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红衣女鬼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夏蛮一听吓了一跳“怎么又是一千年?”知道是个贵重东西,赶紧伸手去喉咙里抠,只是呕出几口黄水,只好很无奈地对老者说“抠不出来了,怎么办?”

    老者已是气若游丝,低声道“苍龙七宿阵,角木蛟守东,七宿归于房,想办法从房日兔逃出!”手中乾坤罡鼎塞到她手里“乾坤招…给你,逃命…去吧,告诉你的师傅,有人…要毁掉…人间神…神器!”

    夏蛮兜好那个鼎“先放找这里,我不会丢下你的!”看看面前情形,老者只剩一口气,就别指望他能够帮上忙了!这下人没救成,自己弄不好成陪葬的!

    老者是谁?有还无,巨木阵中,古纳扎曾经提过奇门遁甲布阵的叫无生有,俩人名字怪得让人印象深刻,一听就是一对活宝,他说有人要毁神器,什么意思啊?管不上了,先想好怎么样才能不让自己成陪葬再说。

    这些心绪思考,说起来冗长,对她却只是转瞬之间的事,这就是聪明人和普通人的思维差别。斜眼看白骨门八大星宿,还在愣愣站着,等老大发号令,任谁她都打是打不过的,如今只能赖蛤蟆垫桌脚充硬,就是死也不能窝囊死!

    夏蛮站起身,负手踏着兔跳步,仰天打了个“哈哈”,脑中却是极速转动“苍龙七宿阵,怎么有八个人?这个老五占住房日兔宿眼,明显灵修就是最高,恐怕他们认为他是个傻愣,怕对付老者这样的高手,临阵出错,才叫多一个人来帮忙,协助守护苍龙宿眼!”

    那几声“哈哈”,嫩肉扮老成,不伦不类的,小孩都吓不哭,倒是她有恃无恐的样子,东守老大角木蛟刚才都犹豫,这时候更不好出手,打死她就象搓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可门主毕竟是她师傅的妹妹,谁敢去惹他师傅那群畜生,那等于和天下生灵为敌!可是放了她,此行任务都吞在她肚子里,怎么交差?

    老不死居然这么大能量,这一层夏蛮可是始料未及!

    倒是那个站在房日兔的老五,可想不了那么多,见她死到临头,应该是哭才对,还在笑,呆呆傻傻问道“你笑什么?我一巴掌就能拍你成肉酱,有什么好笑的?”

    夏蛮蹦蹦跳跳到他面前,水灵灵眼睛上下打量起他来,老五让她看得莫名其妙“你看什么?”夏蛮忽然堆出一脸崇拜的神色“我猜八宿之中,你灵修最高,对不对!”敌对双方,这种马屁话,自然是不怀好意,偏生老五大脑少了人家一窍,听起来非常受用,洋洋得意说“哪是必须的,不然怎么会镇守七宿阵之眼……”角木蛟赶忙喝止“老五不要和他胡扯!”

    他太了解老五了,耍嘴皮子,只会耍出祸!幽灵一击,如电光闪石扑到夏蛮身边。

    夏蛮出言挑逗老五,目的就是要引他们开口,而且已经算准他们一旦言拙,会直接出手制住自己,负手在背后,就是运起自然召唤术,全力借灵在手防备。

    幽灵一击,峰涌而至,晓得她早有准备,双手灵力抵挡角木蛟五成功力一击,还是被震得蹭蹭退了好几步!

    这下不但角木蛟吓到,五成功力居然耐何不了一个娇滴滴的小妞,而且还震得自己的手轻微发麻,夏蛮自己也吓了一跳,怎么今天借来之灵,比平时多了一倍,很快她就明白,一定是那个难吃的小丸子在作怪!

    脱身计划才开始,可不能搁下,她没时间去细想,赶忙借机对老五嚷起来“你的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六老七老八,不爱护你,不帮助你,不善待你,不喜欢你,不待见你,不搭理你,不崇拜你……”她胡说一通,一连串不……你,先把老五的脑袋搅成一团浆糊,最后才用缓慢语气说“他们不服你!不信任你…”

    前面说什么不要紧,总之不会是什么好话,最后一句老五可是听得真真的,俯下身,双手阴灵缠绕,三角眼一瞪,吼道“你胡说!”怒火出来了,现在就看夏蛮如何回应,应得不好,立马就可能成的老者的陪葬。

    越是危险时刻,夏蛮知道越发要镇定,淡淡一笑“你这么聪明,难道看不出来吗?宿眼怎么安插多一个人?这个摆明就是不服你,不信任你……”

    夏蛮话还没说完,轰的一声,老五二鬼关门,给了旁边协助守护房日兔位的净魂使者一个双雷贯耳,把他的脑门拍成肉泥!

    这下猝不及防的,老五出招毫不留情,角木蛟想制止已经来不急,脑羞成怒,八成功力幽灵一击扑向夏蛮,心里嘿嘿冷笑“老不死这个时候还没有露脸,显然不在附近,先把你打残废,拿回去炼出宝丹,也算是交差复命!”那知道他人还没扑到夏蛮身边,老五一招双灵汇,排山倒海,把他逼得腾腾腾退出十几步才站稳身形“老五,你疯了?”

    老五对这个老大还是挺害怕的,急红脸说“老大,先把话说清楚,你九成功力,我才用八成功力就把你打回去,你服不服!”

