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八大荒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哎呀,死就死了,出去帮师傅扛一刀也行,免得这个怪老头师傅瞧不起!”用尽吃奶力,蛾眉刺尖居然也吐出一寸灵力,狠狠刺向灵罩:“喂喂喂,乖乖呆着,别出来添乱!师傅还有大招没出呢!”不老神童弹开二片撕魂甲,赶紧制止夏蛮。

    嘴硬,明明就死撑着,还大招呢,不就是怕我添乱。心虽这样想,强行刺破灵罩,师傅反而要分灵力保护自已,还是乖乖收回灵力。

    突然一阵习习轻风拂面,越来越大,瞬间成狂风巨暴,夏蛮只能咪一条小线勉强观看。

    只见一道莹光从鹿角门风驰电掣而来,半空中九颗流星射向阵式中八只怪物和白骨门主。

    八只怪兽见流星势如奔雷,吓得面色刷白,赶忙聚起全身灵力抵拒,几乎同时,“轰”的一声,八只怪兽被流星激波弹出几十丈远,坠入密林之中。白骨门主识得利害,不敢硬接,于树上怪身一飞,翻过山后面。

    夏蛮于狂风激波中,似乎听到有一个声音:“小蛮子交给你,好生照顾。我去杀了她!”莹光遁落白骨门主逃逸山后,一切发生如电光闪石,夏蛮连影子都没看到!

    不老神童朝山背后喊:“瞧不起我吗?还跟在屁股后,我还有大招没出呢!谁要你多管闲事,别伤她性命啊!”灵罩一收,夏蛮跑出来:“喂,你救了他没有?”山谷回响:“有,有,有…”不老神童召唤来二刚才二只独峰鸟:“丫头,你在说哪个他?你到底有几个他?他都走远了!”

    夏蛮对着空山,恾然若失:“师傅,你能喊他回来吗?我有话要问他!”不老神童虚空把傻乎乎的夏蛮提上独峰鸟,一声呦呵“驾”向鹿角门:“别去麻他,他现在宁肯见鬼,也不想见到人。把你扔给我,却还不放心,偷偷跟在屁股后,做人做到他这个份上,也够累的,乖徒儿,不要去烦他了,最好离他远一点,小心过几年他连你也骗了!”

    师傅说话疯疯癫癫的,非得一句话堆几个意思:“你说话咋象在打结,都缠一块了,他怎么会怕见人?他在烦什么?我怎么会被他给骗了?”

    不老神童突然嘻嘻哈哈大笑,笑得夏蛮一头雾水,不老神童冲她飞了个怪眼,仍然笑个不停:“他爱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死了,必须爱上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才能活过来,那个女人如果活过来,爱的这个女人就得死过去,他爱得要死,又不能去爱,不能去爱,那个女人又活不过来!你说好笑不好笑?”自已笑的泪都飙出来,这么好笑的事情,这个小妮子肯定笑死了!

    眼看着夏蛮,却见夏蛮眼巴巴正看着他:“师傅,你吃错药了?”不老神童合上嘴,诧异问:“你没笑,不好笑吗?”夏蛮感到不可思议:“我哪知道你在说什么鬼话!”

    “这么清楚还没听懂,真笨!”夏蛮“哼”翘嘴:“是你有语言障碍好不好,那有象你这么说话,你能一字不变再说一次吗?”

    “说就说,有什么难!”不老神童张大嘴巴:“他……”哑了半天,一赌气:“不说了,不说了,他活得太复杂,一团糟,一团乱麻,一群蚂蚁,你不要去烦他就是了!”说着掏出《自然召唤术》丢给夏蛮,一本正经说道:“入鹿角门之前背下口诀!”

    夏蛮打开,生气丢还给他:“全是豆芽文,看不懂,背图形还是背页数?”

    “古玄文没什么难学,我读一句,你跟一句!”

    “天生万物,皆有其灵,各物不同,其灵各异,分物识灵,以灵感应,心灵相通,用灵话语,可知万物!”这么简单,夏蛮听一遍能记住了:“你一口气念多点,别磨磨蹭蹭的,行不行!”

