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的丈夫(7)
作者:甘米儿   我是好男人[快穿]最新章节     
    孙妙兰不过是想吓吓季大超, 哪曾想,对方是铁了心要去大学, 她思想传统封建, 哪敢离婚

    打碎牙也得往肚子里咽, 过得倍加痛苦。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比她还要煎熬。

    那就是穆薇薇。

    季大伟直接就把名额给了季大超,还说人家都来申请,不给在村里以后怎么做人这个名额是要优先给村里的人。

    既然结婚了,以后就好好过日子,这一年把孩子生了, 他明年再专门留个名额给她。

    穆薇薇心脏病都要被气出来, 据说新婚那几天,在房间里和季楼闹得很,还打了几架。

    就是不同房。

    季楼也不乐意, 人都娶回来了,哪能不同房

    男人的力气总比女人大,穆薇薇慢慢也消停了。

    叶姣再见到她已经是半个月后,气色蜡黄, 整个人无精打采, 杨香是个嘴碎的, 少不了在背地里念叨。

    “成天不干活, 肚子也得给我争气点。”

    “我们家楼子惯着她,我可不会惯着她,非得好好治治这一身毛病。”

    “吃饭要吃大米饭, 不然还给我耍脾气,昨晚我就煮了红薯饭,爱吃不吃,饿几天就老实了。”

    没结婚前季楼倒是顺着,结婚后,两人一起上工,他还嫌她干活慢,拖后腿。

    这可把穆薇薇气得够呛,可她还算有点手段,她会和杨香吵,指着鼻子互相骂,但是对于季楼,人家就是以柔克刚。

    懂得委曲求全,日子也算马马虎虎过着。

    事情的转折点在下半年,已经冬收了,家家户户在屯粮食过年。

    穆薇薇与季楼成婚半年,检查出来有了两个月的身孕,这下,杨香对她还算有了几分好脸色。

    若是放下面子,说点好话,还能让对方扣点好吃的出来,解一解嘴馋。

    她一怀孕,叶姣就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毕竟与季洋成婚一年,肚子可没动静。

    村里人喜欢嚼舌根,最喜欢看热闹。

    背地里都说季洋那媳妇不能生,这年头,若是不能生,那不就是不会下蛋的母鸡

    别说不能生,生不出儿子都被人说是晦气,那就是绝户,在村里都抬不起头。

    穆薇薇对这个孩子原本有些复杂,听到别人这样议论,又觉得自己比叶姣过得好。

    没孩子,对方迟到被抛弃。

    现在她看到徐启杰也没心思了,也不想有心思,等她拿到了名额,从这里走出去,这就是她不堪的一段过去。

    彻底将被尘封。

    而张艳听孙妙兰说叶姣不能生,眼珠子一下瞪大,那还得了

    直接在吃年夜饭上就开始闹了。

    今年季大超没回来,说是在学校那边找了什么活,过年工资高,留在那边打工,还寄了二十块钱回来,一看到钱孙妙兰就把这事翻篇了,还在村里大肆炫耀。

    一家人围着餐桌吃饭,张艳忍着肉疼杀了一只小鸡,炒上季洋夫妇带来的猪肉,再来两个菜。

    这已经算十分丰盛。

    本来吃得好好的,张艳看向叶姣,声线质问,“你都和洋子结婚这么久,是不是不能生啊”

    她一想到她要被村里那群八婆取笑,气就不打一处来。

    谁家的媳妇生不出来儿子,几个村的人都知道。

    叶姣一怔,季洋先不满开口,“大过年的,妈你在胡说什么”

    “都这么久了,也没见她下个蛋。”张艳说话是真难听,说着还看向叶姣的肚子,有些火大。

    “是啊,也不怪妈这么说,现在村里人都议论,我和妈出去都没脸见人,谁都来问。”孙妙兰抱着孩子喂饭,说着风凉话。

    叶姣一听,这才想到,这短时间总有人在她身后窃窃私语,还以为是自己想多,敢情都在讨论她

    “我们的事,丢你什么脸”季洋怼回去,“碍到你了”

    孙妙兰知道自己在他那越来越不讨好,道这件事她就是有底气,“人家都说季洋媳妇不能生,就算我能忍,你想过爸妈出去外面怎么做人怎么抬得起头”

    谁家人多,孩子多,挣的工分就多,不容易被欺负。

    季父沉着脸,明显对这件事颇有微词。

    “就是,我现在都不想出去,当初就跟你说过,大妞也好,隔壁村的二丫也好,妈都去看过去,屁股大好生养,你偏偏就是不听,就要娶她。”张艳愤愤看着叶姣,以前瞧不上,现在更瞧不上。

