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万灵圣光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摒息心中滚滚春潮,回望缺月冷冷树梢,“邦、邦、邦” ,三声更鼓,从前面阑珊灯火中传出来。

    这就是龙井渡口吗?时值三更,灯火通明,龙井渡,并没有显露出战火硝烟蹂躏过后应该有的颓靡!

    月色之下,依稀可以看见,簇黑人影蠕动向灯火之处,显然这些人也是和自己一样,是想进城的赶路人。

    行走的,骑马的,拉车的,坐轿的,时不时也能遇见一些兵痞,大家在谅凉的月光中行色匆匆,谁没有功夫去理会谁,呈现出一片窒息的宁静。

    夏蛮和阿福一骑俩人,并不显得特别,跟着人群汇集向敞开的栅门。也许,拥挤的木质篱笆门,设计的时候没有料想这么多人通过,拥挤出一点嘈杂,这就是师尊说的秩序混乱吗?倒是可以接受。

    在嘈杂人群之中,有一些特别的行人,东一撮,西一撮,三三二二,夏蛮闻到一股萧煞之气,他们那一份与众不同的孤傲,一看就是灵修客,而且每个人灵修级别还不弱。

    离明年八大荒灵修比赛还早着呢,他们这么早来干什么?

    怀里的阿福,喝光一馕水,半途居然还塞了二块干粮,这时居然呼吸均称地睡着了,真是傻人多福,聪明人反而一生操劳。

    夏蛮巴不得他象一个乖宝宝一样睡觉,免得醒过来又拉哼他那句恶心的“媳妇儿”!

    好不容易挤进小篱笆门,城内景象令夏蛮发愁,街道上东倒西歪,横七竖八,两边躺满了人。这么多人睡大街,酒家客栈,想都别想了。

    夏蛮不死心,敲了几家客栈的门,里面丢出来的回答几乎都是清一色相同:“有病,没房!”夏蛮来气了,冲着悦兴客栈大门一吼:“一两金子住一晩!”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点一盏灯,偏窗打开,一盏小灯笼探照过来,看门店小二睡眼惺惺,见牵着马的夏蛮,长得倒是有几分钱脸,打了个哈欠:“先结帐,后入店!”

    一根凉凉的蛾眉刺贴在他的脖子上:“结帐没有,结果你可以有!”店小二毫不在乎,轻轻推开蛾眉刺:“姑娘想打劫住宿?我告诉你,这年头,在我们老板眼里,我的命不值一间房一夜的钱,杀了我也没用,老板最多就是贴一条麻袋,你就省省吧!”

    钱还真是个好东西,怪不得萧睿在驮馕里放了一堆金银珠宝,早知道就真该抓一把存起来,拿银子砸死你们,瞧你们谁敢不把本姑奶奶当女王伺候!

    夏蛮缺钱吗?她是看腻了,从小就在钱堆里长大的,物多自然贱,再说走到哪里,还不是母妃操办好,一堆人伺侍着,这时才尝到,没钱能屈死英雄汉的滋味!

    不过还好,她从小就吃苦惯了,这点破事自然难不倒她。牵着马儿街上游魂溜逛了一会儿,见到一家刚打烊大宅子,里面依然觥筹交错,莺歌燕舞,嘻笑怒骂,显然是不干净的地方。只是门口倒是清静,相对于其他店铺门口的零乱,这里算得上是雅致别院了!

    困死了,顾不上了,夏蛮系好马儿,倚着柱子和阿福相依而睡,死阿福人傻睡觉倒不傻,手紧紧抓揪着她,好象害怕她半夜会逃跑一样,还发出一阵怪味,搅得她心猿意乱了好一阵子,才迷迷糊糊睡去。

    朦朦胧胧之间,依稀听到有人在说话。

    “乔妈,今晚的收成不错,捡了四件,尤其这俩件,可以算得上是极品,等候你验货!说好了,价钱低于这个数,我们是绝对不会出手的!”声音又尖又松,一听就不是善类。

    一把太监鸭子声回答他:“历鸿,瞧你笑得跟花朵儿似的,你办事能让师傅放心,也不至于被师傅打发来这个兵慌马乱的地方收破烂。这种破地方,还不如天都孤域,能有什么好货色,打开给我看看!”

    夏蛮这个时侯理智慢慢恢复,只是脑壳里还是晕晕的:“我被人卖猪仔了吗?”心中一乐,这一定很好玩!

