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合秀王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看着夏蛮走下城楼,程郅不禁怀疑自己“这个小公主天真浪漫,我行我素,或许是我想多了!”

    城下灯火通明,多了十万兵,围城之势更加厚实!

    “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突围,投奔鬼王。”须苍勉强打起精神,脸上显露出和年龄相配的疲倦。

    萧睿、程郅、姞鱼和带伤的汤滴、重伤的墨裕,连夜商定撤退方案程郅带领鬼门兵,强行打出往西风口一条血路,保护王室逃入崴参。须苍等不到具体实施细则,酣酣睡去了!

    一声低沉、绵长如呜咽的号角,陪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纱窗,照亮北门城楼这间狭小的议事阁楼!

    须苍从睡梦中打了个凛醒过来“不好,是息壤宫出事了吗?”低声呜咽的长号,显然是王者殡天的悲鸣,萧睿也是吓了一跳“父王?”

    这时候,守城将士飞报“百色撒兵了!”须苍、萧睿和程郅冲上城楼,夏蛮已经倚在城垛旁边,耷拉着脑袋,不可思议看着。

    城下百破军,奄旗息豉,缓缓退去,只留下长长号角,惊破凌晨寂静!

    须苍几个人,无法掩饰心中的疑惑,目瞪口呆“他们这是在唱那出戏啊?”

    敌营中军稿素白笙,二边分开,中间一骑慢慢走出来,敌方令官跑至城门下高喊“合秀王想单独约见萧睿!”

    合秀王三个字,证实清泔死了!还是他们久攻不下,诈死撤军,来麻痹息壤守军?

    他们完全没这个必要,息壤孤城,已经弹尽粮绝,没必要这么折腾!

    合秀一骑,已经到达交战中心区,全身素白孝服,让她看起来象一片朝阳下的初霜,随时都会融化掉!

    萧睿拖着疲惫的身躯,徒步走到合秀跟前,因为,除了鬼门援兵,息壤城中已经没有一匹战马。

    夏蛮莫名其妙地问须苍“师尊,他们这是想做什么?”须苍叹了口气“好好一对情侣,硬生生被战争撕裂了。”

    他们是情侣?夏蛮瞥了一眼,有点怀疑“师尊,不要欺负我年纪小,在休恩书院,一直分明就是合秀在单恋,萧睿在意的是什幽,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须苍一生历难,本来就不善长男女之道,闻言倒有点诧异看着夏蛮“小丫头,那时候你才十岁,会不会太早熟了点!”

    夏蛮白了他一眼“你个老古懂,过时啦,不和你讨论没有共同语言的东西。听你的口气,难道那会儿他们已经是相爱?”

    须苍叹了口气“他们早有婚约,那时清泔还只是百破酋长丹思罕的国师。后来清泔勾结夏桀,弑杀丹思罕,篡夺王位,夏樱把龙井郡等息壤最好的三个郡,强行划给清泔,国仇家恨面前,谁还有心思去谈儿女私情,萧睿明白没有好结果,才刻意回避,倒是合秀天性善良懦弱,一片痴情,一直在窥劝她父王!但是如今,还谈什么情,昔日那点情已经化成战场硝烟,清泔不知道怎么死的,也许今后他们俩人,就只剩下恨了!”

    难得师尊今天聊兴勃发,一席话听得夏蛮脑子一团浆糊,摇晃脑袋清醒清醒“这么复杂?萧睿有什么好,木纳到没一点趣味。”伸手指着城下面相对而立的俩人“他们傻站着干嘛,斗鸡啊!”

    望着倚凭城垛而立,朝阳斜穿,云髻轻飞,婷婷玉立的夏蛮,须苍感慨良多“你说得对,师尊已经是老古懂了,前半生胸怀天下,一心为民,后半生沧桑巨变,心灰意冷,先没时间,后无心情,不懂男女情爱。”

    夏蛮回过头,招手上师尊靠近“师尊,我娘入宫带来的书籍中,有一本毗佗逻《六道轮回杂趣》,说人生有六太苦楚欢乐短,功名累,疾病痛,伤别离,分骨肉,悲情苦,人的一生,证六道才能得轮回,六道之中,以悲情最是没完没了,看破了,红尘才能一了百了。所以啊,别看他们斗鸡眼傻站着,我猜他们的心在交谈,在谈条件,在切割,切完了,人就会变得无情,也算证完悲情之道!”

    瞧她老气横秋的样子,须苍有了一回当学生的感觉,程郅安排好弓箭手保护萧睿,听她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也凑了过来“小公主,未将是武将出身,老婆也是指腹为婚,不懂那些扭扭捏捏的情欲之道,依你这么说,我岂不是没有证完六道?”

    夏蛮不过照本宣科,那知道生命那些妙理玄机,难得当一回老学究,索性瞎掰下去“六道证完,你不是解脱了,升天了,那天上岂不是越来越挤,人间不是越来越少?所以啊,你和师尊,还要再入轮回,缺那样下辈子投胎,就回那条道,一直证道下去,直到大起大落,大吃大喝,大悲大痛,大彻大悟,大吉大利,大鱼大肉,大…大……”

    挠了几下脑袋,大不出来了,也瞎掰不下去了,须苍都笑了“还大吹大擂呢,问世间情为何物,刀山欲过情关难过,不在其位不谋其事,那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夏蛮“嗝嗝儿”笑弯了腰,指着下面嚷嚷“快看,二段木头开口了,看来他们心灵上谈好数了!”

