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玄冥五老
作者:吾道吾行   未了剑最新章节     
    这种感悟天地之灵窍,偷窥自然之法门,无关聪明鲁钝,无关年龄长幼,无关身份尊卑,无关师长强弱,全在于机缘,故万年修灵未必透,一朝得道可升仙!

    在息壤城东门,夏蛮在气消力竭,虚空幻境之时,无意间参悟《自然召唤术》之借灵篇,窥探天地循环之道,自从吞食万灵丹之后,体内骤然多了乾坤罡千年修炼灵气,自己修为太浅,灵池不足于承装,无处储藏,要么溢出,要么积淤于内,终成锅害自己。尤如人饱食,只取一二,八九排除,取于自然,归于自然。她却于危难之际,参出存借之道,悟寄存之法,连她师傅不老神童,因为没有万灵丹入体,故而也无法得窥门道。

    看着绕体千万道灵丝,好象在灵丝银波之中沐浴,真的是好好玩,难道我成仙了吗?成仙应该是腾云驾雾才对,怎么是吐丝丝啊?她轻轻捻起几根,放在手心,咪着眼仔细琢磨,怎么越看越象蜘蛛丝,哎呀不好,我该不会是蜘蛛精吧!左右前后打量自己,拍拍胸脯安定一下心神,还好没有大肚子,也没有多好多只脚。

    想想不对,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肉身错觉吧,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最帅,最漂亮,听母妃说过,妖精看自己也是人,其实帅不帅,漂不漂亮,都是别人说了算。我是不是蜘蛛精,自己说了不算,还是问一下别人妥当一点。

    抛眼问目瞪口呆的焱弑天:“你看我是蜘蛛精吗?”

    “什么蜘蛛精?”焱弑天愕然,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摸头挠耳不明白是什么情况。本来被她突然吐出千万银丝吓呆,那点猥琐之心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谁敢去搂着一个翻大白眼满身吐丝的美女睡觉,除非是变态!美女会吐丝,是啥玩意儿?

    心理正在盘计要不要突然袭击,还是溜着大吉,这时候却被夏蛮的问话雷倒了:“蜘蛛精!她是妖族?我看破她的肉身,她肯定不会放过我!”

    焱弑天虽然好色,却也是聪明绝顶之人,否则火链刀修为怎么来。管她是人是妖,死了就不会有害怕啦,随“嘿嘿”冷笑,口中念道:“地狱无边冤死城,鬼域赐我十万兵,恕毛饮血灭生路,白骨如山鬼魂惊!”聚起十成功力,脸上罩出一层青气,手上五指捻出一把火红鬼魂刀,大喝一声,当空劈下。

    一簇簇地狱冥火,火舌上露出一张张狰狞鬼脸,空洞洞的眼窟窿,裂开的大嘴,吼吼嗷叫扑向夏蛮!

    好好的谈话,怎么突然就出手呢,这束鬼魂火链刀太让人恐怖了,笼中躲无可躲,仓促之间夏蛮抓起一把灵丝,举向空中格挡,灵丝居然顺着她的念想,在空中幻化成一把灵刀。啥情况,我心里才想着刀,它就变成刀。时间那里容得她去细想,手中灵刀小得可怜,铺天火链刀锋之,可怜的灵刀消融不见,铁栅断开,群鬼猛扑下来。

    猛然间,阿福飞身扑上,把她紧紧压在下面,后背着着实实扛下磅礴鬼幻的一刀。

    夏蛮感觉阿福身上,千钧之力传来,胸口骨头被压得“啪啪”直响,我尤如此,阿福那还有命:“阿福,阿福!”

    居然一刀没砍死,焱弑天怎么会给他们喘息机会,第二刀,第三刀……夏蛮卷起阿福,翻身准备扛刀,无奈死阿福人傻力气大,紧紧压她动弹不得,夏蛮哭喊:“阿福,让开!”

