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重逢?
作者:恋梦蝶   俏皮王妃要休夫最新章节     
    季梦梵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天午时。

    辰晴端着汤药轻轻推开门,季梦梵朦胧之中听到声响,轻轻皱了皱眉头,缓缓的睁开双眸。

    “梵儿你醒啦,来,快把药喝了,这可是师兄熬了4个时辰的药呢!”

    4个时辰?这也太有耐心了吧……

    季梦梵轻轻侧身而起,突然发觉腰上得伤口似乎不那么疼了,她不由得微微转动身子,看向辰晴的眼神散发着兴奋的光芒。

    “晴儿,我的伤口不疼了!”

    辰晴笑着将汤药递给她,侧身坐在床边,微笑道:

    “是是是,恭喜恭喜~怎么样,泡一下收获很大吧!来,快喝药,喝完药还要带你出去散散心哦!”

    季梦梵惊讶道:

    “出去散心?我可以出去了嘛?”

    辰晴看着她急急低头喝药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呀,这段时间身子恢复的不错了,所以我和师兄决定,今日带你出去转一转,一来让你散散心,二来,我们万花谷需要采购一批药材,今日是与店家约好的日子。一举两得,何乐不为呀。”

    季梦梵乖乖喝下药,咂咂嘴,疑惑道:

    “晴儿,这汤药换了方子么?为何感觉没有之前那么苦了?”

    辰晴将她扶起,拿起桌边的糖块递给她。

    “这是师兄研制了几日的方子,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好啦,来,我扶你起来更衣吧,再不出去,师兄可就着急啦!他的脾气,可臭了呢。”

    想到辰溪那张冷冰冰的脸,季梦梵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影,这种感觉,令她十分熟悉。可是,是谁呢?

    辰晴看着季梦梵带着些许迷茫的神色,心中漫过一丝心疼。

    “梵儿,怎么了?看你的神色,你可是想起了一些什么?”

    季梦梵抬手扶额,微微摇了摇头:“并未……”

    正在此时,门外响起了辰溪的声音。

    “晴儿。可收拾好了?”

    辰晴听到辰溪的声音,忙站起身,应道:

    “马上就好了,师兄且等一下!”

    说完,对季梦梵撇撇嘴,季梦梵笑着起身,在辰晴的帮助下快速穿好衣服,打扮妥当,这才开门出去。

    门外,阳光懒懒的散下,辰溪身上散发着点点金光,映的他俊美非常。

    迎上他深邃的眼神,季梦梵心中一阵悸动:这个眼神,似曾相识,可是,究竟是谁,究竟是谁?

    待季梦梵站定,辰晴这才松开手,俏皮的对辰溪笑道:

    “师兄,我们可没有误了时辰哦!”

    辰溪转眼看着辰晴,抬手在她发顶抚了抚,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这丫头,好了,启程吧。”

    说罢,便抬步离去。辰晴忙扶着季梦梵跟在辰溪身后,辰溪也刻意放慢了脚步,迎合两位姑娘的步伐。

    楚文堇自从季梦梵跳崖失踪后,便一直在暗中追寻季梦梵的下落。南宫语嫣虽然知道楚文堇不会因为季梦梵失踪而善罢甘休,却也一直没有发现楚文堇调查的踪迹,就这样,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

    这一天,楚文堇正在书房研究下一步去哪里找寻季梦梵的下落,泽阳与凌阳二人悄声走近,泽阳轻声道:

    “王爷,李修宇,求见。”

    楚文堇微微挑眉:“哦?让他进来。”

    李修宇端坐一旁,见依旧面色不改的楚文堇,心中不禁暗暗查探。

    “王爷可知,三王妃的下落?”

    楚文堇抬眸,清冷的眸子直直的看向他。

    “此话何意。”

    李修宇不慌不忙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幽幽道:

    “三王妃跳崖一事,想必王爷和我是同样的感觉,三王妃失踪这段时间,王爷暗地里查探了不少地方吧,可有进展?”

    楚文堇拂袖起身,忧伤的视线看向窗外。

    “并没有。你来此,何事。”

    李修宇起身,对楚文堇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俯身道:

    “我来寻王爷,就是想拜托王爷为我查明小妹身亡真相,虽然我明白是季佳柠做的手脚,可是,无凭无据,怎能指责王妃。作为报答,我愿听从王爷派遣,查寻三王妃下落。”

    说罢,李修宇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木盒,递给楚文堇:“这,算是给王爷的一份见面礼,以表真心。”

    楚文堇接过,似乎有一股熟悉的感觉,迫使他打开盒子。打开后,楚文堇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盒子内,一串浮云珠静静地躺在里面。

