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离根茶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息壤城北门,天空中的火球乱飞乱跳,盖亭左躲右闪:“这个清泔太有钱了,居然砸了大半天。”

    下面黑鸦鸦,密密麻麻豆腐方块,一百二十个敌人方队,前列强弩兵,背后投火器,再后轻骑兵护送攻城器,还有十五丈高攻城箭塔,索链巨箭。中军点将台在列阵中央,背后却是重甲兵。

    夏蛮对行军布阵是一窍不通,不过也看出敌军阵列井井有条,攻防有度,这个清泔真是个治军人才。

    这时投火器准头已经调整过来,集中对城缘狂轰烂炸,守兵受伤越来越多,这士兵都傻乎乎站在这里被火烧,于是问北门指挥汤滴:“怎么不让士兵躲起来,全杵在城墙等着吃火球!”

    汤滴不认识夏蛮,不过江湖中人,眼珠子都毒,见她衣着简朴,素颜略显憔悴,却掩不住英姿飒爽,贵气逼人,连盖亭对她都毕恭毕敬的,一定不是普通人,随不敢怠慢,回话说:“他们身负守城要职,不可擅自离开,万一敌人攻城,仓促间谁来防守?”

    怎么这些人全都是猪脑袋?铺天盖地的火球砸下来,命都没了,还守个屁城。当然她毕竟是女孩子,这些粗话只能骂在肚子里,只好忍着气解释说:“汤滴大将军,你看啊,投火器离城门有三里地,敌军攻城部队离城门有一里半,他们走过来、搭梯爬城最少要一刻钟,这么长时间,就是去城央调兵守城,也是赶得上,何况我们只是让士兵躲在墙脚下,避开远程攻击。”

    汤滴挠挠脑袋,心里觉得还是不稳妥:“等发现他们攻城,士兵仓促登上来,城梯太挤,反应时间还是大短了,再说怎么判断他们准备攻城?”

    夏蛮指着天上火球:“火球如果停下来,就说明他们准备攻城,到时候他们肯定改用弓箭当登城掩护,如果你还不放心,可以留一百名观察手埋伏在城缘,快去吧,不要让士兵做无谓牺牲!”

    简单的道理,有些人一看就明白,有些人想破脑袋,一辈子都想不明白,中间差距就格局!三个臭皮匠,抵上一个诸葛亮,这句话是错误的,就如一百万个站在房顶上的人,和一个站在高峰上的人,谁看得多,看得远?不是人数决定的,而是格局决定的。

    汤滴还是心有犹豫,盖亭吼道:“萧王子都听她的,小公主吩咐,你照办就是!”

    汤滴叫来传令官,吩咐撤去城徨士兵,下去休息,夏蛮毕竟没有见过大战,她保护战士想法是对的,但是判断是错的。

    当远程投火器停下来的时候,攻城列阵已经到城脚下。幸好观察兵提前发现。夏蛮伸了伸舌头,自己瞎指挥,差点误事,满怀歉意对汤滴说:“大将军,我的判断出错了,向你致歉!”

    汤滴执起红旗,向城后弓箭手打出55度射箭角度旗号,二千支箭,如飞蝗射向空中,绕过城墙,射向对方弓箭阵地!

    汤滴命令近身搏杀队盾牌阵圈起来保护,推梯队准备,才对夏蛮说: “小公主,你的想法是对的,只是没有战场经验。”

    敌军敢死队顶着盾牌,已经推进到护城河前,架起了一百多条云梯,汤滴祭出绿旗,十二个人一组,抬着推梯杵,冒着密密箭蝗,硬是把云梯推倒,许多执杵士兵被箭射伤。

    云梯一倒,马上又有刀盾兵扶起,继续架到城墙上。敌方人数众多,箭矢如蝗,息壤兵伤亡急剧增加,许多推梯队已经无力推开云梯,汤滴交叉绿黄旗,躲在盾牌阵中的近防兵马上有人弃刀,补充进入推梯队。

    这时敌军“必胜,必胜”口号震天,敌阵列分开,几十部巨箭车对准墙垛,“突”射出铁链箭,二条一组,紧紧扣在城缘。敌军中一队奇怪士兵,二人抬一块木板,铺在铁链上。十几丈高攻城箭塔,挂满弓箭手,“呦呵呦呵”缓慢移向城墙,五部三十尺攻门车,也是缓缓向城门靠近。

    战损不断飞报过来,看着眼前震憾的战场,夏蛮心中都感到颤栗,问汤滴:“你手头有多少兵马?”汤滴祭出灰旗,指挥石头队准备,回话说:“一万二,城墙上六千,弓箭手二千,四千在后勤调补物资,目前不到一万,物资消耗过半,只是刚从物资队调二千过来补充,固城而守,兵不用多,但物资人手就更不足了!”

    夏蛮叫来盖亭:“派人去城央,把百姓调入物资运输队!”

    汤滴说:“他们目前攻城有四个手段:云梯、索道、攻门车、攻城箭塔,对付云梯不用技巧,有蛮力就可以对付,索道这个也不难,可以用火攻,攻门车前日已有应对之法,最难是这几十部攻城箭塔!”

    这几十部箭塔,和城楼一样高,上面三层弓箭手,下面九层藏匿登城兵,基本抵消了城墙居高临下的优势,可以和墙楼弓箭手对攻,既可以为云梯、攻城索道、攻门车做掩护,也可以抵近直接攻城,如果不解决掉,北门迟早会被攻破,怎么办呢?

    夏蛮沉思了很久,对盖亭说:“马上集结昨晚的驾鹰水鬼兵,看还有多少人,准备鱼油、燃硝之物,我们解决这批攻城箭塔!”

