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庆功会秒变许愿大会
作者:乾坤问路   我真的不想当影后最新章节     
    我真的不想当影后南城一中559、庆功会秒变许愿大会这家店烤肉的味道自然比不上陈若玟平时吃的,但是人多,又逢喜事,吃的主要是气氛。

    双星的人没过多久也来了,而且来的比陈若玟想象中要多很多,一大堆人点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吃食看得陈若玟肉疼。

    不肉疼不行,现在没钱啊

    “要是这次真的得了影帝,我就、我就”李少天有点醉醺醺地喊了两声,然后转向坐在他一侧的徐向薇,“你准备干什么”

    两人是靠同一部片子提名的,搭档了几个月自然比以前要熟了不少。

    徐向薇想了一会,然后笑了笑“我就试试谈恋爱吧。”

    众人发出了一片起哄声。

    徐向薇大器晚成,三十岁那年在选秀中遇到陈若玟才开始慢慢走红,到现在已经五年了。

    年纪不小了,本身也不属于流量挂,又是女的,粉丝对她恋爱结婚的接受度还是很高的,所以公司也没有怎么限制。

    只是徐向薇自己在经历了失败的初恋之后很难走出来,从来没考虑过感情问题。今天听她说得奖了就试试谈恋爱,陈若玟还挺为她高兴的。

    像张娅这几个年纪比较轻的艺人听着就很羡慕了,以她们的年纪和目前走的路线,谈恋爱是绝对不可能谈的,也没时间谈。

    “我要是得了金曲奖”贝飞宇也开始畅想,然后有点可怜地看着陈若玟,“读后感可以不写了么”

    众人哈哈大笑。

    贝飞宇这两年作词水平已经得到了飞跃式的提升,新专辑出来之后有粉丝都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请了枪手”,不过陈若玟没说停,贝飞宇的读后感也就还在写。

    陈若玟笑了笑“行,要是真获奖了就可以不写了,不过书还是要继续看。”

    贝飞宇大喜,一边点头就听陈若玟接着道。

    “要是没得奖,就还得继续写。”

    “那我”风云举手道,“我要是得奖了,玟姐,帮我要个阿莱西亚的签名呗。”

    陈若玟没好气道“想要签名自己去要,阿莱西亚不是马上要开演唱会了吗。”

    “可是我没有假去看啊”风云惨兮兮道。

    原来在这等着她呢,陈若玟好笑。

    “好吧,要是得奖了就给你放三天假去追星,要是没得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我一定会得奖的”

    张娅看了看风云,又看了看陈若玟,弱弱道。

    “玟姐,我也想要三天假啊不,两天就够了,我好久没回家了”

    “玟姐玟姐,我想去旅游去冲浪”

    “我下部戏希望收视破3”

    “我想睡三天三夜”

    陈若玟无语。

    今天开的到底是庆功会还是许愿大会越说越离谱了。

    “那我”凌一然看了旁边座位的陈若玟一眼,“我可以谈恋爱吗”

    陈若玟还没说话,公孙嘉怡先吓了一跳,可是看着自家艺人一副不能更认真的模样,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李少天看到凌一然的眼神,笑了笑。

    “一然,你正是拼事业的年纪,不要把精力花在这上面。要是我没记错,上次你公开恋情的时候前途差点直接毁了吧难道还想重新经历一遍吗”

    这个问题让现场的气氛变得严肃了起来,正在喝酒的也放下了酒杯,有点紧张地看着李少天和凌一然。

    凌一然只看着陈若玟等她的回复。

    陈若玟有点郁闷。

    凌一然的硬件条件和业务能力其实都不错,以前脾气有点倔,现在也改的好多了。但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就那么恋爱脑

    刚开始火的时候就一意孤行要公开恋情,差点直接糊了,现在翻红好不容易站稳脚跟了,又想谈恋爱。

    二十六七岁的男艺人,正处于事业黄金期,着什么急啊。

    “你又偷偷找女朋友了”陈若玟问,眼睛却看着公孙嘉怡。

    公孙嘉怡忙摆手,凌一然也摇了摇头。

    “还没有。”

    “有目标了”

    “嗯。”

    陈若玟想起凌一然金球奖后接受采访时说的那句“喜欢不讲理的女生”,有点头痛。

    上个女朋友虽然坑了点,但性格还挺正常,这次喜欢上的又是什么妖魔鬼怪。

    “你还年轻,事业为重。”

    “哪怕我真的得了金华影帝,也没有谈恋爱的资格吗我已经不是流量艺人了。”

    “但你的流量确实很大,而且女友粉太多了”

    “我的粉丝和几年前已经不一样了,我也和几年前不一样了,我只想要一个恋爱不,去追求我喜欢的人的资格。”

    凌一然的坚持和据理力争让陈若玟头大不已,她心情算不上好,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费口舌和凌一然争辩什么。

    陈若玟有点恼火“糊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又看着公孙嘉怡道,“到时候你自己给他擦屁股。”

    公孙嘉怡苦笑。

    聚完餐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公孙嘉怡本来想邀请陈若玟去自己家暂住,却被陈若玟拒绝了。但公司的休息室没法洗澡,也没有换洗的衣服,陈若玟又忍受不了吃完烧烤之后的味道。最后潘潘在挨了两顿骂之后,把陈若玟送到了风雅颂陈家一处不太常去的别墅。

    心累的陈若玟干脆在风雅颂睡了两天,到第三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才发现门口站了一个人。

    陈若玟这两天都没出过门,也不知道白谨言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只看到他嘴唇有些发白,精神也有些憔悴。

    “股份拿回来了。”白谨言说,然后带了些小心翼翼的试探。“已经过了两天了。”

    陈若玟说要冷静两天,这个时限到昨天中午就该结束了。

    但是她没有回短信,也没有来电话,也没有去公司或者紫薇苑

    白谨言曾因父亲的行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若玟,可真的到了需要冷静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更害怕这份冷静会带来别的后果。

    冬日的暖阳照的陈若玟一阵恍惚,她突然想起出门前无意间瞥到的日历,才发现今天正好是她和白谨言在一起的第四个周年。

    陈若玟慢慢往前两步,一头扎进了白谨言的怀里。

    这世上任何东西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如果和爱人在一起的代价是要忍受一点和他本人无关的委屈。

    那就认了吧。

    只是

    “好可惜啊,昨天忘记放烟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