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
作者:腊七小雪   百草记年最新章节     
    华荣月准备从江连焕屋子里离开的时候,江连焕看着她,忽然也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她听着这个笑声感觉毛毛的,跟之前她那个差点把门摔到她脸上的“好邻居”笑出来的动静基本一样。

    “你为什么突然笑”华荣月问。

    “给你看这个。”江连焕说着就从桌子上拿了一卷文书递给了华荣月。

    华荣月打开文书,看了一眼。

    “二月十一日,孙舍琪,男,失踪于东屋第三间。”

    “二月十三日,宫云李,男,失踪于花园。”

    “二月十四日”

    “失踪的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男人。”江连焕看着华荣月道。

    “这些失踪的人共同的特点是长相清秀,脾气很好,平日里没有什么不合的人,都很喜欢笑”

    华荣月总有种错觉,江连焕是在照着自己的样子在说的。

    她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那个人为何看见她笑得如此诡异。

    “呃你别这么看着我,怪吓人的。”华荣月说道。

    江连焕看了看外面道,“外面现在应该挺热闹的,你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去转一转,说不定就能被打晕带走了呢。”

    华荣月拿着那卷文书站在江连焕的门口,她刚才间接算是被赶出去了,这让华荣月总有种错觉,江连焕想把她直接钓到鱼钩上面,把那个潜在的人给吊出来。

    确实是挺奇怪的,为什么那个人只抓二十几岁的男生呢华荣月一边想一边往前走。

    她快走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前面闪过去了一道阴影,这让她差点把大刀拿出来,幸好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才提前收了手。

    那边跑过去的是个看起来有些冒失的男生,她看着这个男生总担心他会不小心把自己卡在地上,离远远的就听见那个男生一边跑一边喊,“等等我我害怕”

    害怕你还半夜出来华荣月搞不懂他的脑回路,她没去管对方,而是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进屋之前忽然看见白天跟她说话的那个人的窗户开了个小缝,等到她进屋的时候,那道窗缝忽然“咔”的一声又合上了。

    华荣月看了那道小缝半天,才转过了头。

    对于刚才江连焕跟她说的事情,其实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往小了说,只不过是别人对她的一次污蔑而已。

    但是花面自打诞生以来身上被贴的各种各样古怪的形象就已经够多了,也根本不差这一个两个。

    可是真的说起来,这也算是一种污名化了,别忘了上辈子易玲珑是怎么样一步步变成众人心中的大魔王的。

    易大佬虽说确实也是个各种意义上都很残暴的人,但还不至于被说成那样。毕竟易大佬在前期脑子还好使的时候,那真是一心一意为天易楼服务,硬生生的把天易楼从一个江湖上情报所背景板的存在变成了第一门派,这样的人怎么样也能被称之为枭雄的。

    更别说后来易大佬脑子不好使了之后,就一心一意只折腾天易楼内部的人了可是外面传的好像是易玲珑天天都要去外面杀两个人再回来睡觉似的。

    一般没什么利益关系的人,不至于对另一个素未相识的人这么恨。

    还有最让人熟悉的外貌吐槽华荣月真的觉得这个感觉越来越熟悉了,上辈子众人皆知易玲珑是个娘里娘气的大娘炮,很容易让人从根本上就蔑视易玲珑这个人。

    你想想,你如果被易玲珑给逼到绝境了,你虽然察觉到自己快要gg,但你是不是还有那么一项能让你稍微挽回一点自尊的东西你能指着她一边笑一边骂,“就你这个一身粉的娘炮居然还有胆量抓我。”

    嗯,当然一般这种情况,这人基本上就铁定gg了,易大佬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总之,这波风头来的不明不白,让华荣月非常想知道究竟是谁想出来的这个办法。

    这个风头的来源是不是跟上辈子黑易大佬的是同一波,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华荣月倒是都挺感兴趣的。

    她其实更感兴趣的是传消息的那些人知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说他希望仅仅靠传花面是个特别残暴的人就能让华荣月变得更“收敛”一些的话那华荣月只能说他打错主意了。

    随着华荣月的这个念头落下,寂静的屋子里烛花忽然炸了一下,屋子里的光线昏暗不明了一秒。

    等到灯光重新恢复之后,屋子里面已经多了一个人。

    那个人一身黑衣,半跪在地上,所以看不清脸,不过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抬头看前面的华荣月一眼,像是并不敢抬头一样。

    华荣月依旧是一身青衫,素着脸,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屋子刚刚多出来的那个人就跪在她面前的地上。

    她许久都没说话,一直在来回翻看着那一卷江连焕刚刚给她的卷宗,看了许久,才忽然开了口。

    “我在你们的心里有那么可怕吗”

