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万灵丹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看到面前这块孤胆玉佩,洛夏末芳心都快跳出来他会不会已经遇难了,这块玉佩才会碾转到这里,不会的,不可能的,他一身惊人的修为,这个世上谁能伤得了他!难道那个邋遢的傻子,就是那年骑在龙蟒头上的少年?他为什么落魄到这个程度!

    那年惊鸿一瞥间,够我相思一万年!

    燃灯行者和洛秋之听到她惊叫之声,放下手上收拾水陆法会之物,飞身过来“妹妹,何事惊慌?”洛秋之也察觉村姑、傻子、马儿已经不见,猜测洛夏末失惊无神,一定和他们偷偷离开有关,自己顾着帮师祖布置水陆法会,也不知后来发生什么事。

    他们兄妹情深,便安慰她说“萍水相逢一个村姑,他日有缘自然能够重聚,妹妹不用太过牵挂!”

    洛夏末神色恍惚,把手上那块孤胆玉佩吊在洛秋之眼前晃荡, 眺望着山下荒凉大地!

    “这不是妹妹贴身的玉佩吗?你不是把它送……”洛秋之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说到这里捂嘴啊的也是惊叫一声“你是说…他…他是当年帮我们的恩人,他是柳下叶?那幅邋哩邋遢的形骇,倒是有些象他!”

    洛夏末一听就急了“哥,不允许你这样说他,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骑在龙蟒头上的他,超帅,比你帅一百倍!”说着脸上泛起一阵绯红。

    这个问题他们兄妹争论了好几年了,洛秋之冲着她羞羞“妹妹,你的心儿都让那个小屁孩叼走了,丑八怪也当成白天鹅了!”

    洛夏末生气了“哥,不和你说话了!”洛秋之又哄又讨好“妹妹,这么多年了,哥哥知道你一直放不下他,可是你爱慕的只是你心中一个美好的幻影,那只是天上一片浮云,如果你总是放不下,哥哥担心有一天,你会被那一片浮云带走!”

    这时燃灯行者已经听出他们谈话的端倪“秋之,你妹妹心中不是幻影,也不是浮云,你看不到,她却看到,这是一种缘觉,有缘可识相中相,无缘对面皆不见!”

    师祖是大慧光之人,他自然不会诳语,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洛秋之愕然“师祖,眼见为真,耳听为实,我还是无法相信。”燃灯行者芙尔一笑“轮回之道,不可说,不可破,不可说破也!众生百态如泡影,光怪陆离中,乱花迷人眼,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一切都是心尘浮障!”

    太阳红扑扑的脸,已经羞答答地在地平线的玉蒲迷雾中升起,对于这些法门妙理,洛秋之也只是一知半解,看着妹妹盯着蛮荒迷雾发呆,魂儿好象都不在了,不免有些替她担心“妹妹,单凭一块玉佩,你也不能断定他就是你心中念念的少年!”

    洛夏未若有所思“哥,你说得对,但是玉佩出现,说明小蛮他们至少和他有关系。当年他救了我们,还帮我们取到龙蟒胆,治好了父王黑灵之伤,有恩于我们魔墟国,如今他生死未卜,难道我们不应该去找他们,查明真相吗?”

    看着莽莽大地,天边幕雾迷离“我,我居然把他当成傻子、当成肮脏的东西!” 此刻洛夏末的心,已经在雾里穿行,寻找她曾经的那一片美好的幻境!

    只是,迷路茫茫,他们会走去哪里呢?

    ………

    她不知道,夏蛮这个时候,正亡魂丧胆,夺命狂奔,哪还管什么方向,那个傻子了无声气的眼珠倒没有什么,他居然跟着自己晃晃悠悠下了山坡,嘴里那句鬼音一般的“媳妇儿”,一直萦绕在脑里,怎么抹也抹不掉,鬼叫鬼叫的,一响起全身都起鸡皮疙瘩“太吓人了,那个傻子,会不会是老婆疯!完了完了,今后肯定天天做恶梦!”幸好马儿恢复了体力,飞奔到天亮,却也累得快走不动了。

    看着太阳升起来,前面五座山峰挡住去路。夏蛮拍拍扑通扑通的心跳,缓缓而行,让马儿也喘口气。尤自惊魂未定的,时不时往后看,幸好旷野茫茫,没有人跟来!

