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作者:四藏   穿书请闭眼,女主请发言最新章节     
    她趴在浴缸上又要去拉晓镜白的手在他掌心里写她的想法,她真觉得女主播可行

    可她才写一个字晓镜白就将手收了回去不让她写。

    这个晓镜白太小气了,她可以不直播rua他这只兔啊,天底下兔子那么多。

    晓镜白看了她一眼,她趴在浴缸上有些气恼的又来拉他的手,细白细白的手臂,光洁的背,还有

    他的耳朵红了红,抓住了她乱晃荡的手腕,“要不要穿衣服”

    浴室了忽然静了下来。

    妩关关才意识到她竟然一直是光着上半身的从壳里掉出来之后,一直光溜溜的泡在浴缸里。

    她趴在浴缸上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哇偶,她好像比从前更漂亮了,这个小嫩肌肤,白里透红,吹弹可破,婴儿般的肌肤,啧啧啧尤物啊她现在穿什么衣服她倒是想穿条裤子把这条黑黑的大尾巴盖上,漂亮的上半身穿不穿都行。

    晓镜白的耳朵更红了,看着空间里她不知羞的心声有些想笑,她之前心里活动也这么羞耻吗

    她又抬起那双金色的眼睛看他,一脸无辜天真,可她的心声却是晓镜白都康过啦还满意你康到的吗魔尊大人喜欢不喜欢心动不心动耳朵红了红了,兔兔他害羞了

    晓镜白简直被她的心理活动耻到了,收回眼道“我去给你找件衣服,别乱动。”

    说完起身出了浴室,听见背后的妩关关“呜”了一声,指环里的空间心声别关门,我不要一个人待着

    他关浴室门的手顿了一下,没有关门,径直去了她之前住的卧房里,拉开她的衣柜边找衣服边看到空间里她的心声我衣柜里没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吧好像没有找到了吗晓镜白,好慢啊晓镜白,晓镜白、晓镜白

    他看着自己的名字唇角不可抑制的勾了起来,她如今好粘他。

    他随便找了一件衬衫和一件她最普通的真丝绿色吊带裙,快速的出了卧房,刚走到浴室门口就见她在浴缸里探着脑袋在等他,瞧见他眼睛亮亮的对他笑了起来,浴缸里的大尾巴也晃荡了起来。

    比小猫可爱多了。

    他拿着两件衣服给她选,“穿哪个”

    她想了想抬手指了指吊带裙,穿布料少的,泡在水里穿布料多的不舒服,也遮住太多她如今完美的肌肤,不性感。

    挺性感的。

    晓镜白抿着唇角的笑,放下衬衫,拿着吊带比划来比划去也不知道是怎么穿的,几个细细的带子分不清前后,开着的指环里她的心声天啊,堂堂魔尊居然笨的惊人

    他忍不住直接胡乱给她套了进去。

    灵宠心声反了,穿反了啊

    他又在脖子上把裙子给她转了一圈转过来,正了吧她无奈的看着他,看的他也很无奈,继续给她穿,“手呢手伸进来。”

    她干脆自己穿了进去,心里还在嘟囔,她给晓镜白穿衣服的时候可温柔了,晓镜白不行。

    晓镜白坐在浴缸旁无奈的看着她,叹了口气,这条龙好生难伺候,他什么时候给人穿过衣服,剪过指甲

    她穿好衣服又探着身子去照洗手台上的大镜子,在镜子里看见自己如今的脸惊呆了这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尤物老天爷哎,蛋里孵一趟皮肤竟然变成婴儿一样了这么好这张脸整个精修过了一样,无可挑剔还有我的猫耳朵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头顶的猫耳朵,手感棒的她脸红,幸好猫耳朵还在,让她看起来很女主播。

    晓镜白看着沉迷在自己美颜里的妩关关道“你原先应该有对龙角,也不知怎么长成了猫耳朵。”

    妩关关惊讶的回头看他,她之前是龙角她用龙角换了猫耳朵一时之间她竟然不知道是不是亏了又回头看镜子,猫耳朵也很棒,猫耳朵它手感好

    晓镜白勾着唇角伸手在她的猫耳朵上弹了一下,惊的她慌忙往后一缩,缩靠在了浴缸对面,震惊的盯着他,仿佛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怎么”晓镜白故意摸了摸手指上的指环对她说“你现在是我的灵宠,摸一下耳朵有问题吗”

