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章
作者:无人桓   超英养了个阴阳师最新章节     
    为了不吓到小软糖,娜塔莎用前所未有的柔和语气小心地说“只是一点轻伤而已,你不要太担心。”

    “嗯。”出乎黑寡妇意料的是,索菲娅在听到这个托尼受伤的消息之后,竟然真的很平静,小姑娘在沉默了很久之后才应了一声,然后干脆地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在一旁听到通话全过程的巴顿叹了一口气,“我总感觉小姑娘什么都不说,不哭也不闹的时候,最让人紧张。”

    鹰眼看着还在昏迷状态中没有醒来的托尼,无奈地摇了摇头,“希望铁罐早点醒过来吧”

    其实索菲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用怎样的一种状态来应对娜塔莎带来的消息。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像是在恍惚之间突然被撕裂成了两部分一样,这两部分互相撕扯着她的心,传来一阵又一阵永不停歇的痛楚。

    但是她又非常的平静在没有任何人提示的状态下,就通过智能管家联系了托尼的医疗团队,召唤来了自己的治疗系式神们,还叫来了佩珀,顺带处理了一下可能会走漏消息的新闻媒体。那群鬣狗们在拍到钢铁侠受伤的画面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一定是煽动人们的恐慌与质疑情绪,而不是来为英雄祈福。

    看着动作有条不紊的索菲娅在那群家长们还没回来之前,就一项一项完成了这些本应不属于她的工作,洛基转着自己手中的小刀,突然对一旁的海拉开口说“你见过被踩了尾巴的宠物吗”

    “你在对我说话”海拉收回自己落在索菲娅身上的眼神,看向洛基。虽然他们两人都属于中途洗白的黑暗系神明,但海拉可不觉得自己和对方熟到可以讨论宠物这种话题。

    洛基没有理会海拉的疑惑,他盯着那个表情冷静的小蝼蚁说“被驯养之后的小宠物啊,平时在饲主面前最乖巧了。”

    “可如果你不小心踩了她的尾巴或者揪疼了她的耳朵的话,小宠物也是会抓狂咬人的。”

    “”从洛基的语气来听,就算再迟钝的人也能察觉出来他想说的根本不是什么宠物。

    在托尼被敌人击中之后,为了尽快了解托尼的伤势和状况,浩克和队长已经联手强行把托尼的钢铁侠战衣拆了下来。

    褪去战衣的小胡子首富,身上脏兮兮的,脸上也布满了战场上的灰尘以及已经变成暗红色的血迹。

    索菲娅紧紧抓着托尼的手,闻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血腥气,突然有种头晕目眩的恍惚感。

    在小软糖的记忆里,自家人类式神一直都是骄傲、潇洒、张扬的代名词,身上总是带着咖啡香气又或者熬夜工作后带来的机油味道。即便是在沙漠初识那样的艰苦环境之中,他也会镇定自若,还能笑嘻嘻地开玩笑,为自己取了可爱的外号。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托尼的医疗团队与索菲娅的治疗系式神们很快就接手了托尼,看着房门在眼前关上,门外的一众超级英雄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娜塔莎轻轻地拍了拍索菲娅的后背,柔声对小姑娘解释,“托尼在战斗快要结束的时候,不小心被敌人击中了。”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粗略检查过他的伤势,没有很严重的外伤或是脑部损伤。也许只是摔得太厉害所以暂时昏迷了而已。”

    索菲娅并没有回应娜塔莎的安慰,她只是目光一瞬不移地盯着紧闭的治疗室大门,然后开口问“托尼怎么会突然受伤”

    在索菲娅问出这个问题之后,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微妙了起来,性格直爽的托尔本来想要开口回答这个问题,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眼疾手快的班纳制止了。

    班纳一边对着雷神摇了摇头,一边向巴顿递了一个眼神。

    而鹰眼在收到暗示之后,也非常默契地开口对索菲娅说“只是不小心受伤而已啦。毕竟在战场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啊,受伤也是常见的。”

