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你不招她,她自然不会惹你
作者:夜沐达   反穿女王爷,霸总哄着点最新章节     
    “有意义吗这样只能让你更痛苦。”离落辰的注意力,像是放在审察领带打得正与不正上。

    “有的。至少让我每天都能看到你,心里会好受一些 ”

    秦嫣然柔柔的语气,惹人爱怜。

    离落辰的心里,并不似表面上的平静。他挽起她的手,说出的话也发自胰脏。

    “嫣然,我们之所以变成这样,归根结底,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旋儿虽然有时如野马难驯,但她生性单纯,你不招她,她自然不会惹你。”

    “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对她起任何敌意。放过她,就是放过我,更是放过你自己。”

    秦嫣然眸中带着晶莹,轻轻点头,“辰,你说的我都明白,只要你让我留在这里,我全听你的好不好”

    “”什么情况薛朗还是第一次听见,曾经那么与世无争的优雅女子,居然也能当着自己一个外人的面,和自己爱的男人如此卑微的说话。

    让他更没想到的是,辛辛苦苦等了秦嫣然好多年的自家总裁,居然会有一天,为了曾经视为的玩物安危,用老鹰护小鸡的态度,与之前的女人这么说话。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秦嫣然也是,安静的呆在男人身后,等着圣宠而来多好。何必聪明反被聪明误看来,再聪明的女人,在爱情面前,都是智障

    “薛朗你是聋了吗”

    听到有人不客气的招呼,薛朗才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再看,自家总裁已经出了门,头也不回的叫他。

    他忙恭敬地冲秦嫣然颔首告别,然后小跑着追了出去。但只要一有空儿,脑子还是会溜号儿,皇上不急,急死太监的替自家总裁担忧,因为他感觉越来越看不懂秦嫣然了。

    一日复一日,两个月很快过去了。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女人,居然过得不知有多好。

    直到有一天晚上,离落辰出差并不在家。秦嫣然拿手的好菜,居然让金玉旋吃反了胃。

    她冲进洗手间,吐了几次,然后只要一想就像打开胃口阀门一般,忍不住去吐。

    她脸色差得厉害,而秦嫣然的脸色却比她的还要差。

    “旋儿,你是不是怀孕了”

    金玉旋接过秦嫣然递过来的纸巾,见秦嫣然脸色有些黯然,边擦嘴边搪塞道“应该不会吧,也许是胃的问题。”

    毕竟她们这种关系,有些微妙。就算她再认为,秦嫣然是要多好就有多好的女人,她也不会傻到,要在她面前炫耀。

    这件事,除了自己,她还没有告诉任何人,当然那两个为她保密的损友是个例外。她打算过些日子,再给离落辰一大大的惊喜。

    秦嫣然心知肚明,但也没有戳破她的谎言。

    而金玉旋为了不在离落辰面前露马脚,每晚都早早地拉着秦嫣然到客房去睡,把门锁得紧紧的。

    如此一来,每每都把离落辰气得够呛。要不是丁管家又拦又劝,估计门都不知被他拆了多少次。

    一个月后,金玉旋反应基本消失。她拉着秦嫣然的手,一同进了餐厅,让刚出

    差回来的离落辰看得有些气结。

    “坐到这里来。”他用会意的锐利目光,指着自己的身旁座位。

    “好啊我正好一会儿有喜事要宣布。”金玉旋没计较他的语气,冲秦嫣然眨眼一笑,喜滋滋地坐了过去。

    两个女人聊得让离落辰有些心烦。因为她们张口闭口讲的都是,关于她们与自己的事。

    “吃饭也堵不上你的嘴吗”自从秦嫣然搬进来,离落辰在人前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过。

    秦嫣然收住笑。

    金玉旋要宣布喜事精神爽,才不会和他计较这些小事儿。

    “吃饭能堵上嘴的话,我还怎么宣布大喜事”她边说着边掏口袋。咦胎儿的影像资料呢一定是落在楼上了。“你们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金玉旋最后一句话,是边跑边说,从餐厅门外传进来的。

    对于她的毛毛躁躁,离落辰早已见怪不怪。

    秦嫣然随后也出了餐厅,却没有跟金玉旋上楼。

    金玉旋没有找到相关胎儿的资料,垂头丧气地下了楼,见秦嫣然正等在楼下。

    离落辰也从餐厅出来,撞上低头要进餐厅的女人。

    “没带眼睛吗”

    金玉旋揉着被撞的额头,“你才没长眼你是不是要出去”

