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
作者:伯缪   C位出道后我成了顶流[娱乐圈]最新章节     
    有人愿意和我涛一下知名早古bec吗最近马上要铜矿了,本人心情复杂

    1防止大家不知道,我给大家透露一点吧,就是大概五年前还十分美帝呢,但最后在全微博的见证下互婊过好几轮之后再没联系了,当年be得轰轰烈烈,反正我身边的同担小姐妹疯了好几个,最近两个人都要铜矿了,超话小姐妹死灰复燃,居然贼心不死开始转发抽奖许愿复婚了,大多数疯掉的小姐妹在兴奋许愿当众互扯头花,但其实我有种隐隐地担心,她们在彼此心中的地位已经不会让她们互扯头花了,我怀疑这次铜矿会风平浪静,但正是风平浪静才会让我彻底磕不动了妈的我在说什么我也要疯了垃圾c害人性命

    2营业翻车代表c啊不会是著名的21c吧

    3不可能,烧饭根本没有人zqsg在磕,就是夏日限定,全是双方团队脂粉带节奏,看看当年的产出就知道了,要么借壳要热度,要么路人看热闹,根本没有人在磕这对c,而且楼主明显在磕女女c,烧饭c是bg,还不如牛郎织女真诶楼主不会是在磕牛萌萌和潘织花吧

    4前面的不必如此,当年九姐披着十二哥大衣的后台照还是我的悬疑时刻呢,那时候小红豆还没有播,播的时候两位才互婊的

    5那楼上的悬疑时刻也太短了点吧前有长针眼和高考发布会,后有手机号翻车,就这么点缝儿你也能茁壮成长啊

    6居然还聊上拆家了,真是世道变了,当年我c曾经可是c超话的霸榜第一

    7我明白了,早说啊,是那对姐姐把姐姐锁起来的垃圾c啊不过21c真的不算你们拆家,21c可是c界的底层呢

    8我也明白了,是那对“珍惜真正的朋友”哈哈哈哈,之前还挺好磕的,就是锁门有点太夸张了,不过现实版偏执狂和金丝雀也挺好磕的

    9什么跟什么啊说谈姐把邵姐锁起来不让她去试镜的洗脑包到底是怎么传出来的怎么一个个说得跟真的一样啊

    10这题我会啊,就是当年谈姐写了首歌荆棘鸟,说自己很后悔把一只漂亮的鸟关起来了,后来那只鸟跳窗飞了什么的以后再也没见过了,本来没什么的,几个月后,邵姐范仲淹宣传的时候,采访问她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她说是自己曾经为了一个试镜跳过窗,传来传去的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其实一开始就是个梗啦,你也知道,少问c就是人设带感才起来的,

    11懂了,就是那种“某某打的某某,某某关的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了,还是犄角山的瓜最好吃

    12我也知道了,就是那种“某某在农行门口暴揍某某某”哈哈哈哈哈,我开始期待了,当年两位姐姐给我了好多瓜吃,我要好好关注一下世纪同框

    13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这对c还好磕吗这两位姐姐中的一位不是公布恋情了吗三天两头上热搜秀恩爱也能磕得下去吗

    镜头之外的经纪人已经明显不耐烦了,说好了下午两点结束拍摄,但现在已经到三点半了,合作方还在见缝插针地采访“听说谈姐年底会有演唱会,现在是一直在为演唱会准备吗”

    谈问刚换好了最后一套服装,前段时间终于剪了短发,身边有两个人在给她整理头发,谈问笑着答话,这些拍摄间隙的采访,会放在杂志采访的边边角角。

    “听说你的前队友邵己今天也在香港,明天两人还都有同一个品牌活动,有没有考虑活动结束之后,和邵己一起聚一下呢”

    这话一出现场就安静了,每一双八卦的眼睛都巴巴地等着谈问的答案。

    最近邵己的后宫在tvb翡翠台播出,香港掀起了一轮邵己热,关于她的一切都是头条焦点,而这次谈问来到香港出席的品牌活动,邵己也会以代言人的身份参加,就算不是记者,杂志社的采访花絮也希望能沾上点邵己的字样。

    更何况两人不和传闻由来已久。

    谈问只是笑而不语,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而旁边的经纪人连忙上前“不好意思啊,这次谈问只回答品牌有关的问题。”

    说完又看了眼旁边的主编,补充了句“还是快点结束拍摄吧,不是说明天有台风吗大家也早点结束工作啊。”