    妩关关看着他手指上的指环,他就是故意的,故意在报复她之前rua他耳朵

    他就是故意的,晓镜白对她招了招手,“过来,让我试试手感如何。”他原本也只是想逗逗她,没想到她顿了一下,那双眼睛忽然就亮了。

    “哗啦”一声朝他涌过来,歪着脑袋用她的猫耳朵蹭了蹭他的手背,如此主动如此积极,倒是让他不好意思不摸了,伸手捏着她的猫耳朵揉了一下,她喉咙里发出黏糊的声音,舒服一般的歪在了他的掌心里,令他喉头紧了一下,另一只手掌被她软绵绵的手指抓了住,她整个身子都软了娇的要命。

    他身体又热起来,还想再揉猫耳朵,她却甩了甩脑袋从他掌心里走了。

    她的心声是原来做猫被rua耳朵是这种感觉啊,是怪舒服的,体验了体验了。

    原来她只是想体验一下啊

    晓镜白看着她靠在了浴缸对面,将她湿漉漉的黑发搭在浴缸外,对着亮闪闪的瓷砖自己摸了自己的猫耳朵,不给他摸了

    还真不给他摸了,她自己玩了一会儿仿佛累了一样歪靠在浴缸里又变成了昏昏欲睡的状态。

    指环里提示他您的神兽灵气不足,需要休息,进入昏睡状态。

    又不够了几所学校和基金会只够她几个小时

    晓镜白仔细看了一下灵宠空间的详细提示,原来是她发育视觉就已经耗费了许多灵气\\供奉,这会虽然她没喊饿,却没有足够的精力进入了昏睡状态。

    她需要的供奉确实大的惊人。

    张助理一下午都在忙捐学校的事情,可她还是在昏睡,也不喊饿,只是在安安静静的昏睡。

    忽然浴室静下来让晓镜白心里不安,他又让张助理多捐,几百万几千万一波又一波的捐出去。

    张助理晚上给他打了个电话,一是跟他汇报进度,二是认认真真的跟他说这样继续做慈善不太行,老苏总已经给他打了电话询问,热搜第二挂着妩关关的名字,议论纷纷说妩关关明明失踪下落不明,苏家却以妩关关的名义突然开始疯狂做慈善,非常诡异离奇什么怪力乱神的猜测都冒了出来,还有说妩关关不是失踪了,是死了,冤魂不散所以苏家才以她的名字做慈善

    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晓镜白也知道,苏康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他没接,妩关关的母亲也给他打了电话问他妩关关的下落。

    张助理给他汇报了一下已经捐掉的钱,他没太听,只是觉得钱捐出去,妩关关如今却还没醒。

    见效太慢了。

    张助理虽然不问他这么做的原因,但听得出来他即费解又不赞成继续这么做。

    张助理还想向他汇报沈云泽和叶晚的事,沈云泽出国当天夜里失联了,他的经纪人、助理全部联系不上他,巧的是叶晚也在当天从片场离开失联了。

    两个人一起失联,到今天还没有联系上。

    可没来得及汇报,听见苏总那边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呻吟声。

    苏总立刻把电话挂了。

    张助理拿着手机不敢相信的呆在那里,他刚刚确确实实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呻吟声,太太下落不明,苏总房里传来不明女子的声音,难道

    他的脸色一下子白了,不可能不可能,苏总绝对不会背叛太太出轨的,苏总那么爱太太,什么都愿意给太太,怎么会出轨肯定是他听错了,或者是苏总在看电视

    晓镜白挂了手机快步进了浴室,妩关关趴在浴缸上闭着眼不舒服的哼哼着,还是没醒。

    指环里她的心声全是饿好饿,晓镜白我好饿

    晓镜白过去忙将她快要浸入水里的脸托了起来,她软绵绵的脸挨在他掌心里蹭来蹭去的舔了舔,他触电一般整个手臂麻了一下,慌忙捏住她的下巴,“别舔这个不能吃。”

    “我知道你饿了。”他叹了口气将手掌贴在了她背上渡灵气进去,她的脸枕在他膝上舒服一般抖动着她的猫耳朵,用软绵绵的猫耳朵蹭他放在膝上的手掌,他抬起来轻轻揉着猫耳朵,她喉咙里发出哼哼声,脸颊一点点红起来,搭在浴缸上的尾巴尖慢慢的卷住了他的脚踝,凉冰冰滑溜溜的往上卷

