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0章 第 700 章
作者:歪脖铁树   幼崽保育堂最新章节     
    杜先生很聪明, 他知道燕洵说的是对的, 但即便是这样他也要表现出一点怨气, 只有这样狡猾的人类才会做出相应的让步,而不是对妖国步步紧逼。

    站在外城墙上, 吹着妖国来的风,杜先生其实有些明白妖国为什么要不计代价的攻城。

    大秦的一切都太美好, 无论是吃的用的还是穿的, 跟妖国比起来,在大秦就连喘息也都是幸福的,而这些美好的所有, 妖国并没有,妖国境内只有无边无尽的负面情绪,像是当初兽被人类抢走力量,留下的那种愤怒、不甘、怨恨、恶毒等等一切的集合体一样。

    杜先生设身处地的想了下, 发现如果自己处在现在的妖国, 他也已经会在自己被逼疯以前,攻城。

    不管是吃人也好,还是不吃人也好, 不管背后都有什么样的秘密, 他都要先把边城打下来, 然后慢慢蚕食大秦, 为自己争取一席之地, 反正都快要在妖国被逼疯了, 去大秦享受享受岂不是再正常不过

    “大秦这边我可以做主给一些名额, 不过这有个大前提,一切得按照大秦的规矩来。”燕洵忽然开口。

    杜先生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感激地看了眼燕洵,冲着对面轻轻点头。

    “依燕大人所言。”杜先生说。

    对面的妖国祭师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他点都不傻,哪能看不出来现在根本不是杜先生做主,亦或是说杜先生的目的跟燕洵一样,是丝毫不会为妖国争取利益的。

    只是妖国攻城这么多年,死去的妖怪可比大秦道兵多得多,一下子就这么和解,别说部落祭师觉得别扭,就是其他大妖恐怕也不会轻易答应。

    长年累月的生活在妖国,每时每刻都被负面情绪侵袭,恐怕唯一支撑诸位大妖清醒的便是攻城,便是去大秦吃人,便也仅仅只是如此了吧,要叫他们忽然像个人一样,哪有那般容易。

    燕洵清楚这一点,杜先生也同样清楚这一点,这也是他十分痛心的一点。

    “不急。”燕洵轻声道。

    其实只要有这个兆头就好,其实只要让妖国妖怪停止攻城就好,只要停止,就代表了别的可能性。

    “不急,慢慢来。”杜先生也反应过来,他很干脆的走到旁边小幼崽们给准备的垫子上趴下,好整以暇地看着对面的大妖和妖国祭师,“不着急,慢慢来。”

    这些不成器的后辈是得好好磨练磨练,杜先生心里头想着。

    他见识到了大秦的好,也知道了妖国的窘迫,他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虽然可能会很难,可能会遇到不少问题,但他不能退缩,更何况他还有藏在祭祀中没出来的帮手。

    大家一起发力,总能找到那个最好的可能。

    妖国跟大秦很突然的,又在预料之中的就这么僵持着了。

    不过这是上面的人需要操心的事儿,对于最底层的道兵来说,战争终于暂时结束,火车运来的补给终于到了,且三皇子那边又调派来一批大夫,很是解了边城的燃眉之急,叫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有病的治病,有伤的养伤,没病没灾的已经跟寻常时候一样了。

    花豹是燕洵那边的道兵,以前帮着养蚂蚁行军妖,也有很好的搭档,不过这些日子大黑一直在集中训练所有的蚂蚁行军妖,暂时叫道兵们都空闲下来,花豹便是其中之一。

    他是个闲不住的,不肯好好歇着,直接跑来边城大营找到以前的同僚,同吃同住,一起打熬身体。

    以前的同僚还是那样,修为不够,连上战场的资格都没有,倒是全都活了下来。

    “听说妖国跟咱们对峙哩。”花豹嘴巴闲不住,一边拿出一个罐头打开请同僚吃,一边说起外城墙上的事儿。

    同僚不客气的夹走一大块红烧肉,一边很是没好气,“那关你什么事,有那个空闲还不如好好打熬身体,争取下次第一批就能上战场。”

    “不是说要和解,那以后还有仗要打吗”花豹知道的多一点,这会子就很好奇了。

    同僚却很清醒,“和解那也是通情达理的大妖。妖国妖怪咱们打了多少年交道了,那些狡猾的大妖你也不是没见过,更何况还有下面小秀才说的那种没有神智,只有本能的普通妖怪”

    “无论和解不和解,这些妖怪都太危险,都是我们要防备的。”

    “咱们也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要真有通情达理的妖怪,咱们也接受,就像小秀才们那样的,咱们不但接受,咱们还支持他们考官”

    花豹有点目瞪口呆,倒是没想到他这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同僚竟然看的这么透彻,不禁有些刮目相看。