    主编点了点头,示意别采访这些了,让大家动作快一点。

    镜头前的谈问配合得很,不见半点不耐烦的神情,这次拍摄的合作方一连拍了好几个最近爆红的选秀明星,觉得个个儿难搞得很,而谈问却在整个下午进度落后的时候仍然十分配合,甚至主动加班延长拍摄时间,让主编都忍不住偷偷夸奖“你们看看,还是出道比较久的艺人比较配合工作,说配合一下拍个新年福利包饺子,就直接撸起袖子了,上次那个今年刚出道的秀星,让她拿着画笔画个画都要推三阻四的,想起来我就来气。”

    话说着,镜头里的谈问又把一个饺子捏扁了,她不好意思地冲着镜头笑了笑,手上却将这个扁扁的饺子展示给镜头“这也算成功吧起码包起来了啊”眉眼之间温柔得很,一点都看不出当年刚参加选秀的凌厉。

    画外的现场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条花絮效果非常好,正好顺应谈问最近的人设

    最近谈问跟刚刚公开恋情的男友一起上了一档恋爱综艺,在综艺里面什么家务都不会做,闹了不少的笑话,而比她小一岁的双鱼座男友心细又温柔,所有家务一手包办,两个人因为这档综艺倒是多了不少的热度。鸡血期过后的养老粉丝也频频玩梗,将谈问在综艺里害羞的表情截图下来,打上tag没想到吧谈姐你也有今天。

    “cut拍得不错”这是最后一条拍摄了。

    助理连忙上来拿着湿巾给谈问擦手,谈问也顺势将面前的饺子道具收拾好,旁边的实习生连忙过来“别别,谈老师,交给我来吧。”

    还在上大学的暑假实习生做什么都小心翼翼,拿着刚刚谈问随便包好的四不像饺子,顺便谄媚道“谈姐包的比之前做节目的时候好多了。”

    谈问扭头看了她一眼,立马笑道“那时候才不是我包的呢,都是”说到一半便卡壳了。

    但这卡壳没停几秒,实习生就抢白道“我当然知道啦,都是仁哥包的嘛。”

    谈问一愣,实习生的这句抢白把她拉回现实,谈问马上又挂上营业笑容,冲实习生敷衍点头“是啊是啊,都是他包的,我也不会包饺子的。”说着还干笑两声,悻悻地环顾片场,但除了她自己没有人注意到她未出口的答案。

    当然实习生的回答才是符合逻辑的答案,没有几个正常人在聊天的时候会随意地聊到几年前一个出道节目中的某一个环节毕竟也没打上恋爱节目tag上热搜。

    谈问心中暗想,一定是之前的工作人员拍摄间隙的那个问题,才让她鬼使神差地想起当年在犄角山的那顿饺子。

    毕竟她自己,已经很长时间不再回忆从前了。

    经纪人很快过来了,冲她低语几句,说是澳门气象局已经挂起三号风球了,明天下午台风“麻雀”就会途径香港了,可能明天的活动会往后推后或者取消,但不管怎么说,她是要困在香港好几天了。

    谈问皱眉“都快年底了,还有台风呢。”

    经纪人知道之前说接洽这个活动的时候,谈问就抵触得很,几次三番还无缘由地要退了这个活动,这回正好赶上台风天,一耽误又是好几天,她也怕谈问抱怨,便又补充几句“之前气象局说不会对港有影响的,这怎么好说呢,你前段时间为演唱会运动太累了,正好这两天就当在酒店放假了,你最近不是一直说忙得没时间写歌吗”

    谈问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转身冲着杂志社的工作人员们鞠躬说“大家辛苦啦”

    经纪人见谈问这样,也松了口气。回头想想,这位祖宗也算是脾气不错相当配合的了,而且仿佛不用睡觉一样工作上瘾,作为吸血鬼经纪公司,她是十分满意的,但作为一直看着她的姐姐,也偶尔希望谈问能休息休息只可惜休息也只是上恋爱综艺而已。

    谈问这些年每年都出新专辑,逐渐有了自己稳定的歌迷群体,也能开得了演唱会了,经纪人姐姐算了一下,如果不算上那位紫微星的话,谈问应该是这些年选秀明星中混得最好的了,现在她本不需要这么紧绷努力的。

    酒店是品牌方统一安排的,这次新店开幕请了不少各地的艺人,内地和南韩的几个艺人都被安排到了同一个楼层上。谈问还没进门便看见了一个去年刚从南韩回来的女爱豆,叫cudia,最近她已经过了爱豆活动期,开始主演电视剧了,经常和谈问出席同一个活动,颇为失落地表示因为台风去不成兰桂坊了,但一扭头又问谈问“看评分酒店顶层的景观酒吧还可以,要不要一起去喝两杯”