    下乡知青,母亲改嫁,不能干活还娇气,现在连孩子都不能生。

    这不是来气她的

    “生不了问题是我们敢生吗”季洋冷哼一声,“住着老房子,下雨都漏雨,躲雨都没地方,时不时还有救济一下大嫂生的香火,分家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不上工就等着饿死。”

    “大哥现在不在家,爹妈你们补贴两个就已经够呛,我们倒是想生了,到时候你们两老可要帮我们养一养。”

    张艳直接被他堵住,张妙兰也不愿了,“为什么帮你们养当初分家就说好了,爸妈我们管,现在凭什么帮你们”

    “那你怎么就不懂闭嘴呢得了便宜还卖乖,瞎起哄什么人家生不生孩子你倒是兴奋,也没见你肯吃点亏不是”季洋一下放下筷子,神色讥诮看着她,“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算盘打得精,只进不出,我们两个都要饿死了,也没人管我们吃不吃得饱,倒是吃得饱的来管我们为什么不生孩子了”

    叶姣就有些委屈,听着他胡说八道,低下头配合装着委屈,还小声揪着他的衣袖,“别说了。”

    “我看啊,当初我要是听了您的话,甭管娶二丫还是娶二鼠,现在家里不得翻天落了好处就闭嘴,爸妈也没见你管多少,成天跟个搅屎棍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蹦跶”季洋怼孙妙兰越来越不客气。

    孙妙兰阴着脸,刚要大骂就被季父吼住,“好了,大过年不好好吃饭,都瞎闹什么”

    “是在过年,妈也没想好好吃顿饭,爸你出声也太晚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纵着。”季洋说着把叶姣拉起来,“这饭啊,我吃得心里憋屈,您就慢慢吃吧。”

    “季洋”叶姣还得装个样子,试图拉他,“别生气了,大过年”

    “大过年回家窝里呆着也比在这呆着受气强,合着我们吃了亏还得讨人嫌,大哥倒是命好,躲着去读书,别说这几年我还得帮衬着他养孩子”季洋说着自己都笑了。

    此言一出,张妙兰和张艳眼神先闪躲。

    她们的确有这打算,觉得季洋两口子没啥压力,季大超又上学了,帮衬也是应该的。

    为此,张艳已经付出行动,分粮食这段时间就没少让季洋给她送粮食。

    说好听是孝敬,实际上,还不是去补了季大超那一家。

    “没有的事。”季父这时候就要表明态度,沉着声出言。

    “孩子他爸,其实”张艳犹豫一下,季洋却直接打断,“要不这样吧,我看爸妈帮大哥养着孩子也很辛苦,我们夫妻帮着养也不是不可以。”

    张妙兰眼底先是一亮,有人帮着她养多好,反正最后孩子还是自己的。

    只见季洋顿了顿,继续道,“只不过呢,我们夫妻暂时肯定是不生了,生活压力也太大,最起码得过几年。”

    “这几年也太久了。”张艳接着他的话,明显已经开始思考。

    “这事还得委屈我媳妇,妈你说说,当初分家我们两个人就什么都没要,现在孝敬您二老的也不少,她也一直跟着我吃苦,大嫂没事就嚼舌根。”他说着,孙妙兰不服,只不过没开口的机会,他反问,“您就放过我媳妇,孩子我们不想要吗我们有条件要吗你和爸心都偏哪边了,我也不多说,这么多年,可能是你们疼了我一些,现在我也能理解,但都得有个度是不是”

    说到偏心,依照现在看来,其实就是两人没事宠一宠,多给两个鸡蛋吃,真正意义上的疼爱没有,不然也不会出现分家的事情。

    但是这话却让张艳和季父沉默了,当初两人怎么做的,其实心底也清楚。

    “怎么偏心了你必要乱说。”孙妙兰反驳,得益者是不会想那么多,还觉得自己得到的不够多。

    “你可住口吧,污染我耳朵。”季洋丢下一句,拉着叶姣就往外走。

    张妙兰暴跳如雷,被季父狠狠骂了一顿。

    出了门。

    叶姣一直被季洋牵着,他刚刚的那番话的确是让季家两老闭嘴了,可是事实也并非如此。

    他们这大半年过得滋润,她挺喜欢分家,家里的小零嘴不断,季洋是真疼她。

    “别胡思乱想,就得怼一怼,不然真把我们当老黄牛。”季洋掏出钥匙开门,丝毫没有后悔之意。

    “可是孩子的事情,不是你说毕业再生的吗”叶姣说着看向他,怎么就变成了要给季大超养孩子压力大,不能生

    “我能说实话”季洋转头,伸手就捏了捏她鼻子,一阵无奈,“要是让爸妈知道还不得翻天”

