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云泥
作者:墨沾   小傻子又甜又软[娱乐圈]最新章节     
    单奚还告诉池知弈,赵烟现在已经移交警察局了,但警局方面说她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加上也是受人蒙骗,最后结果就是口头教育加罚款,最多就是在警局待几天。格格党

    对于这个结果,池知弈显然不是很满意“只是待几天她能意识到自己错误”

    虽然赵烟被骗可怜,但是池知弈并没有一点恻隐之心。

    自己智商不够被人耍着玩儿,他家小腻歪为什么要承担这个后果

    一想到乐初好好的生日会被搅乱,也打乱了他原本的计划,池知弈脸上阴云密布。

    那边的单奚听了池知弈的话,立马明白他的意思“我知道了,我派律师去谈。”

    池知弈闻言看了乐初一眼,凉凉开口

    “既然他那么想红,你就帮他一把。”

    挂了电话之后,池知弈走回乐初身边坐下,随口问

    “跟谁聊天呢”

    乐初转头看他“谢哥,他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当时乐初和池知弈离开得突然,现场也有些混乱,不明所以的谢豪被江潮拉走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乐初刚才把事情简单跟谢豪说了,让他不要担心,他和池知弈都没事,现已经安全到家。

    把手机放茶几上,池知弈对乐初道

    “赵烟送警局了,至于她口中那个不入流的男人,我让单奚去处理了,不用担心。”

    其实赵烟到警察来都没说出小鲜肉的事情,警察问她为什么要扰乱乐初的生日会她也只是说单纯看不惯而已。

    剩下的一切,都是单奚叫人查到的。

    乐初闻言低头抿了下嘴唇,看着手机不说话了。

    见乐初垂头丧气地手机屏幕摁亮又摁灭,池知弈笑了笑,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还生气呢”

    乐初摇摇头。

    池知弈“今天过生日呢,高兴点。”

    这是他们两人在一起后的第一个生日,面向粉丝的生日会不怎么美满,但是他们的二人世界才刚开始。

    而乐初继续摇头。

    他高兴不起来。

    池知弈像哄小孩一样,用诱哄的语气轻声问

    “你都不问问我怎么在现场吗”

    乐初终于不再摇头了,注意力成功被从池知弈转移,抬头眼巴巴看他

    “弈哥你不是说要后天才回来吗”

    池知弈说要出差不能回来,乐初还失落了好久。

    池知弈笑了“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故意骗你的。”

    说完后不等乐初再开口,池知弈抬手按住他肩膀,故作神秘

    “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你闭眼,我去给你拿。”

    乐初听后眨眨眼,然后在池知弈的注视下乖乖闭上了眼睛。

    见乐初如此乖顺,池知弈心里一动,忍不住靠过去亲了他一口。

    被偷袭的乐初突然睁眼,愣愣地看着池知弈,还有些不在状态

    “弈哥,这就是生日礼物吗”

    听了乐初的话,池知弈忍笑“这是奖励。”

    池知弈让乐初闭眼不许偷看,而自己从书房抱了一个大礼盒出来。

    池知弈也不是完全骗乐初,他前两天的确飞去了外地一趟。

    但不是什么出差,而是去给乐初取生日礼物去了,今天下午才回来。

    他有乐初家的钥匙,下午一下飞机就把准备好的礼物拿过来了,然后再低调地赶往生日会现场。

    把深蓝色的礼盒轻轻放在乐初腿上,池知弈看着他,开口“小初你可以睁眼了。”

    乐初睁眼,低头看着自己腿上包装精美的礼盒,缓缓地眨眨眼,然后偏头问池知弈

    “弈哥,里面是什么啊”

    池知弈事先没有提过一句礼物的事情,所以乐初还真猜不到池知弈会送自己什么。

    池知弈眼带笑意“你自己打开看看。”

    这毕竟是男朋友第一次送自己生日礼物,乐初心里倒是还是期待好奇的。

    还有种开奖般的激动,连生日会上发生的不愉快都暂时被他抛去了脑后。

    乐初双手握住礼盒盖上,看池知弈“那我打开了啊。”

    池知弈笑着点头。

    乐初暗自深吸一口气,随即揭开了礼盒,再看见里面的东西后愣了愣。

    大盒子打开,里面还叠放着两个体积稍小的礼盒。

    对上乐初的视线,池知弈笑而不语,眼神示意继续拆。

    乐初先把最上面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拿出来,拉丝带揭盒盖一气呵成。

    看见里面的东西,乐初眼睛亮了亮,有些意外地池知弈。

    这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套刻刀。

    在乐初的注视下,池总难得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

    “我知道你有专门的刻刀,但是我还是想送你一套,这是我找人定做的,刀柄上面都刻有字母,一套合起来就是我们的名字。”

    池知弈送的这一套,有各种型号的圆刀、平刀、斜刀、印刀、三角刀、玉婉刀不管是坯刀还是修光掘细刀都一应俱全。

    池知弈又道“我知道,这套肯定没有你现在用的这套趁手,但是我想了想,还是想送你这个。”

    从认识到现在,池知弈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乐初作为明星艺人的一面,但是雕刻大师东辞他也一样想了解。