    不老神童不可思议看了她一眼:“这么牛?仔细听着,我只念一遍,分灵篇:猿猴同类,虎猫同位,马驴同槽,鸟雀同飞……世上诸般禽兽虫蟲,鱼鳖蛇蟒,习性相近相同者各入其类,以摸索其规律习性!”

    这个不难,还可以快点。

    “古音普:猿猴狲猕语,虎豹狗猫语,马驴骡鹿语,龙蛇蟒蝮语,蝶蚊蝇萤语,蚁蛹螨蚤语,凤鸟雀鹰语,鱼虾鳖蛤语……”

    “心法十重天:一猿猴二龙凤三马驴四虎豹五蛇蟒六蝶蝇七鱼鳌八蚁螨,九树木,十为无心无念,万物归一!”

    背个鬼啊,光个古音普,都不知道要认到哪年哪月,夏蛮哀哀声:“师傅,我想死的感觉都有了!”

    不老神童冲她乐“呵呵”:“急什么,师傅读了十年,练了一千年,我们慢慢来!” 夏蛮看着他一脸哗哗白胡子,“咦”打了千冷战,摸了摸自己的脸:“练一千年?!不拜你做师傅行吗?”

    不老神童眼一溜:“你五年内,能练到蛇蟒层,就可以去见他了!”

    “五年?为什么要五年,一个月算不算?”

    “算,一天也算!”

    “不拜师了,我们拜把子吧!”

    “鬼丫头,练到五层,别说拜把子,拜你做祖宗都行!”

    不知不觉,过了九道鹿角门,雁行谷里,满满一谷子动物杂货店,除了品种繁多,个子长相和寻常所见同类大不相同:“师傅,你是开动物园吗?”

    见到不老神童回来,几声清脆鹤鸣,动物们迅速走位列队,分门别类,井然有序,尤如排兵布阵。

    不老神童得意洋洋:“都是我驯养的,许多改良品种,怎么样,好玩吗?”

    “能找个会说话的吗?”不老神童那股得意劲咔在喉咙里了:“小丫头,就是挑刺抬扛,不能赞师傅一句吗!等你学会古音普,它们不但会说话,还会喝歌呢!”

    “天哪!我是喜欢它们,可要是天天陪着他们,我非得闷出病不可!”

    看着夏蛮意兴消然,神神秘秘对她说:“每进一层,有奖励哦!”看着师傅为了教导自己,煞费苦心,花尽心思百般讨好的模样,夏蛮情不自禁地依偎在他身上,动情地喊了声:“师傅,你也是为我好,我会用心去学的,不用奖励都会努力去学!”

    不老神童每天与动物为伴,突然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偎在怀里,一时不知所措,愣了一下才抱着她:“等你有小成,师傅带你去八大荒灵修场看看,那里是灵修赛场,可热闹呢,师傅已经好久没有去那热闹的地方了!”

    他这个好久,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多久:“师傅,什么是八大荒?”不老神童“嘻嘻” 自我解俏,脸上居然有些腼腆:“就是几个自命不凡的老家伙,自吹自嘘,有一首民谣:

    自然御波者,

    寸指搬山河。

    触雪乾坤袖,

    白骨终归无!

    这首童谣,说的就是崴参洲上古仅存八大门派,在争夺天下第一灵圣之名。崴参地处苦寒之地,人烟稀少,别人看不上眼,所以他们才得以保存!”

    夏蛮屈起手指头:“1、2、3、4,师傅,这不对啊,才四个,哪来八大荒?”

    “笨丫头,一句童谣是二个。哪,自然门,就是我们,踏波者是东瀛,他们生活在海上飞地,能踏波而行。寸指洞在西面炼金山,能聚灵成钢,刀枪不入。山河班,他们善长御物,能移山倒海。乾坤招,住在启华峰迎天顶,融雪阁,以魂传功,玄肌死后算绝种啦。白骨门初创在无情崖落烟洞,至于无心道,人不象人鬼不象鬼,忍者之术,善于用毒藏匿,无人知其踪迹!”

    这么门派打架,肯定好好玩:“师傅,几时比赛啊!”

