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说笑
作者:小纠结呀   一朝穿越王爷手到擒来最新章节     
    季倾安一听瞬间就乐了,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孙太后,还挺有自知之明!实在是有意思的很!你也不要和哀家说,你的这几个贴身丫鬟看到了,她们都是你的贴身丫鬟了,自然是站在你那头的,不论哀家怎么问,她们都是帮你!”

    季倾安乐了,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孙太后,还挺有自知之明!实在是有意思的很!看来这个孙太后是个资深的套路老玩家,季倾安估摸着这个孙太后,也是套路过不少人的!

    “那是!”季倾安顺着孙太后不说的话开口道“妾身自知自己的道行太浅,无法与太后娘娘匹敌,因此没想到这些小计谋,太后娘娘都不放在眼里,看来太后娘娘也是套路过不少人的,不然也不会如此深知!”

    孙太后瞬间听了就开始得意了“那是,你这种小丫头片子,哀家从来就不放在眼里,所所以这种小把戏,你就不要放在哀家面前来玩了!”孙太后说话间,对于季倾安的厌恶,又再次加深了些!

    小玢也是一脸疑问的看着季倾安,心想,王妃这是疯了么?怎么会这样顺着孙太后的话来?

    正在小玢遐想之际,岂料,季倾安却在这个时候发话了“太后娘娘,你说你这是急什么?妾身这个话儿还没有说完呢!你就开始教训起妾身来了,妾身只说太后娘娘对于这种把戏见得多,不回放在眼里,但是妾身可没有说自己说的是假话,虽然是寒冬腊月,能瞧见蚊子,妾身也觉着很是惊讶,但是这就是事实啊!妾身没有任何添油加醋,说的都是实打实的真的!”

    这话,瞬间气的孙太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案“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说哀家老眼昏花了?好大的胆子?”

    孙太后侍女张晓晓,也就是那个引领着季倾安来坤宁宫的那个宫女,也在此时开口了“云清王妃,你未免太没有尊卑了一些,太后娘娘在次,你居然敢如此说话?”

    张晓晓对于季倾安,可谓是怨恨到了极致,毕竟来的路上之时,季倾安竟然那么对她,让她在别的宫人面前丢尽了脸面,这样让张晓晓觉得的很是丢脸。

    因此,张晓晓好不容易抓到了机会,自然是要对回去伤害季倾安一番。

    然而,她的如意算盘终究是打错了,因为季倾安压根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季倾安瞬间就怼了回去“你这个宫女又是什么意思?太后娘娘都没有说什么?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宫女来代替太后娘娘说话了?莫非你是想谋反不成?”

    张晓晓闻言,瞬间就开始害怕起来“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好了,别吵了!”孙太后自觉的自己耳根子太不清净了!

    “那太后娘娘,妾身就不打搅您了,妾身告退了,太后娘娘啥时候再想见臣妾,召唤臣妾便可!”季倾安觉得也是抓住了逃跑的时机,毕竟这种机会可不是常有的!听着这个孙太后老妖婆唧唧歪歪半天,说实话,她也觉得烦了!

    然而,季倾安有心全身而退,孙太后却没有这个意思!

    “云清王妃别急着走啊,哀家觉着和你一见如故,话儿刚开始起头,还没聊完呢,怎的就要走了?是看不起我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婆么?”孙太后这次没有和三次与季倾安见面一样,因为孙太后决定打心理战!

    季倾安瞬间也赔上了笑脸,整个人乐呵呵的看这孙太后“怎么会呢?太后娘娘,妾身巴不得天天来找您唠嗑唠嗑呢,又怎么会嫌你无聊呢?太后娘娘您说您想找妾身聊什么,妾身坐下来陪你聊。”

    季倾安这也算是没有辙了,毕竟是这个太后娘娘搞事情太多了。

    “你对新云公主与泽儿的看法如何?你怎么想?你都还没有回答哀家的!”孙太后摆明了就是要和季倾安过不去。

    陈双双与不小玢闻言,脸色一白,纷纷将目光转向在一边站立着的季倾安身上,这个太后娘娘,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过分的很!

    季倾安最开始也是稍微镇住了一下,还在在今日进了和这个坤宁宫之前,她已经差不多做好了,孙太后要拿这个说事的准备,只是没有想到,最开始她明明也是已经规避过去了,这个孙太后还是不想放过她!