    “而且你也知道的,铁罐的战斗风格一向都是那样,”鹰眼故作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他只追求打得开心,其他事情是全都不怎么在乎的。”

    “所以就这么一不小心”在克林顿说到这里的时候,索菲娅突然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很轻,甚至带着似有若无的泪光,明明只是轻飘飘的一个眼神,却又能够重重地砸在人的心上,让人瞬间说不出话来。

    “我想知道真相,我认为我也有资格知道真相,”索菲娅的语气很坚定,“当然了,我也可以现在就去找管家叔叔调来战衣的作战记录。你们都知道的,我有托尼的最高授权。”

    “”听到小软糖这么说,一直都没开口说话的史蒂夫叹了一口气,“今天遇到的敌人们并不刺手,但却有一个法师在场。”

    “那个法师在逃跑的时候,用魔力暗示了托尼,让托尼出现了幻觉,以为自己面前的人”史蒂夫的声音一顿,有些担忧地看向小软糖,“是你。”

    “虽然托尼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那是对方的陷阱,但是人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是来不及改变的。”

    正在追踪逃跑敌人的钢铁侠,虽然很快就能够正确判断出眼前的战况,但是当由法力而构成的幻觉索菲娅出现在他的面前的第一瞬间,他还是下意识地强行扭转了自己的攻击方向,并且还因为分神而被敌人击中了。

    这种反应甚至无关乎战斗经验,也无关乎战斗风格,只是源于托尼对索菲娅本能的保护。

    钢铁侠的掌心炮会瞄准敌人,但是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伤害自己的小软糖。

    复仇者们担心这一残酷的真相会让索菲娅的心理压力过大,所以本来是不算将真实情况告诉小姑娘的。

    但就像尼克所说的那两句名言一样斯塔克家的人一个比一个难缠、当一个斯塔克想要什么的时候,就一定会得到。索菲娅想要知道真相,他们也根本拒绝不了。

    史蒂夫走到索菲娅身后,轻轻地拦住索菲娅的肩膀,“博士还在追逐今天战场上的那个法师,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史蒂夫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安慰索菲娅“你要相信托尼,也要相信你的式神们还有我们的医疗团队,托尼一定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是呀,”娜塔莎也蹲下来捏了捏索菲娅的脸,顺带还为小软糖擦干净了那将落未落的眼泪,“瞧你,眼睛这么红,等下托尼醒来看到的话,一定又要生气了。”

    “”

    复仇者们努力想要活跃气氛,转移索菲娅的注意力,但很明显,效果并不是很好。在索菲娅保持沉默的时候,史蒂芬的传送门再次在他们面前展开。

    奇异博士刚一出现,就直接进入正题,“今天击中斯塔克的是一种心灵攻击。”

    “我没能追到人,但是查到了她的力量属性。她的招式能够直接干扰其他人的精神。”

    在魔法这种领域,只有懂行的知情人才会掌握发言权。听到史蒂芬这么说,索菲娅的脸色一变,“所以托尼现在持续昏迷,是因为魔法干扰了他的灵魂和精神”

    在托尼刚受伤之后,史蒂芬作为曾经的外科医生,就立刻为托尼检查了伤势,他微微一点头,“恐怕是这样。”

    “那应该怎么办”鹰眼追问,“我们平时疗伤的方法对现在的铁罐起不了作用吗”

    奇异博士看了一眼小阴阳师,“普通的治疗方法没有作用,但来自索菲亚的力量应该还是可以的。”

    “但是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奇异博士的声音迟疑了片刻,他看着索菲娅,不知道自己究竟应不应该把这个近乎噩耗的消息说出口。

    在史蒂芬犹豫的时候,索菲娅已经接过了他的话题继续说了下去,“最关键的问题在于,灵魂和精神体一旦受到攻击,来自外界的力量只能加速灵魂的修补,而无法彻底治愈。”