    阵阵猛烈撞击胸口,阿福“哇”口吐鲜血,一直半开半合的眼睛,似乎略微张开,眼中精光一闪,嘴上喃喃,夏蛮依稀间听到什么,心中似乎被针扎了一下,好象他说的话很要紧,却听不清楚他说什么。

    时速不允许她细想下去,俩人丧命,只是在倾刻之间。恐惧,害怕,求饶于事无外,夏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才那把灵刀是怎么捻出来的?我想挡刀,灵幻为刀,难道心随念动,灵随心动?御灵之法,就是意念之法?心念转动之间,手上捻出一把莹莹小刀,脱手飞出,射向焱弑天。

    焱弑天本笼关笼打狗,正玩得开心呢,突然笼中飞出一道白光,距离又短,来势又快,电光闪石之间,只好收回部分火链刀,化成一道盾牌挡住灵刀。

    可惜了,力道不足,灵刀触盾不见!一刀不行,那就来十把,一百把,一千把,这群莹莹小精灵,有如飞蛾扑火,四面八方射向焱弑天。

    焱弑天顿时手忙脚乱,中了十几把小灵刀,幸亏他内罡深厚,伤不着脏腑,却也扎得刺刺痛,赶紧撤回火链刀,构筑灵盾,保护全身,那还顾得上关笼打狗!

    夏蛮从阿福怀里钻出来,一向对别人没有恨的她,此时看着阿福倦缩在地上,扶起他倚靠在自己身上,莫名莫妙一股怒火升起,冷冷对焱弑天说道:“天涯海角,我都会杀了你!”念御灵刀,缓缓逼近焱弑天。

    焱弑天已是胆裂,这只蜘蛛精,漫天银光蜘丝,刀如流星,好象从四周空气中生出来,绵绵不绝,丝毫没有衰竭迹象,这般没完没了,这样下去,火链盾势必耗尽我的真元,猛然腹中发出一阵蛙吼,声浪远远传出去。

    那把声,是一把撕心的音刀,一股寒鸟垂死的悲鸣,一阵地狱传来哀吼,不是在空气中传播,更象似在泥土里震动,夏蛮心头晕弦,烦闷到想呕吐。

    嗖嗖嗖,房间黑暗中,恍惚从地里冒出五个条鬼影,它们既是有,它们却是无,夏蛮念力御动小精灵飞刀,分出五绺刀阵射向五条鬼魂一般的影子,它们却漫不在乎,悠哉悠哉在房间漂零晃荡,发出长长的低沉鼻音。

    一绺绺白雾,从夏蛮身体溢出,漂忽漂忽流进五条鬼影鼻息之中,夏蛮顿时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冷,冷在心,冷在肺,冷在灵魂最深处!

    这是什么鬼,不怕灵,夏蛮忍住内心的冰冷,咬紧倔犟的牙,皱起不屈的眉,什么鬼东西,不怕灵刀,那就试试我的真刀,左袖天机簧“嗖嗖嗖”射出一串无羽箭,五道银光“扑扑扑”穿体而过,显然打中了,五道鬼影却似乎浑然不觉,这下夏蛮没折了。

    焱弑天得到喘息机会,火链盾牌撒出一半真元,结成火链刀,猛鬼再抬头,恶狠狠咬向夏蛮,阿福挽力转过后背,以人做盾,挡下对夏蛮的所有的伤害,口中鲜血涓涓流出,浸在夏蛮身上!

    夏蛮已经冷彻透骨,恍惚灵魂在结成冰,虽然没有被火链刀击中,但是五条鬼魅一般的身影,从自己身上吸走的,显然是身体内某种东西,难道是魂魄?夏蛮赶紧收魂入体,果然寒冷稍为好转!

    那五条影子嗯嗯之声更盛,却再也吸不到白气,只是在小房间中瞎转,而夏蛮收魂入体后,银银白丝渐渐消失,对焱弑天的火链刀已经构不成危胁,只能跟睁睁看着一刀一刀砍在阿福身上,急得哭喊:“阿福,阿福……”

    突然门口一声暴呵,来人未进房,排山倒海的罡气先到,格开焱弑天的火链刀,翻云覆雨手直取焱弑天,霸道的罡气把他迫至墙角。门口闪动瑞瑞祥光,一阵宏正梵音:“波约波萝密!”五道金光射向五条鬼影,五条鬼影不敢硬接,逃闪到一边。来人居然是燃灯行者和木赤峰,身后洛秋之和洛夏未跟了进来。

    焱弑天见机不妙,十成火链刀逼开木赤峰,火刀余刀划向夏未秋之,闪出门外,五老来去如鬼影,居然在众人面前凭空消失!

