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六十七章 战役胜利
作者:月半时   鸣宝在暗黑本丸[综]最新章节     
    “你就只会躲吗人类小子”蛮蛮发出了焦躁的尖锐犬吠声。

    它扑了好几次, 都被鸣人用三身术躲过去了。

    “呼呼”小鸣人脸上挂着汗珠,吃力的往后退了几步熟练的躲开, 脑中还在飞速思考着办法。

    契约的另一头,司令室已经忙乱成了一团。

    “查克拉们呢快不够用了,让民众们跟上产出都加大供给红细胞们快去送养分上门”助理小姐马尾绑的高高的,眼神锐利,气场强大的指挥着。

    “手部地区和腿部的白细胞们听到了吗下一次袭击要来了,继续听我指挥, 一定要把指令准确快速的传达到大家身边”司令官忙得满头是汗, 紧急的推了推眼镜抓着话筒大声说。他的身边一连围着五六个指令员, 纷纷奋笔疾书和拨打电话急促传达。

    “叮铃铃”司令室里来来回回传递信息的电话确实已经被打爆了,铃声此起彼伏, 监视全身的监控大屏幕上分割出一个个地区的格子,“大臂”和小腿地区已经有街道闪起了红色警报, 血小板们正紧急前往那片废墟控制伤口。

    “脱逃的时候分身术比替身术的效用高多了,也可以压缩时间不需要去找替身物,快告诉世界化身”司令室的角落里, 树突状细胞叫上了其他闲置的细胞们围在一起。这群文官们正充当鸣人的脑内决策团队, 激烈的讨论着该怎么帮他破解现在的困境。

    “攻击的时候可以用变身术, 结合影分身术,我们来模拟波风大人的飞雷神之术, 用苦无骗过对方然后突然出现发动攻击”有人这么提议。

    “但是这样攻击的机会只有一次。”温柔的树突状细胞忧虑的指出来, “国家化身的攻击力不足, 苦无伤害不了对方。”

    “封印术还有人记得吗漩涡大人教过主人各种封印术, 原理都告诉我们了。”不用出动的b细胞凑过来插了句嘴。

    “啊啦,是呢。主人利用那唯一的一次机会近身,只要他能用出封印术”巨噬细胞小姐姐笑眯眯,“但是主人到现在还没成功学会一个封印术呢。”

    细胞们突然面面相觑起来,空气中安静了一瞬间。

    “我有记下”

    记忆细胞在这时候默默举起了手,把他的笔记本竖起来展示给大家看,“一点都不漏。异世界的恶魔即将露出邪恶的爪牙,主角被高人传授的秘籍我怎么能不好好保管呢”

    “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b细胞爽朗的笑了起来,大家认识的记忆细胞确实总是神神叨叨的,“但是这次你干得漂亮”

    一众细胞连忙又凑到一起研究起了那份封印术原理。

    “听到了吗,主人接下来由我们配合你用出刚才讨论的战术,最重要的是封印术的释放。”树突状细胞语气平稳冷静,向契约这边的鸣人叙述他们的方案。

    “啊我,我知道。”小鸣人喘着气,已经累的快握不住苦无了,面前的妖怪蛮蛮被他的接连躲避气的放开了妖气,瞬间增加了鸣人的不适感,让他快呼吸不过来了。

    “但是但是我真的没学会封印术啊。不说漩涡一族最高级的几大封印术了,最基本的我也不会啊”小鸣人为难的通过契约回答。

    他现在已经会直接利用契约,思绪一动就传达过去而不是开口回答了。体内世界和现实有个时间差,正好能用来让细胞们行动讨论。鸣人的新沟通方式也加快了他和细胞们的配合时间差,一来一回都是细胞级的交流速度。

    这不算是鸣人在战斗中分心交流怎么形容呢,就像操纵身体一样,一个念头下去身体就动了。细胞们本身就是鸣人自身的产物,和他配合无疑是最顺心默契的。

    “不要紧。”树突状细胞安抚鸣人的情绪,“原理由我们来学,查克拉的流动和性质转变交给司令官指挥,主人记牢封印术的结印顺序了吗”