    老天爷,这么没命的跑,应该甩掉了吧,才想起自己只顾着逃亡,也不知道跑到哪里。

    这个时候她回过神来,惊讶的发现前面有五座奇怪山峰,穿破迷雾,屹立苍穹,迎接万丈朝阳。更令她诧异的是,五峰微屈,象一只沾着柳枝的佛手,雾绕烟霞,静观沧海,拔洒甘霖,悲悯苍生。

    看着那直耸入天的峭峰,中间微凹如指节纹“哇,要是爬上去,这道节纹凹陷,肯定是一个大挑战,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挑战性的险峰,一定很好玩!”饿了三年多,夏蛮心头猎奇的小虫虫,又开始乱蹦乱窜,好奇心一起,“媳妇儿”鬼叫声,早就抛到云霄脑外了。

    离八大荒灵修赛还早呢,她决定先挑战这五座高峰,于是一边端详,一边策马走近,但见五峰掌心之处,似有殿阁掩映其中,不禁心中高兴“正愁找不到地方住呢,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一条荒草萋萋的山路,就象人掌心中生命线一样绕行在古树遮掩的林间,令人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鬼爷神工,马儿却停在山脚下,驻足不前“乖马儿,这满山水草都是你的啦!干嘛不走呀!”

    马儿没有好声气的说“这条路荒废很久了,山上有风险,入山需谨慎!”畜生天性灵敏,夏蛮静下心来,立刻感应到,在腾云祥瑞的苍山迷雾之中,传来丝丝阴阴杀气,实在是大刹风景,夏蛮闻这股熟悉的阴灵气息,心中一凛“白骨门!这是什么运气啊,怎么好事全让我碰上了,我就偏不信这个邪!”

    白骨门在这里出现,能干什么好事?肯定又是在欺负人,夏蛮把马儿赶到一边,闭起三魂之味,连她醉人的体香也都收起来,这法门可是她从老不死闭魂咒之中悟出来的,当时只是为了逃跑出来,发现自己体香太浓,单凭闭魂肯定躲不过老不死那些小猫小狗,居然瞎打盲撞独创出一门没啥用的闭香术。

    她循着山路鬼鬼鼠鼠潜伏到掌心建筑附近,天哪,这那是什么宫殿,分明是一处废弃不知多少年的庄院,吊挂的残破匾额上几个字依稀可辩认出寸指山河!

    什么古怪名字, 阴灵就是从门里滚滚涌出来,夏蛮探头朝里面一看,吓得赶紧把头缩回来,里面八根竹竿在围殴一个白袍老者,八根竹竿一看就是古纳扎的师尊级别,净魂使者一个都了不得,何况是八个!夏蛮第一想法就是跑,走了几步,心有不甘,白骨门这么邪恶,老是欺负我,这样逃跑,太没面子了!

    又贼头贼脑凑一只眼偷看,里面己经打得象强拆一样,本来就很可怜的房子,这时被横冲直撞的灵力,无情的蹂躏,发出痛苦倒地的呻吟。

    能让白骨门八位净魂使者围殴,那个白袍老者显然不是等闲之辈,只是净魂使者灵力已经到达空级,夏蛮看他们八个人分站,似乎脚踏二十八星宿方位,阴灵封住老者全身,老者虽然灵修高得惊人,出手有气吞山河之势,无奈净魂使者灵力漂忽不定,如冤鬼缠身,阴魂不散,老者空有万钧之力,却无从着力,气得狂叫吼吼,神气一散,这下包围就缩得更小了,轰轰身上又被二道阴灵穿体而过。

    东首净魂使杰杰怪叫“有还无,你已经是瓮中之鳖,再负顽反抗,乾坤招将从人间消失。识相的,留下乾坤罡,留你一条狗命!”

