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绞肉战场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借这个喘息机会,夏蛮冥坐在血地上,老不死教她的自然召唤术中,有一篇天地借灵的古怪灵修法门

    自然生我,我存自然。道起自然,食于自然,法于自然,了于自然,无生无相,金身不灭,法体寄生,万灵归一!

    万灵归一之法,她一直掺悟不透,经历多日劳碌奔波,一天二夜的恶战,此时她体内灵力已经严重透支,心中丹田,四肢百络,空空洞洞,无所着力,脑中一片虚无缥缈自然生我,即是无中有我,我本是无,一切都是自然借给我的,最后了于自然,人死了不就什么都还给自然了。金身不会灭,只是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走完一个轮回,法体寄生,就是寄生在大自然,沐浴大自然的灵气,借多借少,那怕借尽天下万灵,归我一人,死后不就一了百了,全都还清了!我明白了,天道昭昭,有借有还,万灵归一之法,不过是循环之道。

    事间之事本就千奇百怪,有人一生求道,无果而终,却不如有人一刻顿悟,大彻大通,明了生死。

    夏蛮竟然在神思虚无之间,悟出天地平衡循环之道,也算是机缘巧合,若非气消力竭,生死交际一刻,神思踏入虚幻之门,则不知肉身乃是无中生有,若不是丹田百络空洞至无,则不知一切都是自然所给!

    天地之间,平衡之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有借不还,来生再还,此为因果循环!

    夏蛮心中一阵欣喜,调息聚灵,周天运转,密念召唤古音普“天灵灵地灵灵,我活体寄灵,请借我灵力,用完归还!”随闭眼静心,直达空无之境,感受天地万灵沐浴,全身如千万凉丝游走,无比舒坦,再过片刻,游丝渐渐归入丹田灵池。

    灵池充溢,身上再无游丝走动“喂,天地灵祖,咋怎么才这一丁点?我到底借了多少?”难道是装满了?耳边只听到撕杀之声,张开眼一看,身边到处尸首,横七竖八的,伤者伤口还在流血。东门已经关闭,周围空无一人,伤者居然没有人救治,尚家兄弟倒在血泊之中,全身暗红结快,只能从依稀身形上辩认!

    夏蛮起身过去,俩兄弟居然酣酣大睡“外面战事显然万分危急,这么多伤者,我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这城里的老百姓也奇怪,城池一破,玉石俱焚,居然没人出来守城!”

    夏蛮越想越来气,哪能让他们这么闲着,怒匆匆跑去民舍,挨家挨户踢门“都给滚出来,去城门救人,帮忙搬运军输物品!不然,不用等敌军破城,我就先杀了你们!”

    征战三年多,年轻的都上战场了,剩下的也多数是老弱病残,面对凶神恶煞的小女孩,他们也都吓坏了,夏蛮于心不忍,觉得自己有点过了,劝慰道“没让你们上战场,就是做个搬运工,能喘气的,去帮忙点活!”

    刀在她手上,轮不到不答应。

    夏蛮指派几个手脚还利索的当头儿,负责跑腿拉人,不一会儿,居然也纠集了几百号人“留下一百人通知全城百姓,去四门做些力所能及的活,你们这三百人,抬床板去东门救人!”

    吩咐完毕,她从撕杀声中判断,自己向北门跑去。萧睿须苍各领一支小队人马,从西门南门赶来。见到神彩奕奕的夏蛮,都不尤得吓了一跳“这丫头,还是人吗?”战场紧迫,见面点个头,也没有心思细细追问。

    夏蛮见北门敌军,黑鸦鸦一大片,接近三百个列阵,铁桶一般堵住西风口,显然清泔调来重兵,增援北门。

    萧睿勉强提起二只熊猫眼,打量了一下战场“幸好鬼门援军提前赶到,否则息壤城已经落入清泔之手!”

    敌军列阵身后,战尘滚滚,三条银龙,象三部绞肉机,如入无人之境,兵锋所至,血肉横飞,这种战斗力,令萧睿诧舌“怪不得他们只派三万人长途增援,鬼门战士,竟然如此强悍!”

    须苍说道“程郅得高人传授十绝刀法,战力十分凶狠,机簧战队是天机者玩出来的把戏,强奴原来就是鬼门最善长的,天机者把三种战法混编,十绝刀法侧翼掩护,机簧弩箭中间杀敌,居然把箭簧远攻运用成近身杀敌,这个天机者真是个奇才!”

    他当然不知道,程郅链刀,是下叶传授古普十绝斩改良而成的。

    再怎么历害,毕竟只有三万人,怎么对抗敌军十万大军“师尊,这样下去不行,他们会被困死在阵中!”这时一只秃鹫停在须苍手上。

    观看取下的信笺后,须苍灰暗的脸色更加沉重“清泔龙井郡、益郡、陂城三路军马十万人,下午抵达息壤,看来息壤他是势在必得!”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萧睿无奈地闭上了眼“撒退吧,我们进入崴参,绕道去乌惜!”