    还没喝完一杯鸡尾酒,谈问就有点后悔了,因为今天cudia一直聊的都是明天会出现的那位爱豆天花板。

    “说真的,她就在你对面房间啊,以前还是一个团的呢,也没找你一起出来喝一杯什么的”明显cudia也很想借着谈问这层关系认识一下邵己。

    只不过当年邵己解约干脆利落,这么多年了,邵己和前队友的铜矿也不少,和演员妹永远都有私下逛街的铜矿照片,和冯叶叶也有同台,一下子勾起不少秀粉的回忆。只不过邵己跟谈问,却从来没有再同台过了,谈问的o专辑开始有热度的时候,邵己已经不怎么发新唱片了,所以邵己和谈问不和的新闻也已经存在着。

    cudia即便想抱大腿,也要先探探谈问的意思。

    “对面房间吗”谈问有点无奈的看了眼cudia“我刚che就被你拉过来了啊,怎么会有时间呢况且”

    cudia一听转折,来了兴趣。

    “况且我和邵己已经好多年没见了,本来也不怎么熟。”谈问说着吃了颗橄榄,吞下去一句本来就没打算说出口的话更何况她酒精过敏,是从不来酒吧的。

    cudia一听谈问和邵己没那么熟,也就罢了,立马放弃抱邵己大腿计划,又马上开启了八卦模式“好吧,就知道会这样,你和她本来也不像是一路人。”

    谈问喝了点酒,嘴巴比脑子快半拍,立马反问“怎么就不像一路人”

    cudia笑眯眯道“当然啦,谈姐你一直工作这么努力啊,那位部部电影大制作,一看就是有背景咯,我听说了,她背后的人是温州人,人称小温州,你知道吧”

    谈问一听心里就好笑,还小温州,倒摆上大花谱了,真给邵己抬咖,这话要是邵己听了也会忍不住笑,谈问立马回一句“我就是温州人”

    cudia一听,笑得前仰后合,没想到谈姐还挺幽默的。

    cudia最近刚刚开始演戏,从南韩带回来的巨大流量但也只能拍拍网剧女一号,自己还真的觉得有些时运不济不像那位,一上位就是上星剧女一号,后来各种大制作,真是顺得要命。

    “唉,真是羡慕她,也有人说她其实最近在钓谢导公子准备上岸了,之前她不是拍过一部谢导的贺岁片吗就去年的,听说跟谢导也不清不楚的,你说,人蔡姐的儿子能那么傻白甜吗我看她要有十足运气才行。”

    谈问只冲着cudia笑笑,也没反驳什么。

    她知道这只是聊八卦而已,如果今天是别人和cudia在一起,也可能是在聊谈问的八卦,只不过混得越好,料越夸张罢了。

    “谈姐,你以前和她一个队的嘛,没一点八卦吗”

    而谈问作为邵己前队友,一直没有抖露出关于邵己女团时期更劲爆的消息,让cudia颇为失落,刚准备换个话题,却发现吧台隔着两个座位有个男人,正起身准备走了。

    “妈呀”cudia迅速转身背对他,悄悄冲谈问对着口型说道,“是ethan诶,嗳,我刚刚说的话他有听到吗”

    谈问和cudia也没点默契,眯眼看了她一眼,对不准她的口型,还直接开口问道“你说什么”正好看到了站在吧台旁边的ethan,可真是巧了啊。

    说起来谈问已经很久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到ethan了,他最近几年已经不怎么在国内活动了,明明都是在做音乐,谈问却觉得自己生活在折叠音乐圈,和他算是另一个世界了,现在的ethan对她来说更像是活跃在国际主流颁奖礼的一个音乐符号,和几年前那个在犄角山上为了自己早收工cue流程飞快的谢导公子不是一个人,和几年前那个神出鬼没时不时电话连线的邻居也不是一个人。

    ethan正起身等人给他取外套,似乎是感受到背后谈问的目光,往旁边一瞥便和她对视了,他似乎也没怎么惊讶,只冲谈问笑了笑,接过外套道了声谢,便把外套搭在手臂上朝谈问走过来“嗨,谈问,好久不见。”

    谈问也是没想到ethan会过来主动打招呼,他们是真的不算是可以热情打招呼的关系,顶多就算一段时间的邻居。

    “确实,好久不见。”谈问也站起来,隔着中间的cudia和ethan笑着打招呼。

    “你是过来参加明天的”

    “对对,是明天有活动,但可能会延迟了。”

    “是,我知道,你这次来的真是不巧了,已经二十多年没有11月来台风了,”ethan笑道,“不过酒店应该有做好准备的,但还是注意安全哦。”

    “一定的。”