    “十年一次,第一只是个虚名,师傅很久以前偶尔也去凑热,你喜欢热闹,下一届带你去!”

    “这届几时开始啊?”

    “阳春三月三,算算日子,应该是还剩差下多五年吧!”

    夏蛮心里“哼”了一声:“还等十五年,师傅脑进水了啊!”却漫不经心问道:“师傅,在哪比赛啊!”

    不老神童随口答道:“江湖城飞云渡,他们派出的弟子,都修了上百年,十五年恐怕不成,要不再等下下届吧!”

    不说好过去凑热闹吗?这老头口上说不爱虚名不爱虚名,还让我练二十五年,病得不轻,嘴巴甜甜叫了一声师傅:“你严厉一点,残忍一点教我,我保证连拉屎都修练,行不?”

    这话可不是随便说说,夏蛮还真说到做到。自然召唤术,无非以动物之欲,御动物之术,夏蛮常在野外行走,已是阅物无数,加之聪慧过人,一点就透,一年下来早已把九类古音普背得滚瓜烂熟,只是十层无心无念,万物归一无普可读,问师傅只是说:就是无,从有到无。

    每天随师傅辗转鹿角峰附近山川河流,每日与虎豹为伴,狼虫为偶,连做梦都在掺悟古音普和动物的对接,进展神速得惊人!

    山中无日夜,寒尽不知年,三年下来已入蛇蟒之境,直把不老神童乐得目瞪口呆:“你这进展,都快把师傅的家底掏光了,明天师傅带你去红蚁林!”

    “我能听蚂蚁啦?”夏蛮兴高采烈,收拾好背包干粮:“你天生就属于自然,这份自然灵性,远远超过师傅当年,不过蚂蚁无声,交谈全靠嗅觉、触角、肢体,可不是其他七层物类有音可辩之物可比,识之难,御之更难,师傅修了十年才弄懂控制之法。”

    不老神童随将红蚁俗性,肢语变化,触角信息详细对夏蛮讲解,夏蛮愣愣听着,突然傻傻一笑,搂住他羞羞说:“师傅,徒儿这样算不算是有小成了?”

    “小成?可算中成……”猛然转口说:“没成,没成,还差远呢,火候欠缺,没有实战经验,差着呢!”

    哎呀这老不死又耍赖了,夏蛮己非当年小女孩懵懵不懂事,嘴巴一翘,睡觉去了。

    回到阔别三年多的红蚁林,站在吐信洞那间巢屋里,凝望下面赤水滔滔,此刻夏蛮心情波滔翻滚:“那个大神既能救我,自然也能救他,只是不知道把他放在哪个山哪个洞?”

    第二天早上,不老神童领着她,来到上次被她踩到的草丛中,俩人趴下,夏蛮用小竹签挑出一点蜜浇肉,弹进在面前一堆红泥颗粒堆围着的小洞穴中,又在边沿弹了几颗,耐心等了一天一夜,次日凌晨,第一缕朝阳穿过树稍,一个小指大的红脑袋露出洞穴,四周打探,二条天线般的触角左右摆动。

    蚂蚁无耳,眼睛虽太,视线却极短,全靠头上触角感应四周空气细微变化。夏蛮控制气息,张大眼睛观察面前的小生灵。

    良久,红蚁掉转头,屁股扭几扭,似乎在叮嘱什么,又爬出来,咬走洞穴附近的蜜-肉,回程和过来的另一只红蚁左触角碰了一下,另一只红蚁爬出,把更远处那块肉叼回去:“小蛮,休息一下吧,别累坏了!”

    夏蛮憋了一天一夜,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师傅,我静坐一下,消化今天所学,劳烦您找点吃的!”

    “好,师傅去抓条鱼,奖励你!”

    不老神童抓鱼回来,却不见夏蛮身影,在她打坐的地上捡起一张纸条:

    “师傅,不学蚂蚁了,那么小,又耗时,我去补经验,顺便看我母妃。您熏好鱼,等我回来吃!”后面画了一个鬼脸!

    不老神童微微一笑,折起纸条塞入腰间………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