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回:蔺和
作者:懿儿   烟花散尽似曾归最新章节     
    圣旨到了蜀中,接旨的是镇离王的儿子,非是世子,而是他家的庶长子蔺和。

    这蔺和今年二十五六,带兵也的确是带过,随着他爹剿过匪。此次受封闽浙总兵,他自己倒是没甚么,就是那镇离王世子老大的不愿意。

    镇离王吹胡子瞪眼地教训了自家世子一番“你当这是个好差事,打赢了也不过就是受封的散阶的将军,打输了说不定还要降罪呢。待在蜀中打土匪不好么你那点子心思别当我不知道,不就是怕你大哥抢了你的世子之位吗。你放心好了,你老子我嫡庶分的清楚,该是谁的一样不会少,给我滚回去读书去”

    镇离王世子挨了自家老爹一顿训,耷拉着耳朵回去了,最后高高兴兴和和气气地将自家兄长送出门去了。

    十万川军自蜀中而出,急行军朝东进发。

    蔺和身上裹着甲,甲片贴在身上冰凉冰凉的,他想喝口酒暖一暖。可这会子监军太监在侧,他也不好显现出自己好那一口,只能生生忍下了。

    “督公冷不冷”蔺和走在马车的侧边,出言问道。

    马车当中的监军太监掀开帘子,冲着蔺和笑了笑“谢总兵大人挂念,咱家这车里头烧着炭呢,不冷的。”这家伙又是裘安仁的“儿孙”,名唤九宝,当初周满在的时候这种事儿基本也轮不着他的份儿。可如今周满不在了,裘安仁又不想看着冷长秋过来监军,于是只好安排了九宝。

    “这南边儿的天气啊,不比京中。”蔺和接着和人套近乎,“京城我也去过几回,冬天里虽说是冷,但大氅一裹钻进屋里就暖和了。不像是这南边,别论是这蜀中还是福建浙江,那都是冻起来渗骨头。督公可千万仔细身子,别冻病了去。”

    九宝平时头上排着好几个太岁,都是他点头哈腰,如今一听着蔺和的奉承,十分受用,赶忙眉开眼笑地回他的话“咱家这是坐着马车呢,比不总兵大人辛劳,总兵大人还要为咱们大衡打仗呢,大人注意身子才是。”

    这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恭维了好一阵子,直把两个人说得口干舌燥,嘚啵嘚了老半天,终于停了下来。

    蔺和长舒一口气,握了握自己手里的缰绳,心道,可总算把这督公哄高兴了。虽说设置“文官领兵,太监监军”这种制度,几方牵制,有个稳定军权的意思,可这要是真要打仗的时候,互相牵制起来还真是个麻烦。到时候等他到了交战的地方,还得和浙江巡抚接洽好了,这要是真闹出个文武不和来,他可担待不起。

    蔺和庶长子的身份向来尴尬,太出挑拔份儿了要遭嫡出弟弟和嫡母的嫉妒,基本属于找死;可是太窝囊了又没法子保证自己的前程。所以这蔺和做事儿向来是思前想后,不是他想钻营,是他不钻营没办法,哪一方都想讨好了。

    如今这督公还算好对付,要是浙江和福建的叛军这样这好对付就好了,蔺和心道。

    这仗该怎么打,他还没理出个头绪来。他是跟着父亲剿过匪,但基本都是他爹带着人冲锋,他还没真正自己带过兵。不过土匪的战斗力毕竟有限,靠着蜀中的大山打围便是了,实在打不了,还能谈和。

    听闻杀乱军和剿匪是差不多的。真的一样吗不过听闻先前浙江和福建的卫所都是因为军饷不到位才干脆反了的,朝廷总会吸取教训罢。他出发之前镇离王都与他说了,这回的军饷军粮定然能到位,要是朝廷的拨不下来,那就算是让他来出,那他也供得起十万川军。

    前提是,这一仗能速战速决,要是让镇离王府给他供一年的军粮军饷,那哪里能负担得起。

    蔺和心中有些忐忑,握着缰绳的手心当中都是一片汗湿,只能强作镇定,接着打马向前去了。

    从蜀中出发,哪怕是急行军,往杭州府去也得将近十天,而这十天,全都得靠着南京军撑着。

    南京都指挥使司的指挥使是当初少阳王的顾家军的旧部,唤作穆成业,这些年来一直在南京待着,和南京的备守太监斗智斗勇了好些年,终于熬资历熬日子熬到了都指挥使,但是还是要时常被头上的文官钳制着,活的那是一个好不痛快。

    如今这底下的浙江乱成了一锅粥,鱼米之乡成了匪患倭寇横行之地,文官全都歇了菜,把穆成业拎出来顶了上去。

    穆成业要说没有怨言那是不可能的,但这毕竟是朝廷下的旨,让南京军在川军到来之前先撑个几日,他又不能抗旨。

    他只能把军械库里的火铳大炮都点一点,勉勉强强从南京南下,推进到了浙江。

    大衡神机营的火铳向来有“北三南鸟”之称,这南边的军队当中多用鸟铳。南京军久不作战,城内又禁用火器,把库房里头的火铳翻出来,那都是隆武初年的样式,火药铅弹都受潮不能用了。

    南京军统共就杂杂拉拉两万人不到,统共就收拾出不到一千杆能用的鸟铳,还是隆武年间的工部造,好些兵都没手里的鸟铳年纪大。炮就更别说了,八九门佛郎机轻炮,两门红夷重炮。就这,还不知道那些弹药能用。

    穆成业领着后勤再折腾,也就把明显受潮不能用的玩意儿挑了出去,剩下的铅子儿火药别说够用,会不会在用的时候哑火炸膛都说不准呢。

    这差事真他娘的难办。穆成业心道。

    江西湖广还不如南京军呢,这时候无论是从哪儿来的援军都得个十天左右才能到,就算不是等川军,北京军那也要等个十日,就算把那战功赫赫号称战无不胜的西北铁骑拉过来,那也要二十天。

    他们能不能撑二十天还是个问题呢。

    这时候一点儿旁的办法都没有,只能死扛。

    穆成业将自己手里的鸟铳的铳刀拆下来,细细地擦拭,心里筹划着。他们统共两万人,敌军杂七杂八把做饭的后勤也加上,号称十万大军,其实估计也就七八万人。

    把自己手上的人全填进去能撑个十天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