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凶狠老大(10)
作者:糖尾帅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好人[快穿]最新章节     
    时清觉得这可真是十分刺激。

    他直接被松夏冰一路抱回了屋。

    松夏冰也许是知道他要脸面, 所以还特地避开了人,没让时清的那些小弟看见自家老大这被人家牢牢控制住的样子。

    一路上,他当然是十分努力挣扎的。

    自然了, 尾巴都在人家手里,不管他怎么挣扎肯定也是挣扎不起来, 反而因为想要逃跑的举动刺激到了本来就处于在还在发怒过程中的松夏冰。

    尾巴直接被摸了个爽。

    一直到被丢到他的豹纹毯子上的时候, 高大男人已经浑身都汗淋淋的,整个人都要软成一滩水了。

    他是真的一点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但身子却还在扭动挣扎着, 不甘心的试图用异能来对付松夏冰。

    然而现在他浑身无力的,能够叫出一个小火苗来就算是谢天谢地了,更加别说和松夏冰叫板了。

    青年自从把他放到了床上后, 就在慢条斯理的解着身上衣物。

    他仿佛是一点也不着急, 慢腾腾的丢开染血外套。

    脱衣服的过程中, 松夏冰始终用着欣赏神色, 看着床上的男人带着蜜色肌肤上布满的一层汗水,神情不是很清明,却也在努力要撑着掌心爬起来。

    他就跟逗弄宠物一样,等着床上的人好不容易爬起来了, 又不着急的伸出手, 修长指尖略过火红色大尾巴。

    然后看着对方身子一颤, 嘴中发出含糊的吚吚呜呜声音, 重新跌落在床榻上。

    过不了几秒钟, 又跟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再次挣扎着要起身。

    松夏冰就又去摸他尾巴, 看着对方不受控制的再次软下身子。

    随着这周而复始的动作, 他内心的暴怒渐渐没了,反而转为了愉悦。

    “老大。”

    将最后一件衣衫扔到了地上, 青年伸出手,白皙指尖十分精准的抬起了时清下巴,看着对方那张隐约还含着凶狠的眸子不服输的盯着自己。

    “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知道到嘴的肉跑不掉了,松夏冰心情很好的伸出另一只手,非常好心的说着“老大我看你好像很热啊,身上都出了这么多汗,会不会中暑不如我帮你把这些害你热的衣服弄下来吧”

    “滚”

    “滚开,你这个兔爷唔啊”

    男人惨叫一声,颤着身子看着松夏冰将手从自己的大尾巴上移开。

    青年没有因为他的排斥而生气,反而心情很好的帮时清这个“不中暑”的忙。

    一边手下忙活,一边说着“承认吧,你根本就不讨厌我,要是真的讨厌的话,把我随便扔在哪里关起来不就好了,反正我只要活着就行,至于活的怎么样,又不重要。”

    松夏冰仿佛是很认真的忙活着手头上的事,以当初他暗地里谋划对付那几个仇人的努力,慢慢的让对方露出来的蜜色肌肤越来越多。

    他眼底带着笑,为自己想到的这一种推测高兴无比。

    对着这个不停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摆脱不了他桎梏的男人说

    “不是有一种变异植物会让人陷在迷幻中吗你让那个植物给我来上一下,我不就任由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吗反正只要我活着就好了。”

    “实在不行,你随便把我扔在基地里,派人暗中保护我就行了,我普普通通,谁会对我下手”

    “可是这些你都没有做,反而是把我留在身边”

    有这么多无声无息又简单方便的法子时清都没有用。

    说他心底对自己没有一点好感,松夏冰是不相信的。

    他一向敏锐,如果时清这半个月的关怀真的一直都是假装,都是为了保命才做出来的话,他怎么可能半点没有察觉。

    所以,时清心底定然是喜欢他的。

    松夏冰越想越振奋,连想要和对方进行负距离接触的念想都稍微缓了缓,柔下声音,轻声诱哄一般;

    “承认吧,其实你心底,对我是喜欢的。”

    说完,他看向被自己压制住的男人。

    他的眼神清明,一张帅气脸蛋上满是茫然,仿佛还有一丝懊恼。

    这懊恼,自然是因为被戳破心事了。

    松夏冰心底喜意越来越重。

    然后就见着那被压制住的男人脸上的懊恼越来越重。

    仿佛还带着哭腔的声音闷声闷气,充满了悔意

    “艹老子怎么没想到这些好主意”

    松夏冰“”