    燃灯行者沾指抹开天眼,略为观看:“玄冥五老现世,我也不能坐视不管了!”言毕御飞出门而去。

    木赤峰对门口喊道:“寸指峰弟子听令,除恶务尽,肃清妖孽!”对夏蛮说道:“你们在此等候!”洛秋之兄妹紧随其后,洛夏末看了趴在夏蛮怀里的阿福一眼,犹豫了一下:“照顾好他,我去帮忙!”低着头也出去了!

    一个傻子,至于你用这么恶心的眼神看他吗?夏蛮冲着门口伸了一下长舌头,做了一幅鬼脸!

    那五条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什么玄冥五老,吸白气的毒招却实利害,一口气松下来,夏蛮才觉得全身软绵绵没有一点力气,总算大难不死,把用样软绵绵的阿福抱在怀里,喊了几声“阿福”,其实也是白喊。

    两个昏迷中的女孩,早就被焱弑天的罡气震死了。乱世烽烟中,人命贱如蝼蚁,纵然夏蛮战场见惯死亡,只是环境不同,此时看着未免伤心,人有时候不过是天边的一抹云彩,一阵风就没了!对于她们无辜惨死,夏蛮也是爱莫能助。

    稍为检查阿福伤势,居然没有生命之忧,扶起他的脸,看着他嘴边鲜血尤存,眼睛依旧半合半张,心中非常奇怪,指着他的鼻子恶狠狠的问:“几十刀都砍不死你,而你却伤不到别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看着他那幅行尸走肉的样子,就是拿把刀捅了他,他也不会有反应。世间什么修为,只挨打却又不能伤人的?自己见识有限,想破脑壳也想不起来,望着他那张可以让好多迷妹尖叫,自己却没什么感觉的脸,愣愣的发呆了一阵。

    想我夏蛮辉煌的一生,见过男人也有七八个,除了丑八怪柳下叶恶作剧的好,也没有谁会不要命保护我,这个帅哥是那里冒出来的?

    哎呀不好,会不会那晚他在小潭偷看到我洗澡,然后就发花痴迷上我了?二个手指按住他那双眼:“你还真恶心,不许看,看了也要忘掉!不然挖了你的眼!”心里却得意,本姑奶奶长得还是挺自信的!

    看着他被打傻了,都是因为我,现在他这幅德性,就是脱光给他看,他又懂个屁啊,我冲个傻子发什么情啊!

    一时意兴消然,放下了二根手指,他本来应该不傻,刚才似乎想对我说什么,只是他可能还是个哑巴,没说清……

    猛的心上似乎被人拍了一下,触电一样愣愣地盯着他,他咕噜咕噜那句话似乎,似乎是:“小蛮子,别动!”夏蛮顿时激动得全身一阵阵颤抖,双手抓住他的肩膀,狠力摇晃:“快给我醒过来,你…你是谁?你刚才是不是叫我小蛮子,你是大神吗?他在哪里!”

    折腾了一阵,简单对牛弹琴,想起洛夏末那个眼神,哼了一声,我都累了个半死,也不安慰我一下,还居然让我照他,显然对阿福不怀好意。

    该不会是来抢阿福的吧,不管如何,留下来都是个麻烦,才不要你管,起身扶着阿福,走出破烂的铁笼。

    走廊幽黑,似乎是在密室里,通道十弯八捌的,匝道还挺多的,时不时还能见到躺在地上的尸体,好不容易绕了出来,外面太阳当空照,是一处清幽别院,到处都有打斗痕迹,看看太阳影子又短又黑,应该是中午时分!

    lt;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