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不老神童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接下来,鬼王、天机子、须苍和风易初商议攻打九幽门之事,鬼王说道“夏樱对陈情表不屑一顾,显然攻打九幽门只是喙头,是想借冥王军队,削弱我们的兵力!”

    天机子道 “这十八万夏蓟军队,驻扎在一线天之外,并无意向前,分明是来督战!”

    “督战?我琢磨着是来收渔利的!”风易初说道。

    须苍说“以战削藩之法,这一招很毒,背后献策之人,深黯谋略之道,是个历害觉色!”

    “如今我们将以何策应对?”

    攻也不好,损兵之将,正合他们之意,守也不好,落人口实,有抗旨之嫌!

    什幽突然挣扎起身“拖……敌…不动,我…不动,静观…其变!”

    天机子说道“此为是上策,只是夏樱那边不好搪塞过去!”

    “这个…可上…陈情表,荡妖…之战,我们可以分三期侦探…部暑…进攻,都打了千年,不急在一时,前期…耗时…最长,先拖住再说!”

    “勉强可以解释,只是派谁进入冥界,那是去找死,这些战士,忠心耿耿,可舍不得白白牺牲!”

    须苍说道“派阴霄的毒牙兵去,他们善长此道,把球踢还给悦乐阁!”

    鬼王按案而立 “妙啊,他们到处怂恿进兵冥界,派他们打头阵,他们自当无话可说!”

    什幽方自苏醒,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已是虚汗淋漓“父王,岱县…盛出精钢,白骨门困扰二年,显然背后…有人在…偷窥,守将…程郅一心…为民,威武…不屈,无奈势力薄,父王需…派人固守!东川…郡太守…妫慕,虽是悦乐阁弟子,然而其心纯良,精通…经济营生,有…济世之才,可堪…重用…!”

    此乃治军用人之道,什幽一个小女孩竟然如此见微知障,天机子甚是诧异,鬼王欣慰笑道 “嗯,岱县乃战略物资要地,贵叔已派一万战士归程郅辖制,训练成旋风十绝斩战队。至于妫慕之才,我素有耳闻,候国师派人查探,酌情起用!”

    九天霞客按住什幽躺下“老实躺着,事是天下人的,身子骨才是自己的,你父王身边现在都是济世良臣,你就安心养好伤,少瞎操心!”他得此爱徒,竟然宝贝儿似的,真不知将来谁伺候谁!

    三天后,鬼王率众臣前于乌惜殿旷场送行,什幽谢礼,心中感慨,九个月前,父王正在为用人发愁,如今异能之士云集,这天机子确实了得,保荐他的就是下叶,不尤得心神暗伤!

    山下乌惜城央,绵延数十里,虽远不及梦中灭天用幻灵盾对抗天雷咒时所保护的乌惜城央繁华,然而短短数月,已是修膳一新,街道纵横交错,行人熙熙,已隐隐有再续当年繁华气象!

    “汐儿,好生伺候师傅,莫以父王为念!”

    什幽见父王已是两边霜鬓,不禁轻泪,跪下拜别,身体尤自虚弱,跪下后几乎站不起来!心想自己如此虚弱,如何随师傅漂零游荡。

    却见九天霞客沾指点向腰间紫藤葫芦,挥向身前,葫芦从腰间漂出,瞬间涨成了一个六丈八宽大葫芦,嘴口长出一条粗壮藤蔓,倒挂缠在葫芦身,长出如葵扇巨大葫芦五爪叶子,排列二边!

    二条小藤条伸过来,托起什幽和九天霞客至葫芦身上!

    “此葫芦叫喝无醉,能吞吐山川河秀灵气,入肚皆可为酒,平日里少用。师傅穷得只剩时间了,喜欢脚力打发时间!”

    九天霞客呦呵一声“走了,连招呼也不打!”玉绿叶子轻轻扇拍,耳边风声呼呼,葫芦腾空,瞬夕没入云霄之中,九天霞客招一条小藤伸至口中,“叽叽”呷了几口无醉酒,惬意起身,俯看天下,容光焕发,“哈哈”长笑。

    “师傅,我们回那个窝?”

    “般若山,灵光洞!”

