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与太清圣人的对话【贺白银大盟‘覆盆子酸奶’】
作者:言归正传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最新章节     
    商国即将兴起,封神大劫还会远吗

    因与他这个天庭水神定下了三道仙契,那有琴玄雅的长嫂简狄,已将腹中孩儿命名为契。

    若是李长寿推算自己记忆没有出错,契应该就是商国之祖。

    接下来,按天道指引,简狄将会带领洪林国残众,前往南赡部洲东北部,在那里建立新的国度。

    商至汤而兴,契为商祖,汤为其后人,也是下一任人族的共主

    李长寿虽然只是叮嘱孔宣,护持新国百年,但听孔宣所说,他应是要在新国久住了。

    凤族现在也就孔宣与那只小孔雀,搬家自是无比简单。

    且他们凤族是靠血脉提升实力,凡俗污浊气息也无法影响道基,在凡间住个千八百年,并不算什么大事。

    李长寿不由回想往昔

    他距离封神大劫,竟然这么近。

    原本觉得南洲俗世中,商国影子都没,还是夏国之后仙朝林立的阶段,中神州众仙门将自己的影响力投射到南赡部洲;

    左右人族命脉的,依然是掌握了力量的一小撮人族生灵,立在人族最高点的,还是道门。

    从这种情形去判断,封神劫难怎么看,最少也应还有几千年才会到来。

    没想到

    李长寿一直去寻找封神大劫即将到来的前奏,事到临头,自己也成了其中的一小段旋律。

    这种感觉,倒也是颇为奇妙。

    但同样,也让李长寿有些惆怅

    他还真成了洪荒天道一块砖,哪里需要,就被天道往哪里搬。

    接下来,必须开始撩拨天道,做些对天道底线的尝试了。

    被动等待始终不如稳妥地主动出手。

    在封神大劫开始之前,能否完全灭杀陆压,是李长寿此时最想得到结果之事。

    若是灭不了陆压,无论是什么因素导致的,都证明自己无法大幅度更改封神大劫的结果,今后努力的方向就是保全赵大爷和三仙岛。

    嗯,这是为了保全道门之元气

    寿之正义面容。

    若能顺利灭了陆压,且后面让哪吒和尚未出世的敖丙,成就一段感天动地兄弟情

    李长寿还真就敢送西方教上封神榜,为道门保留一批大高手

    至于上天庭得正神之位,有可能会让西方影响到天道运转之事

    只给西方一小部分不重要的神位,就可轻松解决这个隐患,重要的神位自然还是要道门高手把持

    无他,信得过罢了。

    比如八部正神中的斗部正神,可以把斗部的普通神位给西方之人,然后由道门高手,担任负责管理斗部众神的正神神位。

    反正西方教被迫改为佛门后,那么多佛、菩萨闲着也是闲着,对天道运转也没什么帮助

    有一说一,出于为道祖老爷减负、为天地稳定的角度考虑,封神大劫将西方纳入应劫范围,是一件很有必要,且很有意义之事

    当然,这些只是空想,且是最理想的状态。

    稳妥起见,李长寿必须考虑更多不理想的局面。

    即,封神大劫自己无法做出任何改变,或者自己此时的所作所为、所有算计,都在促使剧本朝着原本封神大劫而去。

    那李长寿就不得不做最后一手准备

    原本的封神故事中,赵公明身死、三霄一怒摆下九曲黄河大阵,削去了大半十二金仙的道行修为,引来圣人出手。

    碧霄、琼霄身死魂魄进入封神榜,云霄仙子被老子用乾坤图卷住,压去了昆仑山麒麟崖下。

    果然,稍后还是要去麒麟崖那边布置一番,跟阐教也必须发展点友谊,最好让他们欠自己几个人情。

    到时候真的算计封神失败,自己也能请人搭把手,将云霄仙子在麒麟崖下救出来。

    不过

    李长寿心神挪回本体一阵,看着自己储物法宝中静静躺着的落宝铜钱。

    封神,如何不可改

    且说李长寿的水神马甲,与孔宣、赵公明喝酒聊天、兴致正浓时。

    洪林国王都城,再次安静了下来。

    度仙门大部分仙人已经回返山门,只有几位天仙带着三十余真仙执事,在城中安抚伤者、救助凡人,并帮有琴玄雅料理家中后事。

    有天庭水神一句话,道微仙宗自不敢为难洪林国王族,且主动约束两个部族的大军放缓攻势。

    有琴玄雅的母亲也算明事理,并未提任何多余的要求,表示能死里逃生、得以延续血脉已是最大的幸事

    她只是命人带上了一些宫中的财物,带上了对洪林国王族忠心耿耿地几个家族、数千兵将,收拾起了王族的部分财物,连夜离开王都城。

    有不少城中凡人因恐慌战事而自发跟随,最后倒也汇聚了十多万人

    这些,都是商国最初的根基。

    “长寿师兄”