    他身体蒸腾的烫起来,她昏昏沉沉或许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她变成这副样子之后更让他吃不消了。

    他伸出滚烫的手按住了她的尾巴,哑声道“你别动我乖一点。”

    她哼哼着不肯松开他的脚踝,反而卷上了他的腰呜呜的将他往浴缸里拉,枕着他的膝已是不满足了。

    灵宠心声里冷,冷啊晓镜白暖一暖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随着她进了浴缸,将她抱进了怀里,这一夜他又别想好过了。

    果然,这一夜他又进入了情动的高热期,更糟的是直到早上高热也没退,昨晚灵气渡的狠了,耳朵和尾巴一时之间收不回去了。

    他醒过来时妩关关已经醒了,她趴在他身旁正在小心翼翼的摸着他的兔耳朵,见他醒了忙收回手,在他手臂上写需要我帮你吗

    帮他

    她又写了三个字高热期。

    指环里她的心声闪了闪兔兔又开始情动期了,又进入高热期了,怪我全怪我太耗费灵气了

    他滚烫的手拉下了她的手指,“你不饿了吗”

    灵宠心声饿的。

    她却摇了摇头,她不能再饿了,再饿就把兔兔吃虚了她忍一忍。

    晓镜白看着她心头软软的,她学会为他忍饿了,真乖。

    他从浴缸里坐了起来,知道靠捐款不是长久之计,托了托滚烫的额头哑声问她,“你真想做直播吗不如试试直播”

    妩关关忙点了点头,想写什么,又觉得麻烦,从洗手台上拿来晓镜白的手指,用手机打字给他看我可以rua别的兔直播,给宠物兔梳毛啊剪指甲啊,很多人喜欢看的

    晓镜白看了一眼,“不行,我不喜欢别的兔子。”

    不喜欢别的兔子妩关关想了想,他是不喜欢她rua别的兔子啊还是压根就讨厌兔子

    她又打字那换成小猫也可以,或者小狗,别的什么小宠物都可以。

    外面传来叽叽喳喳的声音,期间还夹杂着难听的孔雀叫声。

    妩关关好奇的探头去看,被晓镜白拉上了浴室门。

    这些小东西们没完没了了,今天又来报道了,不用看他就闻到院子里腥臭腥臭的,是它们带来“贡品”的味道。

    保安在下面赶那些动物们。

    妩关关惊奇不已,她好像听见了孔雀的声音怎么这么热闹她rua孔雀也可以啊,她还从来没有rua过孔雀,rua孔雀听起来很新奇很吸引人的样子

    晓镜白冷着脸又说“不行,妩关关你是忘了被我标记过了吗我讨厌自己的东西沾上其他小畜生的味道。”

    妩关关惊讶的看他,又看她眼前突然多出来的空间提示您获得修罗场灵气200。

    什么东西晓镜白在跟一群小动物开修罗场他堂堂魔尊不过他再是魔尊也是一只兔子,妩关关想一想被兔子领地标记过后,兔子是会排斥抗拒其他人接近它的领地,有非常强烈的领地意识,她要当着他的面去撸其他小东西,在他眼里应该像在看她公然出轨

    怪怪的,那以后她就不能rua其他小动物了吗吸猫猫也不可以

    当然不可以。

    晓镜白看着她的心声又看她,“妩关关,难不成你以为领地标记只是约束你跟人亲近吗”

    妩关关惊了,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还有其他妖怪、动物、各个物种。

    晓镜白闻了闻她身上的气味,他的气味还在,血契标记是标记在她魂魄里的,她只要魂魄还在,还活着就有他的味道,她即便是想摸别的兔子别的小猫,只怕那些小东西们闻到她身上的气味也不敢靠近了。

    手机震动起来,他拿过来看了一眼张助理给他打了几个未接电话,他回过去张助理急坏了立刻说“苏总,热搜您看了吗不知道媒体从哪里挖出来的料,说在江里找到了太太的鞋子,造谣说太太已经身亡,还说太太身亡和您有关系,所以您才做慈善求心安”

    妩关关凑在手机边听到了,仔细一想网友的推理还挺合理,她昏迷中隐约记得晓镜白给张助理打电话让他捐学校来着,是为了她吧。

    晓镜白说“撤了就行。”手却被妩关关抓了住,她眼睛亮亮的看着他狂摇头,比口型给他看别撤,我开直播,爆点

    她倒是挺门清。

    晓镜白又改口说“别撤了,这些事你别管。”又问他,“你知道直播怎么开吗”