    旁边的cudia在旁边听两人干巴巴寒暄,好不容易抓到空隙,转身起来自我介绍“谢生还记得我吗我们之前一起跨过年的。”

    话一出口,谈问倒是有些惊讶,只紧盯ethan,等他说辞。

    反倒ethan表情没什么变化,没看cudia,只抬眼看谈问“是吗”

    cudia噗嗤一声笑了“可不是吗,前年的跨年舞台,我就在你前面两个节目的”说着,伸出两只指头,自己半倚在吧台上挂着盈盈笑容,“你还记得吗”

    ethan也笑着望向谈问“原是这样。”

    谈问也笑笑,只当大家开了一个玩笑。

    她觉得面前的ethan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当然不只是他越来越标准甚至还带点北方口音的普通话,更大的变化是,她觉得ethan现在整个人看似比之前沉稳了,却有种意气风发的感觉。

    这种意气风发跟之前在直播中砸镜头的太子爷做派不一样,跟之前的恃才傲物也不是一回事,而是成功人士的体面感。

    谈问在心里默默刻薄,做音乐的人,可不能这样的。

    音乐人就要一辈子求而不得,一辈子辗转反侧,一辈子不和世界和解。

    而ethan虽然香港小报盛传ethan跟父亲早在几年前就断绝资源往来,甚至因此举时间点与谢导离婚时间接近而戏称ethan单亲小孩叛逆期延长,但谈问还是觉得既然邵己演了谢导贺岁片,港媒便都在瞎写分明是典型的心安理得的既得利益者了。

    谈问心中盘算着自己的专辑,计算着商业曲占自己专辑的比重,随即松了口气,自己才是永远质疑世界的音乐人,坦然对上ethan的双眸。

    cudia察言观色,早就注意到ethan和谈问之间的暗潮涌动,她不动声色,只顺手把隔在她和ethan之间的深蓝色风衣拿起来,顺手递给谈问,示意谈问放在她那一边的空椅上。

    “谢生也很少回港吧感觉你好像一直不在国内呆着呢。”cudia扶着自己空空的鸡尾酒杯底座,坐到椅子上,邀请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谈问却这才发现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个烦,刚刚cudia和她八卦说的那些话,距离不远的ethan应该是都能听见了,本来刚刚都要忘记的尴尬场景,现在因为cudia邀请ethan一起喝酒一下子全都撞在一起了。

    谈问脸上立刻挂不住了,这cudia是跟自己一起喝酒的,她八卦的内容就是自己嘴碎,她说的坏话都是要记在自己账上的,现在她想邀请ethan一起喝酒

    鬼使神差地,谈问舌头打结“不要”

    ethan还没有什么反应呢,旁边的cudia倒是惊讶地转头,冲谈问使眼色干嘛呢,谈姐宁拆十座庙啊

    而谈问面对cudia使眼色这种划分自己人的行为,更是受不了,比之前说人坏话被人抓包还让她心烦。

    而深一层的逻辑,讲她的坏话,恰好被他抓包,这才让谈问受不了。

    “算了吧,”ethan也只是似笑非笑地扫了谈问一眼,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深蓝色风衣,示意自己正要准备走了,“今天不巧了,家里人在等我。”

    这更让人恼怒,这种类似胜利者的笑容已经足够羞辱人了。

    “啊,好可惜哦”cudia的失望溢于言表,顺便看了眼谈问,她现在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两人可能是旧相识了,明显ethan的拒绝是因为谈问的不给面子。cudia扭头看看谈问,不长记性地第三次跟谈问眼神互动,而谈问依旧没看见。

    正当cudia准备认栽的时候,她突然看了眼谈问这边,又看了看ethan手上的衣服,似乎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说道“呀,你们两个的外套是一样的诶”

    之前谈问准备喝一杯就走了,便没有寄存外套,搭在她旁边空座的椅背上,现在看看里面露出的格子印花,想也知道是同一个品牌这一季的新品,都是带很多灰度的比百事可乐包装稍微深一点的蓝色。

    cudia好像是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瓜“哇哦,你们俩这是情侣装啊这种颜色都能撞,真不容易啊”

    谈问回嘴“明年潘通新色,现在每个牌子的新品都是这个颜色。”

    ethan却也不急,只似笑非笑地看着cudia说道“那确实好巧,可能我和谈问品味很像吧。”

    谈问惊了一下,这话说得蹊跷,进退皆可,但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又觉得自己过分敏感,或许对方也只是闲聊罢了,抬头对上了ethan的眼睛,看着他狡黠一笑。