    他喉间一甜,差点没被时清又逼得吐口血出来。

    眼底的怒意蹭的又冒了出来。

    而那还搞不清楚状况的男人已经可以自由说话了。

    他努力的喋喋不休着,试图将“松夏冰”引入正轨。

    “松夏冰,我对你真的挺不错的,你要是喜欢搞男人,这样,我帮你去找兔爷行吧,我攒的晶核都拿去给你买男人,你想要什么样的都有,实在不行的话,你当老大行不行我绝对不造反。”

    松夏冰运着气,怒极反笑,伸出手恨恨抓了一把时清身上

    “老大,我不喜欢他们,我就喜欢你。”

    “你喜欢我有个屁用,老子喜欢女的,女的你知不知道。”

    松夏冰语气冷冷的“就好像是周璇璇吗”

    被强行仰躺的男人一噎,脸色黑漆漆的“别给我提他,神经病,居然装女人骗我”

    “可就算是这样,你不也还是舍不得杀了他吗”

    青年语气越来越冷,床上的人却像是完全察觉不到,依旧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

    “我那是看见他那张脸好看,诶,这样吧,我有一个好办法,你喜欢男的,周璇璇也喜欢男的,不然你们俩在一起吧,你们愿意的话我给你们弄个婚礼也行啊。”

    松夏冰已经气到神志不清了。

    他猛地撕开了时清身上唯一的布料,冷笑俯身

    “不如还是先来准备我们的洞房吧。”

    “你等等你等等,大哥,老大,大爷,有话好好说,你别碰我啊,我要吐了,我真的要吐了我呃呃呃”

    松夏冰这一次没有松开握住尾巴的手,他只望向那个面上布满红晕,神情迷茫,身子微微颤着的男人,俊俏的面上渐渐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

    “不用担心。”

    他的声音也完全温柔了下来,凑到了时清耳边,轻声说着“有这条尾巴在,你不光不会难受,还会很爽呢。”

    “老大,你要恨,就恨你为什么当初没和我同归于尽吧。”

    不仅没有杀了他,反而还将他接到了自己住的屋子里。

    细心关怀,呵护备注。

    将他捧到了手心里,告诉他自己对他是没有底线的。

    任由他各种作各种所求。

    却又在他沦陷时,这么一脸无辜的说,他没有那个意思

    招惹了他,又想要抽身。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哪怕时清真的是因为魅狐体质才会这样对他,他也绝对不会放过时清。

    院子里,周璇璇很怂的摸着自己头发,从左边转悠到了右边,又从右边转悠到了左边。

    不是他不想走,实在是他仇家太多,现在就算是逃出去,肯定也活不过三天就被弄死了。

    “老天爷保佑啊,各路神仙保佑啊,千万要保佑时清那个傻大个早早认清处境,献出节操和某花,让松夏冰那个大魔王心满意足,放过我一条狗命,保佑保佑。”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几个小弟路过,看见这个大美人嘴里念念叨叨的对着天拜来拜去,都是一愣。

    “美人在干什么呢”

    “不知道啊,他周围也没人啊,自言自语说什么呢”

    有个小弟猜测;“不会是被咱们老大给关傻了吧之前还绝食,后来就一直关着,这两天才见到他出来活动,是不是关出毛病来了”

    “有可能。”

    其他的几个小弟都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选项。

    毕竟自从末世来了之后,基地不少人都受不住各种刺激变成了疯子傻子,他们可是见多了。

    眼见着周璇璇还在那疯狂念叨着什么,小弟们忍不住感叹

    “果然美人就是美人,就算是疯了都比别人好看。”

    周璇璇一直坐立不安的到了晚上。

    然后又到了白天。

    终于第二天清早,他不放心的溜达到了时清屋边时,正巧碰见松夏冰推门出来。

    青年瞥了他一眼,见周璇璇浑身僵硬一句话也不敢吭声,微微皱眉,有些嫌弃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来看看”

    周璇璇小心翼翼的说着,眼睛一下一下的往里面看“那个,松哥,老大他还好吗”

    想到时清,松夏冰的冰冷神情微微回暖,眼底也有了暖意。

    昨晚上,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虽然时清一找到机会就想逃跑,后来发现木已成舟就不跑了,改成骂骂咧咧。

    一晚上的时间,松夏冰听了一耳朵的脏话。

    但都被他过滤掉了,眼里只有那个满脸不甘,却不得不屈服在摸尾巴下,蹬着腿挣扎的男人。

    因为回忆起了昨晚的愉快回忆,松夏冰看周璇璇的眼神也没有那么“欲除之而后快”了。

    虽然他一想到时清喜欢周璇璇这张脸,就恨不得把它给刮花了,但是现在时清还不怎么愿意跟他亲近,周璇璇又同样是魅狐体质,留着他说不定还有用。

    周璇璇见松夏冰神情还不错,心底松了口气。

    不错就好,不错就好。

    他的头发保住了。

    他趁着松夏冰心情不错,小心翼翼举手“松哥,老大他是不是不愿意啊不然我去劝劝他吧,毕竟我和他都是魅狐,有点共同语言。”

