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白骨门主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夏蛮吓呆了,良久才回过神:“你别老吓我好不好?拜个师都拜得我提心吊胆的!”心里是好想学这门古怪法术,可想起白骨门,一点劲都没有:“好歹叫你几声师傅,带我出去吧!”

    不老神童神情想哭:“都是爹妈一个屁二个响,我能有啥办法。她一生最恨美女俊男,就在这附近,我劝你学乖点,别乱跑,被抓到会喂你忠诚丹!”

    一提忠诚丹,还真是奏效,夏蛮想到东篁山顶上左诚惨状,心阵一阵陈发毛,乖得鹌鹑似的:“师…师傅,要是她抓我,你会保…保护我吗?”

    “她敢!我杀了她!不,扁她一顿。哎呀,我也不知道该杀她还是扁她!”

    这也算回答吗?夏蛮怀疑神色看着他:“瞧你这德性,就象老鼠见了猫似的,还杀她扁她,得了吧,打得过再说!”夏蛮故意奚落他。

    “这叫让,是让她,她是我妹子,你明白吗?她作恶太多,天收过一次了,关在遗落幻境,也不知道谁放她出来,如果还不思悔改,迟早让三味真火焚烧成灰!”

    听他口气挺惆怅的:“师傅,她干了那么多坏事,你怎么还在维护她?”

    不老神童若有所思,良久才说:“乖徒儿,师傅可告诉你,今后要小心男人,越帅越会骗人!”夏蛮年纪还小,对男女之事还只是一片朦胧:“你这话全是毛病,不是说女人越漂亮才越会骗人吗,怎么成男人了?你不也是男人,你骗过人吗?”

    不老神童白了他一眼:“我是说帅哥,你师傅长得没自尊,就是真心去对人家,人家也未必会瞥我一眼。”夏蛮听出弦外之音,嘻嘻一笑:“师傅,你当年有心上人,让帅哥抢了是吗?”

    不老神童急红了眼:“呸呸呸,胡说,胡说,师傅位列八荒之首,看上谁还不手到擒来!”夏蛮停下脚步,一手举高过头,另一手从上面掠到他头上,朝他伸长舌头,作了个鬼脸,摇了摇头!

    意思很明显,我长大这么高,你还这么矮,谁会瞧上你!不老神童狠狠白了她一眼:“走啦走啦!这地方不能呆了,回鹿角峰雁行谷!”夏蛮背上包包:“那是我们的狗窝吗?我好饿哦,瞧样子,你是被她追得满山跑!师傅,她怎么老缠着你?”

    不老神童拔开杂草,“嗖嗖嗖”拔出几小茶杯口大萝卜模样东西,沾着红泥,却晶莹可爱,塞到她手里:“山萝卜,甘甜多-汁,凉血润肺,先顶一下,我们自然门,不吃召唤动物,因为它们会骂我们!”说着挥了挥手中那卷黄得快掉渣的《自然召唤术》:“她是要这个!”

    夏蛮搓掉红泥:“这么脏咋吃?她不是会驱魂种蛊吗?要这个书做什么?”

    “傻丫头,红泥可入药,少吃有益。这书才是宝,驱自然之力,为我所用,她学的控魂术,只是邪门歪道,连天都不会放过她!”不老神童并没有领她走原路,而是进入一条狭谷,饶到山后面,一路上夏蛮注意到,山上似有皑皑白雪:“师傅,怎么没有见到东篁、天门、未央三座山峰?”

    不老神童奇怪:“这里是崴参赤江,什么东篁、天门、未央?”

    崴参?夏蛮觉得不对劲,崴参好象离东篁很远很远,息壤还要再向北走去:“师傅,你说这里不是东篁,是崴参?我怎么会跑这么远来到这里?”

    “你个鬼精灵,当然是他送你来的!”怒江离赤水相差十万八千里,我又不是傻蛋,迟早也会知道!这么低级的谎言就想忽悠我,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夏蛮“哼”了一声:“你老说他他他,他到底长什么模样?”