    “记住了”小鸣人拼命记着契约传递过来的结印信息,“巳,亥,末”

    他从没有听说过谁在战斗中可以有那么多人帮忙的,也没听说过自己不会的封印术别人能代替他施展一半的。已经拥有这样的条件了,鸣人怎么能不更加努力,连结印都做不到的话,那他也太失败了

    “鸣人快撑不住了。”战场不远处,波风水门看出了金发小孩的摇摇欲坠,准确的说。

    “至少他已经习惯了战斗的节奏,不再手忙脚乱了。”玖辛奈露出欣慰的笑脸。对于一个上战场的新手来说,能跨过最艰难的第一步,稳定心理,熟练节奏。那么伤亡的可能性就大幅度降低了。

    这次鸣人和妖怪蛮蛮的战斗已经达到目的了。

    金发青年欣慰的往那边走去,眼看着要出声制止这次战斗了。鸣人却急促的喊出了声“等等,爸爸”

    “我可以的。”小鸣人咬着牙关坚持,蓝眼睛中满是固执,“让我试试”

    让他们试一试。

    这不仅是鸣人的战斗,还是体内世界一国细胞们的战斗,是他们共同的战役。

    查克拉的消耗,司令官的指挥、助理小姐的辅助、树突状细胞和其他人的战术讨论、努力学习记忆细胞的笔记、还有前线正在齐心协力配合的白细胞们、红细胞们和广大的普通民众们。这同样是大家的心意,是大家的坚持啊。

    “鸣人。”波风水门目光温暖,他赞赏的看着儿子,默许了。

    “主人真是的。”远处静静倚着树干看着的髭切很开心的露出了清浅笑容,“那么这相当于到了退治鬼的时间了吧”

    “可恶”鼠妖蛮蛮张开了尖细的嘴巴,背上流出了汗,焦急的不着痕打量着周围。

    从刚才开始它就在找逃走的办法。

    老大穷奇都被封印了,几个厉害的同伴也沦陷了,剩下的那么多妖怪也被神将那边杀的七七八八,看远处袭来的几股神气,应该是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出动了,留在那里的妖怪已经没有结局了

    蛮蛮顾忌着两个厉害的人类,不敢真的对这个人类幼崽下杀手,可是一直找逃脱的办法都没找到,契机不合适的话它随时都能被那个女人捉回来。再这样下去,它就真的要死了

    好在它已经摸清了人类幼崽的手段,只会用那简单的老三样逃走而已,攻击也不痛不痒,体力也没了,一看就是在强撑。既然这样的话它不如

    蛮蛮眼中寒光一闪,它再次发出一声尖锐犬叫,四爪并用的向金发小孩奔去,脸上凶光毕露。

    不如劫持了这个幼崽

    那两个人类不是他的爸爸妈妈吗

    “来的正好”小鸣人却眼中一亮,主动迎了过去。这样甚至不需要鸣人主动想办法接近蛮蛮了

    司令室里的细胞众人也急忙叫停了他们正要进行的战术,直接改为了实行封印术流程。

    “抓到了”蛮蛮狂喜的猛扑过去,看着金发小孩因为体力耗尽而动作变慢了一瞬,被它一扑摁倒在地上。

    “鸣人”山坡下刚赶来的昌浩一眼就看到了这惊险一幕,失声惊叫。

    “小怪”少年又急促的喊了一声,其实不等他话音落下,身边的白色小动物已经化为一道暖红色的流光,神情冷漠的红发青年从中现身了。

    嗯,从天而降,绶带飞舞,仙气飘飘的那种小仙男造型。

    “这种状态的时候要叫我红莲”红发青年傲娇的冷冷扔下一句反驳,回头复杂的瞥昌浩一眼,同时手中已经凝聚出了一团罪业火焰扔了出去。

    “好吧,红莲红莲。”昌浩焦急的眼皮都不敢眨,死死盯着那边,连呼吸都快屏住了。生怕红莲的火焰连带着击中距离那么近的小孩子。

    “就是现在”小鸣人被蛮蛮扑倒在地,心脏也吓得砰砰直跳,他的蓝眼睛却无比明亮,思绪前所未有的清楚。这一刻鸣人飞快的变换手势结出了印,一掌拍在了蛮蛮的身上,

    “封印之术”