    自此,什幽闭关般若山灵光洞,按下不表。

    ………

    花开二支,各表一枝。

    当日,夏蛮紧紧握住扎在树根上的娥眉刺,一路走来,尽是未知的恐惧,直到焱魔出来,反倒只剩下勇气。她是探险者,明白身处险境,心中的恐惧,才是生存的最大敌人!

    她摒住呼吸,强慑心神,竟然入忘我之境,浑然不知道师尊已经离开,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恶魔,袖里天机簧瞄准它,那怕知道它毫无用处。

    焱魔顶着下叶,冲入封魔塔,她心里已是绝望,脑里一空白,突然间,未来比这个幽暗的东篁山体更黑喑。连她自已也不明白是为什么,用眼看,下叶只是一个丑陋不堪,满嘴脏话,行为轻挑的小孩,就而用心去看,他是最亲的人,最会庇护自己的人,甚至是最帅的人,他见识广博,机锐敏捷,观察入微,这不正是探险者必备的条件吗?

    她甚至隐隐觉得, 他就是人生这条漫长探险道路上,最明亮的灯!

    八卦封魔阵坠落时,灯灭了,突然看不见远方的光明,她竟然神差鬼派使,毫不思索,跟着跳了进入深渊!

    呼呼风声耳旁掠风,脑中血液迅速涌向双脚,死神在下面黑暗中狞笑,常人此刻已是神志昏迷,夏蛮自小爬山探洞,身体壮实,心理强大,竟然清醒如初,“咚”坠入水中,顿时耳鼻口冰凉水灌入“我没死,他应当也不会死!”

    张眼寻找下叶,四周只是冰凉的黑暗“不行,没跌死也会被掩死!”双手拍打,想往上游去,却止不住身体潜入水中!

    她手脚已无力抽搐,脑中缺氧,恍恍惚惚间,水中一条巨大柱形黑影焕发出万道幽幽蓝光,这应当是通天蒲牢钟石碑没水部分!

    意识虚幻之中,一匹白马,水中舒长莹莹翅膀,驮着一位少年,漂然飞奔至跟前,少年轻手拉起她,随着意识飞驰没入一道圣光之门!

    圣光之门在脑中关闭,夏蛮轻轻合上了眼 “鬼叉也没什么可怕!”

    ………

    朦胧之间,鼻子上被人轻捏了一下“小蛮子,还跳下来,你怎么这么傻?”

    “我要你带我去探险,一生一世,没有你陪伴,人生会好无聊,好没趣,我不傻!”

    幽幽叹了一口气“既然知道结果,又何必去开始!”

    “结果,什么结果?死都不怕,还有什么结果不能承受?”

    虚幻中,沉默了许久 “小屁孩,懂个屁啊!”

    “我才不是小屁孩!”

    “我走了!”

    “你要去哪里?我一定要跟着你!”

    “去一个可以遗忘的地方!”

    一道晶莹之光,“嗖”飞入云霄“不要离开我,不要……”夏蛮张开眼睛,极目仰望天空,天怎么是绿色的?是浓密的树叶,低下头一看,吓了一跳下面滔滔江水,万马奔腾!一间露天树屋,搭在悬空树杈上,树从悬崖峭壁一个山洞中长出来“我竟然还没有死,是谁救了我?”极力去回忆,却只有一道光,一个影子,全然记不起来

    既然没有死,肚子里五藏神开始“咕咕”睡醒了,树屋简单,乌鸦巢似的,一眼就能看穿,除了自己那个小背馕,别说吃的,连口水喝都没有“谁那么无良,既然救了我,却把我搁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夏蛮挎起包包,顺着树叉溜进洞中,洞甚是狭小,十曲八捌的,幸好没有匝洞,盏茶功夫溜到山下,周围树高叶密,林间百鸟鸣叫,小虫歌唱,倒是清幽。

    地面积叶甚厚,连一点路眼都没有,没饭吃倒无所谓,有的是办法,这没路走可咋办“别管了,填肥肚子再说!”