    不老神童吹了一下口哨:“啥模样?有一个鼻子,二只眼晴,二只耳朵,一个嘴巴……”说什么废话呢,夏蛮嚷道:“停停停,和你说话真累,不问了!”

    扑扑扑山坡密林中走来二只独峰鸟,走近一看,硕大身躯,黄嘴红髻,双掌厚实,走路带风,显得雄壮异常。

    “人不都长一个样吗?他那个长得啥摸样呢,哦,就是长得很会骗人的模样!”

    夏蛮“扑嗤”一笑:“就是说长得很帅喽,帅又不能当饭吃。”叹了口气:“他不帅,却很会做饭!”

    不老神童翻了翻眼:“小小年纪,思春啦?不过这话我爱听,天地生人很公平,给皮不给脑。啊,不对,老天爷不公平,偏心。”俩人上了独峰鸟:“师傅,你说话老是驴头对不上马嘴!前半句说对,后半句就推翻掉!”

    “不对吗?不对吗?老天爷让他又帅又有能赖,还会做饭,这个很不公平,特别不公平。他骗走了她的心,哈哈,不过他是我的好兄弟!”

    夏蛮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师傅,你是不是脑子有病?他真抢走你的女人,你还说他是好兄弟?”

    阵年往事,不老神童天生童趣,也不以为意:“我喜欢她,她不知道,她喜欢他,他躲着她!”

    “什么他她他她,你在绕舌头吗?哦,我明白了,你是在单恋,她不知道,她也是在单恋,他不知道,所以你和他是兄弟。”

    不老神童听得一头雾水,夏蛮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个绕舌头够他想一辈子,不尤得意“吱吱吱”笑了!

    沿着峡谷往上走,树渐渐变矮,天气也冷了下来,远远山谷一串倒v形门,如鹿角飞伸,和两边山谷合形菱形:“进了灵锁门,她就天可奈何了!”

    “还好远啊,望山跑死马,师傅,干嘛不坐飞鸟,这个怪鸟不会飞,跑得再快,也没有飞鸟快,跑到几时?”

    师傅并没有回答, 一只蝴蝶飞至耳边,轻拍翅膀,不老神童脸色顿时紧张,一恍至夏蛮身边,拦腰抱住她飞入草丛:“怎么啦,她来了?”

    “嘘”一声:“她堵在鹿角门!”

    “师傅,她又打不过你,冲过去就行,干嘛这么怕她?”

    不老神童眉头皱了一下:“她有个古怪的阵法,守阵都是上古的异灵,也不知道她从哪找来的,诡异得很,不好对付!”

    “我们和她玩逃猫猫!”

    “她有嗅魂术,你无法闭魂,逃已经来不及了!”

    能闻到魂体之味,这倒是奇怪:“她是猎犬啊?”

    “差不多,想必她在红蚁林里闻到你的魂体之味,师傅现在教你闭魂术,先藏起魂体。”

    “三魂:一为胎光,二为爽灵,三为幽精,胎光为天,爽灵为地,命宿幽精,溢体护身,匿体续命,要学会只匿不溢,把护体之魂匿入体内,她就闻不到了!”说着念出口诀,倒是简单,念一遍夏蛮已经记住了。

    “师傅,不就是把冥冥中的保护,全部撒回,对身边的危险置之不理吗?”

    不老神童张大眼看她,这女娃一点就透,怪不得他那么喜她,随点头道:“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不过,只是魂收缩入肌肤之下,可不是完全放弃,要不然遇到其他风险,人会一点防护都没有。”

    “我知道了,比喻我看到一个人,长得很坏,我会立即防着他,要是三魂入体,就只能等到他拿刀子捅我,我才知道他是坏人,是不是这个理?”

