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香消玉殒众人哭
作者:妹喜姜   一代倾城挽山河最新章节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郡主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郡主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郡主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郡主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郡主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郡主好生道别一番吧

    各国人马陆陆续续的离去,萧明月的眼中竟泛着泪花,随后开始在眼里打转。

    采薇跟在萧明月的一旁,这大典结束,华服衣裳并不是很厚重,生怕萧明月感到冷,便拿了一个大毛的披肩过来。

    郡主,天气冷,奴婢给您披上吧当心着凉采薇道。

    萧明月侧过头眨了眨眼,轻声道不必了,我不冷。

    随后目光仍旧注视着宇文迪,盟约大典结束,宇文迪自然也要离开建康回洛阳。

    虽然心中对萧明月百般不舍,可是总不好一直赖着不走,即便无人说什么,可回洛阳还有许多政事需要处理,自己肩膀上的担子,既然是自己选择的,那便要咬着牙走下去。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好生道别一番吧

    不过出发之前,还是要和萧明月再三道别的,乙未看出宇文迪实在是舍不得萧明月,即便回了洛阳,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便劝道公子,趁着我们的兵马未动,您再去和好生道别一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