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溺毙
作者:桃之幺   师兄他会读心最新章节     
    天蒙蒙亮,刚刚升起太阳还有大半害羞地藏在了海平面以下,波光粼粼,就像是海面上铺撒上了一片片金叶子。

    也许是睡得迷糊的女神,不小心把荷包打翻了,给人间漏下了这片片金麟。

    但眼前的美景再诱人,此刻也没有人在关心。

    一群人围在沙滩的一处,各国语言穿插在一起,苏漾和柯顾努力挤进人群,就看见了惨烈的一幕。

    也许战斧里没有这样的规矩,也可能是还没有反应过来,至少目前尸体还仰面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尸体双目圆瞪,口鼻处有粘稠的泡沫,双手扭曲,掌心上还紧握着几团海藻,而手掌的表皮已经变成了手套状,之所以他没有被卷入大海,大概和他衣服被一根深扎在砂石中的铁钩勾住有关,在退潮后尸体还是留在了沙滩上。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左侧胸口血肉模糊的弹孔。

    苏漾抿了抿唇,他默默地鞠了三躬。

    不为别的,因为这个人死在了他们的面前,一个不是罪犯,至少他的死亡不是因为他的过错。

    他也知道了为什么有人能够一枪击中他的心脏了,在血窟窿的边上有一枚银光闪闪的徽章。

    大概就是那个徽章在深夜晃动的时候引起了越南人的警惕,于是,一枪毙命。

    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师兄弟却发觉气氛慢慢变得不对劲了。一开始守在尸体边上凶神恶煞的几个大汉,虽然也在用目光警惕周围的人不要靠近,但是情绪还算平稳。但是随着战斧的那位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瓦尼娅说了几句话后,大家的情绪突然间变得激动了起来。

    苏漾和柯顾对视了一眼,这可有些不同寻常,但是他们离的并不算近,而且说的又是俄语,完全听不明白。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瓦尼娅一定说了一件让群雄激愤的事。

    在瓦尼娅用sv98狙掉了城堡外的一盏灯后,卡厄斯的人终于姗姗来迟,尼克斯这次没有打头,走在最前面的是ada,此刻的ada面容憔悴仓满,双目布满血丝,看上去像是整晚未眠。

    尼克斯换了一身墨绿色的紧身小礼服,头顶的墨绿纱帽依旧遮住了大部分容颜,为了便于在沙滩上行走,她没有穿细高跟而是穿了一双墨绿绸缎的平底单鞋,鞋面上散落的水晶仿佛是女神的另一个意外。

    相对比而言ada就显得更加盛气凌人一点,也很顺利的变成了战斧炮轰的焦点。

    姗姗来迟的叶菲姆却没有那么容易糊弄,紧紧地将眸子锁定在尼克斯身上“你是卡厄斯的公主,你来给我一个解释。”

    “这个解释不是我给的。”尼克斯笑容淡了一些,“我比您更急切地想找出真相和罪魁祸首,我想您的属下要的不是解释,而是真相以及血债血偿吧。”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发生的事跟卡厄斯无关吗”叶菲姆咄咄逼人地看着这个比他矮了三十公分的年轻女孩。

    “我没有这么说,我说的一直都是,您属下的惨剧我本人确实不知情,但我愿意配合您的调查,如果真是卡厄斯所为,我想父亲并非是个眼睛里能容沙子的人。”尼克斯似乎有些不解,“我以为我们已经达成了共识了,是出了什么事情让您和您的属下情绪这么激动吗”

    叶菲姆没作声,他用一双鹰眸审视着尼克斯“你觉得我的人是怎么死的”

    尼克斯摇摇头“抱歉,我还没有看到具体的情况,没有办法给您结论。”她耸了耸肩,“而且我也不是专业人士,请医生或者是法医来看或许更准确一点。”

    叶菲姆眉头微蹙,说了一句引发人群喧嚣的话“你是想要我们报警”

    原本不少人还是抱着看热闹的想法,但是叶菲姆此言却让他们无法继续安心看热闹了。尼克斯看出了叶菲姆的想法,一个黑帮二把手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发言,就算是意大利警方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他们能信得过警方的调查结果吗

    更何况这可是命案,牵扯到警方,在场的嫌疑人一个都走不了,折腾一圈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大乱子,唯一能肯定的是卡厄斯要是真的找警察,以后估计都不用混了。

    虽然尼克斯并没有希望卡厄斯能够发扬光大,但也很显然不能通过被人拉下水的方式,略丢人,于是轻飘飘地躲了过去“二当家是不相信我们,不相信在场的朋友吗想让警方出面主持公道”

    最后一个字恰到好处,轻飘飘地带出了语气主人的戏谑。

    苏漾长吁一口气,他不太舒服地搓了搓胳膊,说实话在这个环境待久了他的安全感也逐渐在消失,这种混乱无序的环境他并不适应。哪怕他可以充分理解每一个人的立场,但是他自己也有自己的立场,长时间沉浸在这个环境以及不断地说服自己接受这些人的价值观,时间太久都产生了生理性的厌恶。