    二道阴灵已经击得老者呕血胸前,他却桀骜狂笑“做梦,生本从无,无中有生,无生无灭,无灭无生!”念毕偈语,怀中掏出一个华光宝鼎,溢溢甘香流流绕殿,长叹一声“可惜神物异丹,不能造福苍生!”也不再抵抗阴灵,举掌准备击毁。

    净魂使者一时被他宏宏正气所慑“有话好好说,不要毁坏神物!”

    空气凝固,万籁俱静中,一个女孩“扑嗤”笑笑,大啦啦走入殿中“不要脸的,整个大卸八块阵欺负一个老人!”

    “胡说八道,什么大卸八块阵,我们这是星宿分尸阵好不好!”夏蛮冒然闯进来,净魂使者倒是吓了一跳,居然有人能够躲过自己的嗅魂术,这个女孩肯定有点来头。

    夏蛮指着点人头“什么星宿分尸阵,都成尸体了,还用分吗?1、2、3…8,八个人,这不还是大卸八块阵吗?”

    “入我们阵中,还能有活人吗?自然是尸………”

    “老五,别和她瞎扯!”东首净魂使者出声斥止说话的净魂使者,夏蛮已经看出这个老五有点傻愣“喂,老五,你们家老大讽刺你是个傻愣!”老五莫名其妙挠挠脑袋“哪有啊,他话里没有傻愣………”东首老大一掌阴灵,排山倒海般打向夏蛮,他知道老五一条筋通屁股,最讨厌别人骂他是傻子,再让这个小女娃挑逗下去,没准真会发傻劲,于是准备一掌就让她闭嘴。

    这一掌才打出去,却见“嘶嘶嘶”,不知道什么时候,残破殿子的破檐残壁中,露出一群不怀好意的蛇头,吐出恶心的信子,“呱吱呱吱”,飞禽铺天盖地骤笼在上空。

    老大一见,赶紧撒回幽灵一击,四处张望,这些野外生灵倒没有什么可怕的,这个小女孩也不用放在眼里,他怕的是召唤群兽的人不老神童,惹上他,除非你不想活在这个世上,否则无论你是上天入地,他那群蟑螂跳蚤,鱼蟹虾鳖,会缠到你没有人生,不然他怎么能位列八大荒门之首。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自己虽然弱小,也算是一份心,不能让孤独无助寒了好人的心!

    夏蛮决定冒险去救那个好老头,进门之前早就算计好了,召唤了山里的飞禽鸟兽,只是她修为还是很浅,只能召唤它们出来吓唬人,真打起来,这些生灵未必会听她的话去送死,当然她也不忍心。没想到还真灵,他们竟然一时被迷惑住了,借这个喘息之机,赶紧跑过去扶起老者,准备趁机逃之夭夭。

    老者见她过来,迫不及待说“张开嘴!”夏蛮莫名其妙,扶起他“能动吗?快逃走啊!”老者揭开手中乾坤罡,取出一粒象鱼胆一样,古蓝清透,芳香扑鼻的丹子“张口,没时间了!”夏蛮轻轻张开樱桃小口,老者不等她全张开,连喂带挤塞到她口中,见她吞了下去,脸上紧绷的忧愁才舒展开来,露出宽慰神色“你是老不死的弟子?此物算是终归其所,我纵然死了也算瞑目了!”

    夏蛮感觉口中怪怪的,这个东西闻着香,吃起来却是带腥味,吞到肚子里好象吞进一百万只蚂蚁,不一会儿在全身各处乱咬乱拉尿一样,又酸又痒,忍不住吱吱笑“什么鬼啊,好象是在挠痒痒一样!”

    老者脸色已如纸金“乾坤罡鼎,千年修练出来的,万灵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