    索菲娅的声音越说越小,但最后已经成了耳语般的呢喃,“这种的伤势只能依靠受伤者自愈。”

    “没错。”史蒂芬也认可了索菲娅的这种说法,他看着索菲娅现在的表情,沉默一会儿之后,还是安慰对方,“但无论如何,总归是会醒来的。”

    只不过谁也无法预料这种自愈究竟需要多久时间。

    听到两位法师这么说,在场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沉了下去。

    而在不久之后,当房间大门被打开,索菲娅的治疗系式神们走出来后,也说出了和小阴阳师近乎一样的推论。

    看着仍躺在床上昏迷的托尼,托尔皱着眉问“那我们现在应该做些什么难道就只是这么什么都不做,只坐在这里等着他醒来吗”

    “当然不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是坐在托尼病床边的小软糖,“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可太多了。”

    小软糖的声音轻轻的,听起来似乎和平时的语气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但不知道为什么,雷神在听到索菲娅的这句话之后,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发凉,有股紧张的寒意沿着脖子一路涌进托尔的心脏。

    索菲娅垂下自己的小脑袋,在托尼的脸侧轻轻地蹭了蹭,她在自家人类式神这眷恋温度的笼罩之下,突然抬起头对史蒂夫说“我想看一下今天的战斗记录。”

    听到索菲娅这突如其来的要求,史蒂夫先是一愣,他本以为发生了这样大的意外,小姑娘一定会想先在托尼身边好好地陪伴着昏睡中的对方。却没想到小姑娘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好。”

    史蒂夫曾经在科技展事件发生的时候,见过索菲娅板着小脸严肃的样子,那时候好队长以为小软糖当时的模样就是在发火。

    可是等到见到小软糖此时的样子之后,史蒂夫才明白,原来那时候的小阴阳师只是稍微认真了一下而已。

    她真正生气的样子,远胜那时。

    托尼的钢铁侠战衣自带录像功能,智能管家也非常乐意将那些录像给小小姐;而神盾局为了帮助这群超级英雄们进行战后复盘,也有自己的一套战斗录像现在也在局长的默许之下,被娜塔莎破例地摆上了索菲娅的桌前。

    虽然因为那条斯塔克加班的定律,托尼的名声在神盾局内部几乎到了谈托尼色变、一提可止小儿夜啼的恐怖程度。

    但没有人会希望他像现在这样受伤。神盾局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复仇者联盟现在的地位,以及这群人每天都在背负着多大的危险来进行这项工作。

    平安这一个词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最低的生活底线,但是对于超级英雄们来说,却是可遇不可求的人生奢望。

    史蒂夫有些不安地看了一下时间,索菲娅已经一动不动地在桌前坐了一个下午,别说午餐了,在这段时间里她连水都没喝过。

    当史蒂夫正在纠结怎样才能劝说索菲娅去吃点东西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好队长的心理斗争。

    来的人是佩珀。

    她刚从托尼的房间里出来,眼睛里还带些哭过的红血丝。但小辣椒在看到史蒂夫之后,还是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有些生硬的笑容,“我听说小软糖在这里”

    “是。”史蒂夫侧身让开门,压低声音小声对佩珀说,“她一下午都在看托尼受伤时的画面,不吃也不喝”

    “”听到史蒂夫这么说,佩珀垂下眼睛,睫毛颤了颤,“我知道了。”

    史蒂夫担忧地回头看了一眼动作仍然没有任何改变的索菲娅,虽然非常不放心,但是队长还是体贴地留给了佩珀和索菲娅一个两人独处的谈话环境,“我去为她准备一点吃的。”

    “嗯,交给我吧。”

    佩珀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几次,才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自然微笑。

    “hi,小软糖,”佩珀像之前很多次那样,妆容精致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她坐在索菲娅的身边,把小小的一只小姑娘揽在怀里,“你还好吗”