    取出弹弓,抬头瞄着树梢,她也甚是挑别,树上鸟类是挺多,偏生要挑肉质滑美的鹧鸪、雉鸡,那怕肉少却骨酥的云雀之类,这一路绕树穿林,也不知走了多远,居然连鸟粪也没闻道,看来这一带没有这种常见的鸟类。

    正想随便打几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小鸟,忽悠一下肚皮算了,突然脚下一软,似被什么绊到,低头一看吓得“哎呀”跳起来死尸,还是具小死尸,没在杂草之中,被她一踩,似乎还动了一下!

    对于她来说, 死尸并没什么可怕,只是这荒山野岭,丢在杂草之中,突然乍见的,还会动,确实吓得不轻,记得母妃教导,孤魂野鬼不可得罪,赶紧念起平安咒“天灵灵,地灵灵的,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小女子无心冒犯,人鬼殊途各走一方!”

    这一念不打紧,小死尸“崩”弹坐起来,吓得夏蛮“妈”喊一声逃开,却听背后小死尸哭喊“吵吵吵,吵你个乖乖!”

    居然还会说话,活人?仗起胆回头偷望,见小死尸坐在草丛中,也没追来,似乎甚是伤心,显然是个大活人,就又跑回去“小弟弟,弄痛你了,是姐姐不对。你也真是的,荒山野岭的,躺在草堆里……”

    话还没说完,那小“小弟弟”抬起头,朝她翻出二个白眼,死人吓不死人,活人才会吓死人,这可把夏蛮吓得够呛的那对死鱼眼让人看着发怵,更恐怖的是,他一幅小孩婴儿肥的嘴边,留着二撮白哗哗胡子,这到底还算小孩吗?小老头也不象,好象戏台的小孩演老丑,挂一围白胡子!

    见夏蛮吓得哆嗦,小老孩儿乐得在草地里手舞足踏“小姐姐,好玩,好玩,吓尿裤子没有,有没有?”哎呀,这人长得象有病,敢情脑子直有病,把吓人当乐子,小蛮子可不是白叫的,一蛮横起来,不要说你一个小死尸,天帝胡子都敢拔几根,“哼”的一声“喂,小老头儿,本姑奶不是让你逗乐子的,你没死,我可就不管你了!”说着转身就走。

    小老头儿显然玩得正起劲,见他走远了,朝密林中“嘘”了一声,静悄悄的林里失惊无神闯出六只梅花鹿,不怀好意横在面前,夏蛮“啊”尖叫一声,“刷”抽出娥眉刺,衣袖天机簧射去,梅花鹿负伤“吱”一声闪开,夏蛮掂可讨不了便宜,趁着空隙钻了出去。

    小老头儿呵呵乐笑,又朝树梢“呱呱”叫几声,树上顿时百鸟齐鸣,追上夏蛮,一群小鸟居然用小爪子,抓起夏蛮,把她拉上半空,飞回小老头儿面前!

    夏蛮可不笨,马上意识到面前这个老小孩,肯定是隐世高人,嘴巴张得大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他“这是什么妖法?”

    小老头儿开心得鼓掌咧嘴,脸上得意劲,二块婴儿肥都快爆炸,居然厚肥皮嚷着“小姐姐,不要走,留下来陪我玩好吗?”

    让这个不知道年纪的小老头儿喊成小姐姐,夏蛮肉麻到“咦”一声“不要叫我小姐姐,我不成老姑婆了,刚才是我看走眼,跟你道歉!快告诉我,你是谁?”

    小老头儿站了起来,身高也只和夏蛮着不多,朝鸟群“嗯嗯”几声,鸟儿哗放开夏蛮,瞬间飞上树“你吓跑了我的红宝宝,赔我,罚你留下来陪我玩三天?”

    “我哪知道你躲草堆里。”不过心里好奇“什么红宝宝?”

    “红头蚂蚁啊!我们聊得正开心,让你这么一吓,她们起码三年不出洞,不行不行,三天太少,要陪我玩三年!”

    居然有人和蚂蚁聊天,夏蛮本想骂他有病,不过刚才见到鸟儿似乎都听他的话,该不会是真的吧“喂,你是谁?我肚子饿了,不陪你玩了!”

    一听不陪他玩,小老头儿急眼了,眼巴巴央求道“小姐…小丫头,说了你也不懂,我叫符门东!哎呀,没人叫我这个名啦,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人叫我老不死。哎呀,也不对,那是仇人叫的,也有人叫我不老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