因为…你们…掌握天理?”

    “汐儿,不得无礼!”

    “他是…好人,我…说的不是他!”

    九天霞客乐得哈哈大笑。

    “ 父王,告诉…我遗落幻境的一切!”

    “要去遗落境,须走江湖城,轮回盘中转,幻境竟自开!这是楚江神算不过五先生,留下来唯一有用的东西,至于遗落境怎么样,不得而知,鬼门三代鬼王之女九幽公主,曾经上去过,但是……哎,那是灵族灭天魔神帮忙,九幽也因此身败名裂!”

    九幽和灭天上去过,要是能再入梦境就好了。父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就查到这些,对他们来说如获至宝,对什幽却没什么用处!

    只是她不能明言,于是点头躺了下去“父王,女儿决定,终身…只做…一件事,找回…娘亲!”

    鬼王知道犟不过她,只好说“你想去找回你娘亲,父王自然不拦你,但不是现在,你年纪尚幼,如今身负重伤,所以父王想和你有个约定!”

    想用缓兵之计,拖住我吗?什幽直接了当问他“父王,不用对女儿卖关子,直接说多少年?”

    “五年!”

    “五年?女儿恨不得现在就去,你…你竟然要女儿等五年!”

    什幽此时是心急她焚,一天都不想等,何况是五年。

    “汐儿,不是不想让你走,你娘身囚绝地,八年来父王寝食难安!然而欲速则不达。你是父王的命,怎能让你去送死。风先生言道,你的身子完全康复需要五年,霞客兄愿意收你为关门弟子,传授无上仙法,虽非万全之策,却可让为父也可稍为安心!”

    什幽甚是犹豫不决,风易初朝她点了头。

    九天霞客拉着什幽的小手,“呵呵”笑道“还不快叫师傅!”

    什幽迟疑望向须苍,须苍冷峭的脸泛出笑意“不要去学世俗之见,当年师尊可只教了我三天,如今正式收你为徒,这是你莫大的福缘!不过,你还是我徒儿!”

    九天霞客对须苍说道“小老头一生不收徒,教你仙家伪身术,只是随心随缘,只是这个丫头,不收不行!第一她长得讨人喜欢,留在身边养眼,至于你嘛,比我还老,站在一起,还不知谁是师傅;其二这女娃身带神迹,九莲护体,吸灵之术,全都是天廷禁条,她娘就是因为私窥天道,才被流囚遗落幻境。如今你已掺悟此法,天廷迟早知道。”

    “天廷知道?这可如何是好,霞兄,你要想办法,保护小女。”

    “我这不就是在想办法。眼下她修为尚浅, 溢灵微不足道,不会有人在意,今后就难说。须入我避灵罩,修炼时方可避开天廷追查,等她灵修脱凡入圣,那时天廷知道,自然也就无可奈何了!”

    “避灵罩?是想…把我藏起来吗?”什幽明白九天霞客一片苦心,嘶哑喊道“师傅!恕徒儿不能起身跪拜!”

    九天霞客乐得捡到宝似的“乖徒儿,有心无须话多,过两天师傅带你回我们的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