    索菲娅的眼睛还死死地钉在智能管家的投影上,只是动了两下嘴巴回答“我很好啊。”

    “”可是你现在的样子可完全不像是很好。

    佩珀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继续说“你生气了”

    听到佩珀这么说,索菲娅才稍微移动了一下自己的目光,但也真的只有一下而已。她飞快地看了一眼佩珀,然后又落到了自己面前的投影上。投影画面正在第无数次地播放到托尼被红光击中的画面,索菲娅一边看着这一幕,一边一字一顿地回答“没有啊。”

    “还说自己没有生气,你平时可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佩珀无奈地摇摇头,抬手摸了摸小软糖的头发,强行把小姑娘的小脑袋转过来,按在自己的怀里,远离那些让人心痛的画面,“平时你一定会软软地对我撒娇,然后说我没有生气呀,佩珀阿姨。”

    学着索菲娅平时语气举完例子之后,小辣椒还试图从智能管家那里赢来认同感,问对方“我说得对吗”

    智能管家在仔细分析了一番之后,用略带无奈的英伦腔回答“我想用sir之前说过的一句话来回答,在两位女士发生分歧的时候,在场的男生最好永远保持沉默。因为无论你开口说什么,最终都会变成她们共同攻击的目标。”

    听到智能管家对托尼惟妙惟肖的模仿,就连被佩珀按在怀里强行休息的索菲娅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瘦削的肩膀来回抖动了两下,“的确是托尼会说出来的话。”

    佩珀还维持着刚才的动作,她看着小软糖靠在自己怀里的小脑袋,眼神一软,轻轻拍打着小姑娘的后背,说“小软糖,别这么紧张好吗”

    “你要相信托尼会很快醒过来,”佩珀这是在劝说索菲娅,也是在劝说自己,“我们都要相信他可以做到。”

    “他可是托尼斯塔克啊。”

    “我没有不相信托尼,”索菲娅猛地从佩珀的怀里抬起头来,看着她回答,“我最相信托尼了。”

    那是被她一符咒砸下来的人类式神,是她在来到这个陌生世界之后认识的第一个人类,也是带给她家的人类。她当然会相信他。

    “我只是”索菲娅的声音低低的,“想再为他多做些。”

    听到索菲娅这么说,佩珀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被对方狠狠地揉了一把,又软又疼,“你能够在托尼身边,就已经做了很多了。”

    佩珀深呼一口气,下巴搭在索菲娅的发顶上,“所以不要太过紧张好么宝贝儿,你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如果托尼看到的话,还不知道会多难过呢。”

    “好啦,”佩珀感觉自己如果再待在这里,大概很有可能会在小软糖面前不小心哭出来,所以她临时找了一个借口站起身,“队长刚才说要去为你准备晚餐,我去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地方。”

    “你也快点过去吧,大家都在等你一起吃晚餐呢。”

    “嗯。”

    在目送着佩珀离开之后,索菲娅没有立刻跟上对方的脚步去餐厅。而是扭头又继续盯着那刚才被她暂停了的画面。

    画面之上,被裹在黑色袍子里的法师刚击中了托尼,在钢铁侠被击中后落地的一瞬间趁乱逃走。

    因为逃跑的动作过于匆忙,所以法师的披风下摆凌乱地翻出来,露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角。

    “为什么法师都会喜欢穿披风呢洛基和海拉都是,这位也是,”索菲娅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指,将披风卷起来的那一小角放到最大,“虽然帅是很帅,但真的很容易露出破绽啊。”

    小阴阳师话音刚落,猫又就从敞开的窗户跃了进来,黑色的猫妖甩着自己的长尾巴落到索菲娅的肩上,低低地说,“大人。”

    “嗯,”索菲娅指着披风内侧露出来的一小块图案,对自己的式神说,“眼熟吗”

    猫又眯了眯眼睛,这双暗色的猫瞳因为带着近乎人类的感情,所以显得诡异异常,“佐藤一族的家纹”