    看着他们一幅哭丧样,夏蛮就来气“息壤还在我们手里,他们不是没粮草吗,把鬼门战士接进城来固守,拖死他们!”

    萧睿摇了摇头“城中只有三日粮,鬼门军队远途奔袭,携带物资不多,如果他们再进城,一起困守孤城,只会比他们更早断粮!”

    须苍说“目前鬼门战士被困敌阵,此时突围不难,下午敌军一到,再无脱身机会。是守是撤,接回程郅他们再商议!”

    目前只好如此,萧睿勉强集起一万士兵,杀入敌阵。程郅打量战场形式,马上明白萧睿战场意途,指挥三条银蛇,向北门靠近,他们如果不是一心想杀敌,突围却不是什么难事!

    接程郅进北门,萧睿已经是累趴下了,城楼上,除了夏蛮还精神,其他人都萎靡在地。

    萧睿挥出疲惫的手指着夏蛮,对程郅说“城…城防交给…公主,有事…和她…商议!”

    程郅打量面前这个浑自污血的小女孩,脸上露出愕然神色!

    尚家兄弟,领着几十名驻拐扎带的鬼门士兵,跟随百姓抬来伤痕累累的汤滴、盖停。

    姞鱼呈上长长的战损报告,战将折损36名,兵马只剩不到一半,物资几乎消耗怠尽!

    清泔命军队休整,等候援兵,战场恢复一片平静。夏蛮看着这些残兵败将,他们累得走路都难,更不要说突围,而下午清泔援兵一到,又会是一场恶战,除了鬼门三万士兵,还能去哪里找兵马物资。

    夏蛮招来几个城中百姓“现在需要你们的力量协同守城,你们害怕吗?”几个百姓愣然了一会“刚开始是怕,现在倒是想明白了,左右都是个死,也就不怎么怕了!”

    血见多了,人自然就不会再害怕血,这是一种战场心里,夏蛮神色一凛“好,动员全城百姓,拆房子,归入军需,程将军负责指挥调派这些百姓民力,我们誓与息壤共存亡!”

    哪有这样打仗的,这不是拿打仗当儿戏吗?程郅不同意“百姓从未受过军训,号角一响脚都吓软了!”

    “程将军,目前除了城中百姓,已经无兵无粮,我们能怎么办?这样,你派一支鬼门士兵,一人带领十个百姓,百姓不懂号令,士兵总该懂得吧!我相信,只有战鼓一响,他们就会明白城破人亡,就一定会和我们一样勇敢!”

    程郅半信半疑,命令息壤兵迅速休息,恢复体力,将三万鬼门士兵分成五队,北门留一万,其他三门五千,另五千和百姓混成民兵队,主要负责军输补给,伤员救治!

    下午味时末刻,清泔援兵一到,立即命令这十万生力军,全力攻城,不给息壤兵喘息机会。

    夏蛮赶鸭子上阵,硬是把五千鬼门兵,扩充成一支几万人的军民混编队,战鼓一响,刚开始百姓胆战心惊,经过短暂适应后,人们心中杂念渐渐被震天杀声掩盖,头脑空白到只剩下命令和动作,百姓的感情传导也开始起作用,父子兄弟邻里街坊,加入后勤搬运队的百姓越来越多,这支杂牌军,战至午夜,居然为守城战士源源下断送去物资,甚至有些百姓跑上城楼,捡起刀守城。

    清泔将百破军分成三班,对息壤城进行轮翻攻击,由于没有重型攻城器,伤亡越来越大,而息壤城依旧屹立不倒。

    他打死都弄不明白,几万残兵败将,怎么就象打不死的小强,似乎越打越强,高岸劝道“三则攻,十则围,我们缺粮,可以派兵出去围猎,陂城粮草也快到了!”清泔只好在午夜后鸣金收兵,改为围困之法!

    程郅拖着疲惫身体,对夏蛮抱拳“你今天让我大开眼界,怪把不得萧王子放心将息壤城交给你,是我小瞧了百姓的力量,经此一役,受益良多啊!”

    萧睿经过下午休养,年轻人体力恢复快,此时和须苍过来,见程郅在向夏蛮道谢,将夏蛮巨鹰守城之事和程郅一一说了,听得程郅目瞪口呆,暗暗心惊“夏樱居然出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女儿,难道未央气数未尽?”

    鬼王一直找借口不攻入九幽门,夏蓟和悦乐阁勾三搭四,处处给鬼王掣肘,乌惜和未央,迟早成水火之势,夏蓟自然不足为患,却没料想不知不觉中,竟然冒出一个夏蛮小公主,不禁打量了她几眼,这个小姑娘,和什幽公主真是一对璧人,只是什幽是宽和温厚,她却是俏皮机伶,今日鼎力相助之人,他日却可能成为战场最强的对手,这一切,会不会上天安排的一场游戏!

    夏蛮哪里知道别人心中有那么多弯弯绕,伸手拍了下困乏的嘴巴“别老是给我戴高帽子,我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