    头上麻袋揭开,夏蛮揉了揉眼睛,外面的光线并不是很亮,好象是一间暗房,她被关在一个铁笼子里。

    一个尖腮猴脑的汉子,伸手正在扯下笼子里另外三个麻袋子,阿福也在其中,乱发垂垂,鬼样鬼样的,也不知道是睡是醒,其他两个女孩麻袋揭开,倒在地上仍然昏迷不醒。

    乔妈只随意瞄了一眼笼里,马上就被夏蛮吸引住了,欣喜若狂冲了过来,伸出枯瘪的爪子进笼里,捏起夏蛮的脸旦,左瞧又看,细细琢磨一方,口里“啧啧啧”冲猴腮脸历鸿嚷道:“历猴子,这次你可真的是立了大功啦,回头师姐向师傅说个情,让你回孤域郡!”

    那只粗糙无礼的手,象大妈买菜一样,捏得夏蛮火滚,聚起灵力准备把它甩开,却发现体内空洞洞的,象抽干的水池,自己似乎成了在泥浆上无助挣扎的小鱼。我的灵力呢?心中恐慌开始在体内漫延。

    “调回天都孤域?”马猴子显就对乔妈开出的条件非常不乐意:“师姐,你是想让我去送死吗?孤域已经划入乌惜国,妫慕师兄在管,他可是个冷血怪物,谁敢去哪里撒野。再说了,光这只稚,就是卖入天都,最少也值五百金!”

    乔妈拖过夏蛮,半撕开她的兽皮衣,伸手在她粉嫩的娇躯上乱摸乱捏,历猴子鄙视的看着她:“你不用再折腾了,这么多年帮师傅抓丹童,我的眼光还会差吗?”

    乔妈掐了掐夏蛮的大屁股,停下手:“不错,膏丰精聚,是个极品。我说历猴子,师姐几时亏待过你,孤域不好吗?现在冥王和夏蓟联手,消灭区区一个鬼门,如探馕取物,到时候你还不是成了孤域之王!”

    历猴子嘿嘿冷笑:“师姐,你蒙小孩吗?跟着悦乐阅这么多年,甘继武师兄都修成狼牙将,你也成狐牙将,我得到什么?我算看透了,冥王今天和夏蓟联手,就算灭了鬼门,他们会好吗?还不争起来,孤域照样没我什么事!我现在只想收点现成的,筹划筹划享受晚年。咱们生意归生意,一单子一单子做,五百金,少一个子也不行!”

    夏蛮并不担心被别人怎么折腾,羞耻、担心有用吗?力量才是命运,任何愤怒都毫无意义。此时心中万念俱空,在虚无中向天地借灵,心中无灵,就无法驾驭自然万灵。他们用的是什么麻药,怎么可能连人体内的的灵力都抑制住了。

    “我给到一千金,这个女孩我要了!”门口闪进来一个拿折扇的白衣秀士,泛青的脸透出一层诡异的俊俏,乔妈脸皮上对他很恭敬,口气却波辣毫不退让:“焱弑天,你都一百多个姬妾了,这是阁主的货,别什么都想抢!你是冥界的王子,可不是我们的王子,想撒野,回你的冥界撒野去!”

    焱弑天眼珠子突然瞪住在夏蛮半脱的胸口,健康雪白的诱惑,让他吞咽下口水:“历鸿,我出五千两,这件我要定了!”

    乔妈赶紧一手挡住他的色色眼,一手伸进笼子里,扯好兽皮衣盖往货物:“焱弑天,你是知道阁主的脾气,你敢动他的丹童,他会毫不犹豫地撤掉小阴山觉灵道,你是不是想破坏冥王和阁主的盟约?看焱碧天会不会剥了你的皮!”

    焱弑天折扇拔开乔妈的手,陪笑说道:“乔春花,没有我们的冥界独门醉蛾粉,那条老淫虫这几年能够从仙宗、神域挖到那么多优质灵修丹童?区区一枚女子,就不用搬出冥太子来压我,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就得了。这件就由我带回去,搁在淫煞手里,也就玩个两三天,糟蹋了!”