    共同语言这四个字戳到了松夏冰心底的嫉妒。

    他阴沉沉的看了周璇璇一眼,扯起了一抹冷冰冰的笑“好啊。”

    “你进去,帮我转达给他,如果他再想着逃跑,我就杀了你。”

    周璇璇“”

    他额头冷汗哗啦啦的冒,但还是坚强的大着胆子问了一句“松哥,您是不是说错了不不不,是不是我理解错了老大他逃跑,您要杀了我”

    “没错。”

    松夏冰瞥了一眼周璇璇那张美人脸,越看越心塞。

    “我去煮粥,要是这段时间他跑了,我就把你千刀万剐。”

    周璇璇;“”

    好嘛。

    死法还多了一个。

    他招谁惹谁了他。

    不就是长得好看吗

    不就是因为这张好看的脸蛋让时清给抢回来了吗

    难道美丽也是一种错吗

    而且他觉得松夏冰这个说法十分的不合情理。

    时清那是七级异能者,而他,可怜的他,现在没了第一异能,第二异能又这么鸡肋。

    时清要是想跑的话,他拦得住吗

    果然,松夏冰就是想要他死吧。

    虽然心底满满的吐槽,但当着松夏冰的面,周璇璇当然是不敢说一些什么的,只能拍着胸脯保证“好的大爷没问题大爷我保证看好时清,要是他少了一根毛你就拿我是问”。

    看着松夏冰离开了,周璇璇这才松了口气。

    生活不易。

    魅狐叹气。

    他打开门进去。

    一进去,就知道自己是冤枉松夏冰了。

    时清身上衣服穿得齐齐整整的,正阴沉着脸靠在床上,手腕上,还连着一根锁链。

    锁链上缠着一丝黑雾,一旦男人将火焰打上去,黑雾立刻跟看见什么好吃的东西一样猛地窜起来吞掉,等到将火焰吞噬干净了,再安静的盘在了锁链上。

    发现有人进来了,它就跟是个活物一样,立刻警惕起来,猛地转了一圈,明明没眼睛,周璇璇却觉得这家伙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好像他一有什么异动,就立刻冲上来让他见识花儿为什么没有了。

    周璇璇“”

    惹不起惹不起。

    他没敢上前,而是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凳子上,与床边隔着一段距离了才觉得安心下来。

    男人阴沉沉的盯着他。

    看着周璇璇坐下了,他冷笑一声“我对你这么好,你居然卖我”

    周璇璇“你对我好吗”

    “我对你不好吗”

    被锁链束缚住的男人神情猛地激动起来,那张英俊的脸蛋上满是暴怒

    “我知道你是个男的之后都没杀了你早知道你和他是一伙的,老子当初就该烧死你”

    也许是骂的太激动了,他又嘶了一声,满脸不甘和恼怒的愤愤伸出手揉了揉屁股

    “你们这些兔爷都他娘的一个鸟样,你为了老子的装女人,松夏冰那个牲口装弱,老子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被你们两个看上。”

    周璇璇“”

    他为了得到时清装女人

    “大爷,你搞清楚,是你把我抢来的”

    “那你怎么不在我抢你的时候跟老子说清楚你是个男的,我要是知道你是男的我还抢个屁”

    周璇璇“”

    他那不是想着反正横竖都是一死,死在时清这个七级异能者手里也算是不冤枉吗

    谁知道时清居然不是为了寻仇,而是看上他了。

    他试图辩解“真的,我对你真的没意思。”

    坐在床上的男人满脸不信“别骗老子了,放心,我现在杀不了你。”

    周璇璇所以说你还打算以后再杀我吗

    他努力的解释“真的老大,不是每个人都像松夏冰这样品味这么独特的,我就算是喜欢男的,也不会喜欢你啊。”

    火霆老大一双眼眸里简直像是在含着怒火“你他娘的什么意思”

    他呼啦呼啦的转着手上的锁链“老子老子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周璇璇眼睁睁看着随着时清动作而也跟着躁动起来的黑雾,咕咚咽了口口水。

    “老大,冷静冷静”

    “其实我吧,我是来劝你的,我们别说那些无聊的废话了,我们来说说以后该怎么办。”

