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7、第 438 章
作者:雾矢翊   夫君是未来大魔王怎么办?最新章节     
    神异血脉

    在场的鬼修和人修俱都是一愣, 关于神异血脉的说法, 至今能知道的人已经不多,更不用说幽冥界和人界失联已久, 幽冥界如何能知道人界的一些传说和血脉传承纵使是来自红岩森林的人修,对此亦是陌生的, 皆是一脸茫然之色。

    只有冷奕脸色微变,不可思议地看着温漪。

    “何谓神异血脉”散修盟的老祖问道。

    温漪并未回答,只是望着半空中的那盏青羽渡天冥灯, 一脸平静。

    “温漪”冷奕上前拉住她, 急促地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温漪收回视线,目光落到他身上, 温吞的神色添了几分诧异, 仿佛十分不理解他在气什么。她慢吞吞地说“冷少主,青羽渡天冥灯虽由天枢宫守护, 但若是没有温氏, 它也只是一件没用的神器。”

    冷奕只觉得浑身发冷,抓着她手臂的手劲不由自主地收紧, 直到她疼痛地皱起眉头时, 方才慌乱地放开,只是他的神情变得极为恐怖。

    周围的怪物嘶吼着, 眼看就要朝他们扑过去时,一名鬼帝倏地出现,挥手将那些怪物挥开, 重新掷回充斥着黑气的深坑里。

    因温漪突然站出来,在场的修炼者都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意思,自然不敢让她出事。

    闻翘一鞭将扑过来的怪物抽飞后,也忍不住朝温漪看过去,回想捡到温漪后她的所有反应,突然明白过来。

    温漪不是不想活了,而是她知道不管如何,她都无法继续活下去。

    不管是献祭生命打开幽冥界的通道,亦或是此时,需要神异血脉驱使青羽渡天冥灯。

    她说得没错,作为神器的青羽渡天冥灯,并不是凡人能驱使的,唯有神异血脉之人才行。而这神异血脉,因有“神异”二字,其实也算是神的后裔,纵使血脉力量极弱,也是身负神血,以神血献祭,自可驱使神器。

    温漪打算再次献祭。

    “温漪”冷奕低声嘶吼,“你不能这样”

    温漪不太适应这样情绪外泄的冷少主,挣了挣手,发现无法挣开后,她只好道“冷少主,麻烦你放开我。”

    冷奕不语,那双因为修炼天枢宫的某种功法之故,导致看起来冷戾的双眸此时布满血丝,额头的青筋鼓起,看起来可怕又狼狈。

    作为出生后就被定为天枢宫下一代继续人的天之骄子,他是青森大陆备受世人景仰的天才修炼者,众多女修们渴望的道侣,男修们追随的年轻一代的领袖人物。他从来都是自信而从容的,何时有这般狼狈的时候

    她终于将他逼得快要疯了。

    他以为自己主动地接下任务,甚至准备好从此留在幽冥界陪她,就能为她争取一线生机,哪知不管他如何努力,终究无法救她。

    他的双眼赤红,狼狈又伤心地看着她。

    温漪被他吓了一跳,也有些无措。

    “冷、冷少主,你别这样”她呐呐地说,“你别这样,我很感谢你的维护,其实我们并不熟”

    “不熟”冷奕嗤笑了一声,“温漪,你别装傻我年幼之时,你曾随温氏族人来到天枢宫,当时你从断葬山下抱回去的孩子就是我。”

    温漪“”

    慢了半拍,温漪才反应过来,惊讶地看着他,“你是那个孩子”

    冷奕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臂,“你贵人多忘事,忘记这事,但我可没忘记这么多年,我一直努力地修炼,就是为了能和你并肩同行我以为你很清楚,我每次出关,都会去找你”

    “你不是去找温情吗”温漪脱口而出。

    冷奕“”

    护在旁边的冷左冷右终于忍不住,“温姑娘,我们少主是去找你,是温情自己缠上来的,让世人以为咱们少主要找的是她。”

    温漪又沉默下来。

    她有些尴尬,原来真不是她的错觉,冷奕每次去温氏,真是去找她的。她当时还以为他是个面冷心热的年轻人,见她修炼慢吞吞的,好心指点她。

    不过很快的,她又恢复平静,并朝冷奕道“冷少主,谢谢你的厚爱。”

    冷奕不语,抓着她的手很紧。

    周围是一片惨烈的战斗,源源不断的怪物从深坑爬出来,黑邪之气在深坑上汹涌弥漫,仿佛欲要吞噬世间万物,四位鬼圣苦苦地支撑着。

    然而没有人催他们。

    鬼帝默默地为他们营造出一个安全的空间。

    温漪却没有忽略周围的惨烈,不断地有鬼修或人修死在怪物之下,孽煞之气即将要冲破鬼圣们的阻拦。

    时间已经等不及。

    她突然朝冷奕笑了笑,说道“冷奕,谢谢你,认识你我很高兴。”