    把张助理给问懵了,都这个时候了苏总怎么还想开直播是怎么回事

    就是这个时候开啊

    妩关关激动了起来,她用晓镜白的手机看了一圈热搜,她的名字挂在第一还是个沸,第二个是苏镜白,第三是顾泽,大家非常热烈的在讨论她在首富豪门和军官少将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她突然离奇消失,顾泽住院昏迷不醒,她老公疯狂做慈善。

    这中间的故事大家编的神乎其神,大致是她和青梅竹马的军官少将偷情,被她的豪门老公抓个正着,然后她的豪门老公一怒之下撞死了她,撞残了顾泽,将她抛尸江中,却又被她的冤魂索命,不得不疯狂以她的名义做慈善,想压下去她的亡魂

    加上前几天顾泽亲子鉴定的事和求婚叶晚上了热搜,这狗血复杂的关系更好发生故事了。

    也有人质疑说,她和她老公没什么感情,婚后她老公根本没碰过她,有名无实,证据就是她和苏镜白的孩子小卷毛,是人造子宫代孕出来的,正常的夫妻谁会去代孕生孩子要么是苏镜白不喜欢她,只是看中了她的基因。要么是苏镜白身体不行无法履行夫妻义务,所以她才出轨顾泽。

    大家编故事,八卦的正是最起劲的时候,她要是在这个时候开直播,那直接是爆的流量啊,谁会不来看一眼她这个“死而复生”的豪门太太

    但她现在不能说话,又不能动弹,总不能直播干坐着或者吃饭吧

    她看晓镜白,开直播不能说话,她也没有别的才艺了

    晓镜白看着她心里那点小九九,从浴缸里出来,对着镜子看了看他无法消下去的兔耳朵,脸色半点也不好。

    半个小时之后,妩关关新注册的微博号被送上热搜第二,内容是她开直播了。

    顺着她唯一的一条微博点进直播间,她的一张脸出现在直播画面里,一头黑色卷发披着,头上戴着个猫儿发箍,手机架在桌子上,她趴在桌子上在看直播间是不是开起来了,她的手边趴着一只毛茸茸的垂耳兔,一双罕见的浅金色眼睛也在盯着直播间。

    直播间的人数一波一波的上升,卡的她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般。

    直播间的弹幕池里一片混乱

    我曹是活人吗

    是活的吗

    是人是鬼啊居然开直播回应了吗

    这是gg漂亮的有点瘆人为什么眼睛是金色的好像比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变的更夸张了整了吧

    好像充气娃娃啊大白天我居然看的有点点害怕gg你要是活人就眨眨眼。

    妩关关对着手机眨了眨眼,笑着对镜头招了招手,摸了摸她手边的兔兔,她的兔兔冷漠的一动不动,只耳朵动了动。

    弹幕里

    卧槽是活的

    哇那只兔子也是活的我特么还以为是个毛绒玩具

    兔子好可爱金色眼睛的垂耳兔,什么品种啊主播,说一下呗。

    美颜关一下看着吓人。

    主播口红色号是什么

    卧槽你们为什么关心一只兔子gg快开始你的故事,开始澄清

    妩关关看着弹幕啧啧称奇,真是什么弹幕都有啊。

    她拿出准备好卡片纸张对着镜头,纸上面写着我没死,我今天直播rua兔兔哦喜欢的朋友们可以关注点赞走一波

    她有些紧张的坐在晓镜白床边的沙发上,这还是她从蛋壳里出来第一次离开浴缸,离开水。

    房间里温度很高,但她还是冷的裹着羊羔毛的外套,沙发下的大尾巴被晓镜白裹上了几个羽绒被。

    作者有话要说来了来了,她带着她的高冷兔来了喜欢的铁子们评论收藏营养液走一波

    感谢在2019112923:21:052019113023:54: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neve、36684426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好加50瓶;南风吹梦远35瓶;鲸落32瓶;小甜饼30瓶;神后夫妇今天也恩爱吗、劝我读书、廿九20瓶;久生16瓶;heather、阿芽、奈何、oes10瓶;。`、gg酱、真核生物、x桃酥5瓶;36994923、安柠的文3瓶;半夜三更、我的名字是乱码2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