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0 我会努力把你忘掉
作者:眉师娘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最新章节     
    两个人躺在那里,郑炜看了看黑黢黢的四周,和刘立杆说“这地方不错。”

    刘立杆差点就笑出声,他问“你这到底是赞美还是调侃,还是故作姿态”

    “当然是赞美。”郑炜吃吃地笑道,“这地方和你刘总的身份,是差那么一丁点,不过挺舒服的。”

    刘立杆说对,我就是在这里住习惯了,不想改变,我习惯了房东,习惯了邻居,习惯了这里街上吃的东西,我连这里的烂仔都习惯了,每天下班回来,要是看不到他们,我还不习惯。

    “理解,人就是喜欢在同温层里生活。”郑炜说。

    “你这是骂人不带脏字,你的意思是,我和那些烂仔是一样的。”

    “我可没这么说,是你自己说的。”郑炜的脸在刘立杆脸上蹭着,嘻嘻地笑“不过你的气质和这里挺合的。”

    “你就是想嘲笑我是劳动人民呗。”

    “哪有,我是说你接地气,不是那种每天风纪扣都扣得死死的人,从小到大,我的生活里看到的都是这种人,讨厌死了。”郑炜懊恼道,“要死,我大概就是这样被你吸引的,你身上有在我看来,很迷人的东西。”

    “好吧,这话听上去像是表扬。”刘立杆笑道。

    “就是表扬,不然我怎么会喜欢你。”

    两个人接着又是拥抱,亲吻,做了应该做的事。

    “谢谢你”郑炜和刘立杆说。

    “谢我什么”刘立杆摸不着头脑,不解地问。

    “这种事,我一直都很排斥,真的,没想到,原来它可以这么美好,让人还有点期待。”郑炜说,“我一年都没有今天一天多,我以前的能躲就躲,真的。”

    “可能是人不对吧,你不喜欢他”

    郑炜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可能就是这样,有时候他碰我一下,我条件发射地就会躲开,然后理智地想,自己不该这样。”

    刘立杆奇怪了,他问“你不喜欢,为什么会嫁给他”

    “你以为我有选择吗”郑炜脸色阴了下来,她说“在你们看来,像我们这样的人,大概很威风,很神气,甚至还有一点神秘,对吗”

    “不是这样吗,王子和公主”

    “狗屁好吧,我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是,你出去的时候,到处碰到的都是奉承你的人,但你自己心里清楚地知道,人家这样,不是因为你,而是你的家庭,那是不是就挺没劲的觉得自己只不过是家庭的傀儡。

    “从小到大,我上哪个小学,去哪个班,再到中学,再到大学和工作,都是家里安排好的,根本没有自己选择的自由,包括谈恋爱和结婚,我们这些人,都是近亲繁殖,只有两个选项,要么是战友或同事的子女,要么是老首长的子女。

    “现在常常一开会,哈哈,会场里台上和台下,大家都是亲戚。

    “这就是我的同温层,我他妈的,只不过是又一个黄建仁罢了,所以我看到黄建仁的时候,很希望他会是个异类,能冲一下,有个不一样的结果,但结果,还是一样。”

    “我就不信,你们这么多人,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刘立杆问。

    “有,有嫁了或娶了工人的,那是我哥哥姐姐他们那辈,我嫂子就是个纺织工人,那个时候,老头子们自己正被打倒,在下面接受再教育呢,哪里有他们同意不同意的份,后来就没有这样的事了,想都别想,门都没有。”

    “你知道我嫂子现在怎么样吗在那个大家庭里,就像个老妈子,谁都可以使唤她,连她的家里人都不敢上门,我都看不下去。”郑炜冷笑道。

    “他是干什么的”刘立杆问。

    “谁哦,在欧洲,大使馆的三秘,两边的家里都希望我今年作为家属出去,明白了吗,这就是原因,我他妈的真不不想出去,去干什么,一年见两次都嫌多了,还要天天在一起,这不恶心人吗”