    白如玉的胸部是看不到了,焱弑天已是春心难耐,哈拉口水把招子放在夏蛮那张可人的俏脸上。

    乔妈起身去验两个尤自昏睡的女孩:“焱弑天,你就趁早死了心。你想要美女,可以去幻境里找,里面可都是上古色娃迷妹,绝色娇花,象痴藤莫离,湘女春淹,那一个不是当年红冠三界,叱吒风云,色倾天下的,何苦死盯着人间凡品!”

    焱弑天蹲下,把夏蛮扶正,兽皮衣滑落,忍不住“啧啧啧”惊叹:“你是想谋杀我是吗?幻境三年才出十个名额,应龙可不是好惹的。这个小稚儿和我未过门的妻子什幽,可有一比,能得此俩佳人,此生足于,我也不争什么冥王之位,让给淼碧天得了吧!”

    乔妈冲他冷冷一笑:“阁主早看出你胸无大志,算是选错你了!那个死鬼老太婆萌罗没看错人,你不堪重任,才把幽冥神功和冥王之位传给老四焱碧天。”

    乔妈验完俩个女孩,冲着眼睛正在打量红衣绿腰带阿福的历鸿嚷嚷:“我说历猴子,你啥眼光,一件破了,一件生过小孩,你也敢卖给阁主,你的胆子真够肥呵!”

    焱弑天观赏够了,伸手捏了捏夏蛮的粉脸,扶起她垂下的头,迎面两颗大大的死鱼白眼,吓得他“啊”往后跳开。

    夏蛮听着他们的对话,感觉到信息还挺大的,索性不去折腾聚灵借灵了,不勉强而为,反倒是觉得全身似乎千万条游丝,有如蚯蚓爬出洞穴,凉飕飕地爬向灵池,不一会儿,灵池注满,又游向百络,全身比洗一次玫瑰花热水澡还舒服,难道是那颗万灵丹?

    可是当百络注满了,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些可爱的小宝贝,开始不安份了,居就游出百络,到处乱钻,全身由内到表,千万条蚯蚓,好象千万根银针,扎痛每一处,连头发根都痛楚难耐,痛得她收瞳入内,白眼直翻!

    焱弑天头皮凉凉盯着夏蛮两只带血丝的大白眼,我的老娘哎,是发羊癫痫吗?“历…历猴子,这个…这个有羊角疯,只值一文啊!”

    历猴子似乎没有空答理他,只是奇怪的盯着长发红衣阿福,忽然一把抓过来,伸手往他胸部一摸,哭丧着说:“师姐,这件是男的!”乔妈正想绕过来验身,闻言“嗤”笑一声:“我说历鸿,你办事几时让人放心过!”

    历鸿恼羞成怒,一把拔开阿福乱发,一双半开眼,空洞,虚无,缥缈,了无生气,似乎要把他丑恶的灵魂吸进去,猛的脖子一紧,阿福双手掐住他的喉咙,眼里喷出一股地狱怨恨怒火,那是一股要把他燃烧成灰烬的仇恨,“鬼,冤…鬼!”历鸿吓得全身瘫痪!

    乔妈惊怵了眼皮眨二下的功夫,腐心掌“嘭嘭”打在阿福身上,却如打皮球,被自己掌力反弹倒跌出去,撞在墙上,幸好她灵修不高,反弹之力不大,一倒地便咕噜爬起,目瞪口呆看着阿福。

    焱弑天反应甚是迅速,五指张开,吐出五道火焰链绑住阿福,把他扯飞半空,那个阿福双手死死掐住历鸿,血从手上滴流下来,也不知道是历鸿的血,还是阿福手指的血!

    火链越来越红,绑在阿福身上的链绳越来越密,任凭焱弑天什么用力拉,阿福尤如溺水之人,抓到什么东西永不放手,历鸿口鼻开始变形,双耳直翻,嘶裂声从脖子传出来,“哔啦啦”整个头颅连着肠子,被阿福活生生扯出来,阿福被火链之力拉飞出去,撞在身后铁栅,倒在地上,历鸿头颅挤不进来,滚落在肠子血堆里。

    这个时候,夏蛮已经痛得失去意识,无数银针,似乎要从每一个汗孔飞出,难受到极点,冥冥灵光之中:“一生万灵,万灵归一,既可借,当可存,自可取,寄体自然,归于自然,了于自然,万灵归我,我即是万灵!”

    体内千万针,“哗”的穿体而出,化成千万道万灵圣光,存于天地万物之中!

    lt;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