    耳旁传来轻声呼唤,大半心神寄托在水神纸道人身上、与赵公明讨论如何操办分手大典的李长寿,挪了部分心神回到王宫附近,缓缓睁开眼。

    有琴玄雅已换上了她那件火红长裙,宛若拂晓时提前降临的朝霞,自半空飞来,轻盈地落到李长寿身前。

    而后抿嘴低眉,有些欲言又止。

    李长寿道“怎了可是又遇到了什么难事”

    “并未”

    有琴玄雅传声道,“家中遭了这般变故,我想多陪母亲一段时日,但母亲却让我立刻回返门内,说我不应与凡尘有更多牵连”

    “你母亲说的不错,”李长寿道,“你修为境界还不算太高,道心依然容易被凡俗的浊气污染。

    斩断尘缘这四个字,同样是知易行难。

    你若想在凡俗留几年,我去帮你劝说几句吧。”

    “不了师兄,此间事了,我这就回山中吧。”

    有琴玄雅看向了狼烟暂熄的城池,喃喃道“稍后我还要去天庭求见水神大人,今夜,水神与师兄的救命之恩,也不知该如何才能回报。”

    上次度仙门埋伏妖族之战,她已知水神就是李长寿。

    李长寿笑道“不要因此事心有压力,若明日我遇到麻烦,你能同样为我站出来,其实就足够了。”

    “玄雅绝不会辜负师兄半分”

    她说这话时,眸子当真比最璀璨的星辰还要闪亮。

    李长寿能感觉出,此时有琴玄雅的心境,比今夜之前多了些什么,又少了些什么。

    她如果能借此机会,道心有所蜕变,那也是一件好事。

    心底泛起少许念头,李长寿正色道

    “可要随我去地府走一趟”

    “现在就动身吗”

    有琴玄雅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一声。

    李长寿左手缓缓张开,露出了两只摄魂珠,其中一颗摄魂珠中,溢出了少许业障。

    有琴玄雅瞧了一眼就失声喊道

    “父王”

    “嗯,”李长寿道,“其他数十个魂魄,是你母亲的那些护卫,他们此前拼死相搏,忠义之心令人钦佩。

    我在地府也认识几位朋友,可帮你去问问,能否让你父王少受些罪,他身上的业障当真太多了些,要在十八层地狱不知道呆多久。”

    有琴玄雅抿了抿嘴唇,低声道

    “虽为人子女不当说这些,但父王能有魂魄存留已是天大幸事,还请师兄勿要为难。”

    “善,”李长寿缓缓点头,与有琴玄雅一同驾云,径直离开了这座糟乱了一夜的城池。

    李长寿飞的并不算快,本体早已回归小琼峰,此时留下的还是那具本体纸道人。

    如无必要,本体自不可在外久留,最大可能降低意外情形出现的概率。

    “对了,那名面甲女子你可杀了”

    “嗯,”有琴玄雅点头答应一声。

    李长寿又问“她是什么身份”

    “我并未问询,”有琴玄雅轻声回答着。

    “哦”

    李长寿不由有些纳闷,“你莫非不想知她是何人为何要报复你们有琴一族不想去斩草除根”

    有琴玄雅思索一二,轻声道

    “她是元青的表妹,出身临近小国中的世俗权贵,自小对元青生有情愫。

    我摘下她面具时,就已认出了。

    元青居心叵测,被我灭杀死有余辜,他一族意图反叛,也被父王清剿,这些都已是前事,也是今夜之因。

    若我问了她的来路,有琴一族剩下的人,又将会背负起这段恨意

    事已这般,又何必继续下去。”

    李长寿倒是微微一怔,看着眼前这个本已十分熟悉,此刻却又有一丝丝陌生的同门师妹。

    正此时,太阳星自海面探出了头,今日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她身上,她那修长的脖颈、白皙的肌肤、带着几分疲累的清冷面容

    闪耀着李长寿有些看不懂的光芒。

    李长寿心底一阵暗赞。

    尚在娘胎中准备迎接人世间的陛下啊,天庭这次,可能真捡到宝了。

    “师兄,怎么了吗”

    “无事。”

