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折英
作者:醉又何妨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最新章节     
    严矜和叶怀遥都在刀雨的攻击范围之内,但只要他不想同归于尽的话,这雨水落下之时,肯定会将严矜绕开。

    叶怀遥就是抓住了这个破绽。

    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稍微恢复的灵力并不稳定,当下吸一口气,右手两指并拢,向前一点,精准地穿过剑气的缝隙,平平搭在了严矜的剑身上。

    严矜只感觉剑身一沉,没想到自己的剑招能被他赤手空拳的挡下,又惊又怒,左手一挥,又是两张惊雷符直接扔了出去。

    电光在雨水中爆闪,更是威力无穷,可叶怀遥已经借着两人招式交换的机会,脚下一转,竟然绕到了严矜的身后。

    他这样,就等于反过来借着严矜为自己挡去符箓的攻击,刀雨电光果然立时一顿。

    严矜哼了一声,道“投机取巧。”

    他说话的同时更不回身,长剑倒打,向着叶怀遥当头劈下。

    剑势刚起,严矜就感到腰间一轻,他侧身飞踢而出,混乱中也来不及低头去看,手中招式也没停下。

    剑光闪处,只听刷一声风响,叶怀遥手中赫然多了一把折扇,扇骨不偏不倚,正好别住了严矜的剑锋。

    他刚才还两手空空,并未持有兵刃,严矜看那把折扇十分眼熟,这才一惊,百忙之中向自己腰间一瞥,发现那里插着的扇子已经不见了。

    叶怀遥看他诧异,哈哈笑了一声,扇子一拍,将剑锋抽开,足尖轻点,向后飞掠。

    他人在半空,发丝轻扬,衣袂飘飞,便如流云飞絮,微雨湿花。

    严矜挥出的三道水杀符急追而至,叶怀遥指尖微错,折扇已经刷拉一声展开,半遮住他秀美的面容,身姿优美飘逸之极,潇洒之外,亦是十分风流。

    严矜出身富贵,全身上下所用的东西无一不好,无一不精,他的符箓固然威力十足,扇子也是材质甚佳,叶怀遥手中暗运灵力,扇子打了个转,堪堪挡住水龙。

    他周围立刻水花四溅,这水滴为灵气所震,又化为水雾,在林子中幽微的光线下葳蕤生光,霎时间霓虹铺展,萦绕身侧。

    对战双方各出奇招,形势几次反转,这一战可以说是惊险之极,但叶怀遥举手投足之间风流天成,却又是漂亮之极。

    周围穿了一片惊叹之声,语声混杂,听上去竟有大半都是女子,显然已经为这位潇洒少年所倾倒,被各自的长辈暗瞪一眼,才稍稍收敛。

    严矜也没想到自己的扇子竟然能被对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去,众目睽睽之下,这可以说是极为丢人了。再听其他人为叶怀遥欢呼,不由更是恼怒。

    他冷哼一声,不再使用幻影阵法取巧,剑势连绵,杀意滚滚,鹰撮霆击,向着叶怀遥急攻而去,简直是将这么多年来日夜苦练的功夫尽数使了出来。

    一开始他使用符咒幻影,固然是防着对方使诈,但还是存着三分欺负人的心思,想看叶怀遥不知所措,输的狼狈无比。

    而此时此刻,严矜才是真正把对方当成了一个平等的对手,全力应对虽然这一点,他便是被活活打死,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然而严矜已经拿出了难得的认真,结果却并未曾如他所愿。

    他自以为自己的剑已经够快,而叶怀遥手中不过拿了把扇子应敌,但两人一对上,严矜心中便是一沉。

    周围之人看着他们对招,严矜手中的剑几乎化成了一道虚影,叶怀遥的招招式式却依旧一板一眼,叫人看的清清楚楚,说也奇怪,在这样的差别下,他的速度居然丝毫不落在严矜之后。

    只听剑刃与折扇的碰撞之声如骤雨急落,如鼓点繁密,奇快无比,严矜已经汗流浃背,只凭着一口气,勉力撑着。

    他手臂快速挥舞,心中震惊难言叶怀遥怎么会有这样的剑法

    要知道,所谓一寸短一寸险,他的兵器、灵力全都吃亏,居然还能跟自己战至平手,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不,还不是平手。

    就在严矜已经使出了全力的时候,忽然叶怀遥左手一翻,他的手中也赫然出现了三张符箓。

    严矜脑海中轰的一声,只来得及想一句“完了”。

    这个念头还没落下,三道惊雷已经在他身边落下。

    与此同时,叶怀遥刚才还如同春风拂蕊般的剑法陡然凌厉,折扇上竟似有剑光暴起,一时间宛如潮生浪涌,汪洋恣肆,向着严矜推移而去。

    惊雷符可是十分稀罕且昂贵的,叶怀遥在尘溯门的时候自然没有,这三张还是刚才被困在噬灵草里面的时候,有人让阿南捎进去的,现在正好被他派上了用场。

    即使刨除轻功剑术不提,他眼光之精准,下手之敏捷,也都是难得一见,周围已有人忍不住赞叹出声,而严矜却已经顾不上思考这些了。

    这种完全被单方面碾压式的恐怖惊骇,恐怕也只有身在局中之人能够体会。

    他进退维谷,勉强举剑,却已是徒劳。

    纪蓝英惊呼道“严兄”