    吧台另一边正打开了一瓶可乐来调酒,浓郁的可乐味裹挟着犄角山的记忆,一下子汹涌而来。

    谈问看着这熟悉的笑容,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犄角山,好像ethan还是当年那个卷毛弟弟,带着笑意,双眸明亮,拿着话筒懒懒地暗怼去年没有成团出道的学长“我觉得这么短时间排练出来已经很好了啊,陈池哥,你们团队一个舞台一般需要多少时间呢”

    cudia看着谈问和ethan又他妈开始对视了,真是服气了,心想这两人之前绝对是有一腿的,只在旁边讪笑“你俩挺熟的嘛”

    谈问对ethan上一句耿耿于怀,盯着ethan回道“蛮熟的,毕竟以前当过一段时间的邻居。”

    这句话一出口,谈问自己都吓了一跳,如果说之前的寥寥几句还算是暗潮涌动,这句话一说出口,可算是把话挑明了。

    cudia轻轻说道“哇,那这样啊,原来是邻居啊。”心里有些失落,看起来今晚是没有收获了。

    ethan却并没有多说什么,恰在此时他手机振动了一下,看了眼低头笑了笑。又抬头对两位说道“我要马上走了,两位下一轮我请。”说着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冲谈问笑笑“谈问,之后有机会合作哦,你的荆棘鸟写得很不错。”

    谈问一愣,这话倒是刻薄得很,本来两人一来一回打着哑谜以后见面也算能装傻合作一次,而这两句一个邻居一个荆棘鸟一出,可都是点破了彼此的心思。

    旁边的cudia失望地说再见呢,ethan接起了电话“大小姐好了没啊,我刚等你的时候在楼上喝了两杯呢我刚刚定好圣诞树了,保证是活的,会呼吸的树,你到底收拾好了没啊”

    cudia看着ethan的背影轻叹道“走得这么急啊。”

    谈问也看着ethan的背影,不知为什么给她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她记得以前的ethan不算是斤斤计较的人,而现在的他,起码刻薄方面,让她想起另一个人,那个人就是ethan电话那头的人吧

    嗬,现在11月,对面商场都没有很多圣诞装饰呢,想什么两位

    谈问喝了口酒,轻轻地冲着cudia说道“你知道邵己以前没有漱口的水杯吗”

    “什么”cudia看着ethan远去的背影,还没反应过来谈问这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不是想知道邵己的八卦吗她以前刷牙从来都不用水杯漱口,都是直接拿手接水漱口。”

    cudia这才想起来,在ethan过来之前,她问了几句邵己的八卦,原来谈姐直接把ethan这段删掉,接上了之前的对话啊,cudia哑然失笑“谈姐你喝得不多啊不过确实刚刚你那杯有两个shot”cudia只以为是谈问故人重逢,有点失态,便生硬地扭转话题,用煞有介事的语气说了一件小破屁事。

    cudia新的酒上了,她轻抿一口,暗想这世界上有人关心一个人漱口用不用水杯吗

    但谈问是认真的,此时此刻她认真地回忆。

    当年星际少女团刚刚搬进大别墅的时候,正好邵己谈问还有另一个人共有一个浴室,当时谈问看到邵己在浴室里面只摆一个电动牙刷还十分疑惑,邵己便无所谓地解释,说自己经常搬家的,行李都是最简单的,漱口的水杯带起来占地方不能像牙刷一样挤在化妆包里,而且又不是必需品,用手接水漱口就可以了。

    cudia笑着叫她,递给她自己的沾糖柠檬片“谈姐你要不要吃这个”

    谈问喝完自己剩下的酒,接过来咬一口。

    cudia看谈问酸得龇牙咧嘴,也知道谈问心里苦,心想着总算今晚挖到一个大瓜了,原来谈问和ethan之前有一腿,怪不得谈问和邵己常年有不合传闻,原来还是俗气的三角恋啊。

    cudia拍拍谈问的后背,笑嘻嘻问道“谈姐,酒醒了吗”

    谈问点点头“醒了。”

    当年连一个漱口水杯都嫌麻烦不愿意有的人,现在开始装饰一棵“活的、会呼吸的”圣诞树了。

    第二天,台风过境。

    品牌方的人早就跟艺人们道歉好几轮了,说是之前气象局预报的台风不会这么严重的,现在艺人们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要滞留在酒店里,起码要等个三四天。

    酒店工作人员也都提前做好了防护工作,酒店的落地窗上也贴上了防护的贴纸,甚至还贴心地准备了平安符。

    谈问昨晚和cudia也没喝多久,但喝得还蛮多的,还是cudia送谈问回去的,谈问径直走向酒店房间,cudia还在后面笑着说道“谈姐,错了啦,你的房间在对面啦”

