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沈氏孤儿
作者:秦凡夏梦   天降横财最新章节     
    沉默无声,却又紧张有序,只听到皮靴扣击地面的哐哐声。

    沉闷,却给人力道千钧的沉重感。

    “大哥,你快看!”

    有一名眼尖的打手,瞧见了树荫下正在集结的队伍,立即拍了拍保安经理肩膀,朝着卡车方向指过去。

    “妈的,什么鸟情况,演戏啊?”

    保安经理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年轻的时候也是跟狠角色,号称南都地下世界的四大金刚之一,只是后来因为涉黑被抓进去关了十几年,放出来后,就被郭涛留下来,在王朝会所担任保安经理。

    看见集结的队伍,保安经理往地上啐了一口,带着一帮小弟站起身,点了根烟叼在嘴里,吊梢着眼睛,跟看戏一样看着已经在路边集结完毕的队伍。

    “出发!搜查每一个角落,一定要找到被劫人质!”

    带队的男人,大手一挥说道。

    “是!”一群男人喝道,杀气腾腾。

    领队打了个手势,那群战士便哐哐哐地跺着皮靴小跑着向王朝会所大堂里面冲去。

    作为王朝会所的保安经理,赵德满原本是应该站出来拦截一下问清缘由的。

    可是,当那群手里抱着冲锋枪,目光如刀子般冷洌的队伍从他面前跑过去的时候,他愣是连张口的勇气都没有。

    就像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那群人都没正眼看过他。

    直接用工具钳剪断大门上的铁锁链,将两扇门拉开,冲进大堂。

    “老大,我刚才好像听到他们说,要解救里面的人质?”

    “人质?什么人质?王朝会所做生意的,哪有什么人质?”

    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间在脑海出现,惊地赵德满小腿肚子都在发软,“人质……不好,得赶紧给老板打电话,会所要出事!”

    听到下面人的提醒,赵德满想到了三楼和四楼中间位置的封闭房间。

    妈了个蛋的,这他妈不是要人的命么!

    赶紧掏出电话接通老板,“老板,快回到店里面,有军里来会所找人了!”

    “去你吗的,什么军里?这事要查也轮不到那边来查啊,你给我看仔细了,先带人拦住他们,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电话那头,是冯天明气急败坏的声音。

    郭涛昨天被杀害之后,张虎也是神秘失踪,作为王朝会所的三号人物,冯天明自然扛起了老大这杆旗,只是到天亮才睡,还没有睡踏实,就被一个电话给叫醒了。

    赵德满听完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们在这里干的事情再违法,最多也是警察来抓他们,什么时候轮到军队来管了?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赵德满咬了咬牙说“听老板的,先上去拦住他们问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查也得有手续吧,况且在南都谁不知道咱们王朝会所是谁罩的,妈的,去拦住他们,一切事情等老板来了再说!”

    大吼了一声,赵德满掏出腰里的电棍,带着手底下一众小弟,就朝大厅里追了进去。

    ……

    “报告,没有发现目标!”

    “报告,没有找到和目标任何有关的痕迹!”

    “报告,三楼夹层里的人质已经发现并解救,一共七名,并没有发现目标!”

    ……

    二十分钟后。

    在一楼大厅里。

    领队男人看着所有归队的战士,还有七名头发凌乱,衣衫褴褛地,被囚禁在三楼夹层解救出来的少女,用皮靴很狠踹了爆头蹲在地上的赵德满一脚,问道“你们老板呢,人在哪?”

    赵德满场子都他妈的悔青了,当他带着小弟冲进门洋洋得意地要跟这些人叫嚣的时候,一串子弹扫在脚底下,当时几个人就尿了,抱头跪在一边,连个屁都不敢放。

    “老板,老板说他马上就来……”

    赵德满正说着,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紧接着就是重重的关门声,和骂骂咧咧的人声。

    在赵德满一脸黑线中,冯天明手里拿着电话,一进门就指着领队男人骂道“哪的?也太他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吧?我们开会所的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管了?我告诉你,我上面可是有熟人,已经打过电话了,你现在最好是吧我的人给放了,否则你就等着回去挨处分吧!”

    “挨处分?”领队男人扫了冯天明一眼,喝道“长贵!”

    “到!”一名战士跨步出列!

    “侮辱士兵该如何处置?”

    “削他!”

    “关门!”

    “是!”

    在冯天明的一脸难以置信中,长贵率先出列,跑步前去关上了会所大铁门,整个王鑫浩会所大厅,瞬间就陷入到了阴暗当中。

    ……

    一个小时后。

    沈建平看着电视里,南都快讯,关于一家常年涉黑涉黄的娱乐场所被捣毁的报道,同时手机也响了起来。

    “老沈啊,那间会所里没有找到秦凡啊,我已经通知信息部门,将秦凡的信息录入到天网,只要他还在南都,就一定会找到的,你不要太过担心。”

    电话那头,是闻人霆语重心长的声音。

    “嗯,我知道了。”沈建平点点头,将电话挂断后,又打给了弟弟沈建国。

    “大哥,我刚开完会,马上就要组织联合督导组对南都地下场所进行全面的突击性清扫,任何角落都不会放过,我现在就要往指挥大厅赶,您别担心,凡凡一定可以找到的,等我电话。”

    “嗯。”沈建平再度将电话挂断。

    九月南都。

    平静的表面下,正在刮起一场十年来没有出现过强力度的扫黑除恶风暴。

    沈建国亲自坐镇,各局老一亲临指挥部,电话手机全部关机,以强力有的手段,彻底清查南都所有角落!

    风起云涌的同时。

    董铭此刻出现在一栋老旧的民房里。

    这是一栋平常只租给外地来打工者的旧楼。

    楼房老旧,设施设备简陋,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产物,但是屋子里,却聚集着二十多位身强体壮的青年!

    炎炎夏日,每个人都只穿着一条短裤,赤裸着上半身,露出黝黑的皮肤,和结实有力的臂膀。

    这些人平日里在各个建筑工地,做着最低廉的苦力劳动。

    下工地回家后,也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

    他们的生活简单且枯燥,每天都重复着相同的工作和活动。

    但是,都却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沈氏孤儿!

    这二十多位青年,全都是董铭一手从东区爱心福利院培养出来的,董铭出钱培养他们长大,成人,上学,联系格斗技巧,包括工作……

    就是为了等有一天,在沈家生死存亡之际,能有一批不怕死的人站出来,用人肉堆成一堵血肉之墙,保证沈家数十年基业,而不倒!

    “相信,福利院的新闻,你们都已经看过了。”

    董铭负手站在这些人面前,目光如刀子般锐利,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

    羞辱!不甘!愤怒……

    董铭在他们的眼神中,读到了种种情绪,才开口说道“你们猜的没错,这些人是冲着沈家来的,也是冲我来的,他们要拿这些福利院的孤儿来威胁我,逼我就范,叛变沈家,你们说,我董铭能做吗?”

    “不能!”二十多人异口同声的气势,让老旧的天花板都微微颤抖!

    虽然一直都是董铭出资出力在帮助他们,但是经过董铭的教导,这些人心中的主人,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沈家!沈建平!

    “好。”董铭点点头,低声说道“我收到消息,就在今天晚上,有一些不轨之人,想要对我们沈家动手,而且实不相瞒,家族里也出现了叛徒!所以我现在不信任任何人,只有你们27个,能护我沈家的安全,所以,今天晚上,就拜托各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