    他现在由衷地佩服孙贤,卧底这种活儿不是那么好干的,骨子里太正直的人心理难受,可如果不正直恐怕连最开始的审核都通不过,因为被同化那是迟早的事。

    反倒是简单的人,单纯的人能够更好的干这个行当。

    现在的孙贤并不像之前站得那么后,他紧跟在墨非的身后,见苏漾看自己,还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苏漾顿时哭笑不得,看起来孙贤在尼克斯那边是混得如鱼得水啊。不过也是,既然都摊到桌面上了,彼此立场也都清楚,这种情况下能合作自然是呀合作的。

    就在苏漾希望事情快点结束的时候,他的肩头搭上了一个温暖的手臂,柯顾拍了拍苏漾的手臂“会过去的,你可以开始计划怎么用这段假期了。”

    会过去的,过去就好了。

    苏漾刚想笑的时候,笑容就这样凝固住了,他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蒙筠已经被逮捕了,尼克斯的仇应该已经报了,为什么尼克斯还在这里甚至在尽心竭力地筹谋一些事情。昨天的那一幕再次浮现上他的心头,蒙筠被逮捕了,但是墙上的剪报还在还有在他们提到蒙筠被捕时尼克斯的表情

    “师兄,没过去。”苏漾的声音急迫了几分,惹来了周围人的目光。

    柯顾有些懵“什么没过去”

    苏漾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用中文小声道“易绮没有过去,她的目标不仅仅是蒙筠。”

    柯顾神色一凛,如果说易绮的目标并不仅仅是蒙筠的话,那就是

    柯顾陷入沉思的时候,有人喊了一句“他不是死于枪伤的”

    等叶菲姆看过去,却没有看见究竟是谁开的口,他舔了舔唇“谁”

    苏漾也没有看见是谁,但是他认得这个声音,是李肖然。

    叶菲姆扫了一圈后,朗声道“谁能帮助我找出真相,我,叶菲姆答应你一个人情。”

    “是你还是战斧”

    叶菲姆挑了挑眉梢,是刚刚那道声音“两个,两个人情。我一个,战斧一个。”

    瓦尼娅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直接被叶菲姆抬手制止了,她只能不甘心地咽了回去。

    李肖然落落大方的走出了人群,只不过他走出来的方向却是让叶菲姆不禁眯起了眼睛。那边是哈奈集团的人,这人什么来历

    李肖然示意人群分开,他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儿“这人的致命伤不是枪伤,当然枪伤肯定是造成他死亡的原因之一,但至少。”李肖然伸出食指和拇指做手枪状对着叶菲姆比划了一下,“至少不是这样的时候当场死亡的。”

    李肖然说的是中文,他英语日常交流问题不大,但是这种专业名词实在是没有办法翻译,不过幸好叶菲姆带了翻译,翻译在叶菲姆的授意下,大声翻译着李肖然的意思。

    ada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其实苏漾跟她的状态差不多,难道这人不是死于枪伤的吗

    “你怎么知道”叶菲姆淡淡地说道。

    “很简单,他的口鼻处周围呈现蕈形泡沫,这是由于溺液刺激气管粘膜,粘液细胞分泌大量粘液,粘液和气体在呼吸作用下形成了这些泡沫。”李肖然耸了耸肩膀,“也就是他被迫落水的时候还有呼吸,这就说明不是因为枪伤当场死亡的。”

    叶菲姆仅仅地盯着他,上前了一步“你怎么知道他是被迫落水的”

    李肖然看着比自己高的叶菲姆也不畏惧,用一脸你是白痴的表情看着他“你们的戒指哪里找到的”

    叶菲姆斟酌再三“岸上。”他遥遥指了指距离这里约有半个城堡的岸边。

    “除非你们戒指这么不合手,不然不会是自然脱落的。不管是死者自己脱下的,还是凶手脱下的,都说明他是非自愿落水,不然现在戒指应该就和他待在一处了。”李肖然又指了指他的手,“而且你看他的手,他的手掌心中紧握着海藻,这也是他落海后还在活着的证据,死亡的人是不可能抓住东西的。”

    叶菲姆上下打量了一下李肖然“这个情我记下了,我会兑现我的承诺的。”

    随后他看向卡厄斯的方向“你们听见了”

    “但是”ada额头上沁出了冷汗,“他被击中的可是心脏”

    “雅可夫和正常人并不一样,他的心脏长在了右边。”叶菲姆淡淡地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口中的越南帮派,昨天到底跟谁会面了吗还有那个将雅可夫推下大海的又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柯顾突然回头,他捕捉到了那个一直盯着自己的人。

    “师兄”

    “是雷朗。”柯顾见雷朗看见自己后转身就走,他也不再迟疑拨开人群便追,苏漾也紧跟了上去。如果雷朗也在这里,他终于知道尼克斯的目的了,尼克斯的目的不是蒙筠这一个人,而是蒙筠背后那个笼罩在黑影之中的畸形组织。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的几个案子的幕后凶手一直是两条线,现在终于收到一处了

    哈奈集团就是红毯上和周铖打招呼的那位哈奈集团掌权人的夫人

    多给我一点评论吧3

    感谢在2020031503:43:392020031600:37: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77家的喵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英姐、小美人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发现自己还没改名字10瓶;铃铃落落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