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龙井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上千年藏茶,居然还能清香如新,单凭这个年份,这份清香,就充满传奇和故事!

    “这小罐茶是怎么来的?”须苍隐隐约觉得,古怪就出在这个阴气缠绕的茶罐,那股阴气,好象是一条灵魂,在守护着罐里的茶。

    夏蛮也不懂什么茶艺茶道,见嫩绿色茶汤,生翠如碧玉,十分可爱,端起一口喝干,顿时感觉到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一扫这几天的疲倦,脸上青春活力四射,忍不住赞叹“好喝极了!”

    汤滴细细品尝,舌头先沾后卷,嘴里走一圏,才让茶汤滑进喉咙里,脸上露出享受的微笑“舒服,好象新婚搂着老婆睡觉一样!”

    从享受中回过神来,才回答须苍的问话“家道后来没落,记载不多,我们祖上是楚江人,堪舆为生,哦,就是算命看风水,一次在龙井渡摆摊问卦,帮助过一个人去遗落幻境……”

    “遗落幻境?”夏蛮一听到这个名字,感觉很吸引,探险那股劲被激发,忍不住两眼焕光,喊出声来,突然想到这样打断别人的说话不礼貌,赶紧捂住嘴巴,看着汤滴的眼神充满歉意“对不起,请你继续!”

    她不知道,今天她是老大,整个息壤城到处都是她的传说,就是抽谁的耳光,别人只会心怀感激,当作一种恩赐,拿去到处炫耀。

    汤滴那敢有半点责怪之心,也许三年多来,他最开心就是此刻,儒雅的脸上挂满突容“小公主对遗落幻境显然很关心,只是末将文人武职,没有闲功夫去打听那些趣闻,知道的也不多。传闻上面有很多上古神器,那时候很多奇人异士去里面淘宝,但是轮回盘每次只能摆渡十个人,所以竟争十分激烈。那个人回来之后,就送了这小罐茶叶给我们的祖宗。”

    夏蛮聚精汇神的听,隔了一会儿,见汤滴没有再说话,回过神来有些失望的问道“没啦?”汤滴挑了挑炉中炭水,知道夏蛮想听遗落幻境的趣事,只好歉意说道“我们祖上机缘不深,学不了堪舆之术,早就不吃这碗饭了,故事流传下来已经有上千年,知道的确实不多,不过有一句古语要去遗落境,须走江湖城!千年来,倒是有很多人从龙井渡口,去………”须苍“咳咳咳”几声打断他,汤滴愣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话,赶紧打住不敢说下去。

    夏蛮明白,去江湖城肯定有很大风险,师尊才不让汤滴说下去,心中那股好奇心刚被吊起来,哪里放得下去!

    她可是直来直去的人,凑过去依偎在须苍怀里磨增“师尊,你不让他说个明白,我也会去查,那时候瞎冲盲撞,岂不是风险更大,还不如索性把你知道的也告诉我!”

    须苍知道收不住了,也不好怪汤滴,毕竟他只是说茶的来历,显然这罐茶产自遗落幻境,伸手拍了拍她说“在乌惜的时候,什幽也问过遗落幻境,我知道她想去救她娘。那时候她身负重伤,我不敢说,以免她忧思过度。”

    听师尊的口气,显然他知道的更多“师尊,我心中有条小虫虫快爬出来了,快点告诉我!”

    夏蛮从东篁封魔阵的树根跳了下去,众人都料道她和下叶必死无疑,这几天见到她不但活着回来,而且已经长成出水芙蓉一样的美少女,还不知道从那里学来一身古怪的本领,须苍不提有多高兴,自然舍不得她再去冒险。

    只是不说出来,怎么能犟过她的好奇心“小蛮子,师尊也没有去过,知道的也只是些传说,告诉你是可以,但你必须答应师尊,不能去!”

    夏蛮一咕噜爬起来“师尊,你还是不要告诉我,我没办法给你做不到的承诺!”

    大家笑了,都喜欢她的率真,须苍只能摇头苦笑“好啦,师尊不要你的承诺,不过你千万不可以一个人去冒险。龙井渡是先有井,后才有渡,渡口在赤水出海口,只是寻常渔民出海,物资运输港口。古怪就是这口井,这口井比渡口古老得多,通往锁龙礁,只有锁龙礁,才能进入江湖城。传说井里面锁着一条上古恶龙,这口井是给恶龙喘气的。自古以来,很多灵修高手,还有前住遗落幻境寻找遗落神器的捞家,去的多,回来的少。”

    夏蛮心里偷愉乐呵哪有那么神秘,八大荒每十年会在江湖城举行灵修比赛,照师尊这么说,那不是有许多人回不来?这果这么大风险,谁还敢去啊!可是这个事不能和师尊说明,这是八大荒的门规!

    想到这里,心里“哎呦”一下“早知道问一下老不死,他肯定知道怎么进入龙井,怎么样避开恶龙!”

    可是转念细想“问了恐怕也白问,那个老不死肯不会说,没准还天天死盯着我!”

    还指望须苍能说出点有用的,结果神神秘秘说出来的,还不如自己知道的多,又凑近身趴过去“师尊,传说的事,多半是讲故事的人添油加醋,吓唬胆小的人,龙都被锁住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你就不能来点大料,震撼震撼我麻木的小心灵!”

    须苍一生坎坷孤独,老来有了这班徒弟,个个都视之如儿如女,也很享受夏蛮这份温情撒娇,伸手怜爱地拍了她一下“还大料?大巴掌就有。你这个鬼丫头,天不怕地不怕的,传说都有它的起源,你可千万不能去,知道吗?”