    这一次,她终于挣脱冷奕的手,并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避开了他,身形一掠,人已经朝着那黑雾弥漫的深坑跳过去。

    她的速度非常快,明明先前虚弱得还要人揣扶的人,此时却快得连修为逼近元皇境的冷奕都拉不住。

    “温漪”

    冷奕发狂地朝她奔过去。

    在她跳进深坑时,那些汹涌的黑邪之气欲要朝她扑噬而来,青羽渡天冥灯降下一道金光,将她笼罩住,同时也挡住那些黑邪之气。

    金光洒落在她身上,众目睽睽之中,她的身体渐渐地透明,砰的一声化作点点灵光洒落。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甚至没有给世人反应的机会。

    灵光之中,一滴蕴含着金色神性的血出现,散发无比诱人的气息,仿佛整个世界都为之震动,所有生灵皆为它目眩神迷,那些原本扑向修炼者的怪物们动作一滞,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朝深坑跳过去,欲要抓住那泣神异之血。

    那滴神异之血朝青羽渡天冥灯飞过去,消失在那灯芯之中。

    金光骤然大亮,甚至压过那汹涌的黑雾。

    所有生灵被那金光刺得睁不开眼睛,特别是鬼修,金光中蕴含的净化之力让他们有些难受,幸好这力量比较温和,并没有什么攻击力。

    一道灿烂的金光冲天而起,将天和地连接起来。

    青羽渡天冥灯,沟通天地,人界为天,幽冥为地,那金光甚至冲破两界的壁垒,连接红森大陆。

    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连接天际的金光中,有什么东西被它接引进入幽冥,然后被吸入青羽渡天冥灯之中。

    金光所过之处,黑邪之气被一寸寸压制。

    原本汹涌地快要溢出深坑的黑邪之气,硬生生地被青羽渡天冥灯逼回坑底。

    青羽渡天冥灯的金光一直闪耀着,直到七七四十九天,黑邪之气完全缩回深坑之下,被红莲业火再次镇压后,青羽渡天冥灯方才渐渐地降落,落到深坑之下。

    唯有那连接天与地的金光,久久不散。

    那仿佛是一条擎天之柱,又仿佛是青羽渡天冥灯的灯光,沟通两界,引灾渡厄,生生不息。

    那些从坑底爬出来的怪物在青羽渡天冥灯的金光中,行动变得迟缓,最后被修炼者斩杀尽殆。

    守在坑边的鬼圣们不放心,选择进入那深坑查看情况。

    深坑边,身披红斗篷的天枢宫弟子守在那里,眺望着那深坑,默然不语。

    冷奕僵硬地站在坑前,宛若一尊没有生命的雕像。

    经历一连串的战斗,活下来的修炼者只有当初登岛时的十分之一,劫后余生的修炼者们也并不急着离开,想看看这深坑下的情况。

    闻翘一群人坐在战后狼藉的地上休息。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腥臭味,被吹来的风带去很远。

    所有人都盯着那坑边,望着那条连接天与地的金光。

    突然,武雄安问“你们说,现在红森大陆是怎么样的红雨停了吗”

    没有人回答,不过他们心里都有答案。

    “温姑娘真的死了吗”他又问,不过声音又低又弱,仿佛生怕被人听见。

    “死了。”闻翘冷静地说,“她早就知道,她选择进入红岩森林时,她就知道自己会死。”

    众人再次沉默。

    闻翘站起身,朝坑边走过去,来到那群披着红斗篷的天枢宫的弟子面前。

    冷左冷右看到她,有些诧异,想说什么却发现没什么好说的。

    闻翘朝他们抬了抬下巴,见两人面露迟疑,说道“我有东西要给你们少主。”说着,她将一个储物袋抽出来,从中取出几样东西。

    纯净的灵光湛然,驱除四周的阴气。

    这是温漪送给闻翘的礼物。

    冷左冷右见状,不再多问,纷纷腾出位置,让她走到他们少主身后。

    冷奕背对着他们,直到那几样灵气四溢的东西递到他面前,方才僵硬地动了动身体,慢慢地看向那几样东西。

    温氏的女子以心头血孕育的勾陈花,碧心龙泪石,岐山之玉,赤羽仙衣每一件都是极品法宝,特别是那勾陈花,那是唯有温氏女子才能孕育出来的极品血灵花,拥有起死回生之效,不管伤得多重的人,只要服下便能捡回一条命。

    拥有勾陈花,相当于拥有一条性命。

    因这世间罕见的勾陈花,导致温氏女在青森大陆极受修炼者欢迎,不少门派的顶尖弟子都想要与温氏女结为道侣。

    所以当初看到温漪竟然将她精心蕴养的勾陈花送给闻翘时,他们才会如此惊讶。

    却未想,只怕当时她已经预料到后来要发生的事情,向他们道别。

    冷奕双目死死地盯着那朵勾陈花。

    闻翘将它递过去,直到他下意识地接住后,方才说“我和温漪只是萍水相逢,我不想要她的东西,都给你罢。”

