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4 章
作者:李子熟了   系统让我去种田最新章节     
    苏溱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引发了多少的猜测,更加没察觉自己做法有哪里不对。或者说,她下意识的忽略了不对劲的地方。

    周囩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内心偷偷的高兴着,等他不小心听到别人的议论时,才发现自己的不妥。这对阿溱的名声,怕是会有不好的影响。

    他内心有些懊恼,觉得自己行事过于莽撞,有失考虑。

    或许,他可以和家里透露一下自己的想法,让家里人提前做一下准备

    下午快要开席的时候,张天保和胖掌柜也来了。

    这两都是苏家的熟人,交情不浅,知道苏家今日忙,打过招呼,便来找苏溱了。

    张天保看着比去年秋天的时候又胖了些,想来是在家的时候吃的太好,即使路上也没受什么苦。

    两人坐下后,张天保笑着说道“苏姑娘,不负所托,信我都带到了。靠山庄那边我也去过几趟,一切都好的很,有徐良真看着,姑娘不用担心。对了,庄子后边的那座山,如今也划入了靠山庄,徐良真托我问问,这山头姑娘打算怎么处理。我想着姑娘想来也懒得写信让驿站送进京,便干脆自作主张让他看着办,或许可以考虑多种些果树,姑娘看如何”

    见到老熟人,苏溱心情不错,脸上笑意满满,“可以,谢了。我说张天保,你这样不行啊,看着可是比去年胖了不少,难不成你还想体验一下减肥的感觉我倒是不介意再帮你一回的。”

    扫雪忽然开口道“正好夫人前些天还说家里的黄瓜吃不完,让厨房看看能不能做成耐放的小菜呢。”

    听得这两个字,张天保的笑容挂不住了,立马想起从前被黄瓜折磨的痛苦,他连连摆手,“不劳姑娘,我这是赶路天天坐在马车里少运动的缘故,这都到地方了,我过两天就能瘦下来的。”

    “对了,姑娘,徐良真托我带了一车的干货,还有去年靠山庄的收成,我都带来了。玉颜堂的分成也带来了,还有来恩公公托我带来的银票,说是也是分成。这年头,开一个小小的点心铺子也能赚这么多么”张天保立马转移话题。

    不过他确实挺好奇,那银票,他虽然没仔细看过,但是看厚度就知道肯定不少。

    可是他分明记得,那家点心铺子,统共也才几个铺面,也没听说做到外头去了,怎么看也不像回赚这么多的钱啊。

    “你管我,生意好不成么”苏溱接过匣子,也没打开便交给一边的知书拿去放起来。

    “行啊,我这不是想向姑娘讨教一番么我去看看铁柱他们做什么。”张天保笑呵呵的说道,他还得去问问,今年的银耳产量,大概能达到多少,好提前做好准备。

    “可别,他今日忙的很,可没时间管生意上的事情,你要找他,等过两日再说也不迟,难不成你还要赶着去其他地方”苏溱瞪了他一眼,什么毛病,今天来还想着谈生意。

    胖掌柜笑呵呵的看着张天保吃瘪,“姑娘说的对,今日是苏老爷子的生辰,我们今日就是来吃酒的,别的一概不谈。”

    担心大家闹得不愉快,他连刚到齐县的孙子都没带过来,让他一个人在家里反省呢。

    周囩看着张天保,内心满满的危机感,怎么瞧着阿溱和这人这般熟悉呢说话的时候语气都比和别人说话时随意亲昵,看着像是认识许久一般,交情也不错的样子,还能替阿溱拿主意管理庄子,连钱都能交给他帮忙保管,太不对劲了。

    桌子下的手指轻轻的叩动几下,他的脸上仍然笑得一派温和。

    那边张天保从善如流的重新坐下,看向周囩,“这位是”

    “周囩,如今和阿溱算是同僚,一起办差。”周囩笑得温文尔雅。

    “啊,原来是周大人,久仰久仰。周大人在齐县可是人人皆知的,我早就想要见见了,可惜我去年离开前周大人还没回来,倒是没能见到。”张天保一拍手掌,这人在齐县,那可是老少皆知的人物。

    周囩考中进士的消息刚传过来的时候,只要在齐县不管你去哪个地方,都能听到谈论他的声音,甚至还有许许多多的小道消息,八卦流言,他当时没少靠着这个打发时间取乐。

    如今真人就在面前,他真的好想问问那些八卦是不是真的啊。

    比如说到底是七岁能诗还是三岁才能言,比如说放生的是白狐还是鲤鱼,比如说

    就是真的很好奇啊,这人到底知道不知道齐县人到底怎么谈论他的呢。

    周囩默默的端起杯子,这人的眼神怎么这么奇怪,“张公子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啊没,周大人,喝茶,喝茶。”张天保连忙端起杯子。