    她笑着开口“太后娘娘恐怕在说笑吧?妾身能有些什么想法?妾身先前也是说过了,妾身没有任何看法,只要云清王殿下自己乐意,妾身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妾身也管不着那么多,所以,太后娘娘也不必从妾身这儿下手,毕竟云清王府真正的主子,还是云清王殿下!”

    季倾安这个话还真是大实话,她如今心里头真的已经再也没有什么想法了,毕竟当日那个事实摆在她的眼前,容不得她不去相信!

    “云清王妃当真是贤淑温婉,哀家当年这个年纪,还接受不了自己的夫君娶别的女子为妻,哪怕是侧妃,哀家也是无法忍受的!”

    季倾安一听这个话也是乐了,这个老太婆不知道又要干出什么事儿!这话是啥意思啊?

    “忍受不了?忍受不了也是要忍受的,毕竟都是以夫为纲,为人妻者,温婉贤淑即可,至于丈夫想娶谁,想纳谁为侧妃,那都不是我们能管得着的事儿,,更何况只是个侧妃呢?”季倾安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

    “没想到这才短短数日不见,云清王妃心思竟然能够看得如此开阔了,实在是让哀家震惊得很,震惊的很啊!”孙太后脸上的欢乐溢于言表,止都止不住。

    季倾安将孙太后得意的神情收入眼底,心下不住的冷笑起来“那还是太后娘娘教的好,不然臣妾思想也不会如此开阔!”

    但是季倾安还是四两拨千斤的推了回去,“既然这件事情解决了,太后娘娘可还有其他事情?”

    “现在哀家改变主意了,之前是要你只同意泽儿娶新云为侧妃,现在……”太后娘娘突然站起身来,身子笼罩在季倾安身前,太后娘娘本来就是端坐在高位,给季倾安以俯视之感,然而,这次站立起来,更加给了季倾安更加沉重的压力,紧接着,太后娘娘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之中回荡!

    “现在哀家要你让出云清王妃的正妃之位,委身成为泽儿的侧妃,哀家要你给新云公主让位!”

    这话一出,季倾安还没有发话,陈双双率先没有忍住开口了“太后娘娘,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王妃位置坐的好好的,为何要王妃让出王妃之位?您凭什么如此?”

    陈双双也算是性子直白,她完全没有顾忌的开口了,说完,一向胆子了一句“就是,太后娘娘,您未免太偏颇新云公主了!”

    “太后娘娘偏颇谁,看好谁关你们何事儿?你们这群丫鬟,凭什么开口来揣摩太后娘娘心思?你们的主子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实在是让人震惊!”太后娘娘的贴身侍女张晓晓,也在此时开口了。

    “那你不也是丫鬟么?你凭什么又来说我们主子?”陈双双再次怼了回去。

    “太后娘娘,您瞧瞧,云清王妃的下人就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张晓晓话说不过陈双双,便偏头就准备搬太后娘娘这个救兵!

    “你除了告状,还会什么?有本事说赢我们啊!”陈双双是真的看不惯太后娘娘身边这个贴身宫女,当然,只要是太后娘娘所在的坤宁宫里头的其他人,她也是通通不喜欢!

    除了厌恶只有厌恶,陈双双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个太后娘娘简直就不是什么人!只会,倚老卖老,得寸进尺!

    陈双双正准备扯着季倾安的衣袖,和季倾安说些话儿,结果那个张晓晓又在此时此刻开口了“有本事你也告啊!我们太后娘娘请云清王妃过来,也算是征求云清王妃的意见,足以可见我们太后娘娘的贤明,而你们作为云清王妃的侍女,却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居然罔顾我们太后娘娘的意愿,你们是不是活腻了?”

    张晓晓也算是在太后娘娘面前,一条得意的忠犬,一般太后娘娘叫她咬谁,她就咬谁!

    季倾安也算是看明白了,面前这个倚老卖老的死老太婆,就是抓着她好欺负似的,要是搁以前,季倾安定是要闹的这个坤宁宫鸡犬不宁,别说是让陆清泽娶新云公主为正妃了,就是让陆清泽纳新云公主为侧妃,她都不会同意,因为她心里始终觉着,自己的男人,别人就不能染指!

    可是啊,现在陆清泽是她的男人嘛?

    明显不是的,那所以她为什么要介意呢?

    陆清泽爱纳几个侧妃,就几个侧妃,和她季倾安一点干系都没有,关她什么事儿?从此之后,陆清泽走他的阳关道,她走他的独木桥就是!