    “不用”冷奕声音嘶哑,“她既然送你,就是你的”

    “这可是她用心头血蕴养出来的血灵花,你真不要”闻翘问。

    冷奕下意识地抱住,沉默不语。

    闻翘见状,倒也没有说什么戳人心的话,送完东西后就走人。

    见她回来,武雄安一群人忍不住盯着她。

    “勾陈花那么稀罕的东西,你竟然舍得送人”武雄安忍不住说,想说她傻不傻,拥有勾陈花,相当于多得一条命,要是他可舍不得送人。

    当然,估计也没有哪个傻子像温漪,随便将这等至宝送人。

    闻翘绷着脸说“我才不要,我又没将她当朋友”

    虽是这么说,但她微垂的眸睑、紧绷的面容,还有那僵硬的身形,都代表她其实并不像所说的那样。

    宁遇洲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笑着说“阿娖想送就送。”

    “就是,姐姐高兴就好。”闻兔兔也附和说。

    “啾”

    小凤凰扑腾着两条黄色的小翅膀,扑到闻翘怀里,朝她蹭了蹭,仿佛让她别不高兴。

    师无命忍不住说“阿翘妹妹,其实温姑娘这样也挺好的,她也算是得偿所愿。”

    闻翘皱眉看他,不能理解他的话。

    “师公子,你这话就不对了。”武雄安不赞成地说,“哪有人血祭神器,是得偿所愿的”

    其他人纷纷附和,觉得师无命真不会说话,要是冷奕听到,估计又要戳心。明明他们那么努力,甚至不惜涉险进入幽冥界,想为她寻求一线生机。

    师无命幽幽地说“我没说错啊,听说青羽渡天冥灯的主人是勾陈神君,只有勾陈神君的血脉才能驱动它。温姑娘应该是勾陈神君的后代,并且继承勾陈神君的血脉,所以才会需要她来驱使青羽渡天冥灯,这次青羽渡天冥灯也算是回归到勾陈后人之手。”

    闻翘忍不住问“一定要勾陈血脉吗其他的神异血脉不行”

    “当然不行啦,勾陈神君的法宝怎么能用其他的神异血脉驱使”

    闻翘顿时沉默,所以就算是有其他身怀神异血脉之人在,也无法驱使青羽渡天冥灯,温漪早就知道这点。

    突然,她忍不住看向宁遇洲,见他神色淡潋,顿时明白,他也知道这事的。

    因为早已心知肚明,所以他至始至终都未说过什么,也没有试图做什么。

    武雄安等人恍然大悟,然后疑惑地问“师公子,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当然知道。”师无命吊儿郎当地说,“我师门有记载至于我师门是何门派,你们不用问,说了你们也不知道。”

    一句话将他们堵死,武雄安几人只好闭嘴。

    闻兔兔他们也没有问,连碧麟穿梭镜都能随便拿来用的家伙,会知道青羽渡天冥灯的事,也并不奇怪。

    正说话见,便见到深坑下查看的四位鬼圣已经出来。

    所有人皆看向几位鬼圣。

    鬼圣阁的老祖说“诸位请放心,青羽渡天冥灯已经开始炼化孽煞之气,它们不会再向外蔓延,红莲业火亦将其镇压。”

    届时所有鬼修都忍不住高兴地欢呼起来。

    等他们安静下来后,四位鬼圣又说“诸位,如果没什么事,你们赶紧速速离开望月岛,以后切莫再随便进入望月岛,龙翌大人并不喜欢修炼者前来打扰。”

    龙翌

    陨龙

    顿时,在场所有鬼修和人修都明白,这位“龙翌”大人就是那条陨龙,陨龙可是在深坑之下的。

    四位鬼圣转达陨龙的意思后,也不敢多留,纷纷撕裂空间离开,剩下鬼云阁的老祖没走。

    鬼云阁老祖走到冷奕身边,低声和他说了些事。

    其他修炼者也准备离开。

    他们为陨龙而来,结果却被陨龙赶走,说起来也是心酸。然而谁让他们最先起贪婪之心,最后才发现,龙族的强大不是他们能觊觎的。

    该庆幸的是这条陨龙没有在幽冥界大开杀戒的意思,否则幽冥界还真不够它杀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感谢在20191202 18:30:0320191203 00:37: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sunny89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urasa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淡淡兰亭 95瓶;caro 77瓶;溪映月 60瓶;你的小可爱yayay、疏疏影。、圆嘟嘟的鹿鹿 20瓶;胖猫卷、露家的璐姐 10瓶;虎头蛇尾人士 6瓶;纵使寂寞开成花、未想好的昵称、海 5瓶;yase 3瓶;西尔维娅 2瓶;kcat、莹、冬日的暖阳、41107581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