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我是圣人
作者:我是愤怒   全能医生最新章节     
    姬小八扶着一棵小树坐起来,嘴角溢血“这个坏蛋”

    李画尘凑了过去“喂,你怎么样不要紧吧”

    姬小八看着李画尘“你不许跑啊”

    让后爬起来,一把抹去血水,大叫着冲了出去。

    我不跑不跑在这里等死吗

    李画尘算看明白了,自己就算帮了这姐弟俩,最后也没什么好果子吃。那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瑶池的人也不是什么善类。不然也不会和全世界的古武界都这么梳理了,而且拿小孩子的命当试验品,简直没人性。

    李画尘撒腿就跑,玩命地跑。三更半夜,山里的野兽也都惊慌四散逃走,李画尘动不动就看到一头野猪、獾子之类的,关键是这时候谁也顾不上谁,大家同是遇难的生物,此时和平逃跑,没有争斗,没有矛盾,只有看谁的脚力厉害。

    天彻底黑了,丛林里更是月光稀疏,李画尘的脚下动不动就被什么东西绊到,凸出的树根,缠绕在一起的荆棘什么的,让李画尘跑的极其狼狈,跌跌撞撞。

    李画尘运足了内力,战力全开,双足发力,体内周天运转,跑的比兔子还快,野猪在他身后都哭了。

    脚下猛地踢中了一个树根,李画尘就感觉自己整个人身体一下子腾空了,赶紧翻转几十度,捂着疼的半死的脚丫子,一个翻转,砰

    李画尘在半空中,一脚踹中了什么东西。

    一个身影横着斜出去几步,猛地站定,回头愤怒地瞪着李画尘。

    李画尘站在地上,感受着脚趾上传来的剧痛,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欲哭无泪。此人正是巫炬山。

    巫炬山脸色极为难看,不难看出,他和瑶池圣女之间,已经陷入了十分焦灼的战斗。

    姬小八惊讶地道“是你你真的没跑”

    李画尘对着巫炬山道“哎呀,在呢呵呵,这对不住啊,不是故意的,刚刚,我内什么。”

    瑶池圣女一下子落在李画尘身边,死死盯着巫炬山“你不是他的对手,你逃吧,不用你帮忙。”

    “啊”李画尘懵了,此时也不知道该客气,还是该解释。

    巫炬山道“竟然能踢中我一脚,果然是北战国的王子,找机会的时机刚刚好。”

    李画尘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现在是两边都不能得罪,也都不想得罪。

    李画尘道“我咱们能不能先不打架,大家坐下来聊聊,解决事情的办法不是只有暴力的。”

    巫炬山大怒“你给我去死”

    巫炬山瞬间冲向李画尘,速度太快,李画尘的脑子反应过来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来不及做任何动作的时候,瑶池圣女已经挡在他前面,剑气如五彩豪光一样绽放,映的李画尘眼前一片五彩,花里胡哨,什么都看不清了。

    瑶池圣女道“李画尘,算你走运,这里是我的事情,你走你的吧”

    李画尘心里道了一声多谢。转身就逃,奔着反方向一顿狂奔,心里道,打吧打吧,你们两个狗咬狗一嘴毛,跟我没关系。

    李画尘拎着一根大木棍子,一路冲锋,遇到小树枝什么的,一路敲开,脚部丝毫不肯耽误,只求快速冲出这片密林。

    砰

    李画尘感觉,自己的木棍打中的不是小树杈了,肯定是敲在大树杈上了,震的他两手发麻,大木棍也瞬间断成两截。

    画面停止。

    瑶池圣女轻咬皓齿,巨剑遮挡;巫炬山挥舞慈悲杖,奋力砸下;后面的姬小八手持银笛,跃起老高,猛点巫炬山的胸口,被巫炬山双指点中笛子,形成均力之势。

    旁边还有一个乱入的少年,咬牙切齿地挥舞着大木棍,直接砸在了巫炬山的腮帮子上,巫炬山的脸部变形,一颗牙齿都崩了出来

    画面一动,巫炬山嗖地一声消失,在几十步开外的位置突然出现,踉跄后退几步,捂着腮帮子,怒道“小鬼你找死”

    李画尘落地,看着手里的半截棍子,再看看巫炬山,内心呐喊天杀啦你们特么到底在哪里打能不能给我个准信儿这也尼玛也太寸了吧这不能怪我啊,你好死不死地怎么又跑我前面去了。

    姬小八惊呆了“原来他这么厉害之前都是让着我们”

    瑶池圣女也看着李画尘,一脸的疑惑,但是不管怎么说,毕竟,他没有逃,还在关键时刻帮忙了。

    瑶池圣女来不及去想自己心里的种种疑惑,只是对着李画尘点点头“感激地道,感谢,刚才要不是你及时出手,我可能真的撑不住了。”