    金莺跟在苏奶奶身边,一张小脸因为被人打趣变得通红。即使在青山村住了小半年,,她仍不怎么擅于应付村里的妇人,对她来说,这比和钱夫人打交道还困难。

    “金莺过来。”苏溱发现她的窘迫,连忙叫道。

    村里的大娘可不好应付,金莺脸皮薄,更加对付不来,就连苏溱,都不怎么敢和大娘们聊天呢,毕竟这帮大娘除了八卦,还很有一种关心你终身大事的精神,那态度,比自家人都上心呢。

    “你傻不傻,不会自己找理由躲开么”苏溱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金莺今日也是特意打扮过的,她本来就长的好,如今脸蛋红扑扑的,微微低头,有种不胜娇羞的感觉。

    苏溱看着这张脸,也下不去手了,长的好看那是真的犯规啊。

    “都是长辈,太姥姥还在那里呢,我也不好提前走。”金莺轻声说道,声音婉转如莺啼。

    张天保的耳朵可疑的红了,他悄悄的看了一眼金莺,又急忙转开眼神不敢再看。

    苏溱眼尖的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她看着不再说话的张天保,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

    “金花呢你怎么没和她在一起。”苏溱转头问金莺。

    金花去陪她舅母,我看她们好像有话说,就没打扰。”金莺说道,她没好意思说,那舅母还带了个年轻的男子来,应当是顺便和金花来相看的。

    “你等会就跟着我,我喊人你跟着喊就好,大家肯定不会多问的。”苏溱说道,村里人会八卦她,但是一般没人敢当着她的面八卦。

    张天保还在时不时的偷瞄一眼金莺。

    金莺察觉到他的目光,想到自家姑姑和他好像是朋友,便朝着他友好一笑,权当打个招呼。

    张天保觉得自己听到了心跳加速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激烈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他悄悄的握紧拳头,试图让自己的平静下来。

    寿宴办的很圆满,广聚楼的大厨手艺越发精进,来宾纷纷表示吃的很满意,这让苏爷爷越发开心不已。

    等到大家都放下碗筷,知书和扫雪抬出一个锅大的寿桃,苏溱和小翠也抬着一个巨大的蛋糕出来了。

    蜡烛更是做的十分巧思,上边的图案,都是寿星和仙鹤等吉祥长寿的象征。

    “哇”现场响起一片惊叹。

    当然,主要是铁蛋这帮小孩子喊出来的。大人们再吃惊,为了表现自己的沉稳,也没怎么惊呼出声。

    苏溱也很得意,这些虽然不是她亲手做的,但是花的钱可是她亲手赚来的,四舍五入,这就算是她亲手做的。

    尤其是上边的蜡烛,可是她花了大价钱,请人专门定制的呢,外边可是买不到的。

    孙娘子等人揉了揉酸痛的手臂,觉得接下来几天,自己的手怕是拿不了菜刀了。

    一个月内,她是真的不想在碰烤炉了,连鸡蛋都不想见到。

    “咳咳,起。”

    “庆生辰。庆生辰是百年春。开雅宴,画堂高会有诸亲。钿函封大国,玉色受丝纶今朝祝寿,祝寿数,比松椿”一帮孩子们忽然齐声唱曲。

    苏溱很满意,她以为这帮孩子早就把她的嘱咐忘掉了,没想到竟然唱的这么好。

    这首晏殊的词,是她厚着脸皮从系统空间中买来的,她还特意改动了一点点。

    即便这样,她仍有种自己在剽窃他人作品的感觉,为了让自己的良心安一些,她不但在寺庙里替他点了长命灯,还提前为这首诗准备好了背景,去年回来的路上,她碰到了一个叫做晏殊的人,这便是特意请他帮忙做的词。

    咳咳,这么应该不算是剽窃了吧

    苏爷爷笑的见牙不见眼,“好好好,都是好孩子,没想到我老头子临老了,还有这样的福气,这可真是不活久一点都不知道日子还能过得这般好呢,为了这,我也得努力争取再活二三十年不是。”

    这话一出不得了了,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拍桌的拍桌,顿足的顿足,纷纷被老爷子的好心态折服。

    苏奶奶擦去笑出来的眼泪,“你这老头子,想的当真美,要是活这么久,不是成了老妖精么。”

    “嘿嘿,那是寿星公,什么老妖精。阿溱来切了分给大家尝尝。”苏爷爷喊道。

    “铁柱,铁山,你们两个去分蛋糕,快点。”苏溱跟着喊道。

    “你这孩子,分明是叫你过去的,你倒是会指使人。”李婆子笑道。

    “那可不,我怎么也算是长辈了,铁柱他们也不小了,分个蛋糕都做不好,那就是欠教训了。”苏溱摆出一副我是老大听我说的样子。

    四下又是哄堂大笑,有人大声喊道“可不是,姑奶奶说的对。”

    “来来来,我们今天也尝尝这大蛋糕是什么滋味。我家那小孙子可是说了,姑婆家的蛋糕可好吃了。”

    “那寿桃才是真好,比那蛋糕有意思多了,你们没看见么寿桃后边可是一幅贺寿图。”有细心的人锁定了寿桃。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