    “嗯。”离落辰站在她面前,看她不服气的撅嘴。

    “那你等会儿再走,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告诉你。”

    心中忍了好久的秘密,一旦想找人说,却那人没时候听的时候,是最让守秘者难受的。

    “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就现在说不然等你回来,我还不想说了呢”哼有什么事,能比她肚子的宝宝还重要金玉旋赌气。

    离落辰横她一眼,绕过她,匆匆迈开步子,然后又突然转回身,对着一旁站着的丁管家说道“丁叔,你告诉她,身为华溪的少奶奶,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德行。”

    丁管家点头说“是”。

    “你”金玉旋原本想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从此无论在他心中还是态度上,她都要母凭子贵的在他面前趾高气扬。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她忍不住在他身后赌气大喊“我告诉你离落辰。就算你候听,我也不会说的”

    离落辰虽没有转身看她,但他就是知道,她被自己气得不轻。上车前,他交待丁管家。“和少奶奶说,让她回主卧,今晚我不回来了。”

    “是,少爷。”

    凌晨,当离落辰回到华溪主卧时,果然看到了金玉旋睡在床上。他不忍心打扰,可就是想捏捏她的小脸儿。

    原以为,他会意料之中的被人推开,可却没有。她睡得好沉,让他再也不忍碰她。只得安静地躺在她身边,借着极暗的灯光,看了她许久许久

    金玉旋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却没有看到离落辰。她有些疑惑,为什么他睡在自己身边的感觉,那样的真实

    接下来,离落辰一连三天没有音讯。金玉旋拨过去

    的电话,不是没有人接,就是被薛朗代接。再到后来,居然薛朗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金玉旋急得在一楼大厅转圈,心里骂了离落辰不知多少遍。

    “旋儿,要不,咱们去逛逛”一个星期后的傍晚,秦嫣然提议。

    “不去不去。”金玉旋烦燥地摆手。

    秦嫣然也不劝,坐下来静静地陪着她。“旋儿,你不用着急,万一他要是有什么棘手的事呢”

    “你不用帮他说话。就算有什么事,不应该和我说一声吗总之,我再等他一天,一天后再不回来,我就去找他。”

    金玉旋叉腰,这些天,她好想他。夜里梦到他浑身是血,让她更有些坐立不安,心绪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一般。

    两人正说着,丁管家乐呵呵地进门。“少奶奶,秦小姐,我们少爷回来了。”

    他居然突然回来了金玉旋兴奋地跑到了门边,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折了回来。

    “回来就回来吧有必要通传吗”她说话声音很大,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听见。

    秦嫣然比她淡定很多,笑着走进她拉起她的手,说话像个知心大姐姐。

    “旋儿,这些天,我看得出来,你很想他。一会儿等他进门,不要耍脾气,和他好好说好不好”

    “谁会想他呀我是觉得他不向我报备,太不尊重我了而已。”

    “我要向你报备什么”离落辰话到人到,风尘仆仆地站在两个女人身后。

    金玉旋瞪他的同时,从上打量了他一遍。见他没有什么与平日不同,转身上了楼。她打算,只要他一进门,就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好让他收收心在自己身上。

    可左等右等,离落辰都没有来找她。半个小时后,她终于忍不住洪荒之力,下了楼。

    “他呢”

    丁管家正在交待佣人事情,听她一问,自然知道她问的是谁。“回少奶奶,少爷说有急事又走了。”

    “什么什么走了嘿,他这么快就走,他回来干嘛来了”金玉旋觉得眼睛都瞪疼了。

    “哦,少爷回来拿了点儿东西,就又走了。”

    “”金玉旋咬牙,“咚咚咚”的上楼,边上还边数落,“走的少,最好以后也别再回来。”

    丁管家和佣人望着她的背影,直到听到一声重得的摔门声,才各忙各的去了。

    无聊地拿起电话,一个电话正巧打进来。仔细看了半天号码居然不显示,她初步定为是卖保险的,后来果断将之归为骗子类。

    电话不停的在响,要是放在平日,她肯定不会去接。可今日不同,她正在无聊中。

    “喂”她用烦燥的语气接听。

    “你听好了,离落辰在我们手里,如果你识趣儿的话,就一个人前来救他。如果胆敢报警,就别怪我们撕票。地址”

    对方带着戾气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你是不是有病”嗯骗术拙劣病。金玉旋不待他讲完,开口便干巴损。但还是觉得不过瘾,所以又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