    同僚却很淡定,又忍不住小小的炫耀,“别把我当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我现在有开始念书,晚上的时候会至少学一个时辰,学堂里的妖灯亮堂的很。”

    “是得多学学学问。”花豹很是赞同。

    “行了,赶紧去校场打熬身体。”同僚爬起来往外走,“花豹你也别多想,咱们就是那么点儿大的小人物,眼睛里看到的也就那么大点儿的事,妖国跟大秦的事儿,还是得眼界宽的人去管。”

    “我晓得,我这不是想跟着操心。听说歧元县有祭祀,你没看到那些文官一个个看着还是跟以前一样,可现在一个个跟驴似的,跑起来都不吃草料的,就是因为参加了祭祀。”

    “哎,我听说祭祀中也有妖怪参与,复杂的很。”

    “回头我找阿烛打听打听好了。”

    花豹跟蛇身幼崽关系不错,平日偶尔也会通书信,这回蛇身幼崽来帮忙,花豹也趁机跟他见了面的。

    同僚已经走远了,闻言道“打听到了不要声张,兴许这事儿上面还有别的考虑呢,你是阿烛的朋友,也要为他多着想着想。”

    “晓得哩。”花豹赶忙撵上去。

    上了校场,二话不说扒了衣裳,找到自己的位置开始打熬身体。

    累、苦、疼,可充实,心里头舒坦,活着有重量。

    不过小半个时辰花豹就累的浑身上下都是汗水,衣裳都湿透了,他赶忙去水桶那边接水喝,刚巧遇上蛇身幼崽来加水。

    “花豹,你咋跑这里来了”蛇身幼崽趴在地上,尾巴尖一晃一晃的,水桶里的水就肉眼可见的增多,泛着一股子很诱人的清甜。

    “我闲着没事来找以前的同僚。”花豹抱着大碗,咕咚咕咚地灌水,然后悄悄凑过去到蛇身幼崽耳边说悄悄话,“阿烛,我听说歧元县那边的祭祀里面也有妖怪,是真的吗”

    “恩。”蛇身幼崽点头,“是真的哦。过阵子会有具体章程出来,到时候应该会在边城大营选拔名额。花豹,我提前跟你透露一下,你这些日子可得抓紧打熬身体,到时候得了名额就是一飞冲天的好机会。”

    “好。”花豹很认真的点头,又说,“嘿嘿,其实我现在就觉得自个儿在天上飞呢,要不是遇上大人,现在我早就是白骨一具”

    “哎哟,花豹你这句话好有文化,这些日子学问学的很不错嘛。”蛇身幼崽跟着大叫。

    “那是,都是教书先生教的好,咱现在也是文化人。”花豹很是自得。

    蛇身幼崽很不客气的仰着脸翻白眼,“你再嘚瑟,小心回头我找我家大人提议,到时候选拔名额里面加上文化课考核。”

    “千万别,我那学问还没到家。”花豹赶忙道,“这可不公平,最起码得等我从学堂毕业再说。”

    “去去去,等你从学堂毕业,那吹牛不得吹到天上去,到时候蜂妖鸟都追不上你。”蛇身幼崽甩着尾巴尖回到小妖车里面,又探头出来跟花豹说话,“消息暂时别透露啊,章程还没商量出来呢。”

    “晓得。”花豹笑眯眯的答应着。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其实两个人说话声音不大不小的,根本没避着人,来这儿喝水的道兵都扎成堆,多得是呢。

    这话完全是说给大家伙儿听的,知道这么个事儿,私底下交流传播就好,不能闹得沸沸扬扬的。这种事儿道兵们都熟悉的很,互相之间交换一个一眼神,就什么都明白了。

    蛇身幼崽开着小妖车在边城大营转了一圈,该加水的加水,还帮着清理了一下粮食账目,便丝毫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

    看着小妖车离开边城大营,就有道兵感慨,“小秀才终究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对咱们还是跟以前一样好,但”还是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是啊,这几日天天都有送往京城的战报和回信,不知道皇上怎么说。”

    “我觉得能停战是好事。”

    “可以后咱们守卫边城,又是为了对抗什么呢”

    “自然还是妖国。妖国的妖怪不全都是通情达理,像是保育堂的幼崽那样的。”

    “如果妖国的妖怪都像保育堂的幼崽那样就好了。到那时候咱们不用再守卫边城,或许可以尝试着去做一些别的事情。”

    “拉倒吧,教书先生早跟咱们说过,即便是妖国不再是咱们的敌人,大秦也不会永远平安。教书先生不是说这叫什么发展大趋势还是啥的,反正我是没听懂,不过教书先生说的肯定没错就是了。”

    远远的有道兵狂奔而来,冲着他们喊“火车站那边又有补给来了,拉一队人过去帮忙,报酬是每个人一盒罐头,口味自己选。”

    “快别关心那些大事了,快去通知弟兄们,机会来了,我先去了可别怪当哥哥的没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