    就在陈双双再次要出口与张晓晓争吵之时,季倾安伸手拦住了陈双双。

    随后,季倾安笑着开口“好啊,太后娘娘说什么都好,妾身只要听着便是!”

    陈双双与小玢闻言,皆震惊得瞪大了双眼,小玢更是满是担忧的,轻轻扯了扯季倾安的衣袖,着“王妃,你可知晓你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你疯了不成?”

    陈双双也是满是担忧的凝视着季倾安,似乎也在思考着季倾安究竟在思考着些什么,怎么就突然这样想了?

    这可是让出云清王妃的主位啊!这一但让出来,以后王妃不但不是云清王妃,还要时时刻刻尊称新云公主为主!按照王妃骄傲的性子,怕是很难以忍受吧?

    季倾安只给了陈双双与小玢二人一个眼神,那眼神季倾安在告诉她们,要她们不必为她担忧,因为她已经是想清楚了!

    “季倾安,你这话当真是真的?你当真是愿意让出云清王妃的王妃之位来?”孙太后整个人显得很高兴,似乎是没有想到季倾安如此好解决,如此好说话,简直是与上一次的相处截然不同,这让孙太后对季倾安的看法减少了一些,连态度都放好了些!

    季倾安点点头,脸上带着真诚“当然是真的,臣妾没有必要要骗太后娘娘的!”

    但是孙太后还是显得有些不该相信,他整个人看上去很紧张似的!虽然季倾安也不懂,为什么堂堂一个太后脸上,会出现很紧张的神情,简直是奇奇怪怪的很!

    “你不觉着委屈?你就没有什么别的都要求?”

    季倾安摇摇头“不委屈,为什么要觉着委屈?”左右都不是真心爱她的人,她为什么要觉着委屈?真正的委屈,早就在,前几日,在亲眼瞧见陆清泽和新云公主搞在一起之时,用完了!

    以前她总是不理解,为什么女人一旦发现男人出轨,就会开始变得很理性,这次她也是总算是弄明白了。

    现在陆清泽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她不会再去干涉,同样,也不会再去爱陆清泽。

    “你这样想,哀家觉着很欣慰,你这样善解人意,泽儿,还是没有娶错!”孙太后见目的达到,也开始坐了下来,开始和和和气气的和季倾安说话了。

    女人啊,果真都是善变的动物,这才过了多久?一下子就能转换好几个脸面!

    “不过太后娘娘……”季倾安突然欲言又止的开口了“妾身还有一件事情,还希望太后娘娘成全!”

    孙太后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说道“说吧,想要什么?又有什么要哀家帮忙解决的?”

    “太后娘娘,妾身希望,太后娘娘能帮助妾身与云清王殿下和离!”季倾安睁大眼眸,下定决心说道!

    孙太后有些不理解“为何?是因为你不想做侧妃吗?侧妃亏待你了?”

    “不是这样的!”季倾安摇摇头。

    “那是什么?你给哀家一个合适的理由,不然别想哀家帮你!”

    “因为,妾身与云清王殿下并无感情,原本妾身想着没感情也就罢了,至少还有权势在,至少云清王殿下是钟情于妾身的,只是这些日子,妾身发现自己在云清王府过得并不开心,因为妾身向来向往自由,与山间田野,妾身答应,只要太后娘娘答应妾身,妾身定然从这京城里头消失,再也不会出现,云清王殿下只需要对外头宣称,云清王妃因病去世。”

    这也算是季倾安对于这件事儿的最后忍让了!

    要她和别的女子共事一夫?这种事情,她是往往做不出来的,也万万不会答应的。

    孙太后眼睛一直凝视着季倾安,似乎在考量季倾安话语中的真假,只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你当真如此想的?”

    季倾安点点头“当真,真的不能再真的了那种,还望太后娘娘成全!”

    孙太后沉思片刻,终于是开了口“那既然如此,哀家答应你,你退下吧。”

    季倾安再次朝着太后娘娘行了个礼,随后,便领着陈双双与小玢告退,这次来到坤宁宫,孙太后也算是没有真为难她。

    出了坤宁宫之后,季倾安突然感觉有些如释重负,整个人好像轻松了不少,突然感觉压在心里头已久的东西,突然就没了,整个人是畅快淋漓的很。

    陈双双与小玢走在季倾安身后一言不发,二人在那儿大眼瞪小眼,脸上都是对季倾安这个王妃的担忧,但是二人都不知晓该如何安慰季倾安,该如何与季倾安说明,因此,她们两个也是内心焦灼的很。

    季倾安走后不久,孙太后立马从高位之上退了下来,随后急匆匆的进入了内厅,朝着躺在床上的一个男子说道“泽儿,方才哀家与季倾安的谈话,你可都听到了?”