    谈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只觉得昨晚做了一个细碎又冗长的梦,一觉醒来,只有宿醉的头痛,梦的内容已经不记得了。

    但怅然若失的感觉还闷在胸口,过了好久谈问才缓过劲儿来。

    是梦见什么来着

    总之经纪人既然把她叫起来了,她便也懒得想这些没用的事情。

    谈问下床去拉开窗帘,看到窗外风雨交加,仔细看看还能透过落地窗看到楼下有棵树被吹到了,不过谈问所在的楼层很高,她窗帘一拉,降噪耳机一戴,底下的人间疾苦,便和她无关了。摇身一变,又成了高高在上的创作艺人。

    谈问在听自己前几天写的几个deo,经纪人说得没错,自己确实需要整块时间来作曲,而自己这么多年,明明已经不像刚参加完选秀之后忙得没有时间睡觉了,现在的她有大把自由安排的时间,但她却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和别人合作曲,参加网络综艺,录制单曲,去上课甚至还对经纪人戏称,自己就是贱骨头,在床上睡不着,只有在赶行程的车上才能睡着。

    谈问似乎回忆起一点自己的梦境了,记得有个人就是这样的,但自己为什么也会变成这样呢

    经纪人姐姐睡在套间的另一个房间里,台风期间酒店只冷食,她担心谈问胃不好,便在房间的厨房里给谈问做了点粥,刚好看见谈问皱眉看着电脑,就知道她写歌不顺利了,便端出粥来示意她休息一会。

    谈问摘下耳机,却被窗外的雷雨交加吓了一跳,这么高的楼层都能听到的雨声,再加上呼啸风声,谈问撇撇嘴“这么夸张。”

    经纪人笑笑“拜托,这可是二十年一次的台风,你当闹着玩呢。”

    谈问一愣,下意识看看窗外类似世界末日的景象,这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是白白得了一个星级酒店的悠闲假期,窗外是现实世界,是雷雨交加。过后,她可以坐最早的航班回北京,而台风过后的上班族们,都要穿着雨鞋,把高跟鞋放包里,小心翼翼绕过被风吹倒的树。

    谈问轻啧一声“像末日。”

    经纪人姐姐试探地问道“谈问啊,你昨晚是喝多了吗”

    谈问一愣“没有啊,为什么这么说”她一没有吐,二没有断片,不算喝醉。

    是的,她没有断片,昨晚的一切清清楚楚地印在自己的脑子里,包括和ethan之间有来有往的话中有话,包括最后ethan的那通指向明确的来电。

    她都记得,她只是忘了昨晚做的那个梦而已。

    经纪人姐姐有些发愁“昨晚听cudia说了一嘴,所以还是想问一下,毕竟咱们开始合作也是四年前的时候,当时你也早就结束星际少女团了,所以我其实也想知道一些你以前的事情,毕竟不出意外的话,明后天应该可以参加活动,到时候媒体的问题,我还是要心里有个数的。”

    谈问一听便明白了,一定是cudia把昨晚的场景进行艺术加工说给了经纪人姐姐听了,谈问重新打开了电脑,开始公放起自己的deo曲库,说道“能有什么呢,以前我蛮喜欢星际少女团的,不想让邵己离开团队,但邵己一直想退团,闹了些不愉快,她退团后就再没联系了。”

    “真的就这么简单”

    谈问苦笑,正好放到了荆棘鸟的deo,很可惜事情真的就这么简单。

    经纪人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这样说起来也不算是你的错嘛,不过也不能完全怪她,毕竟她解约和公司都没有什么矛盾,合同上没问题,人各有志,不是一路人也强求不来。”

    谈问调音轨的手顿了一下,怎么又有人说她和邵己不是一路人呢

    她可是从第一眼见到邵己开始,就觉得她们是一路货色呢。

    谈问接的自己第一次对邵己有印象的时候,是刚进犄角山录制和父母通电话的环节,当时谈问爸妈都在国外,且分居,她已经有三年没有见过爸妈真人了,而自己也已经不知道跟父母要说些什么了。她当时下意识地想逃了这个环节,结果转头发现邵己就在旁边。

    谈问有些心虚,因为自己刚进山就是外界讨论的对象,这次没有参与父母通话的录制,她也烦别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看着邵己刚好就在旁边,很怕她上来盘问自己为什么不给家里人打电话。结果邵己看了她一眼便走开了,后来谈问才知道原来邵己也没有参与这个环节的录制,她们俩是这次比赛唯二没有打通电话的人。