    不老神童点了点头。

    这临阵抱佛脚,纵使夏蛮冰雪聪明,仓促间又能掺捂多少,折腾了一顿饭功夫:“我不行啊,只能近体三尺!”不老神童嘻嘻摸了她的头:“小丫头,你当是吃饭那么容易,三尺已经很了不起了,不用躲了,他们也来了!”

    “来了?我怎么没看见!”

    不老神童御身而起,两手虚空一抓,丝丝弧光从山谷两旁万物之中飞向他的二只手心,聚成一个灵光飞舞的球,他右手五指叉开,球张如罩,罩住了夏蛮。左手灵光球,掷向山谷左侧一棵密树之中!

    茂密树叶随着“轰”声巨响,漫天飞舞,顿时只剩下光秃秃树枝。一条古怪身影,跳跃而出,竟然不用落地,空中一个迂回,电光闪石,猛扑过来,双手一搓,十条灵刀,迎面抓劈而来。

    不老神童左手一挥,祭出一把灵剑,把十把刀砍成二段,余力当空切向空中来人,夏蛮此时看清,猛扑过来的,竟然是一只白毛猿,它似乎知道历害,空中连翻几个跟斗,避开不老神童灵剑之力,落在山谷小道之中,吱吱朝空中不老神童怒吼!

    但见两旁密林之中,飞出七道灵索,鞭打而来,不老神童左手灵剑一挥,想再切断灵索,那知道灵索尾端突然一卷,成一个捕兽圈,灵剑砍了个空。

    却见他不慌不忙,左手五指一揉,瞬间一把灵剑化为七根灵棍,插入捕兽灵圈之中,一收,七个灵圈尽数绑在灵棍之上,被他无上罡气一拉,七条人影硬生生被飞空中,分站七个方位,竟然非人非妖,非魔非兽,全是夏蛮没见过的古怪相貌。

    “大哥,上次让你侥幸逃脱,这次多一个累赘,想跑可没那么容易,把书给我!”不知几时,一个高廋黑袍人光秃秃树上,夏蛮颤了一颤:“净魂使者!”和地上八只怪物,看似随意而站,却是隐隐构成一个阵式,夏蛮在灵罩之中,尤自感到一阵阵刺骨寒气。

    “小妹,你修控魂术,我修召灵术,这是我们约定,你怎么能强夺大哥的修为!”

    白骨门主冷得让人发嗖的阴阴笑:“瞧你那点出息,雪蝶让人抢了,还和情敌做兄弟,自甘坠落躲起来,玩小动物,你就是个窝囊废,缩头乌龟,书放在你身上,也是一种浪费。”

    让妹妹揭了伤疤,不老神童气红了脸:“不许污辱我兄弟,这能怪他们吗?她跟你大哥会开心吗?不能让她开心你凭什么说爱她?就象你爱妖王芈魁,可人家只爱玄肌夫人,最后害得妖族被灭,你又得到什么?”

    “住口住口…”狂怒之中,白骨门主十个长指离手,撕魂甲带着电完飞向不老神童,指甲黑得发亮,透骨寒灵穿过灵罩,刺入夏蛮心田,顿时冷得牙根打战,八只妖兽一声长“哼”,慑人心魂。一只撩牙象亮出二只白骨牙,头一低哼哼拱了过来,白毛猿纵身空中,居高临下,手爪足爪夹着风雷声齐扑而下,刺猥兽根根刺毛竖起,如连弩-弓箭,射出一绺一绺刺毛箭阵。其余怪兽扑向灵罩,竟然声东击西,想让不老神童首尾不能相顾。

    夏蛮凝神空中师傅,但见他瘦小身躯,凌空御风,有如仙人。自然灵力经他右手,绵绵不绝传入灵罩,保护自己。单手御敌,虽落下风,却依然气定神娴,挥洒自如,分明是一代天地玄师,那象林中那个愣头愣脑的怪老头,不尤得发自肺腑高喊:“师傅!”夏蛮虽小,却明白身姿潇洒,神气淡定,只是处变不惊,这样下去迟早会落败。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