    两个人说着话,外面天已经亮了,郑炜倒了下去,说,困了,也累了,睡吧。

    “抱抱我。”郑炜轻声说。

    刘立杆抱住了她,郑炜蜷缩在刘立杆的怀里,很快地就睡着了。

    楼下汽车喇叭的声音把他们吵醒,郑炜看着刘立杆问,是吴朝晖来接你了吧

    刘立杆点点头。

    “不要去,在这里陪我。”

    刘立杆说好,他走到外面的走廊,朝下面的吴朝晖挥了挥手,吴朝晖走下车,刘立杆和他说,自己今天不舒服,要休息一天,你去公司吧。

    吴朝晖转身上车,开走了。

    刘立杆终于完成了他到海城的第一天旷工。

    刘立杆回到房间,看到郑炜已经起来,坐在了外面的沙发上,郑炜看着他说,我就不去公司了,你也不要和公司的其他人说,我回来了。

    刘立杆说好,他笑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才闪亮登场”

    郑炜两眼直直地看着刘立杆,没有吱声,她看得刘立杆心里都发毛了,问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郑炜沉缓地说“我要是说我不会再去公司了,你会怎么想”

    “什么意思”

    “我知道我在北京,为什么会一直惦记着要来海城,我骗自己说,是因为这里的工作还没有交接,其实不是,我现在知道了。”

    “知道什么”

    “我在海城,最放不下的,其实是你,不要自欺欺人了,我来海城,就是为了要见你。”

    刘立杆想走过去,抱抱她,郑炜伸出了手,做了个停止的动作,她说“你站那里,一靠近就动手动脚的,都不能好好说话了。”

    刘立杆站在那里,嬉笑着“好啊,说啊。”

    郑炜点了点头“谢谢你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了,不然,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就这样带着遗憾回北京,问你件事。”

    “什么事”

    “你说,男女之间的思念,是不是不到一张床上就不会结束”

    刘立杆笑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是,我现在很满足,所以要谢谢你”

    “有点流氓。”

    “哎,我是说认真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你觉得我们不可以很认真地讨论这件事吗”

    刘立杆想了一下,他嘿嘿地笑着“我不喜欢想,只喜欢做。”

    郑炜叹了口气,她说“好吧,我承认我现在也喜欢了,但这不妨碍我们讨论问题。”

    “那累不累啊”

    “不累,我至少知道了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不想留下遗憾。”

    刘立杆听出她话里有话,心里一凛,问道“什么意思”

    “我已经仔细地想过了,我决定明天回北京。”郑炜看着刘立杆说。

    “为什么”

    刘立杆心里感到无比的懊恼,上一次和自己说这话的,是刘芸,她们到了自己这里,都是为了要和自己说,明天要走吗

    刘立杆想到,再上一次和自己说明天要走的,是黄美丽,虽然不是在这里,是在国商的房间。

    这他妈的,是海城留不住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还是自己留不住

    “我留不住的。”郑炜认真地说。

    “那要是我不放你走呢”刘立杆说。

    “别傻了,你也留不住。”郑炜苦笑道,“他们要是发现我离开北京,来海南了,那事情就大了,不仅是你,连我们行长都要跟着倒霉,黄建仁那次你见识过了,这次,只会更轰轰烈烈。”

    “我不管。”

    “别傻。”

    “我不管。”

    “别傻,除非我们躲到五指山去当野人,把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抛诸脑后,但说实话,我受不了那样的苦。”郑炜停了一下,继续说:“就是这样,我都不知道会不会被他们找到。”

    刘立杆站在那里,郑炜伸出了手“过来。”

    刘立杆站着没动,郑炜叫道“亲爱的,过来。”

    刘立杆走了过去,郑炜牵住了他的手,把他拉了过去,两个人抱在一起,郑炜和他说“我们还有二十几个小时,好好陪我,好吗”

    刘立杆点了点头,郑炜哭了起来“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但这是不可能的,过了今天,你就把我忘了吧。”

    “忘不了。”刘立杆说。

    “我不信,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忘不了的人,我都会努力把你忘记。”郑炜不停地哭着,“不然,我和你说,这生活就没有办法继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