    命令汤滴抽出三百名士兵协助,盖亭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回来六十多人,战场混乱,也只好如此,夏蛮和盖亭领着人马,回到城央收粮区,清点出七十名只没有受伤的巨鹰,夏蛮命令鲜肉喂饱,用古音鸟语对它们说:“鹰儿,再帮我一个忙,然后你们回灵鹫峰好好休息!”

    鹰儿们已经当她是老朋友了,点头应允,盖亭吩咐水鬼队带上引火燃料,夏蛮简单教导士兵们和鹰儿交谈“上、下、放、跑”几句古音鸟语,便领着仓促之间组建起来的巨鹰队,从高空杀向战场!

    清泔军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空袭战法,一时之间惊呆了,象鸭子听到雷声,目瞪口呆地盯着空中这群庞然大物,不知道如应对。

    点将台上的指挥官高岸惊慌高喊:“快,弓…箭手,强…弩手,瞄…瞄准空…中,打…打鸟!”

    旗令官、战鼓官、号手全都不知所措:“高将军,没…没有…令号!”高岸还算镇定:“号令兵速传,射杀空中来敌!”

    传令号兵还没有跑到强弩阵列,燃料,鱼油己经倾洒在攻城箭塔上,二百斤鱼油,从顶层流下,空中引火之箭射入,箭塔顿时着火,从最上面烧起,慢慢往下面渍下去,箭塔狭窄,弓箭手和攻城兵无处可逃,着火士兵忍不痛,从十几丈高空跳了下去,箭塔虽然只是慢慢燃烧,却也完蛋了!

    第一波效果不错,烧废了二十多部,许多士兵操控不熟炼,投歪了,夏蛮发音召回鹰儿:“我们再来一波!”

    不用一刻钟,三波投放,几十部攻城箭塔全完蛋了,它们高空俯冲,投完就跑,那些强弩兵压根就没办法反应。鹰儿居就零伤亡,夏蛮乐得拍拍鹰儿翅膀:“乖鹰儿,累不累?不累的话,我们索性把其他三门的攻城器全毁了!”

    巨鹰“呵咕呵咕”直乐:“我们能一口气飞八千里,这点距离,还不够热身呢!”

    夏蛮马不停蹄,不用半天,摧毁了三个门的重型攻城器,这种空中扑杀之法,不但令敌军胆寒,心中彻底绝望,连须苍和萧睿不但欣喜,更是感到无比震惊:这还打什么仗?几十万人交战,却让一个小女孩瞬间改变战局!

    百破依旧势大,虽然毁了重型攻城器,剩下轻型攻城器,攻势依然猛烈,只是从未见过空袭,怀疑息壤有神人相助,将官心中惶恐不安。

    息壤战士,受这种惊天战术鼓舞,士气大振,清泔见军队锐气受挫,此消彼长,士无战心,再加上无重器助攻,伤亡必然很大,只好下令撒回!

    轰轰烈烈的战场,在夕阳下回归一片寂静。夏蛮回到北门城楼,她依照承诺放飞所有鹰儿,让它们回到灵鹫峰栖息地休养。

    汤滴命令打扫战场,自己却在北门城楼铺上纱毡,摆上茶台、小吃,自己毕恭毕敬站在旁边守侯,见夏蛮过来,大踏步到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夏蛮赶紧扶他起来:“你们真是奇怪,干嘛老是拜我?我是公主,可我不喜欢动不动就磕头下跪!”

    汤滴起来“哈哈”笑道:“你是上邦公主,跪拜你是应该的,不过未将今天早上鲁莽,得罪你了,这是向你赔礼,还有就是替息壤百姓和战士们向你道谢!来来来,请公主尝尝我的茶艺!”

    说着扶着夏蛮在上首坐下,这时城梯须苍声音传来:“汤将军的茶艺是一绝,我也是刚来的时候喝过一次,念念不忘啊!难得你今日愿意露一手,我们算赶上啦!”

    须苍和萧睿领着众将登上城搂,汤滴赶忙引他们入坐,众将官个个喜气洋洋,站在两旁。

    汤滴说:“一道上乘茶艺,需要好山好水好茶好友好心情,今天这泡茶,是世间绝品,一直想请懂茶良友共同品尝,过去三年那有好心情,所以就搁着,难得今日五好集齐,就拿出来共赏!”

    “不就喝个茶吗?瞧你说得天花乱坠的,什么茶这么矜贵?”

    汤滴得意的笑说:“此茶是我家祖传之宝,藏了上千年,我也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因为它不是这个尘世的东西,所以祖宗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离根茶!”

    须苍哈哈大笑:“上千年的茶?都发霉成抹了,还能喝?”汤滴取出一个阴气森森的小葫芦罐,上面竟然是古玄文字雕刻,须苍认得篆刻,随念出来:“离难离,根无根,舍不得,得可舍。落款是:天地咒师!”

    什么意思啊,夏蛮听得一头雾水:“怎么古人总是喜欢打哑迷,装神弄鬼的净让人猜不透,故弄玄虚!”

    “这个象似偈语,又象是咒语,我也看不透,天地咒师是一个人?还是指这一句话?”须苍博览群书都看不出,就更不要说这些后生小辈了。

    汤滴打开茶罐,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瞬夕滋润全身百络,他小心翼翼,尤如摸婴儿的脸,从里面夹出一片,放入盖碗中,直接泡入水,倒入杯中。

    须苍诧异:“这么简泡法,也算茶艺?”汤滴说道:“简单才是道,好茶无须太多弯弯绕!”

    <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