    华荣月问这话的声音很轻,似乎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的嗓音在这昏暗的灯光下好像也还是那么的温柔,但却莫名的带上了一丝沙哑的感觉。

    这丝沙哑就像一缕青烟,慢慢的绕着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消失在了屋子中最阴暗的角落里。

    她对面的那个人听了她的话,毫不犹豫的说“您没有,您”

    他应该是个很不善言辞的男人,所以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卡在那里了,华荣月看着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卡壳就忽然间笑了。

    她看着男人一边笑,一边说“你那么怕我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男人这回彻底不会说话了。

    他憋了半天,最后终于说了一句话,“我从来没觉得您可怕。”

    “花船上的人也都没觉得您可怕。”

    华荣月把玩着卷宗的动作停了下来,她又看了一眼跪在底下的男人,说“把头抬起来我看看。”

    男人抬起了头,华荣月看了半天,发现虽然不认得,不过也有几分熟悉感。

    花船上的男的太少,那几个人她基本都见过,所以面前这个人应该也是之前见过的。

    只不过他对华荣月的印象很深,但华荣月却都不记得他的名字。

    “他们都传我是一个恶鬼,还是一个能让所有疯子在我面前瑟瑟发抖的恶鬼,怎么能不可怕呢”华荣月静了很久,忽然间嗤笑了一声。

    她说完后也没在意男人焦急的反映,而是自顾自的看了看外面。

    “不过如果他们都说我是恶鬼,那么我来当一个恶鬼也未尝不可的只恐怕他们说了那么久,都没看见过恶鬼的样子。”

    她说这话的时候,屋子里的灯就忽然间熄灭了。

    今晚表面上看起来是个非常安静的夜晚,似乎所有人都沉浸在熟睡中的样子。

    刚刚从华荣月面前跑过的那个男生现在正蹲在花园中间。

    他一个人瑟瑟发抖,一边走一边小声的问,“有,有人在吗”

    “小,小瑞小瑞”

    他从花园的左边走到右边,然后转过身来对着房顶上偷偷蹲着的几个人摇了摇头。

    房顶上那几个人恨铁不成钢的说“你继续喊啊,别看我们啊”

    “哦。”这个男生颤颤巍巍的又转过去喊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可怜的哭腔。他一边走一边喊,还不敢太大声,就跟只快被冻死的小猫一样。

    他有一双很大很大的眼睛,长的非常清秀,脸上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如果笑起来的话,那两个酒窝应该会圆圆的凹下去。

    男生蹲在旁边又待了一会,最后终于忍不住对着屋顶上的人小声的说“要不我们回去吧,我真的很害怕。”

    “小瑞都失踪两天了,咱们怎么能不找他”上面的人立刻吹胡子瞪眼的说,他带着种哭腔的说道,“那你们下来找啊,干嘛非要让我来”

    男生转过头来,想要继续往前走,忽然间感觉自己的半边身子都变得麻了起来,那种感觉非常的奇怪,同时,他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困意。

    怎么突然就睁不开眼睛

    他倒下去的前一秒,似乎眼前飘过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他想喊,却喊不出来声音。

    “等会,小何呢”刚才趴在房顶上的人忽然集体感觉到了一丝困倦感,几乎都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哈切。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忽然就发现下面空空如也。

    “咦小何呢”有人奇怪的问。

    “不知道,可能走的快,去那边了”他旁边的人不确定的说。

    “那去那边看看”

    他们一行人朝着花园另一边又走过去了一点,想着去找一找不知去了哪里的小何。

    然而他们没有发现小何,却在走了几步之后,忽然看见前面的地面上有一片流动的水。

    这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是暗色调的,仿佛是画布上脏了的颜料,而且还未干涸,能够在月光下看见它流动的样子。

    所有人的呼吸下意识的停滞了一下,他们朝着那液体流动的地方看去,只见那里盛开了一朵鲜艳的花。

    一朵层层叠叠,像是笼罩在烟雾里面的花。

    一层又一层轻纱的裙摆重叠在一起,在月光的照耀下,鲜亮的像是仙界的灵花一样。

    被笼罩在这宛如云雾的仙裙里的,是一个年轻又漂亮的人。

    他的眉目是画上去的,所以很容易让人第一眼分不清他的性别,尤其是他本身就长的极其清秀,在这漆黑的夜色和朦胧的纱裙下,更是雌雄莫辨。

    这个人就像是一只鲜嫩又脆弱的百灵鸟一样,苍白的脸上只有嘴唇被涂上了鲜血的色彩。

    那漆黑的眼尾下有着一块血红的烙印。

    他的发间别着一只带着露水的百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