    李长寿负手而立,迎着那东天刚升的太阳星,嘴角挂上了淡淡的笑意

    这次去地府,只是安排凡俗中的一个小国的国主,度仙门门人李长寿这个身份就足够用了。

    这一路虽平静,却又不太平静。

    他带有琴玄雅赶路时,有琴玄雅紧绷的那根心弦渐渐松开,与他言说几句,就坐在云上低头睡过去了。

    但另一边,孔宣赶去护持洪林国王族后,赵大爷满心激动,拉着李长寿就跑去海神庙中,开始紧锣密鼓筹备

    分手庆典

    赵公明自然想明白了,他与金光圣母这段无疾而终的道侣关系,需尽快对截教上下的解释清楚。

    若时一声不响就这般分开,不但影响金光圣母的声名,还会让人误会他赵公明的品性,给截教摸黑

    海神庙后堂,赵公明搓着大手,不断踱步。

    “办

    这事必须办的漂亮,把上次偷看的那些同门都请来

    这凡俗夫妻成婚不都是要拜天地吗

    老弟你帮老哥想想,怎么反其道而行之

    还有,凡俗夫妻成婚不都是穿喜袍吗咱们不行就穿黑袍”

    侧旁,李长寿单手扶着额头。

    看赵大爷如此兴奋,他还真以为这是赵大爷有了新欢,迫不及待对世人宣布,他跟金光圣母是清白的

    当然,赵大爷自不会做出这般事

    卞庄的性情,那是在天涯阁特殊的氛围中才养成的,去了天庭后又进一步解放天性。

    洪荒总体而言,炼气士们还都是很保守的,大部分仙人去体验临时情劫,都会害羞的那种。

    龙族及部分妖族除外。

    与金光圣母之事了结,赵大爷应该就能安心修行,静待封神大劫到来

    “老哥,”李长寿笑道,“你不如先去找另一位当事者商量一番。

    将你如何担忧的、如何挂念的,都系数说给她听,与她开诚布公。

    此事不能只是咱们用力,若她不答应,反而只会起到反效果。”

    赵公明眼前一亮,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

    “当如此

    老弟你且稍等,我去与金光师妹言说此事,再回来找你”

    言罢,赵公明驾着宝珠匆匆离开,完全不给李长寿再多叮嘱几句的机会

    “这老哥,心急吃不了臭豆腐啊。”

    李长寿这具化身站起身来,端着拂尘,朝着前殿走去,在海神庙前殿与后堂的隔断间,寻到了自己早先悬挂的太极画像

    李长寿做道揖参拜,将正版乾坤尺与塔爷,恭恭敬敬地捧到了案上。

    一抹道韵环绕,天地玲珑玄黄塔与乾坤尺瞬间消失不见

    “老师”

    李长寿突然开口,低头一拜,“弟子心有疑惑,想请老师解惑”

    那即将消散的道韵再次凝聚,这次出现在李长寿心底,凝出一个清淡的字眼

    讲

    李长寿沉吟几声,知道此时圣人老爷应该能听到自己的心声,故直接在心底问道

    “弟子修行至今,是否改变了什么”

    是

    “弟子如今,是否在做某些判断时,已被天道影响”

    无须自疑,道有其终

    李长寿心底一喜,对着太极图画像深深一拜,朗声道“谢老师点拨弟子心安了”

    天庭,重中之重

    天庭,重中之重

    李长寿刚兴奋了起来自己跟自家圣人老爷直接对话,且自己喊圣人老师、圣人直接答应了。

    看到刚凝成的这六个字,不由再次愣在原地。

    天庭是重中之重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心底那份道韵已完全消散,李长寿不能多问,也不会去多问,只能自己各种瞎捉摸。

    圣人老爷把所有话都跟自己解释清楚了,那还是圣人老爷吗

    逼格,重中之重。

    自己难道一直误会了太清老师对道门不算太看重,对天庭却无比看重

    无须自疑,道有其终,这话的意思不难理解,应是圣人让自己不必瞎担心,天道并不能影响生灵去做出任何判断。

    不然,洪荒不该是如今这般模样。

    天道只需不断去影响一些关键人物在关键时刻的判断,就能渐渐将无数生灵束缚于天地之间;

    如此一来,洪荒天地会一片死寂,但洪荒天地将会无比稳定。

    李长寿问了这三问,心底对算计封神已是有了更多底气

    他可以去改变,可以去算计西方教,成功与否虽然另说,但绝对有这般可能性存在

    但圣人老爷随之就用六个字,让李长寿陷入了更大的困惑。

    天庭,重中之重。

    所以

    哪怕牺牲道门的实力,去快速填充天庭、完善天道,也在所不惜

    这般解读,也未免太吓人了点。

    很快,李长寿端着拂尘走回海神庙后堂,陷入了深切的思索。

    李长寿仔细想想,他对封神大劫的真相,看似知道许多,但又一无所知

    要不要去圣母宫打探打探

    李长寿看着自己最近这些年画好的几套漫画,不由泛起了这般念头。

    但随之,他的本体、化身,齐齐打了个冷颤。

    那白茫茫、如囚笼一般的催更世界,他可真不想再被关进去了。

    对了,凡俗之中不是有许多圣母庙

    自己身为人族子弟,去圣母庙中拜祭拜祭,顺便烧几套漫画书过去孝敬圣母她老人家,合情合理,无懈可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