    东辞的人生,他一样想参与。

    乐初手指仔细地抚摸着刻刀上的字母,他认得这个牌子的刻刀,是所有雕刻师心里的白月光。

    他爸送他的成年礼也是这个牌子,但是提前预约了半年才拿到货。

    就算池知弈有钱有势,要定制这么一套,起码也要提前三个月预约才行。

    自己的生日礼物,弈哥原来这么早就准备了。

    乐初吸吸鼻子,心里一阵感动,抬眼对池知弈

    “谢谢弈哥,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池知弈猜的没错,乐初不打算用这套刻刀雕木头,因为舍不得。

    他准备收藏起来。

    见乐初眼圈有些红,知道他喜欢这礼物,池知弈也暗自松了口气。

    抬手揉了揉乐初的脸,在心里感叹手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后,池知弈帮他把刻刀放茶几上,然后道

    “还有一件呢,拆开看看。”

    乐初点点头,打开第二个盒子,就见里面放着几张唱片和一盒磁带。

    池知弈在旁边道“知道秦言是你偶像,帮你找到了他早年出道时发行全部唱片,都是以前的限量收藏版,每张都有签名,这盒磁带里面也收录了他早起所有的歌。”

    乐初的偶像秦言是乐坛最早一批流行歌手,也是早期歌手中最红的一位。

    不过他在盛势期转了幕后,已经几十年没有发布过新歌了,早期唱片发行数量有限,加上现在唱片本就少见,所以秦言每张唱片都非常有收藏价值,也被市场炒成了天价。

    现在市场上一张真品都难买到,别说是一套了,更何况是亲笔签名限量版

    捧着这套唱片,乐初有种自己捧着一套房的不真实感。

    从秦言身上想送乐初什么礼物这点,还是之前单奚告诉池知弈的。

    池知弈是辗转多人,才高价在一位专门收藏唱片留声机的收藏家手里买的,为了这唱片他还亲自飞过去一趟。

    见乐初抱着唱片惊喜的眼神,池知弈心里竟然有点吃味

    竟然因为另一个男人这么开心。

    在池知弈吃味的注视下,乐初嘴角控制不住上扬,却一言不发地起身,然后珍而重之地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就像对待一件举世珍宝一样轻拿轻放。

    池知弈想自家小腻歪刚才收到刻刀都没这宝贝的时候,放下唱片的乐初却突然扑向他,抱着他的脖子,声音里全是毫不掩饰的激动兴奋

    “弈哥谢谢你,礼物很棒很喜欢不管是刻刀还是唱片我都好喜欢,我真的太喜欢你,我为之前在心里埋怨你出差道歉,对不起我唔”

    池知弈把人抱了个满怀,听着乐初激动地都快语无伦次了,突然抬手双手捧住他的脸,然后干脆利落地堵住了他的嘴。

    啧,小粘人精嘴里还有一股奶油味。

    果然和他想象中一样甜。

    生日会上发生的事情,事后有粉丝在微博上指责赵烟,还引起了不小的讨论。

    生日会有人捣乱这种事情,对乐初的影响不好,只会给路人留下乐初果然黑粉多的印象,所以林清叫工作室把这件事压下去了。

    还有激进的粉丝私下说要人肉赵烟让她给乐初道歉,被后援会会长闪闪严厉制止了

    以暴制暴并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赵烟已经留有案底了,也算是一个教训,既然工作室让她们息事宁人,她们就该乖一点,不要给奶初惹麻烦,闹大了事情对奶初并没好处。

    至于那个渣男小鲜肉,单奚并没有马上把他那些黑料放出去,反而是让人给了他几个不错的资源。

    小鲜肉觉得自己忍辱负重这么多年,终于要红了,对于天上掉下的馅饼,也毫不怀疑,代言剧本合同都签得无比爽快。

    小鲜肉几个代言一官宣,他的身价也水涨船高,一连拿下几个代言,接了好几个电视剧。

    小鲜肉开始红了,外人这么觉得,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他甚至有点找不到北。

    然而就在小鲜肉越来越红、粉丝越来越多、人生第一个男主剧本拍了一半的时候,单奚觉得时机到了,让人把他那些黑料一股脑全部放了出去。

    对待小鲜肉,单奚懒得浪费时间,也不讲究什么一环扣一环慢慢折磨了,直接瞬间捶死,让他想翻身都难。

    短短时间内,小鲜会到了什么叫被捧到天上,然后瞬间跌落深渊被踩到泥里。

    小鲜肉从春风得意到绝望,最后到翻身无望全民唾弃谩骂,只用了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小鲜肉的微博粉丝数呈指数增长后又像瀑布断崖式下跌,那些赞美金钱宛如黄粱一梦。

    现在,梦醒了。

    因为人品受质疑,他所有的代言剧本要和他解约不说,他还面临巨额的违约赔偿金,同时他同时交往几个女朋友,因把女朋友们当提款机的行为被曝光,涉嫌诈骗,被警方传讯

    小鲜肉的明星路,算是走到头了。

    而另一边,随着春节的气息越来越浓,乐初客串汪敬导演的那部电影正式定档大年初一。

    乐初虽然是客串,但是也要跟着剧组跑两场路演参加首映礼,所以他打电话回家,跟柳玟和东秋归说今年回家会晚几天。

    临近过年了,东秋归的弟子学生比如陶元然苟英他们也各自回家了,学校不上课,柳玟和东秋归也就难得清闲了下来。

    与清闲相对的,就是小辈们都回家了,老宅的清冷。

    所以听到乐初可能又赶不上年夜饭,柳玟语气里满是失落

    “乐乐啊,你已经很久没有回家吃年夜饭了。”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