    角木蛟气得脸色发青,举掌恨不得把他打趴下“你…”却知道此时发怒只会令他傻劲暴发,更加不好收拾,只好强行忍住“老五,我们二十八星宿,以你灵修最高,这是我们大家公认的!”其他六位净魂使者也随身附和“对对对,老五最牛,老五最帅,我们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老五这下可受用了,怒气顿时消失“老大永远就是老大,看人眼光就是准,小丫头,听到没有?”

    背后那有人回答,老五傻愣着四处嚷嚷“小丫头,小女娃,小屁孩,你在哪里,听到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盘旋在空中的麻雀飞鹰青离白头翁,扑扑扑骤然降落下来,遮云挡日黑鸦鸦一大片,地面嘶嘶嘶令人头皮发麻的蛇群,也匍匐靠近。

    夏蛮费了一堆口水,为的就是等待老五那点傻冒劲,能给自己打开一个逃跑的窗口,至于他居然闷声不响打死身边的净魂使者,纯属是一个意外的收获!看到老五和他们较真,这个机会不会天天有,她叽哩呱啰念叼“老鹰哥哥麻雀弟弟,鹦哥哥、翠妹妹,狼外婆、虎外公,蛇仙狐妖,大事不好啦,我有太难啦,是兄弟姐妹的,都出来捧个场帮个忙,阻挡他们的视线,拖住他们的脚步,掩护我逃难,注意安全啊!”

    自然召唤术古音普,鹰雕鸟雀狐,鸡羊猴兔猪,从一数到五,七种禽兽语言说了一个遍,边念边背起有还无老者,一声扯乎,溜进后殿破屋!

    她的古音普五音不全,万灵的生性还不是很熟,也不敢奢望禽兽们能为她慷慨赴义,只求拉群架壮声势,拖延他们一下,却也没有想到人都有单纯脑筋的,何况动物,居然有几只飞禽,几条蛇响应她这位老大的号召,对净魂使者展开攻击,当场被打成肉酱。兔死狐悲,物伤其类,同类的血腥味激发出动物们自我保护的天性,这些畜生一闻到,那个不是躲得远远的,乱哄哄的功物军队眨眼间飞奔逃开,滚得远远的,再也没有谁敢近身充英雄!

    净魂死者总算安定下老五,角木蛟朝着夏蛮逃逸的残破宫殿方向,嘿嘿冷笑,这时候他杀心已起,对其余六位净魂使者打了个眼色“追,她体内灵丹还有九成九功力没有散开,活的死的抓回去,也能提炼出万灵丹!”

    七条身形,消失在后殿的断壁残垣之中!

    夏蛮没有逃下山,除非脑子有病,山下一望平川,死得更快。她也是迫不得以,背着有还无,往山上宫殿逃去,准备和他们玩躲猫猫。

    仓惶之间,她也有百密一疏,漏掉了最重一个环节,有还无老者的三魂,她如果孤身逃走,闭三魂又闭体香,白骨门的嗅魂术是很难察觉的,如今背上背着有还无,无异于给人家装了个追踪器,能藏在哪里?

    拐进一条行辕,除了崩塌得差不多的断壁,记忆昔日这里曾经的辉煌,两边房子已经是长满树木杂草,如果不是逃命那股慌不夺路的狠劲,谁吃饱没事干会来如此荒凉的地方。

    绕过地面杂草枯枝,行辕还没有走到一半,身后冷飕飕杀气已经追到,角木蛟鹅絮漂飞一般的鬼诡身形,夹带阴阴煞气己经到达身后。

    夏蛮本来在角木蛟那里就是秒杀的一号人物,何况背上还多了一个累赘,躲无可躲,逃无可逃,只能硬起头皮,双手全力借灵,准备惊涛拍岸苍天柏,热血高歌英雄曲,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那知道,丝丝鬼音”媳…妇…儿…跟跟!”在这种危机关头,居然无情的在耳边响起!

    听得夏蛮心惊肉跳的,是幻觉吗?该死的,在生死关还出来搅乱,夏蛮咦摆头晃脑赶跑它,狠狠一咬牙,转过身准备去受死!

    天哪,不是幻觉,一个大红衣女鬼,披头散发,平举两只白晰晰的手,修长手指凌空抓抓,从破败房子密密的植物丛中,晃晃荡荡漂了出来,哼哼唧唧“媳妇儿…跟跟!”

    红衣披发女鬼,好强大的冤鬼啊,本来就阴深深,破破烂烂,腐土霉味的行辕荫路,这个时候更是愁云密布,鬼气森林。

    夏蛮象一只憋饱气的气球,瞬间被一根小针刺破,心头“嘭”吓得胆都破了,鸡皮疙瘩一个个象豆子冒出来。

    净魂使者身形如鬼,快如闪电,假鬼哪有真鬼快,只见这只冤鬼,刚刚还在林阴中喊媳妇儿,眼睛不眨,便堵在净瑰使者面前,真是活见鬼!

    “轰”的一声,幽灵一击拍在女鬼后背,净魂使者啍都没有哼一声,身如稿絮倒飞出去,哪里来回来哪去,跌出行辕外面!

    女鬼似乎浑然不觉,保持原来的节凑,长发倒垂在前面,晃晃悠悠走向夏蛮,在她三丈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媳…妇…儿,跟跟!”

    夏蛮突然觉得,做人太痛苦了,死亡倒象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厉鬼对她来说,算不了什么,它口中那句媳妇儿,才叫得她没有一点人生乐趣!

    她也不惊喊了,猛的转身,屁滚尿流地狂奔,恨不得爹娘生多两条腿。她现在可巴不得净魂使者出来,一巴掌把自己拍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