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自然召唤术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你有病,一下子换了三个姓!”夏蛮扭头就走,心里嘀咕:这人敢情是个老妖精,难道是人参妖?回头又斜眼偷偷看他一下,不老神童,这么矮冬瓜似的,一定是人参妖,叫老不死也满象的。

    心里偷着乐乐笑了,肚子却实饿极了,找点填肚子要紧,刚回转头想走,冷不防差点鼻子撞到鼻子,吓得倒退一步,那个老不死站在面前,这份诡异身法哪是人能做到:“你…你真是人参妖精?”

    “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丫头,你吃我的…哎呀,不对,还没有吃我的,我捞你上来,你住我的,陪我玩五年,不,最少三年才能走!”

    这老不死的,还想抬扛,谁怕谁啊: “是…是你救我的吗?那个骑马的影子是你吗?我还以为是个帅哥呢!”又瞧他一眼,皱了一下眉“啧啧啧”几声:“咦,让我死了算了,谁要你多事,你断我死路,如杀人父母,就得管吃管住管花管玩乐,不哄我开心,我…我就死给你看!”说着“哼哼”几声,高傲扬起了头!

    不老神童越听越不象话,脸红脖子涨 :“哟呵,这天底下救人,还得看长相的,救了人还…还救出罪了,怪不得叫小蛮子,叼蛮不讲理,你姑奶奶天第一!”

    夏蛮得意地扬头一笑:“就是嘛,谁要你这个丑八怪救…”突然心里一颤:“不对,这话有破绽!”不知那里来的勇气,竟然不怕他,脚猛的迈出一步,鼻尖擦到不老神童的鼻尖:“不是你救我的,他…他在哪?带我去见他!”

    不老神童冷不防被逼倒退一步,愣然:“他,那个他,天父地母还是树神狐妖?”老不死还装蒜呢,夏蛮瞪眼再逼前一步:“救我的人,那个小孩,哦不,那个少年!”

    是小孩还是少年,都没搞清楚,原来她只是在瞎猜的,不老神童嘻嘻笑着:“你看走眼了,就是我,我又象小孩又象少年,其实我已经老得忘记年龄!”

    他只是小孩,救我的人身影高大,不会是他,这个老不死肯定知道,就是耍赖死不开口,突然“哇”的一声,坐地上哭起来:“只有他才叫我小蛮子,你明明知道的,就是不告诉我。你和他联合起来欺负我!”

    刚开始还是假哭,那知道哭着哭着,想着他送雉鸡肉,困九宫阵时送水,东篁山里照顾自己,遇险总是冲在前面,除了母妃,这世上就他对自己最好,如今生死未卜,居然假哭变成真哭。

    这一哭二闹三吊,号称女人三绝,不老神童慌了手脚,绕身边急猴挠脑的装乌龟扮大马哄她:“小姐姐,小宝宝不要哭,快不要哭!”这一哄夏蛮更哭得嘶声裂肺,泪涕四流!

    “我教你御物之术,你可以自由爬山抓猴,下海摸鳖!”夏蛮干脆捂住脸,她可不是掩面哭,是被老不死惹笑了,怕被他看到,哭声更凄惨,只是没有泪。

    “我和你结拜,大姐在上,请受小弟弟一拜!”他还真跪了下去,朝夏蛮拜了三拜,夏蛮都快忍噤不住了,“呜哈哈”乱哭一通!

    “我的小祖宗,你快不要哭了,让他听见,我的屁股可要遭罪了!”

    “逮到了!”夏蛮都快忍破肚皮,“哈哈”带着大笑指着不老神童:“这回你赖不掉了,快带我去找他!”

    不老神童“哇”一声:“你赖皮暗算我!”接着哭丧着脸:“完了,他又要打我屁股了。”

    夏蛮这回已经知道:这个不老神童,想必发育不全,修为高得惊人,人情世故却只有小孩水平,只不过心地十分善良。也不好意思再抓弄他,见他不开心,伸手象个大姐大一样,拍拍他的后背:“小鬼,救我的人是谁?带我去见他,我保证他不打你屁股!”

    不老神童迟疑了一会,附嘴在夏蛮悄悄说: “他是我兄弟!”屁话,还用咬耳朵,难道他在附近偷看,赶紧也凑嘴过去:“你兄弟是谁?他在附近偷看我吗?”说话时二只大眼睛溜溜打量四周。

    不老神童在她耳边说:“我兄弟,就是兄弟,他躲起来!”这下可吧夏蛮兴奋得飞起来了:“躲在哪里?我们去吓他一跳!”

    不老神童摇了摇头:“他说要躲在没有人能找到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里。”这什么鬼话:“他不在附近?“不老神童愣了一下,拉大桑门斥了她一顿:“躲在附近能叫躲吗?在附近我能找不到吗?他想躲起来,天底下能有人找得到吗?真蠢!”

    这下夏蛮惹毛了:“他不在附近?你冲我咬什么耳朵?我不管,你带我去见他,不然拆了你家房子!”

    这个小姑奶奶发起飙来,柳眉倒竖,鼻子紧皱,穷凶极恶的,没准真会上房揭瓦,不老神童猛的记起什么,“啊”一声:“他说等你学会爬山入海,驱魔唤兽,自然就能找到他!”

    夏蛮半信半疑:“真的?该不会蒙我的吧!”