    “那是”玖辛奈惊讶又高兴的用手捂住了嘴,“难道鸣人学会了天赋这么好吗”

    “这种学习速度果然有了细胞的帮助会变得更加的快吗我还是低估了。”水门也有些吃惊,冷静的默默判断着。

    小鸣人掌前溢出的查克拉像是拥有自我思想似的,开始快速涌动,迅速在蛮蛮身上规划出复杂的封印术阵的图案,亮起生效。

    “什么”蛮蛮在一瞬间惊恐的张开了嘴巴想叫,它甚至还没来及对两个大人说出威胁的话,表情就扭曲了。

    要是知道这个小的也能用那种恐怖的封印能力,打死它也不敢挟持人啊

    封印术阵围绕着符号快速旋转了起来,鸣人施展的第一个封印术成功了,偏偏式神腾蛇的火焰被扔了过来,正中蛮蛮身上。倒霉的鼠妖一瞬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然后才被硬扯进了封印的精神空间里。

    “不,不”蛮蛮仰起头,惊恐到声音都尖锐了,它被九尾妖狐庞大到恐怖的查克拉压得瑟瑟发抖,怎么都搞不懂看起来最弱的人类幼崽体内怎么封印着这么恐怖的妖怪。

    可它此生恐怕是搞不懂了

    “哪里来的鼠辈也敢和老夫抢地方”精神空间里的大狐狸勃然大怒,锋利的爪尖猛地伸了出来,给了栏杆里的蛮蛮狠狠一爪还被罪业之火灼烧着的鼠妖顿时像纸糊的一样,被拍到了一边高墙上,光速去世了。

    “哼”九尾不满意的冷哼一声,这才收起爪尖慢腾腾的重新趴了下来,舔起了毛。

    这次他围观了全程没出手帮忙,只有最后这一下在封印的精神空间里杀了蛮蛮,其实已经算是人类小子独自解决了一只妖怪了。

    “太好了”鸣人手软腿软的瞬间瘫倒在地上,开心的举起了手欢呼,“我们赢了”

    “哇哦”司令室里顿时欢呼喧哗一片,忙了全程的各样细胞们哭着笑着抱在了一起。

    司令官还勉强绷得住笑容,他推了好几次眼镜,抄起话筒大声的向全国各处宣布“都听到了吗我们的这次战役,胜利了。真的辛苦大家了”

    “成功了”街上的红细胞们顿时发出了喜悦的欢呼声,大楼中的挨家挨户都传来了欢呼庆祝声,阳台前站满了挥着上衣的民众,体内世界各处都成了沸腾的欢乐海洋。

    “大家又一次共同渡过难关”

    主要街道上,白细胞小哥哥们也纷纷摘下帽子往空中抛了起来,还有人抛乱七八糟的装备,战术机,匕首、腰带、药瓶。一时间街道上像是下起了庆祝的白色大雨。然后欢呼声被嘈杂的声音盖过去了

    “等等谁的匕首”“哎哟,药瓶砸到了”“我的帽子我忘了我的编号了怎么办”

    “笨蛋。”1146号小哥哥唇角露出了一个很浅的笑容,抬手就和别人默契的把那个同僚也抛了起来,“这样就能找到了吧”

    “啊啊啊,这么多帽子在空中要怎么找啊”被抛上去的白细胞小哥大声抗议着,惊吓中脸上的笑容却格外灿烂。

    “真好啊,胜利了。”小鸣人宁静的躺在地上,透过契约感知到体内世界的一幕幕,脸上露出了傻乎乎的笑容。

    这不正是他想要守护的东西吗

    鸣人笑的更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