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负伤
作者:妖孽小神医   重生之复仇萌妃有点甜最新章节     
    “喏,擦擦吧!”见他冲洗的差不多了,长孙长卿递过去一块干净的帕子。

    那人愣了愣,抬眼瞧了两眼长孙长卿,默默的又接过了帕子。

    “沉香,你去舱里,向玄武他们借身衣裳给这位公子换上。”长孙长卿转身又朝着沉香吩咐道。

    “是,小姐。”沉香转身朝着船舱走去。

    不多时,沉香便捧了一套男装出来。

    长孙长卿接过沉香手里的衣裳,转身递给坐在另一边的那人:“公子,若是不嫌弃,这有身干净衣裳,你且先将就换上,这海风吹着,也是冷的很。”

    那人抬眼瞧了瞧长孙长卿,目光晶亮,微微点了点头接过衣裳,向船舱里走去。

    没过多久,那人已然收拾妥帖,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走了出来。

    长孙长卿一瞧,这公子倒是个俊秀的。只见他,身形修长,面若粉桃,一席如墨的发丝,像黑色的瀑布从头顶倾泻而下,一双浓眉下生得一对媚人的凤眼,正漾着让人晕眩的笑意。若说他是男子,眉眼间却透着股诱人的媚气,若说他是女子,却在抬眼间,让人感觉到男子不明觉厉的英气。

    那人负手站到长孙长卿前头:“瞧够了?”

    “咳咳,公子说笑了。”长孙长卿尴尬的虚咳两声,瞥过头,故作镇定地瞧着滔滔海水。

    “哟,害羞了?”那人无赖地盯着长孙长卿红红的耳朵,开口道。

    长孙长卿似是没听到一般,只盯着翻滚的海水,不曾开口。其实心底早就把那人骂了千百遍,好个无赖,青天白日的当着一众人的面儿调笑她。

    “这位公子,我家少夫人身体不适,还望公子移步。”

    一旁的玄武提步上前,隔开长孙长卿与那不明来历的公子,并刻意加重“少夫人”三个字。

    “少夫人?就这小豆芽似的小丫头还许了人家了?”那人一脸诧异。

    “我瞧着她不过十一二岁的模样。”

    “你说谁小豆芽?”这下长孙长卿憋不住了,冷着脸开口,又暗自朝着沉香使了个眼色。

    “我说你……啊!臭丫头,你打我干嘛!”那人刚开口,便被一旁的沉香一个扫堂腿,扫倒在地。

    “谁让你对我家小姐无礼的!哼,活该!”一旁的沉香拍拍手,得意道。

    “好了,我们进船舱去罢。”

    长孙长卿不欲与他多做纠缠,摆摆手,让沉香扶着自己进了船舱,不再理会那人。

    那人瞧见长孙长卿欲离开,急急跑到她前头,拦住她去路:“小丫头莫走,好歹一场相识,怎的不相互了解一下?”

    “不必。”长孙长卿避开那人,果断离开。

    “小豆芽!我们……后会有期喽!”那人低语,瞧着长孙长卿离开的背影,瞬间收起一脸的无赖模样,盯着她离去的方向,眼神闪了闪,随后飞身离开。

    “小姐,我瞧着那人,不简单。”玉竹朝着那人离去的方向,低声在长孙长卿耳边说道。

    “嗯,我瞧见了,日后若碰到,避开些罢。”长孙长卿不在意道。

    船在海上行了大半日,总算靠岸了。

    在玉竹地搀扶下,长孙长卿跌跌撞撞地下了船。一下船,玄武便迅速安排了车马往城中赶。刚下了船,又赶路,一路上车马颠簸的厉害,折腾的长孙长卿面色越发难看了。

    “姐姐,你还撑得住吗?要不然我让他们先歇会?”长孙怀锦小手紧紧握住长孙长卿欲倒的身形,担心的很。

    “赶路要紧,这天色渐沉,修远一夜未归,也不知是出了何变故,不早些赶到,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长孙长卿拍拍长孙怀锦的小手,以示安慰。

    约莫一个时辰左右,马车总算进了城,城里的路稍稍平坦些,玉竹她们赶车的速度也稍慢了下来,长孙长卿这才稍稍坐稳,面色缓和了些。

    “小姐,快到了。”前头传来沉香的轻唤声。

    “嗯。”长孙长卿坐正稍稍理了理衣裙轻轻应了一声。心里却是有些着急,楚修远一夜未归,这一路上貌似也不甚太平,虽说玄武他们并未言明,但瞧他们几人眼底的暗青,加上昨夜她听到的打斗声,这一路细想起来,想必这趟行程,并不像表面那般简单。

    “小姐,咱们到了。”沉香的声音将长孙长卿的思绪拉了回来。

    沉香撩开车帘,将长孙长卿扶下了马车。长孙长卿抬头,便瞧见眼前的铺子正挂着“归云茶庄”的牌匾。

    一行人进入铺子,沉香刚要开口,便瞧见,柜台里头正在算账的老掌柜急急迎了出来:“你们可算是来了,主子正着急呢,那边脱不开身,我正要遣人去城外寻你们呢!”

    那边玄武听到掌柜招呼,也是急急迎了上去:“主子那边如何了?”

    “哎,别提了,被……”许是瞧见有外人,那老掌柜突然止住声,瞧着门口的长孙长卿几人,未曾接着说下去。

    “哦,瞧我,忘了给你引荐了,这位小姐是咱主子的未婚妻,北辰国长孙相爷的大姑娘,长孙小姐。”玄武用力拍了下脑袋,开口解释道。

    老掌柜惊讶地瞧了眼长孙长卿,然后快速低下头:“见过少夫人。”

    “老人家快请起,我这……还未与修远成亲,你唤我长卿便可。”长孙长卿面露囧态,急忙开口道。

    “使不得使不得,要不我也随玄武他们,唤你长孙小姐吧!”老掌柜一边回着长孙长卿的话儿,一边急忙让人收拾好里头的包厢,引着她们进厢房歇息。

    “长孙小姐,这舟车劳顿一天了,我瞧着你面色不好,必是累着了,我这便让人给你们先上些糕点茶水,你们且先歇息一会儿,我遣人给主子稍话儿去。”

    老掌柜吩咐下人赶紧上茶水点心,然后自己便匆匆跑了出去,找人给楚修远捎话儿去了。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便听到走廊里传来咚咚咚地脚步声,由远及近。

    “啪”的一声,长孙长卿所在的包厢门被人用力拍开。

    “长卿,一路上可还顺利?”是楚修远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