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3章 02 武林大侠
作者:绿嬑   人生赢家[快穿]最新章节     
    ucsstentu

    这个世界无疑是个武侠世界,没有朝廷官府,以武林势力割据江湖。他没有接触过此类世界,不过练武也是修炼己身的一种,注重的点主要就三种,一个是自身的资质,一个是有好的修炼资料比如秘籍或者功法,最后自然就是坚韧不拔的意志力了。就算资质不好,只要勤修苦练,日积月累铁杵也能磨成针。

    这具身体的资质是极好的,不然的话就算长得跟少庄主再相像,也无法被选为替身。寒剑山庄要的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少主。

    寒剑山庄是武林名门,庄主宋宇治婚娶伏虎拳法传承人方素,生下一子宋寒丛。从这个名字就看得出来,宋宇治对儿子寄予厚望,生为独子,宋寒丛理所应当是下一任庄主。可惜的是,宋寒丛竟然身体不好,资质奇差,连寒剑山庄独门剑法的心诀第一重都练不了。

    下一代继承人是个废物,这对寒剑山庄来说太伤了。

    庄主夫人方素想让儿子练习伏虎拳法,这套拳跟寒山剑法不一样,主炼体,资质再差也能练。可宋寒丛受不了练拳法的苦头,泡药浴这一关他就过不了,好几次都在浴桶里疼晕了过去。庄主夫人心疼得不行,于是拳法也没能练成。

    他们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独子资质这么差,连母族那边的拳法都不能练,这会让寒剑山庄成为江湖的笑柄,更坏的情况会影响寒剑山庄的地位与未来。庄主夫妻思来想去,决定给儿子找一个替身,以后让那替身代替儿子行走江湖。

    苏鱼就这么被选了进去,选进去的还有其他小孩子,只有他长得跟宋寒丛最像,几乎是一模一样。那些年里,苏鱼从未想过自己跟宋寒丛是亲兄弟。

    身体资质好,瑞和却不想修炼寒山剑法,相信原身的“扬名立万”委托目标绝对不是依靠寒山剑法。

    宋宇治薄情寡义,对待亲生儿子一个费心筹谋,一个极尽利用,要怎么做才能狠狠地打宋宇治的脸呢等以后他学成武艺,解决掉外祖父那一代的仇家,光明正大行走武林时,他那张与宋寒丛有着九成相似的脸就是最大的巴掌。

    他得与寒剑山庄割席,寒山剑法不能练,他也不想练。

    为了将体质改造得更好,瑞和决定趁着年纪小先服用塑骨强筋药剂。

    药剂一服下效果显著,这些天他总是饿得快吃得多,身体还总有污垢浮上来,臭烘烘的。好在此时正值夏日,又近靠溪边,洗澡洗衣服都方便。整个夏日瑞和都窝在水里,泡澡游泳,还抓了不少鱼虾上来烤着吃。

    见他玩得这么高兴,苏幺娘叹气,只得安慰自己孩子还小,这山谷玩起来畅快些。到了外头,哪里有这样舒坦的悠哉日子过再过两年再带孩子出去吧。

    夏天改造体质,秋天整理原身脑中关乎武功的所有记忆。

    原身上辈子活到三十一岁,十六岁时剑法小成,庄主夫妻见他也被驯养得忠诚可靠,这才让他正式以寒剑山庄少庄主的名头行走。为了不出差错,听从主人的吩咐走冷酷寡言的路线,若非必要很少出门。可寒剑山庄是武林名门之一,名下的地盘铺得极大,这注定了少主人的工作量不会少。自家的地盘上的工作不能省,对外的交际更加不能推辞。

    十五年间,原身或多或少被动接收到许多信息,他天资聪颖,没有专门去记,看过也就记得了。原身的阅历给瑞和了很大的帮助,花许多时间搞清楚武侠世界修炼的本质后,困难的第一步就完成了。

    第一步,瑞和将自己曾经在修仙世界做剑修时的经验拿出来,开始创造适合自己这具身体的剑法。这具身体真是练剑的好苗子,瑞和决定继续练剑,日后以剑术打脸剑门世家寒剑山庄,大概会很好看。

    将剑修剑法与武侠剑侠相融合,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挑战,风险也很大。面对挑战,瑞和最不缺的就是勇气和耐心,琢磨了整个冬天,终于让他琢磨出成果来。

    开春时,瑞和就开始修炼了。

    他给自己自创的剑法取名为问心,心法口诀就叫做随心,总共有五重。名字很随心所欲,但功法品质很不一般。努力了半个月后,他就修炼到第一重,用木制小剑就能够裹住气劲劈断手腕粗的小叔树干。