    看着师徒斗嘴逗乐,众将也都乐笑了。

    汤滴听到夏蛮怀疑这个传说,插话说道“小公主,这个可不是传说,倒是有人见过龙井经常有陌生人出入,只是他们个个守口如瓶,所以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

    这就对了,想必那些人都是八大荒的灵修客,夏蛮心中暗暗欣喜。

    汤滴吩咐取来二十个杯子,一片茶叶,泡出二十杯茶汤,分给众将官,依然芳香如旧,萧睿此时才插上话,和众将举起茶杯“今日难得汤将军献出绝世好茶,我带领息壤将官,以茶代酒,感谢公主恩情!”说完一饮而尽。

    这种严肃的盛情,倒是让夏蛮浑身不自在,赶紧也端起茶杯“又不是我的功劳,要谢你们去谢那些鹰儿,再说息壤之围还没有解,他们也没有元气大伤,现在还不是欢乐的时候!”

    夏蛮不懂军务,她带领巨鹰打仗,只是出于个人义气,即时之兴而已。她不知道,经她这一天一夜的折腾,清泔丢了一半粮草,更要命的是四十凣艘运粮船被被毁,粮草难已为继,困城之计也就破产了。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尽快夺取息壤城,据城待粮,但是攻城重器尽数被烧毁,夺城难于登天;另一条路是十日内必须撤兵。

    这才是汤滴有好心请她喝茶的原因。汤滴把小紫葫芦罐放在夏蛮手里,这么珍贵的茶叶,夏蛮那里敢收,汤滴语重声长的说“公主,如果不是你今日出手,城池早就破了,我们和满城百姓也没了,这里面有我们的亲人和朋友,这点茶叶又算得了什么!难得你喜欢,茶随有缘人,请你收下我的一点心意吧!”

    须苍也微笑劝说“收下吧!”得到师尊应允,夏蛮只好收下,看他们这么高兴,心里却总是慌慌的不踏实“我总是觉得还没完!”

    “当然没完,他们只是攻城受阻,强弱之势未改,只是我们守城压力减轻了许多而已!”须苍顺着她的思路说下去。

    夏蛮心慌的,却不是攻城守城,只是心里在慌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天色已晚,凉月秋风袭人,汤滴吩咐上来饭菜,温来一酝息壤特产高粮酒,叮嘱不可多喝,每人一小口庆祝一下,用过晚饭就马上回各自驻地。

    灾祸总是在疏忽的空隙中降临,当众将在心情惬意喝着小酒的时候,“轰”的一声,吓得萧睿酒杯“咣当”掉在地上,众将也都愣然当场。

    北门对面敌军有异动!

    黑幕之下,一朵麻菇状火团从西门内升起来“火药燃料仓,全速启动守城!”

    一连串短促尖锐号角声,刺破夜冬!

    西门是萧睿亲自督阵,他微笑的脸马上恢复昔日的冷酷,捡起酒杯,第一反应就是城内有内应!

    挥手制住想仓惶奔赴西门的将官“不要慌,副将姞鱼信得过,城内小股潜伏兵,攻不下西门!”

    “会不会是扶桑忍者?”盖亭昨夜在海丄见过这些矮鬼,对他们凶残滑溜的手段印象深刻。

    “不会,忍者体形特别,不适合埋伏。这些人,显然在战前已经埋伏在城里。”夏蛮心里那股莫名的慌慌,也不是忍者,一直不知道在慌什么,倒是盖亭错误的猜测敲醒了她,脑里掠过一个恐怖的名字无心门!扶桑忍者和御波者显就是同一类,只不过一支在陆上,一支在海上,而御波者出现,说八大荒门已经介入清泔军队,那么,东瀛另外一个最神秘的八大荒门,无心门,会不会已经为清泔所用!

    上古门派的神力一旦介入息壤战事,人力将怎么对抗?想想都不寒而栗!萧睿做出决定“副将咪淹守北门,汤滴带三千北门守军增援西门!”

    “不,去东门!”夏蛮直觉萧睿是一个错误的决定,毫不思索出言否决。她这一天一夜的战绩,无疑使她说话中自有一股感仪,萧睿愕然“为什么?”

    略为思索后,夏蛮解释道“他们如果要攻西门,为什么要弄出这么大动静惹来注意?”一句话提醒梦中人“声东击西!”

    汤滴领兵支援东门,须苍御飞回南门,众将各抽派兵马,分别驰援东门南门,萧睿迅速回西门。

    夏蛮和盖亭,联合尚家兄弟的鬼门及部分守城精锐,组建一支战队,关门打狗,追捕城内纵火者。

    她把八百士兵分成四组,进城搜捕,一旦发现敌情,燃硝为号,一路向东门包抄过去。

    如果是无心门死侍,夏蛮也不抱希望能抓到,一路跑到东门,老远就听到撕杀声震天,带着二百人冲了上去东门已经被攻破!

    清泔百破兵蜂涌而入,幸好汤滴五千兵赶到,堵住入城敌军,城门狭小,双方军队施展不开,变成短兵相接的消耗战!

    清泔此举,意在破斧沉舟,南西北三门,倾尽全会力攻城,短兵相接,战况远远比白天惨烈!

    东门已经血流成河,尸堆如山,这种大兵团短兵混战,什么灵力阵法,并没有多大用处,虽然其他三门援军赶到,兵源却始终有限。

    眼看身后鬼门战士越来越少,尚家兄弟和盖亭已成血人,夏蛮几天搬粮,又接连二夜没睡觉,苦战至天亮,神思己经接近迷离,全靠自我保护意识在杀敌,脑里却在盘问自己“人们为什么要打仗,他们在争什么?”

    恍惚之间,隐隐约约听到一声低沉、特别的号角声,城门汹涌的敌军,惊慌地撒退,瞬间四周一片寂静,只剩下受伤者零落的、痛苦的呻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