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为她受的伤
作者:唯一的迷蝶   总裁大人,矜持点最新章节     
    “言先生,我有点意外,这是开心的事,你怎么脸色那么难堪是因为苏安歌吗她又怎么了”阿城开门见山了。

    言瑾陌挑眉看了他一眼“没事,只是被那个苏紫心给弄烦了,她对我的行踪,怎么了解的那么清楚查一下,她的人是否在我身边”

    阿城笑起来了。

    “笑什么”

    “言先生,你可是言先生,多少女人喜欢你,爱慕你,只要可以跟你在一起,那怕一分一秒,对于她们来讲,都很珍贵的,只要她们想,不需要有人在你身边,但是,总可以调查到你的行踪,这就是传说中的防不胜防。”他解释着。

    “她不喜欢。”他说了句。

    “言先生,你知道,这些女人,是不足以站在你身边的,但是,她们有毅力,不是说你不喜欢,她们就会消失的,你那么优秀,应该习惯的,只是,苏家有点言先生,我这话,你应该明白的。”阿城并未说下去。

    “你知道,苏安歌是我找的她,至于苏紫心,我不知道。”言瑾陌解释着。

    “言先生,你这是为苏安歌辩解吗如果正如你所说,她是无辜的,苏家也不知情,为何苏紫心会如此锲而不舍呢这其中肯定有原因,总有一天,我会调查清楚,对于我来讲,苏家小姐,不配。”阿城脸色都变了。

    “我知道,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不用想太多,继续忙吧。”他就这样低头工作了。

    阿城松了口气,只要他的心不乱,不为苏安歌所影响,一切都好办多了。

    苏家,若果疯了,不能留。

    苏安歌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小区内散步,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她还未走过去,对方已经过来了。

    “总算找到你了,怎么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的”夜沁媚很不解的问道。

    “我,我手机静音,没有听到,你找我有什么事”她忙问道。

    夜沁媚并未说话,拉着她的手,就准备离开。

    “不是,你这样拉着我去哪里”她直接停下来了。

    “去告诉南宫爵,你的事情你自己可以解决,不需要他的参与,不需要他付出那么多。”夜沁媚激动的说道。

    苏安歌一愣,就这样呆住了。

    以前,她以为夜沁媚会跟她争,因为言瑾陌,她也想得到,没有想到,她会为了南宫爵说话,而且那么的激动。

    “我你的事情,为何要让南宫爵参与其中你可知道,他为了这件事情,现在变成什么样”她依然是激动的。

    “我不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安歌不解了。

    “苏安歌,你不懂,我会告诉你,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也不一定会相信,我会带你去看,让你知道,因为你,南宫爵受了什么罪,我现在带你去,你去吗”她一字一句的问道。

    苏安歌点点头,两人就这样上车了。

    看的出来,夜沁媚的紧张。

    “原来,你喜欢的是南宫爵。”她小声说了句。

    “是,我喜欢他,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多管闲事,更没有想到,因为你,会苏安歌,别靠近他。”她没好气的说着。

    “夜沁媚,我没有特意靠近南宫爵,他为我打抱不平,我很谢谢,我并不知道,他为了这件事情,到底付出了什么我和他,只是朋友而已。”苏安歌解释着。

    “最好他对你也是这样的感觉,苏安歌,自己蠢,在职场里面,被人算计了,又没有本事找到证据,就开始让别人帮你,如果,自己一点儿本事都没有,就不要在那边硬撑,有些时候,一句对不起,死不了人的。”夜沁媚每一句话,都是不悦。

    她眉头紧锁,有些担心了“南宫爵,除了什么事很严重吗”

    “算我求你了,放过他吧。”夜沁媚卑微的乞求。

    “夜沁媚,我不知道,南宫爵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

    后面的话,还未说完,车子就停下来了。

    “你不知道的事,在这一刻会让你知道的。”说完,她就下车了,苏安歌紧跟其后。

    “答应我,不要让他参与这件事情,你说自己可以解决的好吗”她拉着她的手,卑微的乞求着。

    “你一定是爱惨了南宫爵,才会让你那么高傲,愿意这样卑微的求我,我答应你,这件事情,我会自己处理的,不会让他为难的。”苏安歌笑着说道。

    夜沁媚嘴角上扬,就带着她,按响了门铃。

    许久之后,门被打开,女佣看着她,说道“夜小姐,你怎么过来了南宫先生吩咐,我们,我们不能让你进来的”

    “是吗”她并不理会,打算往里面冲。

    “夜小姐,别让我们为难好吗而且,南宫先生,需要休息,我觉得,你还是改天再来吧。”女佣就这样拦住她。

    “这样吧,你告诉南宫爵,我把,我把苏安歌带来了,如果这都不见,我就走。”她好艰难才说出这句话。

    见他,还需要靠苏安歌,夜沁媚的内心,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痛的厉害。

    “苏安歌进来。”女佣忙说道。

    夜沁媚拉住她的手腕,黑了脸“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认识苏安歌她来过这里”

    “不,苏小姐并未来过这里,可是,南宫先生吩咐过,如果是这位苏小姐来了,不用做任何阻止,公司也是一样的情况。”女佣解释着。

    她一笑,转过头,看着苏安歌“原来,羡慕和嫉妒是这样的滋味。”

    “我”

    “原来,你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站着就可以得到,我一直都梦寐以求的所有待遇,你都得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真的很羡慕你。”她说这句话,就红了眼睛。

    苏安歌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可内心还是很抱歉的。

    “夜沁媚。”她温柔喊了句。

    “我知道,跟你无关,毕竟,这是南宫爵自己做的决定,我从未怪过你,只是羡慕和嫉妒你罢了,走吧。”夜沁媚就这样走进去了。

    两人来到后院,看到南宫爵趴在那边休息,而后背伤痕累累。

    苏安歌眉头紧锁,难道,这是为她受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