    索菲娅微微一点头,抬手挠了一下猫又的下巴,语气平淡地说“去找。”

    小阴阳师的命令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但随着这一句话,在普通人永远看不到的地方,有无数妖怪应声而来,形成了一个飞快运转的巨大齿轮。

    一向爱炸毛、性格傲娇的猫又,此时却安静极了。她凑近投影再次确认了一下家纹,然后向小阴阳师的方向低低地一俯身行礼,转身轻巧地跳出了窗户。

    而在猫又离开之后,索菲娅又调动了一下投影画面。在黑袍法师离开的时候,街角处站着一个奇怪的男人,手臂处闪着一缕冷光。

    因为这男人的脸被凌乱头发遮住了大半,所以就连智能管家也难以匹配出他的身份。

    “您觉得这位先生有问题”在索菲娅盯着男人看了半分钟之后,智能管家开口询问。

    索菲娅轻轻地点了点头,说“只是感觉他不是一个简单的路人而已。”

    智能管家没有再说话,但是因为小小姐的这一直觉,他却已经调动了自己庞大的数据流,甚至默默地越过某些阻碍,使用了一些非官方公布的数据,再次对这个男人进行面容对比。

    在托尼陷入昏迷之后,因为索菲娅和神盾局在第一时间就快速采取的行动,压下了钢铁侠受伤昏迷这一绝对能引爆话题的巨大新闻,所以在普通人的世界里,最近的媒体难得的风平浪静。

    但有些人的耳朵是堵不住的。

    比如si的董事会成员这群家伙们。

    佩珀用像是拿刀子般的力道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到会议室门口,怀里还稳稳地抱着一颗小软糖,“为什么董事会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通知我们”

    “”听到佩珀这么问,她身边的助理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目光。

    佩珀看了他一眼,咬着牙说“看样子有些人的野心已经大到这种地步了啊。”

    但现在并不是一个适合发火算账的时机,所以佩珀只好先把这件事扔到一边,继续向会议室的方向快步走去。

    董事会已经开始了,站在门口握住门把手的佩珀以及她临时塞在怀里赶过来的小软糖,都能够隐约听到会议室内传出来的声音。

    董事会成员之一buran的声音传来,“想必大家都已经知道托尼斯塔克先生重伤昏迷的消息了吧。”

    听到buran这么说,另外一个成员迫不及待地开口“我早就在董事会上说过无数次了,什么超级英雄,无非就是一群穿着怪衣服四处飞来飞去、游手好闲的怪咖。我当初就劝过他,让他不要再参与这种活动,早晚会出危险的。”

    “可是呢,他居然还威胁我,要收走我的股份。”男人用钢笔敲着桌子,阴阳怪气地说,“结果怎么样现在不就出事儿了吗而且他这么一受伤,不还是要由我们这群人为他处理剩下的这堆烂摊子”

    “好了,我们今天的主题并不是这个,”直到男人将所有怨气都说完之后,举行了此次董事会的buran才毫无诚意地扭转话题,“众所周知,斯塔克先生没有继承人,那么他的股份”

    听到这里,站在门口的佩珀终于忍不住了,她一把推开门,“谁说托尼没有继承人”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故意虐大家的意思

    只是在重温钢2之后,突然想看这种托尼受伤苏醒强撑着要来收拾烂摊子结果一抬头发现嗯自家这颗小软糖已经满级高手虐菜屠新手关boss了的剧情。

    有的小姑娘看起来属软糖,但逼急了也会咯牙

    还有,每次看钢2,都恨不得给他们一人灌一瓶吐真剂,然后关在一间屋子里让他们老老实实说真心话。给我好好交流啊你们这群人

    今天痛qvq捂着肚子生无可恋

    但断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语音输入也要写完

    感谢在2019112020:24:542019112207:53:1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九溪烟树20瓶;西伊15瓶;夜色正浓、banxia、南细辛10瓶;弯弯6瓶;221b住客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