    姬小八道“大哥哥,我看错你了,对不起。你真的是够义气的江湖大侠,我和他打了近一百回合,也不曾打中他的衣角,你只要出手,必定能识破他的死门,小八佩服您。”

    李画尘道“我也是懵的。”

    “胡扯”巫炬山活动活动下巴“这个小鬼只有中四门的实力,不可能跟得上我们的战斗”

    姬小八上前一步“仙人说过,真正的力量,不是武力的高低,而是智慧、勇气、品德和是否具有付出和奉献的精神。只有甘愿为别人而战的人,才能封神你不配”

    “胡说八道”巫炬山道“哪个人是依靠一身的品德名声封神的要成为神,就是要绝对的力量,十二主神,无一不是世界定点的存在,所谓的德行、道义,不过是用来教化天下人安分守己的口号,大饼而已。”

    巫炬山一指李画尘“小子,我本来想让你死的痛快点,现在你完了,我会折磨死你”

    李画尘也豁出去了,半截棍子指着巫炬山“靠怕你啊那边的脸疼不疼,一会儿我再给你一下子,让你胡说八道”

    巫炬山咬着牙“兔崽子,你找死”

    瑶池圣女挡在李画尘前面道“你走吧,我来对付他。”

    李画尘竖起大拇指“够义气”

    “嗯。”

    巫炬山冲了过来,瑶池圣女推了李画尘一把,再度和巫炬山打在一处,李画尘几乎是抱头鼠窜。

    这次不跑是绝对不行了,自己彻底成了那个巫炬山的眼中钉、肉中

    刺了,而且听口风,他打一开始就没打算让自己活着。再遇到这老东西,自己多半会死在他手里。

    李画尘疯狂地跑,这一次真的是发了疯了,忘记了扔掉只剩半截的木头棍子,吐着舌头,嗷嗷怪叫,心里道,老子就不信,逃不出这片丛林。

    李画尘跑着跑着,一脚绊上了一只小动物,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动物,整个人直接扑了出去,就在他扑出去的一瞬间,他看到,自己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背对着自己。

    噗

    半截木棍子,直入菊花那个黑影嗷地一声蹿起好几米高,跳到一边,一边捂着后面,一边原地蹦“李画尘,我誓杀汝”

    李画尘喘着气,有气无力地跪在地上,几乎呆滞地道“去泥妈的。不跑了,跑不动了,你是我的坎儿啊你。”

    瑶池圣女忽地落地,直接没站稳,好悬一下子跌到在地上,朱雀剑撑住了身体,看上去已经受伤不轻。

    “时机刚好。”瑶池圣女道“这一剑够他受的了。”

    姬小八出现在李画尘的另一边,大口喘气“大哥,小弟真的服了您了,您的时机真的比我准上一万八千倍您是怎么知道,后面是他的死穴的我想都不敢想,我说怎么之前就是破不了他的护体功呢,原来是他的后面,哈哈哈哈,真好玩”

    李画尘嚣张地跪在地上我不知道跪在地上还怎么个嚣张法,各位自己脑补吧,噘着嘴扔了半截棍子,得意地道“我可是北战国的王子,李画尘,能够将整个南国变成战场的男人。来,扶我一把,我腿不行了。”

    巫炬山护体功被破,瑶池圣女看准了机会给了他一剑,两下夹攻,让他受伤不轻,自知留在这里也未必可以全胜。他心里道没想到这一届的圣女竟然如此强悍,太棘手了,继续留在这里,怕是生死局了,我犯不上和他们死磕,应该再找机会。

    巫炬山咬着牙“你们给我等着”

    说完扭头就逃,瞬间就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巫炬山刚走,瑶池圣女就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晕死过去。

    “姐姐,姐姐”

    李画尘背着瑶池圣女,领着姬小八,找到了一处山洞,几个人先住了进去。李画尘弄来了干草在里面铺好,又点起了一个火堆取暖。

    “我姐姐怎么样了”

    “不太乐观。”李画尘往火堆里添着干柴“我给她把脉了,她的伤势很严重,需要休息和很长时间的修养才行。”

    姬小八咳嗽了两声,李画尘道“你的伤也不轻,轻易不要运气了。”

    “可恶,那个老头子,我迟早灭了他”

    姬小八感觉好奇“对了,大哥哥,您本来有机会逃走的,为什么每次都还要跑回来战斗呢我真的很感动,想起我之前对你还挺不好的,可是您却为了救我们,几次三番地冲回来,帮我们打爆了那个老家伙的菊花,谢谢你。”

    姬小八说完,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给李画尘磕头。

    李画尘点点头,心里道对,我是个圣人。