    本来她也以为邵己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因为她见着邵己兴致勃勃地在生存战里面游戏,她见着邵己头发凌乱依旧拽着syvia的头发不放手,她见着邵己望向充满站姐的窗外说不要小看女生八卦的能力,她见着邵己冲她狡黠地笑着问道“你觉得击破一个人的心理防线需要多久”

    她觉得邵己在这场游戏中,既是顽童又是苦行僧,但总归是最会玩这场大逃杀的人,她真心实意地希望邵己成为c位,芭莎杂志里唯一失踪的邵己,应该是唯一找到出路的人。

    可就在决赛之前,她看到邵己红着眼圈说自己没有家人了。

    直到二十强的父母视频环节,她看到邵己红着眼圈叹气,才开始想着,原来她和自己可能真的不是一类人。

    谈问从那时开始觉得,有家人总比没有家人要好。

    决赛现场上,谈问的感言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当时谈问说“而且我爸妈也来到了现场,我记得我上次看到两个活人同时出现在我面前应该是三年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我也很开心这个。今天我很期待的女团就要出道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和我的姑娘们一起走下去了,这是最让我开心的事情。谢谢大家。”

    说这段话的时候,她也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新的家人。

    只不过阴差阳错,“姑娘”一词,还成了邵己很长一段时间的黑称。

    谈问耸耸肩,摊在床头,笑笑“怎么就不是一路人呢”

    经纪人看了眼谈问,耳边还是荆棘鸟的deo,经纪人姐姐低头笑着说道“我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我说的话你可别听。”

    谈问被经纪人姐姐这句软话一噎,反而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谈话陷入僵局。

    谈问反而又想起一点自己梦中的场景了。

    梦境都是碎片化的,就算想起了一个碎片,她也没有拼起梦境的勇气,原来心底闷闷的缘由是在这里,是因为自己学不会如何拼凑这个梦境。

    可ethan就会的。

    演员妹也会的。

    当然了,演员妹当然会的,她可是最聪明的。

    谈问还记得演员妹刚刚从大别墅搬走的时候,正在浴室收走自己最后的护肤品,台面上一下子空了,这个三人用的浴室只剩下谈问一个人的护肤品了。

    谈问就在门口看着她,给演员妹也搭把手帮她把最后一瓶精华塞进已经鼓鼓囊囊的化妆包里,演员妹抬头道谢,又把三个化妆包和一个水杯摆在一起,说道“也没多少东西嘛”

    谈问看了看这个粉色的水杯,突然想起来她们刚搬来的时候。当时邵己给她说自己漱口不用水杯的事情,谈问没觉得什么,但隔了两天便看到浴室里多了一个水杯,和演员妹的同款不同色的,当时的演员妹搂过邵己振振有词“去住酒店都有个水杯,我们这里连酒店都不如吗宝贝你要对这里有家的感觉,漱口水杯就是第一步看看,咱俩情侣款,粉色的是我的,绿色的是你”

    谈问当时看着这个粉色的漱口水杯,有些出神。

    而演员妹注意到谈问看这个漱口水杯的目光,刚想说什么妩媚款就闯进来了,一下子飞扑到演员妹身上,用自己的大熊蹭她“哎呀邵己也走了,你也走了,ea她们也走了,这个房子真的好空哦不行你不准走”

    演员妹轻轻说道“我是肯定要走的,你色釉我也没用”

    妩媚款说道“我之前让邵己别走,她也是这样说的。”

    演员妹颇为得意“我们俩心有灵犀嘛肯定是要离开的人,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堵住她的路的,当然要找另外的方法留住她啦”

    谈问当时只觉得不爽,现在才想到,演员妹便真的说到做到,真的用追随的方法永远留住邵己了。

    但自己就不会。

    谈问觉得,这太难了,没有人教自己啊,从小爸妈就不在自己身边,没有人教自己不要把一只荆棘鸟锁在笼子里啊。

    谈问想起来昨晚的梦是什么了。

    她记得她迷迷糊糊地梦到以前的时候,梦见邵己笑吟吟地对自己说道“我真是服了你们这群raer了,合着你什么都不会就敢买面粉和猪肉白菜啊你就不能去买现成的饺子皮儿吗”

    谈问记不起自己梦中作何反应,她也忘记自己现实中作何反应。

    只记得邵己对着面粉和猪肉白菜撸起了袖子,无奈笑道“好吧,我教你”

    经纪人就在这时把她叫起来了,谈问一醒便忘记自己这个梦了,只记得是模模糊糊的以前的片段,但心里这种怅然若失却半天无法排解,胸口闷闷地,满脑子都是她骗人,她没有教我。

    “姐姐,”谈问下了床,看向外面的世界,背对着经纪人姐姐,看起来羸弱得很,“我之后不想参加这个活动了,等台风过了,可以飞了,我就直接飞回北京。”