    周璇璇连忙扯开话题,果然见时清脸上的怒容消了。

    他问“昨晚上你和松夏冰,那个什么了吧”

    见男人脸上神情再次暴怒下来,周璇璇连忙表示立场“老大你先别生气,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啊我问你这些,就是想帮你分析一下局势,然后我们再打倒松夏冰,救你于水火之中啊”

    周璇璇心底当然不是这么想的。

    他是觉得自己逃出去没指望了。

    还不是忽悠糊弄一下时清,让他乖乖从了松夏冰。

    这真的不能冤他不讲义气。

    实在是时清自己瞎撩啊。

    对他也就算了,松夏冰那样的人物都能被撩动了,可见时清有多么努力的撩。

    说起来,直男都这么会撩的吗

    周璇璇“不然这样子,你跟我讲讲昨晚上的细节,我帮你找找松夏冰的弱点在哪里。”

    顺带再找找时清最吃哪一套,然后转脸就把他卖给松夏冰。

    时清觉得他问到点子上了。

    他正憋着不知道该跟谁炫耀的。

    统统太小太纯洁了,一些话题时清就不太好告诉它。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最大的原因是就算告诉了统统,这家伙也会立刻清空这些有颜色记忆的。

    现在好了。

    他可以跟周璇璇炫耀一下。

    时清“他口口声声说不用异能,还说什么让我也不用,那老子没异能就不没本事了吗我一个偷桃,正中,结果他奶奶的,这个牲口居然让老子继续偷。”

    周璇璇恍然大悟“那你吃了桃”

    男人阴沉沉看了他一眼“没。”

    周璇璇“他吃了桃”

    男人的表情又阴沉了一点,到底还是没否认,脸上的表情黑漆漆的像是要冒黑雾。

    周璇璇秒懂。

    他继续问“然后你们就亲不是,你就被他行无耻之事了”

    时清“当然没有,老子是那种服输的人吗我一脚过去就踢在他脸上了,让他滚蛋。”

    周璇璇“他滚了”

    火霆老大“”

    他咬牙切齿“他抓着老子的脚,把老子放倒了。”

    “我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认输,但是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了锁链,把我给绑住了,我就用了异能,招出火要烧他。”

    周璇璇觉得结局根本不用猜“他是不是把你的火给灭了。”

    男人脸色又黑了一层。

    “他拿了蜡烛来。”

    周璇璇卧槽

    时清嘻嘻嘻嘻嘻

    周璇璇受到的刺激太大了。

    接下来,他的眼神一直在男人露出的肌肤上找来找去,试图找出蜡烛用在了哪里。

    时不时的,还要么得感情的嗯嗯啊啊应答

    “没错没错,他真的好无耻。”

    “是啊是啊,太不要脸了。”

    “老大说的对,此等人渣人人得而诛之。”

    时清抱怨炫耀完了,神情也露出了一些放松来。

    “老子说完了,快点想办法弄死他。”

    周璇璇小心翼翼提醒“老大,你和他绑定了,他死你也要死的。”

    男人却完全不管不顾“死就死,老子就是死也不愿意受这侮辱”

    周璇璇倒是不想妨碍时清想死。

    但是问题是,时清一有个什么,第一个死的绝对是他啊

    他只能赶忙劝说

    “老大,你别这么说,你看你,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死了多少脑细胞才建立了火霆,你还是个七级异能者,那是不管到哪里都能横着走的,凭什么为了他,平白无故把自己搭进去呢,这多亏啊。”

    见时清若有所思的点头,周璇璇赶忙继续“不就是被男人压了吗这有什么的,难道还能比被丧尸咬一口还疼吗”

    时清嗤笑“说的好像你被丧尸咬过一样。”

    周璇璇摸了把头发“别说,我还真的被咬过。”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大您年纪轻轻英武过人迷恋者无数,干什么要为了一个不长眼的人,毁掉自己呢是吧。”

    “不如这样,我们苟一下,他想上,就让他上,不就是屁股疼两天,有什么的。”

    男人阴恻恻的看着他“你觉得没什么,你去让他弄啊。”

    周璇璇“”

    他倒是不在意节操,这不是没胆子吗

    “老大你看你,我这不是给你出主意吗反正男人嘛,你也是男人知道,都是三天新鲜,他现在好像对你很迷恋一样,等到时间长了,发现更多的小鲜肉了,他肯定就转移目标了,到时候你年纪轻轻的,再去找一堆女人,谁管的了你,是吧。”

    “你说的也有点道理。”

    时清满脸烦躁的甩头“老子想想。”

    嘿嘿嘿嘿,可以借坡下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