    合秀没有上过战场,脸上却挂着和萧睿一样的焦虑忧心和憔悴,萧睿明白战事这四年来,她没有开心过一天,死的人越多,那份爱就飞得越远,恨就会走得越近,心也就开始冷下去了!

    俩人竟然无言相对一刻钟,合秀拔出腰间龟鱼匕首,凝视了一阵,看着滴下的泪渍慢慢化开,凭空御飞到萧睿面前,“嗖”垂直插入在他跟前地面!

    萧睿取出龙眼珀篮珠簪,走到合秀马前,抖索托还给她,合秀不忍看他,伸手一握,扯回怀里,捂贴在胸口“他…有错,但他…始终是我的父亲!”

    “你的父亲,不是我杀的!”

    合秀策转马头“我知道,他死于野心,但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十几万条尸首,厚厚地把爱隔开!

    “保重!”

    合秀回转头,令人心碎的憔悴神色中,溢出一缕刚毅和果决“我会变得越来越强!”说完策马回营!

    萧睿明白,当她脸上褪去爱的忧心,善良的焦虑,今后剩下的,就只有冷酷无情!

    他闭上了深凹的眼晴,干枯的眼中热泪滚落“合秀,你知道吗,如果可以,我愿拱手河山与你欢,策马奔腾,欢乐今宵!只可惜,世事苍茫,你我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望着敌军中军大营,合秀王白稿大旗高高举起,长长白笙队,扶着清泔王灵,最后一个撒离息壤战场!

    程郅和息壤将领,依然象在做梦,须苍叹道“东瀛新朝局开始了!”程郅一片愕然,纷纷问道“这是为何?”

    须苍解释道“百破军撤走,留给我们一个最大的迷团清泔是谁杀死的?我们没有出手,也没有这种能力,无论是丹思罕的旧部,还是新朝局中的政治势力,甚至可能未央懿德皇后出手,都注定东瀛内部,不会再有太平!”

    百破军肆虐息壤四年多,众将早就恨之入骨,那管谁杀了清泔,个个都巴不得东瀛大乱,最好万劫不覆!听须苍说他们有大难,个个都面露喜色,只有萧睿依然忧心忡忡,只是息壤城已经满目苍夷,百废待兴,另一场更艰苦的复兴之战,就摆在眼前。他只好强打起精神,和众将商议恢复重建之事。

    这些都不是夏蛮关心的事,她的心魂早就飞到了龙井里,对他们丢了一句话“没有我什么事,我走了!”她就是这么干脆,连师尊都懒得去告辞,话搁下扭头就走!

    也不想想,她是息壤的大恩人,萧睿和众将追了出来,姞鱼跪下说道“小公主,我们还没有答谢你的大恩大德呢,怎么能这样就走,萧霖王已经在宫中备宴,息壤城准备庆祝三天!”

    夏蛮皱了下眉头“都穷得开不了锅了,还庆祝三天?还有啊,我跟你们提个醒,没有百姓支援,城早就破了,你们商议复建,为什么不找昨晚出力的几个百姓头儿来一起商议,让全城百姓一起参与战后恢复,这样才快。”

    夏蛮不过直心之言,却让萧睿感触良多,马上吩咐亲兵去请一批百姓代表,还有民间长者一起朝堂议政。

    众将虽然诚恳挽留,夏蛮心早就不在了,执意要走,那点小心思,须苍怎么会看不出来“小蛮子,你想去龙井渡,师尊不拦你,不过你人生路不熟的,让萧睿找一两个地游者,陪你一起去!”

    “对对对,龙进渡已经被百破军控制了快五年,兵慌马乱的,人员混杂,你一人去我们哪里放得下心!”

    众将也跟着劝说,烦得夏蛮留不想留,走也走不了。这时躲在担架上,被抬来议事的副将墨裕,看出夏蛮去意已决,说道“小公主,让…小儿陪…陪你去吧!他叫墨迹,从小…不喜欢呆家里…到处瞎逛,人…脉广,路…道熟!”

    一听墨迹,“磨吱”,夏蛮“扑嗤”一笑,名字倒是好好玩,只是她向来独来独往,对生人很抗拒,这个磨吱名字,倒是挺合胃口,但要先看讨不讨厌才能决定,便说“你让他过来我瞧瞧,看顺眼喽便让他跟着。”

    带个路还得选顺眼的,这个叼蛮公主还真不好伺候,墨裕说道“公主恕罪,这二年他帮人管场子,很少回来,我修书一封,让他去龙井渡等你如何?”

    见他一方赤诚,盛情难却,夏蛮只好点头应允,这边萧睿吩付为她准备些路上用物,满满塞了一包。

    一只灵鹫飞来,须苍看完信笺,走了过来“百破军撤出三郡,龙井渡口现在无兵看守,秩序会更混乱,你要小心,让墨迹陪着转转就行,千万不可入井冒险!”

    夏蛮背起包包“师尊,你就放心吧,只有我欺负人,谁敢欺负我!你劝我别入龙井,也是为我好,我听!”口上说得漂亮,心里却滴咕“听你才怪呢!”下城骑上程郅安排来的马儿,撵走了萧睿配给她的二个龙井郡士兵,单骑出南门而去!

    须苍和萧睿送至南门“师尊,她必然会去江湖城,你就放心她一个人去?”

    望着夏蛮远去的身影,须苍沉默了一会儿“她天生越挫越勇,磨难才里她的修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