    不老神童满脸委屈:“我干麻骗你?你以为你身上有花有蜜啊,我看上你那点好,会沾着你?要不是兄弟说你爱爬山玩水,求我教你点本领,我才懒得管你,刺头一下,放身边都怕会扎到!”

    他兄弟?恐怕也是个糟老头,显然不是他,找他做又能做什么?不禁意兴消然:“你能有什么本事,不学啦,不学啦,还躲着我,有什么了不起,告诉我这里是哪?怎么出去?”说着走开了。

    怎么对不老神童没大没小都可以,偏生说他没本事,这可把他惹火了,张嘴呢呢哪哪念一串虚音,也不知道什么鬼,树林里麇鹿兔子树上松鼠花貂,各路动物不一会儿挤满周围,远处“嗷嗷”狼叫,吼吼虎啸,越来越近,树上鸟鹊飞禽,拍翅降落,叽叽喳喳团团绕着她飞翔。

    夏蛮惊的目瞪口呆:“哇,这法子好,今后想吃什么野味随手一抓就有!”于是抓了二只一直打不到的鹧鸪。“不能抓,不准抓,别伤着鸟儿,快放了!”本来得意洋洋的不老神童赶紧呵斥她。

    这鸟儿都当她是朋友了,夏蛮抓了也不敢吃她们,托在手里放飞出去:“你就教我这个吗?你都还没告诉我,这是什么妖法!”

    不老神童吹翘胡子:“不是妖法啦,这是本门压箱子大法,叫做:自然召唤术!”

    三两下,夏蛮摸清这个小老头儿的脾性,他就是小孩脾气,你越奚落他,批评他,他就越发较真,兜出来的真话就更多:“你这些妖法,出自什么门?东门西门南门北门,还是天门?说到底就是哄小动物的,还是妖法,不学!”

    直把不老神童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不是东门西门南门北门,更不是天门。听好喽,是自然门,自然门,自然门,重要的事说三遍,说三遍!”

    自然门,从来没有听说过,夏蛮嘻嘻冲他乐一下:“自然门是那道门?”不老神童白眼直翻,都没脾气了,对簇涌的小动物“呵呵”几声,二只松鼠跳上夏蛮身上,挠她颈部、腋窝,痒得夏蛮“咯咯”笑趴在地上:“学不学,学不学!”夏蛮都快笑断气:“我学…我学,师傅,哈哈,我…我快断气了,饶了我!”

    “嘘”,松鼠花貂跑开,夏蛮心里一百万个愿意学这么好玩的法术,喘足气后起身,乖乖朝不老神童跪了下去:“师傅,受徒儿一拜!”不老神童神色一端,孩童神色退去,凛凛然一幅宗师派头:“灵隐万物,道法自然,人生于自然,当法自然之道,与万物共存,所以本门叫自然门。我以自然门玄宗法祖身份,收你为第一百零八代掌门弟子,即日起,传你自然召唤术!”

    夏蛮“哇”一叫,凑过去趴在师傅身上:“第一百零八代?比仙宗还老,师傅,你又蒙人了!”不老神童“哼”冷笑:“仙宗算老几,同根都算是后辈小朋友!”夏蛮愕然:“说大话大灰狼咬屁股,我们真有那么老吗?”

    不老神童腰间掏出一本黄丝帛卷,上面竖行字如豆芽,象极五圣洞眉头字形,夏蛮竟然一个不识得,不老神童一字一字指着读:“自然召唤术,就是和自就万物说话,与他们和平相处,你要熟读!”

    此时,虎啸声狂响,似是受到惊吓,不老神童脸色大变,冲着周围小动物吹一声,按住夏蛮躲入草丛中,动物们四散遁入山林,四周顿时恢复死寂!

    夏蛮附在他耳朵:“师傅,你这么大本事,还怕谁?”不老神童“嘘”一指堵住她的小嘴,伏耳贴在地面。

    一丝慑人心魂的怪声如鬼哭传来:“老大,别躲了,再不出来,我先喝干二只大虫的血,再把你这片森林里的小宝贝全都杀了!”

    老虎“吼吼”狂叫,叫声甚是悲惨,那有半点森林之王威风。声声如割在不老神童心上,脸上肌肉抽搐,强忍着装作听不见。

    看见他那么痛苦,又胆小如鼠,夏蛮于心不忍,却也不屑,张嘴就开骂,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来,喉咙里发声处,似乎被一根手指按住,一定是师傅灵力锁住!

    老虎无力嘶叫几下,森林便又回归静寂。又过了许久,不老神童才起身,松开夏蛮。

    夏蛮憋得难受:“不要你了,窝囊废,缩头王八!”不老神童翘了一下白眉毛:“拜了师就不能耍赖!”夏蛮小脸气红:“这么大本事,怕成这样,谁要你做师傅!”

    不老神童也不生气,神色十分尴尬:“我会怕他?开玩笑,只是…哎,又不能杀他,他就是耍赖!”天底下那有打得过,却被打不过的人吓成这样的:“他是谁?你老婆吗?至于你打得过还怕成这样?”

    不老神童似乎若有所思,一会儿才说:“他是白骨门主!”

    “什么?”夏蛮吓得崩跳起来:“大恶魔,你明明打得过,为什么不杀了他,还留他为害人间,我真鄙视你!”说着愤怒地起身就走!

    身后不老神童无可奈何地说:“他是我的孪生弟弟符门西,我哪下得了手!”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