    叶姣缩着脖子,露出她的小虎牙。

    季洋把练习题都给她准备好了,高考需要的书本也有了,这人是真想供她读大学。

    “村里闲言碎语本来就多,大哥也是做着我们帮衬的打算,爸妈更是付出行动,在他们看来就是劫富济贫,我们也缺个借口,那就当各取所需,免得影响你心情。”季洋说出自己的打算。

    季大超的性子有点随了季父,比如上门装可怜拿粮食的事情只有张艳会干,但是季父是默许的,就像季大超会默许张妙兰各种闹,自己被动获得好处。

    叶姣没想到他打算得这么深远,想得也这么透彻,忍不住提醒,“可是读大学要四年。”

    “四年就四年,再来一个四年我也会供你读,读书好啊,以后生的孩子都聪明。”他说着还有些自豪。

    两人正往屋内走,叶姣跟在他身后,忍不住伸手抱了他,从他侧边探头,“你真好。”

    “好吧”季洋还顺着杆子往上爬,“我对你那是没话说,嫁给我是保证会给你幸福,你要是嫁给别人我能保证吗”

    叶姣伸手轻轻推了他一下,自己往前走。

    这人真是

    “说得不对了”季洋快步上前抱她,还来了一句,“天冷了,还是一块暖被窝比较好。”

    叶姣:“”

    没羞没臊。

    穆薇薇的肚子越来越大,都有些显怀,她不用上工,还能装一装肚子疼,杨香看重这一胎,饭都给她做好。

    每天只需要吃和睡就行,加上孕吐反应不严重,她觉得这种生活也挺好。

    反观叶姣,生不出孩子,季家怕是要闹翻天了吧

    这天,一群妇女正在聊天,穆薇薇也在入其中,孙妙兰看向她的肚子,叹气一声,“你这都五个月了吧再看看我那个弟妹,肚子那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生孩子可是叶姣的致命点,她可没脑子去想季洋那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生就没生,况且,她也不觉得季家两个老不死付出了什么,在她看来都是应该的,这些还不够。

    “叶姣结婚都一年多了。”穆薇薇摸着自己的肚子,已经有了胎动。

    尽管她并不喜欢这个孩子,但是怀了之后的确轻松了不少,不用干活,经常还有肉吃。

    “是啊,都一年多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若是别人还能解释一波,孙妙兰是唯恐天下不乱。

    就看不惯叶姣过得好。

    “应该没什么毛病吧”穆薇薇故作吃惊,“毕竟结婚也这么久了。”

    “好了,你也别说了,他们夫妻生活压力也大,你家大超又不在家,还得帮衬着点。”张大婶回了她一句。

    “对啊,你就庆幸吧,要是真生一个,你婆婆还能帮你带叶姣娘家都没人,季洋照顾她还上不上工了”另一个小媳妇也附和。

    “他们怎么帮衬了”张妙兰嘴硬,但是听到第二句话又有点心虚。

    张艳可不能不帮,他们以后可是跟着他们生活

    “我昨天才看到季洋提了大米过去,你婆婆也说,现在压力大,人家不打算生,先帮着你一点。”张大婶接她话,感觉她这人有些不地道。

    “不知道是生不出来还是不打算生,我才不信呢。”孙妙兰轻哼一声,语气阴阳怪气。

    “你这人讲话,没良心啊。”张大婶看不过去。

    “我们家的事管你什么事你怎么那么爱多管闲事呢帮衬什么了那点粮食给两个老的,我们家大超会寄钱回来养孩子,用他们帮衬了”孙妙兰还和人吵起来,黑着脸抱着孩子走了。

    “这人没良心。”张大婶也不服输,往旁边吐了一口口水,“呸当初分家的时候把人家老两口赶到老房子里,自己什么好处都占了,现在还好意思叫人家孝敬老人”

    “就是,季大超拍拍屁股走了,两个孩子还让季洋两口子救济,背地里讲话难听,生孩子谁给他们照顾人家是脑子拎得清,不然又得苦,据说房子都是漏水的。”

    “可怜他媳妇,性子也是个懦弱的,好在季洋对她也好。”