    见到浮云珠,季梦梵俏皮的模样静静浮现在楚文堇脑海里,泪水不知不觉蔓延开来。

    “这串珠子,是我在山脚下捡到的,我想,应该是三王妃之物,便收了起来,如今,算是归还了。”

    楚文堇将浮云珠好生收好,一转脸,又恢复了往常那般神情。

    “你所说之事,本王应允,今日起,本王会调查你二妹死亡之事,也定会让季佳柠,付出代价。今后有事,就让泽阳与凌阳二人传递,以免打草惊蛇。”

    “是,那便有劳王爷了,告退。”

    李修宇走后,泽阳担忧的看着满心伤感的楚文堇:

    “王爷,这……”

    楚文堇深深呼出一口气,半晌,才说道:“本王无事,现在起,你与凌阳二人要时刻传递消息,本王,要让伤害梵儿人,血债血偿。”

    “是,属下遵命!”

    楚文堇静静看着浮云珠,喃喃道:

    “梵儿,天行有道,得失之间,不为常人左右。人之一生,皆在追逐,其未得也,则忧不得;既已得之,犹恐失之。得失不能两忘,终身之忧,无一时之乐。待百年之后,已无悲无喜,蔓草相伴,何所留,何所伴……”

    南宫语嫣从梦中惊醒,苍白的脸上汗如雨下。她慌忙起身服下一颗药丸,良久才渐渐止住战栗。葱白的手指紧紧抓着桌沿,因用力而微微泛红。

    她颤抖着双唇,喃喃道:“很多人,暗地里,都对我有非议,父亲,你可知,你将我害成了什么样子!不过,罢了……现在的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不保护自己,这个世界上,就没人会保护我……”

    楚文堇交代了泽阳与凌阳二人悄悄打探大王府后,自己便出了府,不知怎么,鬼神神差般的走到了街市前。

    看着热闹如旧的街市,楚文堇眼前浮现出与季梦梵一同行走在大街小巷的情景。那时候,她笑的很开心,笑容很灿烂,而他,也是前所未有的放松。可如今……

    街市的另一边,季梦梵见辰晴手中的白纱,满脸写着抗拒。

    “晴儿,为什么要带白纱啊?感觉真的怪怪的……”

    辰晴一边麻利的给季梦梵戴上白纱,一边解释道:

    “这是我们百花谷出来购药的规矩,手持玉牌,白纱遮面,这些老板们才会敬上三分,平日里我们很少出门,所以啊,不戴白纱,有的人会认不得我们,态度不免焦躁了些。”

    季梦梵无奈的站在一边,任由辰晴给她戴上白纱。

    “好了,时辰差不多了,该走了。”

    辰溪率先走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辰晴紧紧扶着季梦梵跟在后面,辰溪渐渐放慢脚步,挡在季梦梵身侧,生怕有人撞到她。

    见到预定的药铺,辰溪停下了脚步,转身对季梦梵道:

    “里面的药草味道刺鼻,你再这里稍等片刻,我们去去就回,切莫走丢。”

    季梦梵无奈的翻翻白眼:“知道啦,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辰晴不放心的看着季梦梵,刚想开口,便被季梦梵挡了回去:“哎呀,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们快去啦!”

    辰晴不放心的嘱咐道:“那你一定在这里乖乖等我们啊,不要离开知道吗?”

    待二人离开,季梦梵静静地看着人来人往,仿佛,这是一种宁静的安心。

    “糖葫芦!糖葫芦咯!”

    听到叫卖,季梦梵不由得转过头望去,这一声声叫卖,仿佛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让她不由自主的移动脚步,渐渐靠近。而在小贩另一侧,楚文堇同样在慢慢向这里靠近。

    一步、两步、三步……近了,更近了……

    “官人,我想要吃~”

    正在这时,一对年轻夫妻走了过去,恰巧挡在二人中间,季梦梵见状,便微微退后,却不想与年轻的小娘子撞在一起,发簪应声而落,静静地躺着地上。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撞疼你了吧?”

    小娘子将季梦梵扶稳,因季梦梵带着面纱,也看不出喜怒,她不由得心生歉意。

    季梦梵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无事,不用担心,我先走了。”说罢,季梦梵便闪身进入了人群中。

    声音轻轻落在了楚文堇耳畔,不偏不倚,不疼不痒,却让楚文堇的心,猛烈的撞击起来。

    这个声音,是她!

    楚文堇忙躲过人群看过去,却没有了踪迹。他急忙问刚刚的那对年轻夫妻:

    “刚刚的那位姑娘,在哪里?”

    小娘子一愣,随即向身后看去,摇摇头:

    “我只知道她向后方走去,却不知去了哪里。”

    楚文堇急忙向前追去,脚下却似踩到了什么。楚文堇垂眸一看,忙将发簪捡起,心中思念奔涌而出:梵儿,是你,一定是你!你平安便好,平安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