    “小鱼,吃晚饭了”远处传来苏幺娘的喊声。瑞和抹掉额头的汗水,将眼前横断的小树背起来往家里走。

    “你去砍树了哟还劈得挺好的,洗洗手吃饭吧。”苏幺娘没在意,转头进厨房端菜。余光好似瞄到了什么,她侧过头去看,看见簸箕扫把堆在墙角,旁边墙上还挂着弓箭,箭筒放在地上,上面插着三四只木箭,一把劈柴斧就靠在箭筒旁边。

    她微微皱眉,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

    这份疑惑在饭桌上看见儿子大口吃饭大口吃肉的时候忽然被明晰起来,苏幺娘慢慢瞪大双眼,问“鱼儿啊,你那树是怎么砍回来的啊家里的斧头你没带。”

    “我用剑砍的。”瑞和塞了一大口肉。

    苏幺娘知道儿子的剑,那是一把木剑,长不过三尺。

    “你跟娘开玩笑呢”

    “没开玩笑。”瑞和将肉咽下,又将蔬菜汤一口闷,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随手擦擦嘴巴后站起来,摸起那柄木剑翻了个剑花,“娘,我试给你看”

    一劈,将桌角劈下来了。

    “看娘我是不是很厉害”七岁的孩子脸上犹带稚气,抬起的小巴说不出的得意自豪。苏幺娘的眼睛瞪得溜圆,看看缺了一角的桌子,再看看儿子,各种情绪在胸中翻滚,最后眉毛竖起,巴掌往桌上一拍

    “好你个臭小子把桌子削了以后蹲地上吃饭吗”

    苏幺娘站起来要打儿子,瑞和一溜烟跑了。

    “臭小子真是气死我了”骂着骂着,苏幺娘忍不住笑了起来。

    之后,苏幺娘严肃地审问了儿子。

    “不知道啊,我突然就会了。”仗着这具身体才七岁,瑞和一问三不知。苏幺娘问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接受自己生了个天赋异禀的儿子这个事实。夜深人静时,瑞和感觉到苏幺娘偷偷起床,他坐起来,小心地跟上去。

    苏幺娘去到苏父坟前,苏父就葬在后头的小山坡处。

    “女儿生了个好孩子,给您生了个乖孙子,要是你还活着一定会很高兴的,以前你总是说家里武功很厉害,可惜我资质不好不能练,临死了也在念叨要是你活着就好了,我给你生个贼厉害的外孙呢,你可以教他,可惜你先走”

    也许是儿子的不平凡之处让苏幺娘心潮激动,竟然大半夜地来坟前跟已故的苏父谈心。瑞和忍不住无声笑了笑,他继续听下来,想要听苏幺娘是否会说出一些关于仇家的事情。

    上辈子,原身与苏幺娘离开山谷后在外面镇上定居,才住了小半年就被人追杀。苏幺娘带着原身逃跑,路上简单地说一下仇家的事情,详细的却是一点都没有说,不知道是怕吓到儿子还是她也不知情。

    这辈子两人没有离开山谷,暂时没有遇到仇人,这个时间段根本没有听苏幺娘说过什么仇家,他无法直接问,只能暗自观察。家里的物件他早就翻过了,什么线索都没有,那么就只能指望苏幺娘了。

    没想到苏幺娘没有说仇家的事情,而是说起了儿子的亲爹。

    “爹,我资质不好,没道理生出个儿子这么厉害,会不会是孩子他亲爹带来的好处”苏幺娘碎碎叨叨,“那人看起来的确仪表堂堂,我觉得鱼儿长得跟他很像,他看着不像普通人家,受伤那么严重竟然都死不了,可见身体不错,我看鱼儿就是随他爹了”

    冷不丁听见苏幺娘说起原身的亲爹,瑞和听得更专注了。他总觉得这两人之间的往事不简单,比如说以前苏鱼问起苏幺娘亲爹的事情,苏幺娘总说他爹抛弃妻子走了,让他不要再问。临死前,苏鱼才从宋寒丛口中知道自己爹就是庄主,可更多的就不清楚了。

    他们两人的过往到底是怎么样的真的是宋宇治抛弃妻子吗可宋宇治看着原身的眼神为什么有时候会带上厌恶呢他为什么对原身那么狠心,舍弃一个儿子成全另一个儿子

    这边瑞和想要听得更多,那边苏幺娘却好像说够了,没有再说。他只好回家去,假装自己没有醒过。过一会儿苏幺娘就回来了,很快她再次进入梦乡。

    到了夏天时,瑞和的武功越发精进,内力一日比一日深厚。

    这一天,他从外面练武回来时发现自己家门口有些不对劲。他没急着出林子,小心地观察着。普通的农家小院围着篱笆,院子里栽种着葡萄藤还有一些菜,厨房的窗户对着院子,每次回家来时瑞和都能从院子看见厨房里苏幺娘做饭的身影,就算不做饭,苏幺娘也喜欢坐在葡萄架下纳鞋底绣花做衣服等。

    今天安安静静的,厨房里也没有炊烟。

    瑞和的第一反应是仇家竟然找来了,他们找到这个山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