    是的,没错,这个躺在床上之人,正是云清王殿下陆清泽。

    至于他为什么会躺在这儿,这是孙太后与新云公主的算计!

    孙太后往陆清泽身上下了毒,这种毒只会让陆清泽身体麻痹,无法动弹,但是五感皆在,就像是一个从脖子以下瘫痪的病人一般,这些日子,陆清泽一直躺在孙太后的坤宁宫之中,无人发觉。

    因为孙太后替陆清泽找了个替身,这个替身身材比例都与陆清泽如出一辙,孙太后身边之人藏龙卧虎,因此找了一个易容师也是容易得很,让陆清泽中招之后,孙太后将陆清泽一直囚禁在她的坤宁宫之中,而将那个男子易容成陆清泽的模样,与新云公主汇合。

    之后的事儿,也就是之前季倾安所看到的那样。

    陆清泽脸上带着悲戚与无奈,他的眉头紧促,一直想说些什么,只是因着他的嘴巴被一个方巾给堵住了,使他怎么也无法发出声来,方才季倾安在外头大殿之中说的一切,她都听到了,陆清泽很想反抗,很想拦住季倾安,只是他只能不断的摇头,整个身子却如同不是他自己的一般,毫无力气,也动弹不得,因此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王妃,离开。

    孙太后缓缓的扯下陆清泽口中的布条,这布条刚扯出来,陆清泽就开始发大声呼唤着“季倾安……季倾安你别走,季倾安,那不是本王啊!”

    孙太后笑了笑“不论你怎么呼喊,季倾安都是听不到的,她人已经走远了,泽儿,事到如今,你竟然还不知道悔改?方才那季倾安说的话,你都没有听到吗?她说她从未倾心过你,你到如今还不明白?你还没有看清了她的真面目?”

    “那是因为你们干了坏事儿!皇祖母,孙儿求你了,适可而止吧,孙儿真心对那新云公主毫无感情,为何你硬是要逼着我们呢?你这样赶走孙儿心爱的女子,还不如直接要了孙儿的命来的直截了当!”

    陆清泽如今也有些无奈了,孙太后干的什么好事儿,他都亲眼看在眼里,可是却不能去做些什么,那个替代他的男子,孙太后也是特意训练了一番,对于他的事情,也算是了解的透彻。

    陆清泽突然开始后悔起来,为何前些日子要答应那新云公主的祈求,若是他早就知道这新云公主与孙太后有所勾结,他是万万也不会多和新云公主接触的,不但让季倾安误会了,也让别人钻了他的空子。

    “新云公主有何不好?皇祖母瞧这,可是比那个季倾安好多了,先不说别的,瞧瞧季倾安那个身子瘦弱的模样,瞧上去弱不禁风的,就跟得了病一样,况且,和你成亲也是半年多了,快一年了,那个肚子还是平平,毫无动静,怕是连生养的能力都没有,瞧瞧新云公主,那身子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保准你娶了新云公主,不出半年,就能瞧出动静,哀家可是过来人,懂得很,你可要听哀家的话,等哀家把季倾安彻彻底底的赶走了,哀家自然会给你解药,放你出去的,这个你尽管放心。”

    孙太后一次性说了一大堆,这次日子,孙太后天天来陆清泽的面前,与陆清泽说这些大道理,就是想改变陆清泽的想法,只是没有想到她这个平日里头一向乖巧的孙子,竟然在这件事情上,怎么也无法说通,这可让孙太后着急了。

    “皇祖母,你死了这个心吧,若是让本王娶那劳子新云公主,孙儿一定会追着季倾安离开,那样,皇祖母可就再也无法见到孙儿了。”

    陆清泽的语气也变得冷烈起来,陆清泽也不准备再和孙太后说道理,毕竟说了这么久,也没有说出个结果出来,那还有什么要说的必要?

    “不要冥顽不灵了!”孙太后叹了口气“就不能让哀家开心一会儿吗?打什么,你都会听进心里头,可是偏偏这么大的一个事儿,你怎么怎么也说不通呢?那季倾安究竟有什么好?那季倾安究竟给你下了什么迷魂汤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