    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他想要模豹血而引起来的,严矜是严家的中心人物,而他却只是纪家旁支。若是今天严矜伤在这里,纪蓝英相信,自己也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他拔剑冲上去,想要救援,可是严矜和叶怀遥战况激烈,水雾与电光交错,中间还夹杂着强大剑气,他根本就无法接近。

    纪蓝英情急之下,带着恳求回头看向元献“元大哥”

    元献嘴角勾了一下“你要我去救严三”

    纪蓝英道“我知道他对你向来不大客气,但这人的性情便是如此。他毕竟是为我而战,还请元大哥看在、看在我的面子上”

    元献的脸上向来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轻浮,仿佛对什么事都不太挂心,而正因如此,反倒给人几分捉摸不透之感。

    但他自己心里清楚,面对纪蓝英的请求,元献总是无法拒绝的。

    五百多年前,元家发生内斗,他受人暗算重伤垂危,是被纪蓝英所救才侥幸没有葬身荒野。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行走世间唯独不能忘的,就是他人的恩义,更何况纪蓝英还是如此的温雅斯文,知情识趣,让人总忍不住就想帮帮他。

    想到这桩旧事,他眼中掠过淡淡的温情,干脆利落地一点头,应道“好。”

    严矜一向将元献视为情敌,以他的脾气,以往对元献自然也不会多客气,纪蓝英自知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正说的吞吞吐吐,元献便已经痛快答应。

    他松了口气,心知对方还是如此,永远也不会让自己为难。

    叶怀遥只是尘溯门的一名无名弟子,竟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严家精英打的如此狼狈,简直是令他们颜面扫地。

    见到如此场面,严家弟子早就已经坐不住了,只可惜和纪蓝英一样,战局太过紧凑,符箓满天乱飞,教人根本就插不进手去,所以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但元献号称“震手雷霆”,掌力超绝,绝非等闲可比。

    只见他答应纪蓝英过后,飞身而出,横掌扫去,掌力几可擎天撼地,周围的水雾电光为之一顿,元献已经成功插入战局,挡在了严矜和叶怀遥的中间。

    他面向叶怀遥,双掌一合,已经将他手里的扇子夹在掌心之中,含笑道“叶少侠,何必逼人太甚”

    毕竟当了这许多年的道侣,虽说有名无实,但对于对方的基本了解还是有的。叶怀遥知道元献掌力雄浑,自己目前的状态肯定不是对手,于是并未强行运力与他相抗。

    他静立未动,元献倒也没有进行下一步的追击,两人僵持片刻,叶怀遥扬唇微哂,松手放开折扇。

    他懒洋洋的一笑,徐徐理了下衣袍,这才开口道“元公子很喜欢这把扇子吗可惜君子不敢掠美于人,东西非我所有,不能相赠,见谅啊。”

    他刚刚经历过一番恶战,身上难免带着一些争斗过后的狼狈痕迹,但举止之间风度翩翩,言谈笑谑一片自若之态,配着这幅绝美面容,全身上下竟是无一处不令人怦然心动。

    他一语双关,先借扇子暗讽元献贸然出手,不顾风度,又再次点名“君子不该掠美”,提起这场战斗的争端所在。

    元献亦是伶牙俐齿之人,被叶怀遥这般不轻不重地挤兑了一句,原本有很多话可以回敬,但见对方如此,昔日的回忆在心中闪过,竟让他一时语塞了。

    周围的人也都一时说不出话来,看着满身狼狈站在元献身后的严矜,即使再不情愿,严家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叶怀遥,赢了。

    他们互相看看,都能接触到同伴眼中的震撼,场外观战之人在这一刻不约而同达成了共识

    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少年成名,当从此战始

    元献缓缓收招,将折扇放在严矜身前。

    方才他已经试着催动道侣契约,以试探对方身份,但那契约毫无反应。

    难道面前这位叶怀遥,真的不是明圣云栖君可天下又怎能有第二个人,如他这般

    严矜浑身湿透,衣服上还有被雷电烧出来的焦洞,简直是生来从未有过的落魄狼狈。他一张白皙的面孔已经憋成了紫红色,只是恨恨地看这叶怀遥,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可能输又怎么能输在这样一个被自己视为废物之人的手中

    褚良沉着脸,从人群中快步而出,一把扶住严矜,免得他气怒之下吐血而死。

    他从头到尾就不赞成这个师弟的跋扈行径,可是管又管不了,丢了人倒是得自己出来收拾烂摊子。

    褚良保持着风度,先彬彬有礼地谢过元献出手相助,这才转向叶怀遥道

    “这一局是叶少侠赢了,那豹王理应归叶少侠和那位小兄弟所有。严师弟方才言行过激,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严矜嘴唇动了动,好歹知道这时候话越多越是丢人,终究还是没开口,算是默认了师兄替自己的道歉,心头窒闷欲死,怄的几乎吐血。

    叶怀遥微微一笑,道“好说。胜败本是常事,一时的输赢算不得什么,请严公子千万勿要挂怀,伤了身子。”

    他这一笑粲如春花,言语更是体贴,照的人心间都生出几分明媚之意,褚良眼前晃然生辉,对叶怀遥骤然生出好感,刚稍松了口气,便听对方轻言慢语地说道

    “只是方才的约定还得兑现吧”

    严矜的脸色瞬间变了,要不是没有力气,此刻已经暴跳而起。褚良一愣,却还没反应过来。

    他完全忘了起初说过的话,心道模豹王不是给你了么,还想怎样

    于是褚良顺口问道“什么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