    经纪人姐姐还以为她在开玩笑“怎么就直接回去了你可不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

    谈问回头冲经纪人姐姐笑笑,背后是电闪雷鸣“姐姐,你是不是不认识以前的我啊”

    经纪人姐姐看着谈问,以前的谈问在名存实亡的星际少女团里出勤率百分之百,从头到尾履行了限定团的合约,团队大于个人的典范,她怎么不知道呢她就是因为谈问认真负责又有才华才签约谈问的。

    “跑路咖呀,”谈问笑笑“这个活动本来我就不想来参加的,加上台风一出,给品牌方说接下来有安排,他们会理解的,不过,就算不理解也没关系,记仇也无所谓,等我之后回北京了,以后我可能不想参加这些活动了。”

    “那你要干嘛”

    “我要回去写歌了。”不要参加恋爱综艺了,不要录制只有噱头的合作曲了,不要录制无聊的网综了,不要去唱自己不喜欢的ost了,她要有一整块的、完整的时间,她要开始写歌了。

    “姐姐,以后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吧。”

    “什么”

    谈问笑笑,以后就谈问的归谈问,邵己的归邵己吧。

    这是最近二十年一遇的台风了,但是台风过境后的第二天,尽管气象局建议大家还是不要外出,但上班族们已经穿着雨靴和西装出来上班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生活喘息的间隙,发生点什么的,只有一个好运的白流苏,而台风期间的谈问甚至没有去敲一敲对面房间的门。

    这场被少问cf极为看重的时隔多年的重逢,根本没有发生。

    台风过后第三天,航班恢复,谈问乘坐了最早的飞机飞回北京。

    同天,香港狗仔挖出了今年最劲爆的大料,台风期间邵己躲在ethan半山区豪宅,踢爆恋情。一时之间所有小报头条全是邵己出门的身影。

    谈问进机场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机场的休息室里,她随手翻开一册报纸,头版头条便是穿着ethan那件深蓝风衣的邵己的背影。

    台风天的香港,谈问和邵己,一前一后给了c粉最后一颗同款糖。

    作者有话要说写得挺细碎的,我之前对番外的看法就是番外不是正文续写个几万字,只是一个答案,可能不是标准答案,但这是我的答案。小谈的故事到此为止,这文中大部分的名字是起名网站自动生成的,但谈问的名字是我自己想的,我觉得少年人不一定做事妥帖,不一定穿着白t恤打篮球,但一定永远质疑,即便有时自我矛盾,偏颇又偏激,而且前星少成员人均嘴贱又刻薄,大家担待点吧。

    解释一下之前,一方面因为要准备考试整天泡图书馆乏术,一方面疫情的原因让我心情很差,之前连载期,我平均每个周28个小时的课,每天还有两小时的地铁,别说还要做作业报告,就这种情况下,我基本每天更新五六千字,还时常和朋友去喝酒arty,自以为是铁人,但这次疫情把我打败了,明明这一个月我的生活可以和之前无异,但我却突然像蔫了一样,不再和朋友一起喝酒,开始每天晚上呆在阳台喝酒,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候还把头趴在阳台栏杆上睡着了。我本来有额外学别的,但也不去了,有一次看到那个老师的小孩,不到16岁,深深的眼袋,留着当年的比伯头,个头很矮,他问我为什么最近都不去找他爸爸上课了是不是国内家人生病了,我说不是,我说怎么最近每个人都问我好不好啊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随便搪塞过去,结果他说我能理解,我们都只是人类。

    最近国内的疫情控制得很好,我这边疫情蔓延了;换了一个房子,从带阳台的房间换成了带厨房的房间;把之前写好的一篇番外修改一下放上来给爹们看看,其他番外陆续回到,新的一个月会好好生活

    最后说一句,请国内的爹们务必保重安全,千万不要觉得疫情可能快要结束了就放松警惕,为了自己身边的家人和奋斗在一线的医务人员,大家一定一定要做好防疫,一定要注意安全,保重国外的爹们也不要觉得当地人不重视自己就也不重视,大家都要注意安全

    感谢在2020010800:26:072020030112:39: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菱歌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姑娘家2个;20561991、千世昭华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山年、3838278620瓶;sakir19瓶;1kszd17瓶;你的仙女居、幸子、士多啤梨、上上签、想飞的鱼、堇、10瓶;微尘9瓶;九茶8瓶;shakeitu5瓶;草莓焦糖慕斯4瓶;noiiya3瓶;侍十二、小苏爱吃梨、回忆困住人心、叭叭啦啦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