    穆薇薇在一边听,整个人也愣住。

    风向怎么突然转变了

    所有人都说季洋两口子有良心,还帮着季大超夫妻,生活压力大才没结婚。

    叶姣还成为别人口中的贤妻良母和孝顺媳妇

    几人正说着话,季洋和叶姣恰好从不远处走过来,叶姣带着斗笠和袖套,两手空空,季洋拎着一个桶,两人有说有笑。

    “洋子,和你媳妇上工回来了”张大婶说着看向叶姣,都说女人嫁到乡下,干上一两年活,管你之前怎么好看,最后都得粗糙得不成样子,但看看她,脸蛋还是那么白嫩白嫩的。

    “是啊,回去做饭。”季洋笑着回答,“张大婶吃过饭了”

    “没,他们还在回来,现在煮了放着凉了,坐一会再回去。”张大婶乐呵呵,忍不住调侃道,“你这小子还挺疼你媳妇。”

    闻言,叶姣害羞了,季洋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她比我小很多,是要对她好的。”

    话语一出,在场人又哈哈大笑。

    只有穆薇薇摸着自己的肚子,内心有些酸楚又嫉妒。

    当然。

    此事远远没有高考恢复的消息传来让她震惊,那是一个下午,通过村里喇叭传来的消息。

    整个知青院都沸腾了,她一下就跌坐在一起上,目光呆滞,浑身都在颤抖。

    说不清那种感觉,她看着圆滚滚的肚子,怨恨交杂,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希望找个消息是假的。

    为什么又凭什么

    “收起你脑子里的想法,既然嫁给我家洋子,那就好事本分照顾好家,不然别怪我不客气。”杨香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冷嗤了一声,声线严厉。

    “我本来可以去参加高考,可以不用嫁,都是你们骗我,都怪你们。”穆薇薇蹭一下站起来,情绪突然爆发,冲着他们就是一顿吼。

    她胸腔里烧灼似疼,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被毁,未来一片漆黑,死死盯着前面的杨香,憎恨不由流露出来。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供你吃供你穿,简直是反了”杨香也被一气,沉下脸。

    穆薇薇没说话,下一秒像发疯一样,突然伸手砸向自己的肚子,力道可真大。

    “疯了,简直是疯了,孩子他爹。”杨香慌得很,赶紧上前去拉她,冲外面拼命喊。

    季楼和季大伟冲进来,一看,那还得了

    再过几个月,孩子都要生了,现在可不能出事,上前就拦着。

    “放开,滚开。”穆薇薇哭喊着,整个人也魔怔了,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被他们毁了,被这个孩子毁了。

    “闹够了没”争执间,季楼一巴掌甩过去。

    “啪。”一声,穆薇薇的头都被甩到了另一边,杨香惊呼,生怕她肚子里那块肉掉了。

    穆薇薇像是懵住,缓缓又扭头看他,死死瞪着他,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从唇齿间溢出,“你打我”

    她可以忍受季楼婚后的落差,既然打她

    “打你怎么了你这个女人就该打我们对你还不够好吗全村哪一个女人像你一样,像你一样都嫁不出去了”杨香不觉得季楼有错,还插着腰骂,“你敢对我孙子不好,我就不让你吃饭”

    季楼原本有点愧疚,一听他妈这么说,也拉下脸,还特别有理,“你不闹我能打你吗”

    穆薇薇有点性子,突然止了脾气,甩了他们几天到了脸色,到了第三天,居然狠心故意摔一跤。

    都出血了。

    直接把杨香吓得两眼发白,而穆薇薇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差没在地上打滚。

    最后用驴车拉去医院。

    这个孩子命大,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存活了一下,而穆薇薇却丢了半条命。

    这种情况下,她再大胆也不敢胡乱来。

    这回也把一家人吓得不轻,医疗费花了好大一笔钱,杨香对她也没了好脸色,以往还关心一下,现在把饭放在床头,爱吃不吃。

    卧床躺到足月,穆薇薇生下来一个男孩,虽然瘦小,但也很健康。

    等她出了月子,杨香便把她赶去上工,还让她去地里拔花生,这时候,知青纷纷参加了高考。

    一到休息时间,还能看到他们在树荫下背书的身影,原本她觉得自己还不算糟糕。

    哪怕生了孩子,她也一样去考,今年考不上,她明年再去考,只要考上,她就可以远离这个鬼地方。

    可是叶姣呢

    她永远都只能留在这里,和这些泥腿子在一起

    可惜,现实又一次打脸了。

    她从地里走回来,张艳正拦着季洋,孙妙兰抱在孩子站在旁边。

    “听说你给你媳妇报了高考你是不是疯了她考上还能回来”张艳叉着腰,就差没指着脑袋门骂了。

    “就是,现在还在都没生,她还那么会勾引男人,出去肯定就不回来了。”孙妙兰还煽风点火。

    穆薇薇放慢脚步看,竖着耳朵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